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君临天下
    马匪马家帮近二百名马匪一夜之间尽数毙命的消息传入中原时,别玉寒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洛阳城里南宫世家的大厅里品着南宫蕊亲手端上的香茗。

    “别公子不守着五位如花似玉的夫人,跑到洛阳来,可是有什么事?”南宫蕊端坐到别玉寒对面的太师椅上,微微一笑,问道。

    “我这个人离不开温柔窝,但现在没办法,必须要出来到飞马牧场办点事,顺道来洛阳看看南宫家主,转眼已过半载,南宫家主将南宫世家整理的如此强盛,他日南宫家主必是维持武林正义的泰斗。”

    “别公子过奖了,昔日蕊儿跟别公子说过,南宫家从无争霸武林的雄心,只要能不受他人欺负就是大幸了。”南宫蕊的脸上仍是那副微笑,笑得迷人,笑得沉静,笑得让人看不出说这番话是她究竟是什么心思。与半年前相比这南宫蕊更加成熟,更加美丽,更有豪门大宅主人之威,当然这一切与她内力日增也不无关系。别玉寒看得出此刻南宫蕊的内力武功绝不会低于沈岩兰儿和那个老爱女扮男装的乔云儿,当下开门见山:“南宫家主如何看待目前洛阳的形势?”

    “前天龙风来找过我。”南宫蕊淡淡开口,并没有直接回答别玉寒:“我告诉他南宫家即不想得罪江南武林盟也不愿与九幽修罗教为敌,因为别公子对南宫家毕竟有恩。单看马家帮的下场南宫家也不会与别公子为敌的。”

    别玉寒一惊,龙风来过了?但愿他没对秋无霜他们动手,否则九幽教会吃亏的。当即明白龙风找南宫世家的目的与自己一样。现在双方咬得太紧,加上七剑联盟,天平已经往九幽教不利的一方倾斜,如果再把南宫世家这块石头往上轻轻一放,洛阳分坛即使不全军覆没也要乖乖滚出洛阳。当下感激道:“谢谢南宫家主,别某不爱杀人可有时有身不由己,但别某无论如何也不会与南宫家主动手的。实话说,如果这场争斗结束,九幽教会主动撤出洛阳,取消洛阳分坛,将洛阳的利益彻底拱手给南宫世家。”并没有否认马家帮是自己干的。

    “这个条件很优惠,蕊儿本应高高兴兴接受才是,但蕊儿已经答应龙盟主,无法出尔反尔,只好谢绝别公子的好意了。”

    “南宫家主过虑了,别某并无交换条件的意思,不论这次胜负如何,九幽教都想撤除洛阳,向东发展,免得和南宫家冲突。”

    “如此谢谢别公子了对南宫家连番施恩。对了,龙风昨夜在偃师镇袭击了前来援助的肖教主,伤了肖教主,将肖教主一行困在了偃师分坛。”

    “什么?”别玉寒站了起来,龙凤亲自来到洛阳,袭击肖万雄,着实让别玉寒大吃一惊。偃师分坛是最近与洞庭十八盟开战后才建立起来连接总坛和洛阳分坛的,并不牢固,不由为肖万雄担心。

    “别公子,远水不救近火,此刻洛阳分坛也正被攻的紧,不如先解决了此处,即可围魏救赵,又可解了后顾之忧,放心前去救肖教主。”

    “谢谢南宫家主提醒。”别玉寒一拱手,就要告辞。

    南宫蕊万福送行,临别给别玉寒吃了颗定心丸:“如果洛阳分坛需要什么帮助,蕊儿这里可以暗中帮一些。”

    来到洛阳分坛外,只见火烛高照,杀声沸腾,双方数百人正打斗在一起。虽然分坛地处洛阳城内,但现今的官府除了欺压善良百姓外,对江湖派会之间的事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赶上打斗时更是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来惹事,所以几百人在这里打斗,附近户户闭门,连看热闹的都没有。分坛的围墙上火磷箭手不断将箭射向敌人,对方也是弓箭暗器齐出,双方不时有人倒下。大门前的空地上几对人打得更是惊天动地。只见祝伯力战静云师太和洞庭一条龙常胜,凌云对崆峒掌门赫长庭,秋无霜对天山派掌门白轻狂,襄阳分坛坛主五花刀乐天对湘北水寨寨主湘西小吕布吕阳,几位坛主也和洞庭十八盟的几位寨主还有七剑联盟的高手战在一起。江南武林盟加上七剑联盟联手之下九幽修罗教明显处于下风,但教众个个是刀枪下滚过来的好汉,拼死搏斗,加上火磷箭的威力,一时令对手无法轻易得手。

