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大破清兵得封侯 皇宫一夜度春宵

第九章 大破清兵得封侯 皇宫一夜度春宵

作品:风流逍遥侯 作者:色色小大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夜近三更,别玉寒一身蒙面夜行衣悄悄来到清兵营外。靠着自己的绝世轻功,饶过一队队巡逻的清兵和明暗岗哨,摸到了清兵储藏粮草的地方。别玉寒看着面前堆砌的粮草,伸手从衣兜里掏出火引子,就要接近其中一处最大的草堆。

    突然,四周火把通明,将黑夜照成了白昼。一声哈哈大笑自旁边传来。别玉寒一看,索性直起了腰,站了起来。大笑的正是皇太极。

    皇太极跨在一批英俊的赤色神驹上,一身铠甲在火把的照耀下异常明亮。身旁一侧是自己昨夜见过的清兵首领,另一侧一顶小轿。轿帘掀开着,里面坐着一位蒙面人,正是那个一直和自己还有皇上过意不去的什么令主。

    “别玉寒就是别玉寒,真是好大的胆子,昨夜闯营救人,今日还敢来。哈哈哈。”五兽令主得意的笑声自那张可怖的面具后面传出,更是可怖:“别玉寒,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但你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等候你的大驾吧。”

    “是没想到。别某本以为令主只是称霸江湖的枭雄或是谋图中原的江山霸主,没想到你竟会投靠鞑虏。实在是不耻。”

    “哼。瓮中之鳖,死到临头还如此自装清高。”令主听了别玉寒的话,十分恼怒。

    “朕看你昨夜独闯我兵营,乃汉人第一个,以为你是个英雄。今日一见不过如此。”皇太极用马鞭一指别玉寒:“你口口声声骂我族为鞑虏,满是轻蔑。要知道先皇十三副盔甲起兵就是因为你们明朝的压迫,欺负我大清,杀朕祖父所致。天下本是一家,但汉人何时善待过我蒙、金、女真?朕和你大明的皇上不一样,在朕那里不但有女真八旗,还有汉八旗,蒙八旗,我们都是兄弟,满汉一家。”

    “是吗?别某不才,也读过几本书,自始皇始,历经汉唐,不论是匈奴,金人,还是鲜卑,蒙古,都屡屡对我中原馋涎欲滴,宋时不但后金占我半壁江山,蒙古铁骑更是夺我汉人江山,奴役我汉民百姓,才会有当朝太祖皇帝揭竿而起,赶走鞑虏。但几百年来边疆仍是战乱不断,多少汉民流离失所,连我大明的先皇也被瓦刺也先虏去。对了,我怎么听说在你们女真那里,好像汉人还给女真当披甲奴隶,这就是你所说的满汉一家。”

    “一派胡言。”皇太极大怒:“朕看你也是一号英雄人物,才苦口婆心劝你投靠明主。你既然执迷不悟,朕就成全你,拿你的人头去见你那个皇帝。”

    “你虽然想到烧粮草来退兵,但这也是个老掉牙的东西,也就是那个好大喜功的新皇上会听你的。”五兽令主不屑一顾的耸耸肩:“不过我和清帝还是会满足你的。等你没命了,我们会帮你烧一把,将袁崇焕给引出来,也来个瓮中捉鳖。”

    “是吗?”别玉寒吸了吸鼻子:“原来我那点计谋都给你偷听到了。我说你也没那么聪明,会掐会算地在这等我。”

    “聪明不聪明,等你见阎王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一挥手,疯刀魔手,阴阳双妖,还有蓝衣蒙面人围向别玉寒。

    “着火了,着火了,有人放火了。”突然四周有人大喊,之间东南西北角四处都有帐篷被点着,不知是有人加了煤油还是春风吹拂的缘故,立刻噼里啪啦熊熊燃烧起来。

    “嘻嘻,我是说过要一人来烧粮草。但后来又改主意了,烧军帐更好玩。”火焰中自东南西北现身四人。正是无刚,黄山神尼,沈岩,还有那个老是一身叫花子打扮的乔云儿,火光中只见她此刻正站在一顶军帐上,柱着那根叫花子的打狗棍,美滋滋地啃着一包子。

