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探敌营袭主救美 救明主师徒同床

第八章 探敌营袭主救美 救明主师徒同床

作品:风流逍遥侯 作者:色色小大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远远看到大帐内两排椅子上坐着刚刚进入的清兵首领,椅子尽头正中一张虎皮太师椅上做着一中年汉子,身披银色盔甲,头戴黄色帽子,从盔甲露出的部分看这人穿着的应该是一件龙袍。

    “这人应该是皇太极。”想到皇太极刚刚称帝,号曰大清,此人一身龙袍,应该没错,不由大为兴奋,抓紧了手中的逍遥剑。

    但敌人不但人数众多,而且个个威猛异常,大帐周围巡逻的也不是等闲之辈,有些竟然太阳穴高鼓,显然是武林高手,如果自己此刻贸然冲进去,单看眼前这段距离,行刺皇太极万难得手,而且自己也会身陷敌营。

    “就是自己死在这里,只要能杀了皇太极,清兵必然大乱,袁大人可能就此可以剿灭敌人,辽东从此太平。”想到此,手抓紧逍遥剑柄,就要自隐身处冲出。

    “着火了。着火了。”只见皇太极的大帐后面冒起了火焰,夜深风静,但火却起得很急很大,别玉寒一看,猜想可能是有人放火,连忙隐身不动,察看怎么回事。

    只见大帐内众首领和护卫保护着皇太极慌忙地冲出大帐。

    “怎么回事?国师。”皇太极龙目一瞪。

    “皇上息怒,像是有人放火。臣已经派人查去了。”一名一身白衣的老者躬身上前。

    “哼,我大清兵营帅帐怎容敌人来去自由?搜。”皇太极皇帐起火,如何不怒?

    “放火的敌人在那里儿。”只见一名离皇太极不远的清兵喊道,冲皇太极背后一指。

    皇太极等人连忙扭头看去。

    就在这时,只见那名清兵,双手一扬,只见月光下无数银色的针芒洒向皇太极和身旁的白衣老者。

    旁边有人看到清兵出手,想喊却惊呆的喊不出口。眼看皇太极就要命丧银针之下,只见白衣老人突然白衣鼓起,双手一拍,来到自己和皇太极面前的银针四散落开。虽然皇太极没事,旁边的几名首领王爷仍然为银针而伤,立刻哇哇大叫起来。

    “保护皇上。”白衣老人一声令下,人如一只白色的大雕扑向那名清兵。

    “此人好高的功夫。”一看白衣老人那腾跃的姿势,别玉寒就看出在中原江湖,自己已经交过手的那十名武林高手中的任何一个都难赢此人,实乃江湖顶尖高手。

    那名清兵无论如何也不是这白衣老人的对手,一招之下已经慌乱而退,头上的毡帽掉落,一头秀发散落下来,单看这名清兵撒出的那把银针,别玉寒已经猜到,此刻一看,正是那个曾经数次对自己暗下杀手的一针。自从芙蓉剑庄冒充王幽兰暗算自己不成后,再没有她的消息,竟然在这里出现,还在暗杀大清的皇帝。

    眼看一针就要命丧敌手,别玉寒顾不得多想,凌空而出,逍遥剑化作无数青龙,刺向皇太极。

    皇太极刚刚受了一针暗算的惊吓,此刻突然看到别玉寒冒出,大惊之下连忙后退,奉命保护的数名剑手立刻迎上。

    别玉寒为了救人,来了个围魏救赵,一招天地共逍遥,剑雨大作,剑雨中惨叫连连,鲜血四溅,围上来的数名剑手立刻剑断人亡。别玉寒人在空中毫不停留,大马行空直扑皇太极。

    “大胆!”几名首领和王爷见对手如此厉害,跟随护卫掏刀抡枪,一起保护皇太极。

    虽然面前高手不少,但碰上别玉寒不要命地使出逍遥剑法,如何是对手,剑过处,枪断剑裂,又有数人毙命。

    眼看无人能够阻挡别玉寒冲到皇太极面前,一股阴气刺向自己后心,别玉寒不看也知道是白衣老人攻向自己,手中一把剑带着凌厉剑气,显然是一用剑的顶级高手。

    别玉寒脚下一晃,人突然滑向一侧,长剑回敲,破开对方的长剑,一道白影已是快速飘过,来到在皇太极的身前。

    见围魏救赵成功,别玉寒运足内力,人疾速扑向一针。

    “快走!”一把拽起一针,扑向大帐之后。

    大帐后面的士兵忙着救火,还不知道前面发生何事,突然见两人来到,还没回过神儿,别玉寒脚下连点,腾空而去。

    已经摸熟了敌营,转眼间别玉寒带着一针窜出敌营,却发现那名白衣老者已经紧追而来,轻功内力如此高强,把一同紧追的数名护卫远远抛在后面。

    看到已经出了敌营,离京城城楼不远,别玉寒突然停下来,转身冲追来的白衣老人一笑:“阁下真是好功夫。”