    别玉寒看在眼里,眉头一皱,飞身自马鞍跃起,扑了过去。双手连抓,转眼间十几名江南武林盟和七剑联盟的好手被他仍了出去。飞身扑向正杀红了眼、连伤数名九幽教弟子的高翔,玉箫连点,对方手忙脚乱之际,别玉寒右腿突出,正是少林的‘千佛万影腿’,高翔惨叫着喷出一口鲜血飞了出去。

    别玉寒马不停蹄,踢开了正砍向峨嵋双娇燕的两个九幽教徒的长刀,摔手将二燕扔到安全处。接着一把夺下芙蓉剑白馨刺向两名九幽教徒的宝剑,插入她腰间的剑鞘,人也同时被别玉寒轻轻向外扔去。

    白馨还未回过神,别玉寒已自人群中穿过,所到之处七剑联盟和江南武林盟的人立刻倒下,转眼来到大门前方。别玉寒玉箫手腕一抖,震飞了湘西小吕布吕阳手中双戟,封住了他四处穴道,喊声乐坛主留活的,乐天随手将其擒获。洞庭一条龙常胜见状,立刻来救。别玉寒玉箫再出,人已闯进对方金凤钩划出的万道钩影中。但听当当当,金戈交击,常胜已是瘫软在地,别玉寒人未停,扑向正对凌云连使杀手的赫长庭。本已占尽上风的赫长庭不愧是一派掌门,见别玉寒扑来,知道其人的厉害,立刻佯攻一招,人迅速后退数丈,躲开别玉寒。九幽教的人见别玉寒突然从天而降,大为振奋,斗志昂扬,加上别玉寒的出现令对方胆战心惊,九幽教立刻转劣势为优势。

    别玉寒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别玉寒的威名此刻威震江湖,双方立刻住手,分成敌我对峙。别玉寒信步来到中间空地,环视一周,只见地上躺着双方三十余具尸体,还有十几名受伤之人,心中有气,冷声喝道:“江南武林盟不呆在江南竟然跑到洛阳撒野,对九幽教死死不放,欺人太甚,如果你们再不离开洛阳,本人就让你们统统做异乡之鬼,永埋江北。”

    此话一出,江南武林盟的人心中一颤,谁也不敢答话,不但别玉寒他们惹不起,自己的两名头领还在对方手中呢。静云师太重重哼了一声,放要说话,别玉寒双目一睁,目光如寒冰射向对方:“你们七剑联盟也是名门正派,却也来做如此趁人之危的事,不怕被江湖人耻笑?”

    “九幽教乃邪魔歪道,自甄不凡那老鬼立教以来杀了多少江湖朋友,我们七个剑派中也有多人被九幽教徒杀害。杀人偿命,有仇必报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何况我们还是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收起你那一套假惺惺吧,别某最看不惯就是你这副假正经,道貌岸然。”

    “你,你,老尼和你拼了。”静云师太气得双手发抖,作势就要拨剑。

    “你看,你看,急红了眼了吧,准是被我捅到了痛处。你如果这样骂我我准不生气,因为我没有假正经,也不道貌岸然,自然犯不着生气。”别玉寒突然笑了起来。

    “你,你,你简直就是个流氓。”作为华山派的掌门,被别玉寒如此嘻笑怒骂,静云气得浑身发抖。

    “这话你不是说了白说,哪次你见我不骂我是大淫贼,流氓也是那个意思,我不生气。”别玉寒仍旧是嘻嘻哈哈,将在场七剑联盟的人弄得哭笑不得,静云师太虽然怒极,却不敢随便出手,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别玉寒突然脸一沉:“七剑联盟反复找九幽教的麻烦,是可忍孰不可忍,别某今日要给诸位一个了结。”

    七剑联盟的人一听打个寒颤,如果别玉寒真的出手,他们今晚非了结在洛阳不可。不由抓紧自己手中的剑,提防别玉寒出手。

    别玉寒却没有出手,反而冲江南武林盟的人喝道:“我数三下,如果你们江南武林盟的人不撤离此地,我立刻将他们俩变成死龙瞎吕布,让你们所有的人为他们陪葬。一、二、”

    别玉寒的武功现在名震天下,不相信的刚才看了别玉寒如此轻松就将称霸洞庭湖和江南武林的吕阳和常胜点倒,那里还敢和别玉寒动手。何况江南武林盟本来这里以吕阳和常胜带领,如今群龙无首,被对方轻易擒获,自己待在这里也是枉陪了小命。别玉寒一只出口,江南武林盟的人轰的四下跑个干净。