    原来别玉寒向皇上还有大臣们说出自己要火烧敌营的粮草,使敌军没有了供给,便会不攻自破,到时还可趁敌人混乱出兵剿灭敌人。回家后想起皇上昨夜在自己离开后被刺杀的事情,想到有可能有奸细,至少那个令主买通了皇上身边的人,不然对方也不会把自己和皇上的行踪摸的一清二楚。烧敌营的粮草可不是一件小事,而且粮草在敌营的最深处,万一自己的计谋被敌人识破或是知道了就麻烦大。

    前思后想,最后找到无刚商议,决定由自己先行去烧粮草,三人兵分三路在每个角落都同时烧上几座兵帐,这样大火肯定会很大,对方会更慌乱,而且不容易被扑灭。天黑后带领着百名僧人,还有自己带来的家兵和火磷箭手悄悄出了南城,赶往预订的地点。

    拿着皇上那块‘如朕亲临’的金牌到南门外找到姨夫刘向帆,自然借到了那自留都来勤王的五千神机营官兵,那可是带着火器的骑兵啊,偷袭敌营使用火器当然最好不过了。

    只是没想到乔云儿也来凑热闹,帮了个大忙。

    “杀了他。”令主恼羞成怒,厉声喊道。

    疯刀魔手,阴阳双妖,还有蓝衣蒙面人冲向别玉寒。别玉寒身影一转,已到了一名清兵后面,一把夺过对方手中长枪,同时一脚将清兵踢向赶来的几人。

    “让你们试试别某的枪法。”手腕一抖,重重枪影排山倒海般刺向冲向自己的数人。

    “这姓别的真是个不出世的练武奇才。”蓝衣蒙面人等看到一向使剑的别玉寒突然玩起枪来,竟然虎虎有声,那种架势大有不输霸王枪洪雷的意思。

    别玉寒琢磨出那三招枪法,每招包含六式,共三招十八式。虽然使出来攻得势如破竹,守得滴雨不漏,但几名江湖顶级高手面前也不敢含糊,脚下飘忽不定,在帐前马后捉起迷藏来,枪挑处不时有清兵被掷向追逐自己的敌人,阴阳双妖等气得哇哇乱叫,击飞被掷来的清兵,扑向别玉寒。

    转眼间四人已经点燃起十几座军帐,大火四起。皇太极连忙下令灭火擒敌。

    就在此时,清营外杀声震天,马蹄阵阵,无数带着火焰的箭矢自东边清营后边射入清营,却是别玉寒早先布置好的伏兵。

    只见少林三武僧带领百名僧兵挥舞着僧棍在左,王幽兰和龙鼠兄弟带领着自己的百名家兵和‘无情鬼手’李奇、‘无霜剑’秋无霜率领着五十名火磷箭手骑马在右,中间却是刘向帆分出的五千神机营骑兵,举着火枪火器奋勇杀来。按照别玉寒的吩咐,很多战马尾巴上都绑了树枝,荡起的尘土仿佛千军万马,排山倒海而来。

    虽然算计好了别玉寒,却没想到突然出现这么多的大明兵马和武林高手。一时辨不清大明有多少兵马来袭营,皇太极连忙命令镶黄旗迎敌。神机营骑兵高举火器,对着迎来敌人一通开火,清兵立刻惨叫连连。

    兵营西侧突然响起震天杀声:“杀死皇太极,杀死皇太极。”只见数百名乞丐高举着兵器棍棒冲向清营,瞬间与清兵厮杀起来。

    月光下但见尘土飞扬,火光冲天。清营内一时大乱。

    无刚,黄山神尼,沈岩和乔云儿赶到正在一人独斗数名高手的别玉寒身旁。

    “贫尼来会会你这自愿做鬼不敢做人的了音秃驴。”黄山神尼气愤对方曾数次偷袭自己和别玉寒,手掌做刀,施展出掌刀,劈向正在进攻别玉寒的了音。

    “师父,真的是你吗?弟子不明白…”虽然蒙着面,无刚看到自己二十多年不见的师父竟然和清兵一起,又惊又吓,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颤抖着声音问道。

