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个妓女的自述最新章节 > 一个妓女的自述最新章节列表 > 16.一石激起千层浪
    第16节  一石激起千层浪

    话说那天瞿自强在清华校门口对我不顾而去之后,就与他的两个女同学去逛了北京著名的秀水街。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但他是个执著的人,有着保守孩子对贞节的天生传统敬仰。因此、虽然他知道我的失贞并不是我的过错,但他却始终无法从内心里接受一个他清楚知道过程的、身体已经污秽的我。

    所以从某一个角度说,他狠心的对我不顾而去也让我无从指责,尽管当时对我来说确实非常残酷。

    与我一样,那晚自强回到学生宿舍之后,他没有吃饭,没有洗澡,甚至也没有同他的同学们打招呼,就和衣上床睡了。

    应付完两个女同学,他感到极其疲累;当然、这种累也不完全是体力上的。主要还是、我的突然出现又重新勾起了他苦涩的记忆。尽管这些或痛苦,或温馨,或甜蜜的记忆已经被他深深地埋藏在了心底。但今天的偶遇,却苦恼地将它再次激荡起来,就象平静的湖水被风吹皱的涟漪。

    瞿自强尽管躺在床上,却完全没有睡意,他将双手枕在头上,两眼却睁得大大的望着天花板。

    他与我在喻洲中学的一件件往事,一幕幕记忆又象放电影一样在他脑子里浮现出来:青年节的舞台联唱,柳湖边的志向讨论,自习室的并座早读以及林阴道的牵手漫步等。所有这些,无一不令他感到欣慰和愉悦。可是,这些甜蜜的记忆却始终不能抹去那令人揪心的一闪——刘老师趴在了我的身上。那恶心的影象又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并多次在他的眼前定格、消失,再定格,再消失……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一声激愤的闷响,不可控制地,他的眼泪涌了出来。我曾经是他的骄傲,而最终却变成了他心中的痛。他不理我,并不代表他已经不喜欢我,而是他认为他无法接受他喜欢我,这是一种巨大的自我矛盾和自我折磨。

    他的这种自我矛盾和自我折磨,也许与他的出生和生长环境有关。这怪他,也不能怪他。因为过于开放和开明的要求,对他来说,显然是没有意义,也是奢侈的。因为:他是一个极保守的,穷山沟出生的孩子。

    迷迷糊糊就到了天明,在瞿自强昏胀的头脑清醒过来的时候,同学们早已全走光了,他赶紧爬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洗漱……

    当他走进图书馆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同校好友刘宇欣已经端坐在那里熟悉的背影,而傍边,是刘宇欣习惯性的用书包为他占的一个坐位。

    瞿自强轻轻的走过去,默默的用手拿开刘宇欣的书包。刘宇欣见他坐下,默契的向他微笑了一下,继续看书。

    瞿自强向刘宇欣歉意的笑了一下,就从书包里拿出一本高等数学,他展开书,盲目的翻看起来。

    图书馆是同学们喜欢和习惯的自习场所,因此很多同学都愿意到这里来温习功课或静心攻读,所以、这里的学习气氛往往就显得更为浓郁。

    瞿自强就是在这里认识刘宇欣的,由于几次偶然的并坐,于是彼此逐渐熟悉。开始时还是谨慎的点头微笑算是招呼,到后来就演变成默契的为对方占座位。再后来,就发展到攀谈,沟通甚至讨论。志趣相投的他们因此就越来越熟络,随着时间的演进,他们成了好朋友。

    今天,瞿自强眼睛虽然盯着书,但却无法静心学习。他脑子里不是出现我的笑嫣,就是被刘老师的魅影弄得心神恍惚。他时而将眼睛移开,偷偷的斜视一下旁边的刘宇欣,又时而闭眼思索,将书当成手中的一种摆设。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我的突然出现,似乎猛烈的打乱了他平静的学习和生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