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个妓女的自述最新章节 > 一个妓女的自述最新章节列表 > 24. 春姐
    第24节   春姐

    我们跟在小三的屁股后面往宿舍走,临近宿舍,小三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待我们走近的时候,她才压低声音对我说:“你们刚来,要小心点,千万不要惹着春姐,不然可有你们的苦头吃了。”说完,她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又对着小桃道:“春姐外号春猫、是这里的老大。”说完就放开了步子,径直领着我们进了三号仓的犯人宿舍。

    我们的心又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宿舍很大,约有50几个平方。我原以为是左边一排床,右边一排床,象学生宿舍那种。但进到屋里才知,与我们想象中的、显然不同。

    屋子的最靠里边,是一大片用砖头混着水泥砌成的约半米高的平铺、活象北方家庭类似的炕——这就是我们住的地方。

    当时进屋的情况就是:一个半米高的铺横袒在我的目光尽头,没有床垫、仅用水泥沙浆抹平。

    炕铺上摆着的,仅有一排一排叠得十分整齐的、带有“木监”字样的单床军绿被。炕铺面上,用阿拉伯数字有间隔的按排标出1、2、3、4、5、6、7、8……字样,与我们身上的黄马甲数字编号对应,棉被上也是如此。

    炕铺的对面墙上,挂了一台老旧的彩色电视,左边是一排架子,挂的是毛巾,毛巾及毛巾架下面,是涑口池,池子呈阶梯形,分两个阶,矮的一阶大,高的一阶小。相比之下,大的很大,小的很小。大的靠外边沿有个埂,用以拦住水不会流到地下。小的阶梯也标了1、2、3、4、5、6……等数字,用于放肥皂盒以及涑口杯。隔两米左右,就有一个不锈钢水龙头。

    炕铺右边,用生铁靠墙做了一排象信箱那样的中小型格子,约有一个抽屉大。也用数字编了号,主要用于囚犯放随身用品或贵重物品。炕铺前面是一片空的水泥地板,地板上放了几排塑料小凳,也编了阿拉伯数字。炕铺右边角落有一个小门框,用一个帆布布帘遮挡算是作门。门楣上,写了冲凉房三个字,应该就是我们冲凉以及上厕所的地方。

    小三叫我们找自己的床位,按马甲上的号码找。不用怎么费事,我就找到了位置。我将我的行李,也就是随身带来的一身衣服放在与被子平行的位置,就下了床来。

    小三安排完就走了,除我与小桃外、屋里只剩下三个人。

    我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那几个人的兴趣,她们就象没有看见我们似的无聊的呆坐在那里。小桃也下了床,我们俩都有些不自在,就找了个凳子坐下来。我们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无话可说,于是尴尬的坐在凳子上发呆。

    坐了一会,小桃就去开电视。但电源打开,电视却全是雪花。我以为小桃不会弄,就过去帮忙。但我们忙活了半天,才发现傍边有个小牌子,上面写着:“电视播放时间:晚上八点半到九点半。”我们窘迫的相视一笑,只好重新回到炕铺边坐起来。

    “这不是在家里,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电视看的,第一次进来吧?”

    就在我们感到无趣时,我们听到了一个象遥远地方传来的低沉而无力的声音。我和小桃同时转过了头。一个相貌丑陋的肥胖妇女正没精打采的望着我。

    我点了点头:“是啊、让你见笑了。”我说。

    “怎么进来的?”她不经意的问。

    “做鸡。”我简单的回答,没有一丝羞愧和不好意思。

    “你这事花点钱就不用进来啊,没有人取你们?”那个人似乎来了兴趣,身体往我们这边挪了挪。

    一不小心,她将那个带有8号字样的被子给碰乱了些。不过她没看见,我们也没在意。“相好的到是有,但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见我陷入迷思,小桃道,她就象在诉说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鸡头是靠不住的,说是你男朋友,那是骗你的,多半都这样,先是做你的男朋友,然后就叫你卖,说什么为了以后过好日子,实际就是吃你的软饭,一到有事,一准溜了。”那胖妇如数家珍的说。

    “你怎么这么……熟悉?”我问。

    “听说的。”她说。

    “你是……怎么……进来的?”见她问我们的经历,我反问道。

    “盗窃。”她直接了当的说。

    进这地方的人,说话都很直率、因为大家都是不是犯着这样,就是犯着那样才进来的,总之进来了,就不是什么好鸟,所以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哦,你怎么对那些事情知道得这么详细?”我顿了一下、又问。

    “这里什么人都有,哪有不知道的事。”她笑了,就象一个大人被一个不懂事的小孩问了一个荒诞的问题一样笑了。这时我看到,旁边两个原本不关心我们的两个女人也笑了。于是我们也笑了,似乎是自我解嘲,又似乎是难以为情。

    “屋里怎么就你们三个,其它的呢?”我环视了一下屋子问。

    “有的加班、有的放风。”她向门口努了努嘴道。“加班?”“放风?”我和小桃几乎同时问出了两个不同的问题。

    “是啊,每天有任务,做不完就加班,做完了就可以去操场放风,那边可是有男人呢?”她说。

    “天天不是在三号仓就是在这里,不出去放放风,那不死人啊。”没等我们说话,她又道。

    “哦、原来是这样,你怎么不去?”我们似乎明白了一切、我长出一口气,然后问。“今天累了不想去。”她说。

    “呃!为什么我们今天没有叫加班?”我有点意外、问。“想加班是吧,这个你明天就知道了,今天你们刚来,又不是整天,没任务。”她说。

    “聊了半天还没请问你贵姓?”我说。

    “叫我肥婆就行了,这里人都这样叫。”

    我们正聊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横冲直撞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好几个女犯。

    “你好春姐。”我和小桃连忙站起来打招呼。不过春姐没理我们,刚才那个跟我们聊天的女犯似乎对春姐很忌惮,见春姐进来,条件反射似的立时就起身缩回到了她的位置——那个属于她的12号铺。不经意间,我发现她再次碰到了8号铺的被子。

    就象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我看见春姐的眼睛在路过8号铺的被子时,那双眼睛瞬间就瞪大了,并且走了过来。那张脸由晴变阴,又由阴变怒、犹如风云突变的六月天空。

    她径直走到那个刚才还跟我们有说有笑的肥婆铺边,我立时就看到肥婆睁大了惊恐的眼睛——并象一个待宰的羔羊一样瑟瑟发抖。

    旁边的两个女犯,赶紧将脸转到了别处。

    我们不知到发生了什么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