    “你不明白个屁。”疯刀骂道,一刀砍向无刚。无刚怒极,把一腔的怒气全都发在疯刀身上,使出大力金刚掌劈向疯刀和魔手。

    沈岩、乔云儿和王幽兰分别迎上与了音围攻别玉寒的阴阳双妖。

    别玉寒腾出手来,放眼四望,令主的小轿在乱军中不见踪影。只见皇太极正在众将官的保护下向德胜门方向撤退,显然要去与攻城的余部会合。

    “擒贼先擒王。”别玉寒双腿连环,数名清兵长枪撒手,狂喷着鲜血当即毙命。别玉寒长身而起,一手抓住空中而落的长枪,大喝一声:“哪里走!”

    一声长啸,灌注全身的内力在长枪上,奋力掷向百米外的皇太极。

    长枪化作标枪,在月色下有如一条白练直奔皇太极。皇太极听到啸声,回头一看,魂飞魄散,跌下马背。长枪自皇太极的马背上呼啸而过,刺入前面一名亲兵的后背。亲兵被长枪带的飞了起来,连续刺中五名马上亲兵,将五人钉成一串,呼啸着扎在一颗大树上。

    清兵一时哗然,离五名亲兵近的官兵吓得脸色刷的煞白,尿了一裤。

    此刻别玉寒一提气,踏着清兵的头顶,凌波虚度,如苍鹰一样扑向皇太极。

    皇太极的亲兵纷纷射出箭矢,箭如雨般飞向别玉寒。

    别玉寒剑掌挥舞,箭矢遇到别玉寒挥出的内劲而四下溅开。脚下却不停,连吸几口真气,人在箭雨中如天兵而降,逍遥剑化作一道耀眼的长虹直扑皇太极。

    “保护皇上。”长白殿殿主‘剑过无痕’高佟林一声高喝,自马鞍飞身腾起,一挥宝剑,迎上别玉寒那凌空一剑。

    长白殿弟子立刻分成两路,一路和皇太极的亲兵卫队一起继续保护皇太极撤退,剩下的十几名弟子跟随高佟林阻挡别玉寒等。

    在众多武林高手和火器营奋勇冲击下,一向彪悍的清兵看着滚滚云烟红尘,不知大明来了多少兵马,立刻乱了阵脚,清营里一片狼藉,清兵死伤无数。五兽令主带来的虽然是顶级高手,却无法阻挡别玉寒等。听到令主下令撤退的哨声传来,立刻向营外撤去。

    “师父,师父,真的是您老人家吗?”无刚大声喊道,要追向了音。

    “老衲二十多年前即已离开少林,你我那时已经恩断义绝,再无师徒名分。”了音冷酷的声音自夜色中传来。

    无刚高大的身躯钉在那里。两行泪水悄然而落。

    十几名长白殿弟子转眼间被中原武林豪杰痛斩刀剑之下,与别玉寒战在一起的高佟林看在眼里,悲上心头。此刻只剩下自己一人,想完身而退只怕做梦都难。两人剑再次交接之后一分而开,相对而视。

    “哈哈哈,高某当年与乔天交手,何其快哉?独居关外偏僻之野数十载,不想竟然有你这样的武林后俊称雄江湖。能先后与当世两大剑术高手交手,老夫此生值矣。”别玉寒的武功自己不但耳闻,近日更是目睹,本就无取胜的把握,此刻还有黄山神尼和少林无刚等在旁,自己恐怕回不了关外长白山之巅,继续做自己的殿主和大清的护国大师了。看到皇太极已经带领亲兵飞驰而去,反而觉得一身轻松,决意与别玉寒这个横空出世的绝世高手争个雌雄。