    江南武林盟的人一走,七剑联盟实力立刻孤单,不再是九幽教的对手,九幽教的人见江南武林盟的人逃了,群雄振奋,纷纷将兵器对准了七剑联盟。七剑联盟中不少人胆战心惊,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

    “在下知道七剑联盟与九幽教结怨是因在下的妻子如玉,作为人夫,在下只好代她出头。但在下不愿妄开杀戒,七剑联盟中也不是人人都与九幽教有冤。所以在下给诸位三条路走。一是你们七剑联盟同仇敌忾,每个剑派出一名高手,别某一起接下。二是谁有仇有怨的上,无仇无怨的离开这是非之地。三是你们大家不分青红皂白一起上,但到时别怪别某心狠手辣,大开杀戒。”

    别玉寒看到白天雷和燕辰夫妇不在,这里最强的就是静云师太和赫长庭,自己有能力对付,所以要尽快了结了,好去救肖教主他们。

    七剑联盟立刻作了难,三条路都不好走,胜了别玉寒九幽教不会放过自己,输了丢尽七剑联盟的脸面。真的一涌而上,别玉寒大开杀戒,必将尸体遍野,何况不是人人都与九幽教、别玉寒有仇。

    “你们七大名门剑派难道还不如西北一个小小的马家帮?马家帮三百余人只到本人杀了一百九十九名马匪才丧失斗志,四下逃窜。”别玉寒脸上露出轻蔑之色。

    众人又是一惊,他们也是刚刚听到马家帮被屠的消息,就想到可能是别玉寒干的。马家帮乃是西北最有名残暴的马匪,来去无踪,专门掠劫过往商人过客,臭名昭著,这也是别玉寒大开杀戒的原因。但如此残暴的马飞被别玉寒一夜之间宰杀了二百名,从他自己口中证实,可见别玉寒的冷酷,如何不惊?

    “我来会会你。”一人奔出,却是芙蓉剑白馨。芙蓉剑庄总管梁煦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小姐,不可造次。”

    “谁让他投机取巧夺了本姑娘的剑呢,本姑娘不服。”白馨气咻咻地要甩开梁煦的手。

    “别某刚才如有得罪之处还请白姑娘见谅。别某和九幽教与芙蓉剑庄向无瓜葛,别某不会与姑娘动手的。”

    梁煦也不敢在众人面前过份让小姐难堪,只好对别玉寒道:“梁某有夫人和少主的命令,不得与公子动手,这里告辞了。”转身对七剑联盟道:“梁某有令在身,不敢违背,请诸位见谅,梁某请得主人之命后再与诸位共进退。”

    一挥手,不管白馨吵闹,拽着她的手臂向外走去,芙蓉剑庄的人立刻跟在后面撤了。芙蓉剑庄的人一撤,飘香剑庄三庄主‘飘香一剑’曹彤冲别玉寒一拱手:“杀手‘一剑’刺杀了东卿,大哥曾说谁杀了‘一剑’为东卿报仇,就是飘香剑庄的恩人。既然‘一剑’是别公子所杀,就是敝庄的恩人,曹某无法对别公子报恩,却万不敢违背大哥之命,今日与别公子动手。”

    转一圈冲七剑联盟一抱拳:“曹某对不起了,来日再会。”率领飘香剑庄匆匆离开。

    剩下的华山、天山、峨嵋、崆峒和点苍五派更觉不是别玉寒的对手,但如此僵持如果走了岂不脸面丢尽?走也不是,打也不是,倒是峨嵋派长老倪徐为冲别玉寒一扬剑:“姓别的,你武功虽好,却也不能如此狂妄,目中无人。今日你伤了我峨嵋大弟子,除非你把我们全杀了,否则峨嵋他日绝不干休。雪儿、婷儿,你们两个保护大师兄,如果姓别的敢对我们出手,我们就与他同归于尽。”

    燕怡雪、燕怡婷听了师叔的话只好慢吞吞来到师兄跟前,仗剑护住师兄。

    别玉寒扫了双娇燕一眼,目光重回静云等掌门的脸上:“大家如何决定?谁先出手,咱们好快快了结此地之事。”

    几位掌门面面相觑,众门人面前不能萎缩,四位掌门和倪徐为只好拨出剑。

    “慢!”燕怡婷突然喊道:“别大侠,我知道你是位行侠仗义的大侠,又是知书达礼之人。七剑联盟做事即使有错,却毕竟是江湖白道名门大派,一向维护江湖正义,别大侠岂能像剿灭马匪一样对付七剑联盟?还望别大侠看在大家都是武林同道的份上罢了今日之事,怡婷在此谢过了。”