    白衣老人在别玉寒面前丈外停下,冷目注视别玉寒:“年纪轻轻,武功倒是不弱,报上名来,老夫从来不杀无名之辈。”

    “阁下也报上名来,小的更是不欺无名老头。”别玉寒嘻嘻一笑。

    “哼!”白衣老者冷哼一声:“死到临头还油嘴滑舌,好,到了阎王殿你就告诉阎王你是长白殿殿主的剑下之魂。”

    “原来是号称关外第一高手,武林四大神秘禁地之一长白殿的殿主‘剑过无痕’高佟林。”想起对方刺向自己的一剑,当真厉害。当下哈哈一笑:“原来是高殿主。失敬失敬,晚辈小生别玉寒,江湖美称天下第一大淫贼。”

    高佟林听了也是一惊,对方竟然就是最近名响江湖的年轻高手别玉寒,那么多武林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当下不敢大意:“别公子不在武昌府享受温柔乡,怎么跑到我军的大营,行刺皇上?”

    “哪里的事情?我是看这一针长的漂亮,让殿主杀了可惜。”

    一针俏脸娇红,瞪了别玉寒一眼。

    “原来跑到大营里来怜香惜玉,沾花惹草来了。可惜你冲撞皇上,死罪难免。”说着举起了手中的宝剑。

    别玉寒看了看对方手中的剑,还真是把好剑,当下又是嘻嘻一笑:“剑是把好剑,但要晚辈的命还没那么容易,别某倒是想跟殿主比划比划,学殿主剑术一二。”

    “好,老夫就来教教你如何用剑。”一挥手中宝剑,就要刺向别玉寒。

    “慢,既然要比试,咱们就要见个真章,没有结果谁也不准逃。免得黄山神尼说我没有拖你个一时半刻…”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巴。

    “你说什么?黄山神尼?她在哪儿?”高佟林一惊,四下张望。

    别玉寒冲一针一吐舌头:“你看我就是嘴快,刚才说好的让我把他们引开,拖住他们,怎么给说出来了。”

    “不好。”突然明白黄山神尼也在兵营,此刻肯定要刺杀皇上,高佟林出了一身的冷汗,若果真如此,那还得了?拔腿向兵营跑去,那轻功比追来的时候还快。剩下的几个一看,连忙跟着往回跑去。

    “黄山神尼真的在清兵营里刺杀皇太极?”一针兴奋地拽住了别玉寒。

    “哪里有,我是吓唬吓唬他,免得老缠着我们。”

    一针一听是假的,满脸的失望:“你又不是打不过他,干嘛放他走了?”

    “你没看跟来的那几个武功也不弱,你又受了内伤,真打起来怎么保护你啊?”

    别玉寒说得是对的,听到对方如此,感激地看了别玉寒一眼:“谢谢别公子救我。”

    “快走吧。免得他们又回来了。”拉住一针的手,向京城跑去。

    刚到城墙边,听到城楼上杀声连天。现在清兵没有攻城,怎么城楼上打起来了?不好,难道是有人造反叛乱?一拽一针,施展轻功,登上城楼。

    登上城楼,别玉寒也和高佟林一样出了一身的冷汗。只见城门楼里,一群大内侍卫和火器营的中间站着崇祯皇帝,身旁站着冷大人,袁大人,铁总兵,还有自己的爹和一群文武官员,城门楼外正打斗的激烈异常。黄山神尼,王幽兰,沈岩,还有张岱,天山二怪等拼死和十几名身穿清兵盔甲的蒙面武士战在一起。

    奶奶的熊,真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自己去搞那个皇太极,人家也来搞自己的皇上,差点没丢大了。别玉寒刚看到这些清兵武士,使劲骂了自己两句,但随即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原来是那个什么令主的手下刺杀皇上。与对方交手数次,定睛一看,飞鹰堡童刚兄弟,疯刀魔手,阴阳双妖,无情剑吴青,还有五毒教和霹雳堂的人。