    高佟林在江湖得了“剑过无痕”的名号,剑术轻盈诡异,不闻青锋之声,不见叠叠剑影,一道银光已经快如闪电却又无声无息奔向别玉寒。

    剑出无声易,剑如此迅疾如闪电过隙,却无风无声,难!难怪高佟林有“剑过无痕”的名号。

    别玉寒脚下一抹,身形连闪,逍遥剑指向对方周身大穴,二人激战起来。

    高佟林身为武林四大禁地之一长白殿殿主,号称关外武林第一高手。据说当年身为长白殿大弟子时曾和行走关外的乔天,也就是乔云儿的父亲,当今十大高手排名第一的乔天数次比武,都未落下风。近二十年过去,看此刻对方出手,剑出无声,却招招都是快迅无比地指向别玉寒的要害,武功真是世所罕有。撇开阴阳双妖合璧的诡异雌雄龙凤十二剑,单看剑术上的造诣,实是自己所见最强的剑手,就是龙风或是君子剑张岱,也未必能占上风。

    退敌要紧,别玉寒不想和对方交缠下去,当即施展起逍遥八剑。

    逍遥八剑一出,剑光暴射,四周卷起狂风,周围观战的人不由为如此霸气的剑法而震慑,连忙后退。

    “剑过无痕”高佟林喊声好,人如一叶小舟在狂风中飘忽躲闪,避开别玉寒的剑气,同时长剑连连刺出,以怪异灵秀的轻盈剑法刺向别玉寒的逍遥剑。

    别玉寒使出第六剑时,剑影突然一收,剑尖剑芒顿起,向前暴长了尺余,比在少林对决龙风时的剑芒还要长出半尺。剑芒扫过,高佟林手中宝剑无声而断。

    别玉寒随着金戈撞击声向后落下,连退三步,剑芒顿失,人已柱剑单膝着地,脸色红光一闪,深吸一口气,看也不看,身子向后一动,飘然而起,上了王幽兰牵来的乌龙。

    此刻,高佟林落地后腾腾腾连退数步,方才站定,一身白衣无风自动,双目紧紧注视着别玉寒,左手捂住心口。

    血,自手缝中流出。

    “剑…罡!”

    吐出这两个字,高佟林双目一瞪,人向前扑倒毙命。

    剑罡!黄山神尼和无刚等围观的武林高手又惊又喜,武林中只听传闻却从无人见过的剑罡竟然被别玉寒炼成了。江南武林盟主龙凤重伤在这剑罡之下,大清护国大法师长白殿殿主高佟林被这罡气一剑穿心。

    这个江湖,还有谁是别玉寒的对手?

    刀君,剑圣,钩魂环,不论是这些三十年前名震江湖黑白道高手,还是当世十大武林高手,有谁又能与其争锋?

    长白殿殿主‘剑过无痕’高佟林刚倒地毙命,众人还在震惊之中,只见一针跳了过去,一刀砍下高佟林的人头,挑在刀尖上,面向东北扑通跪下,失声痛哭:“爸妈,弟弟妹妹,我们全家的仇报了。”

    别玉寒、黄山神尼和王幽兰已经知道一针的身世。一针来自朝鲜,父亲本是边城守将。十年前努尔哈赤命令皇太极率兵攻打朝鲜,因为一针父亲顽强守卫,皇太极攻打十日未果,就派了已经成为清兵爪牙的高佟林带领十几名长白殿手下化装成朝鲜子民摸进城,夜里偷袭了一阵全家。男女老少主仆百十口尽数被杀,只有一针危机中被自己的奶妈塞入角落里一口井中才逃生。从此流落到大明,入了无名堂冷残和吴青手下做了名杀手,就是为了报灭门之仇。后来冷残命她想尽一切办法刺杀别玉寒,在两次失手后,知道别玉寒的武功太过高强,自己第三次再失手绝无活命。芙蓉剑庄刺杀别玉寒失败后便北出关外,想先杀高佟林报了灭门家仇。一直没有接近的机会,是次追着皇太极自关外千里来到京城,所以,才会有上次冒充清兵刺杀皇太极和高佟林,被别玉寒碰上救了她一命。

    大贝勒礼亲王代善和莽古尔泰刚带三万精兵前去支援几日来兵临城下不断攻城的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和多尔衮,多泽,准备将计就计将袁崇焕和明军就地消灭,攻入大明京都。忽然看到后面的主帅大营突然杀声震天,一片火海,大吃一惊。代善连忙令莽古尔泰原地待命,自己带领一万正红旗官兵驰马回援。正好碰上带领上三旗和亲兵卫队败下来的皇太极。

    连忙问帅营出了何事?