    “别某不是大侠,更不行侠仗义。”别玉寒看了看燕怡婷:“别某今日已经给贵联盟留了面子。否则七剑联盟也不会个个毫发无损地站在此地。姓高的枉称义侠,出手如此狠毒,在下出手教训他已是看在燕家姐妹的面子脚下留情,否则,哼,哼,他就到阎王爷那里当义侠去吧。”

    “既然燕姑娘如此说,今日就给你一个面子,请诸位速速离开此地。如有人不自量力再来浑水摸鱼,骚扰九幽教,别怪别某不客气。”别玉寒脸一沉,双目寒光尽射。

    “玉婷谢过别大侠。”燕玉婷万福。

    静云等虽是满脸的忿恨,却也无奈,一挥手带领七剑联盟匆匆撤去。

    见敌人都已撤走,凌云、秋无霜和祝伯等忙上来参见。别玉寒一挥手:“罢了,罢了。肖教主被龙风困在偃师镇分坛,情况危机。麻烦凌护法和乐坛主守护洛阳分坛,任何人来攻击都不准迎敌,等待我等回来。祝伯,秋堂主,立刻带领三十名火磷箭手骑快马随我营救肖教主他们。”

    “是。”众人听令,转眼之间别玉寒等人夹着滚滚狼烟消失在夜色里。

    偃师镇位于洛阳东面百十里处,众人快马加鞭,天尽四更,终于赶到偃师镇。远远看到深夜的偃师镇此刻灯火通明,杀声震天,金戈交击之声划破寂静的夜空传入耳中,别玉寒大惊,手一按马鞍,人自连日奔跑而显疲惫之态的乌龙上飞起,施展绝世轻功一掠数丈向打斗处扑去。祝伯、秋无霜也不怠慢,双双飞起,尾随别玉寒而去。

    偃师镇分坛已被江南武林盟攻破,大火熊熊,中间场地上肖万雄左臂白布吊在颈上,和赶来救援的护法李奇和两名坛主联手大战江南武林盟盟主龙风。饶是如此,四人仍是落在下风。四周九幽教众也死伤许多,只是在负隅顽抗,垂死挣扎。龙凤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一听身后破空之声便知来了绝世高手,大下不敢怠慢,大喝一声,剑刀在月光下划出一道耀眼的银光,刀过处,惨叫声起,肖万雄、李奇武功不凡,看出对方使出绝杀的一刀,大喊一声小心,人向外忙闪,两名坛主却没有这么高的武功和运气,刀过血溅,一人毙命一人断臂。人刀合一,刀旋人转,龙风刀尖斜指,人已毫无破绽地面对赶到的别玉寒。

    别玉寒看了眼面露惊恐的肖万雄和李奇,虽然面不改色,心中却佩服对方的这一刀。这一刀来无痕去无迹,来到时却山崩地裂、日月黯然之势,君临天下之气,去时人刀同归,飘逸如风。

    “好刀法,盟主这一刀足可以雄霸天下,让人钦佩。但盟主这一刀使在九幽教这里,别某少不得自不量力,领教盟主这一刀。”说着缓缓拨出逍遥剑。

    别玉寒重伤在江上渡口,龙风立刻抓住这个机会,调动江南武林盟在湘鄂川这一带各派,纠集了二百余名盟众和高手赶赴洛阳,借机彻底剿灭九幽教,将江南武林盟推到长江以北,黄河以南整个武林。黄河以北并无再如九幽教这样实力的大门大派,那时放眼整个武林就是江南武林盟的天下,自己就可以称霸武林,成为整个武林的盟主,达到实现自己目标的第一步。谁知这别玉寒好的如此快,不但飞马千里灭了马家帮,还赶到了洛阳来救九幽教。事已如此,当下气运全身,对别玉寒冷笑道:“别公子的功夫龙某深知,当日黄鹤楼之战你我未分胜负,今日何不再来比试比试?”