    沈岩和王幽兰分别顶住了阴阳双妖,双妖不能雌雄双剑合璧,威力减了不少,二人拼死还能顶住对方的攻势。张岱力战童氏兄弟,勉强是个平手,还是仗着手中有剑。黄山神尼像是发了疯似地一双掌刀拼死力战疯刀魔手二人,反而占了上风。但对方十几名高手,尤其是那个面对大内侍卫总管和锦衣卫首领两大高手而稳占上风的蓝衣蒙面人,就是少室山上救走龙风的那位。眼看敌人就要冲破到火器营身旁,如不是自己那个姨夫兼岳父刘大人沉着指挥火器营的火器威力,敌人恐怕早已冲了过去。

    看着地上数十具被双方的火器和霹雳弹炸死的尸体,别玉寒不敢怠慢,撒开一针,冲了过去。

    一针不认识,一看是清兵,立刻冲了过去,甩手就是一把银针。

    别玉寒一扬手,两枚逍遥芒夹着震人心魄的叫声疾速飞向疯刀魔手和童氏兄弟。一剑刺向阳妖。阳妖在别玉寒的突然袭击和沈岩的拼死攻击下不由向后连退几步。别玉寒也不追击,一掌拍向正和李奇、秋无霜战在一起的紫衣蒙面人和蛇公毒婆。随即身子一扭,极快无比地迎上了蓝衣蒙面人,一招与人逍遥刺了过去。

    闪电间别玉寒的逍遥芒逼退了疯刀魔手和童氏兄弟,一剑挡开了阳妖刺向沈岩阴毒无比的一剑,掌伤蛇公,拦住了一掌一指连伤大内侍卫总管曹大人和锦衣卫首领孔武扑向皇上的蓝衣蒙面人。

    看到拦在面前的别玉寒,蒙面人不由暗自叹了口气,本来知道别玉寒不在才动的手,自己占尽优势,势在必得,谁知这别玉寒却如自天上而降,四两拨千斤,在人群中一剑一掌便化解了己方的优势,难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别玉寒剑护前胸,剑尖斜指对方:“别某与阁下数次交手,都是匆匆未能尽兴,今日在这京城城楼之巅,你我何不见个真章?”

    “看来你很有把握胜老夫了。”

    “别某不敢妄想能赢阁下一招半式,但阁下总不能老是这么蒙着面不敢见人吧。别某就是死了,也想看看阁下的真容。”

    “老夫早已是人间之鬼,何来真容?不看也罢。”

    “别某明白了,阁下和疯刀魔手一样都是阴阳界里出来的无名之鬼。”

    “生死陌路,人鬼殊途,有名之人,无名之鬼。哈哈哈。”蒙面人哈哈大笑,笑声震人心魄,那些不会武功的大臣们不少被蒙面人的笑声震晕过去。

    正是少林绝技‘狮子吼’。

    别玉寒一声长啸,啸声清澈明亮,尖锐地刺入蒙面人的笑声中,手中逍遥剑刺向对方。

    面对强敌,别玉寒使出了自己新近琢磨出的那三招剑法,三招刀法和三招枪法。虽然用的只是一把剑,这九招不但威猛无比,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鬼神莫测的境界。蒙面人看在眼里,惊在心头,身随步走,化作无数人影,双手却是连环击出,或弹或拍,或掌或拳,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竟然招招都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深奥招数,其功夫绝对不输少林方丈和无刚大师。

    看到两人战在一起,双方都停止了打斗,专心瞩目二人谁胜谁负。

    转眼二人斗了近百招,双方的武功路数都是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突然间,别玉寒长剑被对方一弹,逍遥剑借势飞向空中。

    众人一惊,啊字未出口,别玉寒一拳打出,却是江湖最为普通常见的少林拳。一拳击出,却是霸王无比,巨大的内力波涛汹涌般击向对方的双掌。

    蒙面人反而不敢接着平凡的一招,双掌在别玉寒的拳风上一按,人向后飞去,脚尖一点,稳稳落在城垛上:“好功夫,好功夫,这招少林拳是无尘教你的吧。”

    此刻别玉寒已经接住由空中落下的逍遥剑:“不错,在下班门弄斧,见笑了。”打斗中别玉寒突然想起当初在少林与无尘方丈切磋武功,对方正是用少林拳来迎击自己的逍遥剑法,使自己的武功步入一个新的境界。此时剑对方是少林高手,便突然弃剑出拳,使出无尘方丈当初的招式,对方果然无招破解这简单却蕴藏无穷内力的一拳。