    皇太极刚开口,只听五声巨响,在城前清兵中炸开,却是京都城楼上袁崇焕的五门红衣大炮开火了。

    五炮齐开,皇太极听了炮声心头一震,几年前父皇努尔哈赤就是为袁崇焕的红衣大炮所伤而毙命的。

    炮声一响,皇太极还没从震惊中醒来。只见城楼上大明皇帝的大旗飘扬。德胜门,广渠门的城门大开,袁崇焕、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和其他勤王将领率领众兵奋勇杀出。

    一同杀出的还有保护京城的三营官兵和自愿守城杀敌的百姓,喊声震天,响彻夜空。

    皇太极连忙组织八旗官兵抵抗袁崇焕的大兵,身后别玉寒带领着武林高手丐帮弟子和那五千神机营的官兵飞马追到。为了震破敌胆,别玉寒带头高喊:

    “已杀高佟林,再捉皇太极。”

    “已杀高佟林,再捉皇太极。”

    ……

    大家兴致高昂,一起跟着大喊,口号响彻云天,震撼京城。更是传遍每个清兵的耳中。

    皇太极听到震天喊声,回头望去。只见火光中当先一匹乌色高大骏马疾电如风,马上一白袍俊男,左手持缰,右手挥舞宝剑,冲着自己奔驰而来,正是刚才神勇掷枪几乎要了自己命的别玉寒。此刻护国大国师已经毙命,那个可恶的令主已经跑得无影无踪,谁又能敌得过别玉寒?想到此,立刻魂飞魄散,在卫队保护下钻进清兵深处,向东北逃窜。

    被困十几天的大明军民此刻义愤填膺,斗志昂扬,一路冲向敌人,各个奋勇杀敌。袁崇焕的辽东铁骑,满桂的大同骑兵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杀敌毫不手软,一番奋勇血战。何况还来了这么多武林高手,个个以一敌十,更不要说别玉寒、黄山神尼和无刚等决定武林高手,在敌营里如入无人之地。

    护国大法师高佟林被杀,皇太极仓皇而逃,清兵们破了胆,乱了阵脚。面对前后夹击,不久彻底溃败,向北逃窜。

    别玉寒和袁崇焕会合一处后继续追剿清兵,一路势如破竹,追了五十多里,天大亮,才返师回京,留给袁崇焕和满桂等带兵将清兵赶出了长城。

    虽然最后退兵,已经称帝的皇太极第一次看到大明京城的雄伟,物质文化的丰盛,动了仿效蒙古先朝称帝中原的决心。

    自土木堡之战后大明再次看到了边陲鞑虏的不死野心。皇太极的长驱直入直逼京城,让大明的衰老无能,摇摇欲坠的命运暴露无遗。

    但一直站在城楼大明旗帜下观看这场胜利的崇祯皇帝此刻完全为这场胜利而狂呼而骄傲,仿佛看到了自己中兴大明的希望就在眼前。

    当别玉寒上到城楼拜见他时,一身盔甲的崇祯一把将别玉寒拽起:“卿奇兵制胜,解了京城之围,大败清兵,差点伤了皇太极。快来和朕一起看看这壮观场面。”

    手拉着别玉寒,站在城楼上,俯瞰城外刚刚厮杀过的战场。清帐已被烧为灰烬,四处尸横遍野,清兵军旗战马流落一地,可见夜里的战斗何等激烈?

    想到自己一介书生,竟会金戈铁马,保疆卫国,在战场上来了个痛快,一时诗性大发,却是<<桂枝香>>:

    春意正浓,突烽火连起,万物肃穆。千里铁骑忽至,满寇如簇。京师已陷八旗里,频告急,驿马纷飞。放眼南路,尘烟不见,援师难足。

    城楼上,凭高放目。潇洒挥御剑,天威处处。圣呼神兵,何惧无谋武夫?谋罢天朝一杯酒,但歌舞酩醉尽睡。朝起闻鼓,天子笑问,破敌无数。

    “好,好词,潇洒挥御剑,天威处处。天子笑问,破敌无数。卿不愧是江南解元公,朕喜欢。”听到别玉寒在词里如此夸赞自己,崇祯很是受用,龙颜大悦。

    别玉寒出计谋与袁将军奇兵制胜,出了十几年受满兵骚扰的怨气,崇祯兴奋不已,第二天大朝在金銮殿上行赏众将官后,要封别玉寒英武殿大学士,文渊殿大学士,辅政内阁,活脱脱一个一品大员。