    “比试就不必了,别某曾托柳捕头向盟主进言,并让肖教主将武昌分坛撤到江北,既是尊重江南武林盟,也有和平共处之意。无奈龙盟主心高气傲,大有称霸江湖之心。那道也罢,但龙盟主对九幽教如此相逼,别某只好代死去受伤的弟兄讨个公道了,咱们不死不散。”

    “好!”龙风大喝一声,刀尖缓缓一抖。

    别玉寒的剑同时一扬,剑尖微挑,脚下随随便便一站,却是毫无破绽。随着对方的刀尖抖得越来越频,别玉寒的剑尖冒出锋芒,淡黄色的锋芒越来越长,最后停留在尺半左右。

    剑和刀产生的凌厉杀气让众人远远离开。秋无霜等使剑高手暗自惭愧佩服,别玉寒能以气御剑,发出剑芒,已经不单是人剑合一,早已脱离剑术,进入剑道之界,迈向剑仙之槛。而使刀的凌云暗暗钦佩龙风的刀术,无论他握刀的姿势,刀指的方向和刀上的杀气,哪一点都自自然然显示出他是用刀的绝世高手。刀上的刀气可以看出他的刀已是以刀逼气,再练下去就是聚气成罡,不输甚至胜过当世用刀大家名列江湖前十的东方不灭甚至黄山神尼。

    大家正在想着,眼前惊鸿骤起,龙风的刀化作一道银色的圆弧,自一个看似平凡却又诡异的角度劈向别玉寒,正是刚才的那招刀法。刀起无声,看看来到面前时狂风大作,力劈万钧,刀气排山倒海般袭向别玉寒。面对出神入化,鬼神莫测的一刀,别玉寒眼睛一眯,手中剑信手刺出,无数剑光暴起,却是逍遥八剑中的‘逍遥八方’,惊世骇俗的剑法立刻将对方的刀势封死。刀剑相交,由虚为实,但听轰的一声,一碰即开,二人被强大的相撞之力震得向后飞去,落地时剑光忽敛,别玉寒的剑已入鞘。三丈外的龙风也同样刀归刀鞘,冷冷盯死别玉寒。良久,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走。”

    肖万雄和凌云等人放要追,别玉寒手一伸拦住大家:“让他走。”

    “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就这么便宜他了?”凌云忿忿不平。

    “我虽然略占优势,但斗下去一时胜负难分,对方人数众多,战斗力并未受损。这么多弟兄受伤,救人要紧。”上次两人黄鹤楼斗了千招未分胜负,刚才两人相拼虽然只是一招,却都使尽自己的绝学,试出对方的功力不比自己差,如再斗下去恐怕两败俱伤。而别玉寒更是在内力和剑招上虽可说略胜一筹,但龙风方方大战肖万雄四人耗费了不少内力,此刻见对方来了这么多高手,斗下去自己必伤亡惨重,何况现在已毫无生算?所以龙风只好功亏一篑,狠狠地撤走。

    “他使出的好像是刀君的刀法。”肖万雄突然开口。刀君名满天下三十年前,被列为白道江湖第一,二十五年前便不现江湖。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见过刀君的刀法,但肖万雄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龙风的这一刀的刀气刀势确是有点像传说中的刀君的‘君临天下’刀法。据说君临天下共有六式,每式都是简简单单的一招却式式大刀阔斧,威猛霸道,江湖中难有人接下其中的一式,只有剑圣的一把蝉翼剑以‘蝉翼十三剑’以柔克刚,与其战成平手。

    “我看他使的就是刀君当年威震江湖无人能敌的那招‘天下无敌’。”祝伯开口接道:“当年刀君剑圣在黄山比武,请了少林了音大师,芙蓉庄主和老主人为证。小老儿在山下驾车等待,老主人回来时曾说刀君的那招‘天下无敌’应是天下第一刀式,连剑圣也是只能封住却无法破解。所以剑圣排在刀君身后屈居第二。小老儿看龙风刚才使出的那招就像老主人当年描述的那招‘天下无敌’。”

    龙风竟然是三十年前白道第一高手刀君的徒弟,着实让人大吃一惊,但自己去荆州前曾派沈岩王幽兰到以消息灵通而在江湖吃这碗饭的‘大雁堂’打听龙风的下落,‘大雁堂’却丝毫不知龙风的来历,为什么他要故意隐瞒自己的师承?

    “可他用的不是刀,他出手时好多都是剑式。”刚刚与龙风交手的李奇说道。

    剑中有刀,刀中藏剑,刀招剑式无不别出心裁、莫测高深,让人防不胜防,别玉寒黄鹤楼一战就已发现这一点,难道他还会有一位使剑的师父,那也一定是位高人。怪不得这龙风如此急着统一江湖、独霸武林呢,原来是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身为江湖第一大教的九幽教这一战就损失了五十多名教众,两名坛主,伤者更是近百人,江南武林盟的实力确是让人可怕,不能再如此被动挨打下去,别玉寒决定立刻赶回武昌府,然后下杭州找慕容万商议联盟之事,将教中之事同大家安排好了,第二天一早便告别众人,飞马向武昌府赶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