    阴阳双妖就要冲向别玉寒,就在这时,城墙外传来三声尖锐的哨声,刺破夜空。别玉寒和众人尚不知何故,蓝衣蒙面人和阴阳双妖这边众人突然翻身掉下城墙,落下到城外,瞬间走个干干净净。

    这时,城墙的楼梯上,站着一群黄袍僧人,为首的正是无刚大师和少林三武僧。无刚看着跃下城墙的蓝衣蒙面人,怔在那里。

    “如果贫尼猜的不错,这个少林高手就是你的师父了音大师吧。”看到无刚大师,黄山神尼冷冷道。

    一个招招都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深奥招数,其功夫不输少林方丈和无刚大师的少林高手,还能与别玉寒旗鼓相当,除了三十年前紧随刀君剑圣之排名白道第三的了音和尚,还会有谁?

    “师父当年离寺云游天下,已经失去仙踪二十余年,怎么会?”无刚喃喃道,虽然上次在少林就看到了音救走龙风,和无尘方丈就怀疑那人是自己的师父了音,但此刻看到自己的师父要杀当今皇上,更是惊呆万分。

    众人护送皇上下城楼不久回宫的路上,只见朱由凌带领十几名家丁匆匆跑来,跪倒在皇上面前:“由凌到李总兵那里慰问武昌来的勤王官兵,听说清兵混进城要刺杀皇上。李总兵不敢擅自带兵脱岗,由凌带领家丁护驾来迟,请皇上将罪。”

    朱由检点点头:“你护朕之心可嘉,起来吧。你就带朕去慰问慰问那些勤王官兵吧。”在大批侍卫和别玉寒等护卫下返回皇宫。

    先是清营袭击皇太极救了一针,再是城楼上奋勇救了皇上和众人,前后折腾,等皇上安歇,安排好一切回到西三条胡同的家里,早已过了四更。自己带来的人都住在前院,只有黄山神尼和王幽兰住在后院。今天多亏了自己离城前让黄山神尼师徒和沈岩乔装混进张岱的大内侍卫里,一是自己不在时保护皇上,更重要的是保护自己的老爹和姨夫。这点私心不用别玉寒说明,黄山神尼师徒都明白,怎么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公公。没想到还真的歪打正着,关键时刻用上了,如果没有他们三人在场拼死阻挡让张岱调动大内侍卫和锦衣卫的高手还有火器营和羽林军,皇上恐怕难逃此劫。

    回到家把一针安置在别院,别玉寒想犒劳犒劳她们俩,谁知这师徒俩还为共侍一夫而别扭着,尤其是黄山神尼,跟自己的徒弟抢老公,又面对着徒弟,更觉难为情。白天还好,当着大伙的面,总是要在人前装装样子,还不用直接面对。到了家三人面对面,黄山神尼更是磨不开,当即就要回自己的房间。

    “夏姐姐慢走。”别玉寒拦住了黄山神尼:“我今天去探视敌营,发现一些情况,正好和你们俩个商量商量退敌之策。”硬是留住两人。

    其实退敌的办法自己早已胸有成竹,看到阴阳双妖一伙今夜刺杀皇上,更是知道要立刻退敌才是,否则,京城这么乱,皇上难免有个闪失。但留下黄山神尼,却不是为了这个,是想解决三人这种尴尬的关系。

    自己在那里胡诌着退敌之策,讲了半天,黄山神尼闭着一双美目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王幽兰看看师父看看老公,满脸的急促和不安。说没有用,又眼看没得说了,别玉寒忽然生出一计,突然抱住肚子,大声呻吟起来。

    “怎么了,相公?”

    “寒郎?”王幽兰和黄山神尼看着别玉寒突然呻吟着倒在床边,惊叫着连忙把他抱起放在床上,一阵揉搓抚摸不知自己的心上人为何突然如此。

    “师父,玉寒是不是被那了音伤着了?”王幽兰急得泪都要出来了,毕竟那了音和尚三十年前就已经是名贯江湖的白道第三高手,其武功高强自己刚才看在眼里的。

    “也可能是清营里救一针时就受了高佟林的伤。”高佟林是武林四大禁地长白殿殿主,‘剑过无痕’,武功应该不输了音,黄山神尼自然担心了。

    “那怎么办啊,师父?”王幽兰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兰儿,先别急,你给他解开衣服,看看身上有没有内伤,为师来号号脉。”说着抓住别玉寒的手腕。王幽兰连忙解开别玉寒的衣服领子。突然别玉寒的右眼眯开一条缝,冲她挤了挤眼。王幽兰一怔,听到别玉寒听密传音:“把我裤腰带也解开。”

    王幽兰脸色大红,方要发怒,黄山神尼问道:“怎么了,兰儿?”