    别玉寒立马跪倒,叩首拒绝皇上封赏:“皇恩浩荡,玉寒不胜荣幸,但玉寒冒死请皇上收回皇命。草民未经龙门而得入朝为官,是对千万莘莘学子不公;想朝中百官,还有地方父母官,日日早朝,夜夜不寐,为皇上一辈子鞠躬尽瘁,尚不能获皇上所幸。玉寒虽非一介布衣,徒有虚名,无官无禄,却受皇上如此奖赏,对百官不公,恐损众官造福百姓之热情,万请皇上收回成命。”

    “如果百官真能日日早朝,夜夜不寐,为朕鞠躬尽瘁,我大明江山也不会有今日之苦悲,内外交困,受鞑子欺辱。”崇祯想起当初那些三番五次劝自己迁都的官员,重重哼了一声。李锦诚和苗万奎等浑身一颤,连忙低下头。

    但见别玉寒三叩拒绝,崇祯只好作罢,想别玉寒手头的案子正在调查关头,也不宜终止,突然笑道:“别公子还是视功名如粪土,可敬啊。别玉寒听旨。”

    跪在大殿上的别玉寒连忙俯下身子听旨。

    “别玉寒智勇双全,大败满兵,解京城之围,忠勇可嘉,朕特封忠勇报国威武江湖逍遥护国侯。赐铁卷可传三代。赐皇匾于别侯府,所有官员见匾下马下轿,违圣命者斩。江湖之人携带兵器过匾者视为造反犯上,可诛满门。”

    别玉寒听了连忙谢恩领旨。知道这一道圣旨将自己推到江湖斗争的第一线,肯定会得罪不少江湖中人。

    散朝后,别玉寒接受了众官的贺喜后,方要离开皇宫,只见一名太监过来拦住自己。顺着太监的手势别玉寒发现朝阳公主的贴身宫女莲儿站在远处。

    “玉寒来京数日,未能拜见公主,请公主赎罪。”随同莲儿来到朝阳宫,见到朝阳公主,立刻见礼。

    “敏儿身为皇家人,当然知道国事为重。”朝阳公主把别玉寒搀起:“不过今日才有机会为别公子接风更是好事,敏儿正可捷足先登在此祝贺别公子荣封侯爵。”

    把别玉寒让到桌前。莲儿手帕一挥,立刻数名宫女和太监端上精致的佳肴。

    “辛苦数日,来,敏儿敬别侯爷。”端起面前酒杯。

    吃过饭,莲儿挥手让伺候的宫女太监收拾了下去,然后自己出去,悄悄关上了门。门刚关上,朱由敏立刻抛开公主的架子,跑过来一屁股坐在别玉寒的腿上,双手搂住了别玉寒的脖子:“快讲讲,你是如何出的计谋,智退清兵的?”

    美女入怀,那种熟悉而又久违的味道令自己有点发晕,浑身立刻绷紧了,该硬的地方已经硬得隔着自己的衣服顶住了朝阳公主滚圆的屁股。

    “都说你杀了清兵的护国大法师,一枪串住了五名清兵,还差点扎住了大清的皇帝皇太极,快讲讲,你怎么那么厉害,一枪就,一枪就…”突然感觉到一样东西硬邦邦地顶在自己的屁股上,立刻猜到就是那个自己曾经把玩在手里而把自己搞得这么日子来日日遐想的东西,那张端庄美丽的脸孔因为喝了酒而两颊飘起红晕,此刻更加通红。