    “没,没什么。”王幽兰大窘,连忙回答。

    “看你的情景,是不是发现什么伤痕了?”连忙趴过来看。

    别玉寒睁开左眼,冲她一挤弄,听密传音道:“夏姐姐,伤着小二哥了。”

    正在紧张兮兮的夏雨晴突然听他这么露骨的说,大窘,脸色绯红,连忙要起身,被别玉寒一把抱住,那侧的王幽兰也被别玉寒抱住:“夏姐姐,自从你上次为救公主受伤后,咱们三人都没好好说话了,现在就咱们仨,好好说说。”

    两人分别挣扎要起来,却被别玉寒抱得死死的:“兰儿,你以后虽然当着外人的面可以叫夏姐姐师父,但私下里就叫夏姐姐姐姐。老叫师父,看看,都把师父叫老了。”

    二女扭捏挣扎着,谁也不说话。别玉寒只管自顾自的说着,方正二人只要不离开就有办法。

    “兰儿,以后你就随我,管夏姐姐叫姐姐,夏姐姐和你既有师父之义,又有母女之情,是夏姐姐把你养大的,不然我们也不会有今天。但按年龄夏姐姐也就是你的姐姐,所以啊,以后你就管夏姐姐叫师父姐姐。等到我们把皇上交给的差事办完了,就隐居山林,躲避江湖是非。那时我们就不用再担心什么鬼伦理道德,你就和夏姐姐安心做姐妹,给我生上十个八个的,雌雄都有。”

    “呸!什么十个八个,雌雄都有,你养猪呢。”夏雨晴听他这么胡说八道,不禁哑然失笑,笑骂他道。

    “都是那个什么阴阳双妖,雌雄龙凤剑给闹的。”别玉寒嘻嘻笑道:“不过终于看到姐姐开心笑了,我就高兴。”

    “我才不管什么江湖伦常,孔孟道德呢。”王幽兰见师父笑了,安心很多,跟道:“只要能和师父在一起就行。”

    “怎么还叫师父呢,看看,夏姐姐都快让你叫出皱纹了。”

    “师父本来就老了,也该出皱纹了。”夏雨晴想到自己比别玉寒身边那些女孩子幽幽道。

    “师父才不老呢,别人都说师父更像是兰儿的姐姐。”王幽兰连忙接道,她知道自己的师父一点儿都不老。

    “那还不叫姐姐。看别人都说了。”别玉寒刚开口,王幽兰就使劲在别玉寒的胳膊掐了一下。

    “我也知道夏姐姐不老,夏姐姐再说老,就让我看看哪里老了。”说着一只手在夏雨晴的胸上摸了起来。

    别玉寒的话让她想起两人在黄山山谷里的情景,当着徒弟的面子更是窘迫,连忙抓住别玉寒的手:“好了,好了,真是服你了,以后姐姐听你的,你今天激战了那么久,也该累了,好好休息吧,我去隔壁去。”想乘机溜走。

    别玉寒的手刚被挪开,人却一翻身压在夏雨晴的身上。夏雨晴一惊,花容失色:“寒郎,你干嘛?”

    别玉寒嘻嘻一笑:“你说呢姐姐,我想你了。”

    当着徒弟的面怎么行?夏雨晴拼命挣扎。无奈身子却是被别玉寒压得酸软无力,更是感觉到别玉寒硬硬的东西像把长枪正好顶在自己的幽谷口外,虽然隔着两人的衣服,仍是感受到那份坚硬对自己的撩拨,幽谷立刻香液潺潺而出,人更是软了。

    王幽兰一看相公突然就趴到师父身上,立刻满脸绯红,就要自床里面下床出去,却被别玉寒一指点了穴道,定在那里。

    别玉寒的手已经扒开夏雨晴的衣裙,长驱直入,直达幽谷深处。

    “寒郎,别,别这样,兰儿还在呢…”

    别玉寒却更是剧烈的蠕动,进进出出,一次又一次的刺中夏雨晴的花心。夏雨晴人虽窘迫,却无能无助,很快便被自己的情欲和花心被重重撞击带来的快感给淹没了。那种无法自拔的快感和酸痒的难受让自己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忘掉了世间的一切,当然包括身边还躺着的徒弟。