    通红的娇容此刻多了一丝慌张,害羞还有娇嗔和少女的怀春。当朝阳公主突然不语,娇羞地等了他一眼时,别玉寒一把抱起朝阳公主,熟门熟路地奔向她的闺房。

    闺房很幽雅芳香,到处都是少女留下的味道,这味道更是刺激了别玉寒,一把把朝阳公主仍在床上,压了上去,两张嘴唇紧紧咬在一起。

    当朝阳公主费尽力气把别玉寒绞在自己口中的舌头顶了出来,挪开自己的脸,大口吸进一口新鲜空气时,别玉寒三下五除二将朝阳公主因为紧张出汗而贴在身上的长裙一把撕开,咬住了一颗因为兴奋而硬得高高突起的乳头,一双手飞快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抱住朝阳公主的双臀,那双手掌顺着朝阳公主丰满的臀部摸到大腿根,寻找自己当初亲吻过的地方。

    怀抱的是那个自己同样熟悉而又久违的身体。当初在武昌抚摸过的娇躯突然间又是那么的熟悉,那么让自己振奋,当摸到那湿湿的地方时,那份坚硬仿佛要把自己涨破,要炸了自己的身体,立刻不顾一切的爬到朝阳公主的身上,用自己的两条腿分开朝阳公主那双光滑细嫩却又在颤抖的大腿,长驱直入。

    “唔,唔!”朝阳公主的嘴被别玉寒的嘴给封得严严实实,因为已经深谙房中之术的他知道朝阳公主在皇宫大内之中使劲扯上一嗓子,自己这个刚封的侯爷麻烦可就大了。整个皇宫大内,除了九五之尊崇祯皇上外,谁还敢在此行云雨之乐?

    朝阳公主使劲咬住别玉寒的嘴唇,咬出了血,别玉寒才松开朝阳公主的嘴,却马上用手捂住了公主的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别叫,外面的人会听见的。”

    “痛,痛。”朝阳公主低声呼唤自别玉寒的指缝中传出,泪也跟着下来。

    “做女人第一回都这样,忍一下,马上就不疼了,我的好公主。”又开始动了起来。

    上次把玩着这庞然大物只是感觉到它的神奇,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让自己日夜胡思乱想的巨物侵入自己的身体竟然带来那么大的痛楚。想想自己当初对别玉寒说‘已准备好迎接你的雨骤风狂、蹂躏之苦,苦尽甜来,才会是行云布雨、鱼水和谐,真正的于飞之乐啊。’,哪里有于飞之乐啊?上次别玉寒弄得自己一佛出世二佛涅盘,魂儿都飞了,这次却都是刀割般的疼痛。随着别玉寒的每一次重重的撞击,这种刀割般的疼痛一下一下传遍自己的全身。朝阳公主忍不住一声一声的低声呻吟。

    久别后突见心上人的喜悦和别玉寒的撩拨,自己早已春情荡漾,下面湿得要成了河,别玉寒的东西虽然庞大无比,动的时间久了,那种撞击到自己身体某处带来的酸痒和舒服越来越强烈,渐渐代替了疼痛。

    别玉寒拼命得不顾一切的撞击,朝阳公主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因为痛苦而紧缩的眉头也完全舒展开来,呻吟也和刚才的完全不同,甚至神智似乎也有些狂乱,抓住别玉寒的肩头,叫道:“你要让我死吗?你要让我死吗?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

    虽然被别玉寒及时捂住了嘴,朝阳公主突然大叫一声,浑身剧烈抖动,然后猛然向上挺起自己的腰,死死地僵在那里,下面连续喷出几道阴精,人才死了般瘫软在别玉寒身下。

    别玉寒此刻感觉到朝阳公主本来很紧的小穴异常光滑湿润,自己的长枪在里面动得真是如鱼得水,那种刺激的感觉让自己胀得非常舒服,停不下来,便双手抱住对方光滑有些湿冷的大腿,看着那个曾让自己神往的小穴,拼命抽插起来。

    刚刚喷过的小穴又被别玉寒撞击的抽动起来,那种抽动带动了神经,自大腿的中央迅速向上放射到自己的头顶,头皮一阵发麻,双腿却不由自主地剧烈抽动。

    “麻了,又麻了。啊,啊,真要死了,啊!!!”

    别玉寒也在此刻达到了高潮,喊了声我射了,尽情喷射而出。朝阳公主在别玉寒喷到自己花心的那一刻彻底晕了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