    冲撞了数百下,夏雨晴的娇躯已经瘫软如泥。别玉寒从夏雨晴的身上下来,来到已被自己扒光的王幽兰身上,进去的同时顺手解开了王幽兰的穴道。

    王幽兰立刻使劲在他身上乱掐。别玉寒不管那个,一口咬住了王幽兰的樱桃小口,身子拼命的顶,使劲动了起来。

    初始网幽兰还拼命摇头,被堵住的嘴呜呜地想表示抗议,但却没有老公的力气大。不一会儿,便被老公的冲撞征服了。顾不得师父在身边,尽情享受自己既往乐此不疲的快乐。

    好个别玉寒,抽插了百下后又转到夏雨晴身上继续抽插,反反复复,两人被别玉寒弄得是魂魄出窍。

    “夏姐姐,兰儿,我要射了。”此刻的别玉寒躺在床上,正向上拼命顶着夏雨晴的花心,一口咬着骑在自己脖子上的王幽兰的豆豆。感觉到那种自己就要被涨破的感觉传向腹下丹田,立刻松开王幽兰的豆豆,大声喊着。

    “姐姐也不行了,寒郎。啊…”夏雨晴在别玉寒尽数喷出浇灌在自己花心的刹那间,前所未有的高潮突然而至,一声长叫,紧紧捂住别玉寒捏着自己一只乳房的手,瘫软在别玉寒的身上,身下流出一滩白液,全粘在别玉寒的肚皮上。

    喷射的刺激让别玉寒兴奋得头一抬,一口咬住王幽兰此刻充满血而胀大的豆豆,深深吸住不撒口。

    王幽兰立刻感觉到自己的神经突然绷紧,一股特殊难以言状的感觉自腿间被老公吸进了嘴里。啊的一声,一股浆液喷射而出,尽数入了别玉寒的口中。

    “真是的,射这么多。”当夏雨晴艰难地自别玉寒身上翻下,拽过自己的香帕擦弄自己的私处时,娇嗔地抱怨别玉寒。

    “就是的,不知偷吃什么了,天天射都射不干净。”王幽兰在另一侧跟着抱怨,伸手抓住别玉寒的睾丸捏了一下。

    别玉寒夸张地大叫一声:“啊,你要谋杀老公啊。”

    王幽兰嘻嘻一笑:“谋杀舍不得,但你不听话我和师父姐姐就阉了你。”

    彼此没了隔阂,后院就他们仨,别玉寒肯定沈岩也偷偷溜掉找冷如心去了,三人便一夜笙箫,直到公鸡报晓,才累得昏昏睡去。

    沈岩还真是找冷如心去了,冷大人为了清兵围城而日夜呆在宫内内阁那里随时侯旨,沈岩轻易便得了手,在冷如心的闺房里折腾了一夜,把冷如心折腾得在怀里欢叫不止,直到天亮昏昏睡去,沈岩才偷偷回来,蒙头大睡。

    一觉醒来,已经过了晌午,别玉寒匆匆梳洗,吃了点东西便赶往皇宫。

    “起身吧,怎么样,昨夜睡的还好吧?”崇祯在御书房里召见了别玉寒。

    “还好,谢皇上关爱,臣睡过了。”

    “昨夜冒充清兵就是上次刺杀朕的那帮歹徒吧。”

    “正是,绑架朝阳公主的也是这帮人。”

    “哼!大胆。”崇祯一拍面前的御桌:“这些人不除,朕怎能安心治国。”

    “皇上说的是,这帮人不除,臣也无法安睡,因为臣几次险遭他们的毒手。”

    “难道你这么高的武功,也拿他们没办法?”

    “臣不怕他们,但他们躲在暗处,防不胜防。”

    “朕当初交待你的事情,你可有进展?”

    “有些有点进展,但臣无能,这帮人的某后之人还没查清。”

    “如此急着要弑朕,幕后主使快露出来了,不用着急。问题是这帮人武功高强,不除难以让朕安心卧榻。”

    “臣无能,让皇上忧心了。”

    “朕没有怪你,这么多高手,也够难为你了。”

    “清兵一退,臣立刻就想办法除掉这些人,这样也可能会逼出藏在幕后的人。”

    “你说的对,眼前京城危机,击退清兵才是最重要的。”

    “臣已有办法击退清兵,臣昨夜夜探敌营,心生一计。如不出意外,也许我们今夜就会大败清兵,解除京城之危。”

    “真的,快说出来给朕听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