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茅山双奇 公主脱险

第四十三章 茅山双奇 公主脱险

作品:风流逍遥侯 作者:色色小大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转过弯,循台阶而下,来到一宽敞的大厅。几只长明灯挂在墙壁上,怪不得门开时外面看不到灯光,是因为这两道弯和台阶。

    “鹰豹狮虎龙。”一个低沉的声音自暗处传来。两人一怔,同样的话传来,看来是暗语。两人没有想到对方在这里还会设有暗号,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刚迈步出了过道,无数只暗器飞来,两人忙挥剑护身,将暗器击飞。四柄长剑自不同的方向疾速刺来。别玉寒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使出‘天地共逍遥’将四柄长剑击退。

    “武当‘北斗七星阵’?”荒唐公子喊道,见握剑袭击自己的是四名蒙面青年汉子,更是吃惊,武当‘北斗七星阵’乃武当不传之秘,四人不但会使,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功力。当下不敢大意,短剑举起,叮嘱别玉寒小心。

    对方同样震惊别玉寒的功力,一剑便将自己的剑阵给击退。当下同声长啸,再次袭向二人。别玉寒救人心切,不愿恋战,当下同是一招‘天地共逍遥’,将功力提至八成。但听惨叫连连,四剑皆断,四名蒙面青年汉子口鼻喷血向外跌出,显然即使不死也是重伤。武当‘北斗七星阵’虽然厉害,但逍遥子当年凭着这套剑法上少林下武当,先后破了罗汉阵和这‘北斗七星阵’,四人连阵虽然厉害,但如何受得了别玉寒这奋力一击?荒唐公子也被如此功力惊呆了,只到别玉寒喊他,才忙跟了上去。

    刚迈入大厅,长明灯突然被人点灭,灭的刹那间别玉寒和荒唐公子都看到大厅两侧阴暗出坐着两名瞎眼老人,满头白发苍苍,恐怕要有七八十岁了,一个独臂,一个独腿。

    “茅山双奇。”荒唐公子叫道,赶紧提醒别玉寒:“茅山双奇虽然身残,但因得到茅山老道的秘技在三十年前黑道排名黑道前十,内力武功高强,辨风听音,杀人无数,后来败在刀君手下才退出江湖,据说也只是败了一招半式。”

    “想不到事隔三十年江湖上还有人知道我们两个老不死的。一招也是败,半式也是败,败就是败了。”独臂老人喃喃道,声音甚是凄凉。

    “既然二位败过,就不该再管闲事,免得一败再败。”别玉寒冷冷道,知道不战不能过去救公主,当下说话不客气。

    “好狂的小子,他们四个能败在你手里,好功夫,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阁下只要胜了我们俩老头子,人就让你们带走。”

    “好!荒唐兄为我压阵。”别玉寒不再多话,迈步上前。一股阴柔的指力点向自己双眉之间,却是独臂老人。别玉寒反手一点,却是少林‘无扰指’。

    “你是少林派的,当年了音大师最为精通少林‘无扰指’才能使出这等威力。”独腿老者说道,一抬手中拐杖,伴着万重杖影一股凌厉的劲力袭向别玉寒双腿。别玉寒一声冷笑,身子凌空横起,踢出了少林佛影腿迎向独腿老者,同时指向独臂老人,一口气使出少林无定指、无相劫指、和锁指功中各自绝招。

    独腿老者拐杖连击,独臂老人独臂连点,重重叠叠的掌影和杖影才终于化解了别玉寒的攻势。尚未喘气,只见别玉寒在空中一翻,人在空中缓缓下落,双手握拳缓缓向茅山双奇击出,正是当日少林方丈无尘大师使出的罗汉拳。

    普普通通的罗汉拳,来的平淡无奇,没有一点少林罗汉拳应该有的虎虎风声。茅山双奇忽然凝神屏气,神态郑重地以独腿独臂迎上别玉寒的双拳,两下相击,无声无息,突见茅山双奇剧烈摇摆,人向后顶住墙壁。

    “好,好,三十年后能见后辈中有如此高手,老夫开了眼了。”身子微微前屈,每人的后面墙壁凹进半寸许。如此无声无臭却这么大的威力,荒唐公子也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已到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的别玉寒自那日与少林方丈论武后武道修为更上一层楼,此刻平平常常江湖人人会打的少林罗汉拳被别玉寒使出却是浑然天成,惊世骇俗,比之少林方丈恐有过之。

    “二老应该知难而退了,免得断送了自己一世英名。”别玉寒见对方眼瞎,故意这般使出,待对方察觉时只能仓猝应战,内力不能尽力发挥,虽然取巧,但能将茅山双奇击成如此,着实让对方吃惊。

    “哈哈哈,老夫要进棺材了,还在乎什么名声。只是能痛快一战才对得起这把老骨头。老夫忠人之事,少侠要救人,只有杀了老夫两人,少侠放手来吧。”

    “好,别某得罪了。”别玉寒自己也不好受,没想到此地会有如此高手,为了救人,拔出玉箫,长啸一声,人飞身扑向独臂老者,手中玉箫幻起重重叠叠箫影,一片箫风吼罩向对方。身后冷风传来,知是独腿老者袭来。别玉寒一咬牙,接住身后来风,顺势加速扑上。独臂老者虽然武功高强,但眼瞎主要靠耳辨风声来对付对方之招,独臂化作无数掌影迎向对方箫影,谁知别玉寒借助身后之力,如箭般射到,突然箫影一收。箫影箫风突无,老者一惊,不待以耳辨识,别玉寒已到跟前。老者大喊一声,掌影回首,人要往旁边躲时已是不及,只好独掌尽力推出,与别玉寒硬拼。别玉寒的玉箫无声点到胸前生死大穴。老者不愧为三十年前黑道高手,似乎感觉到,立刻身子一侧,让开前胸大穴,独掌照旧拍向别玉寒前胸。

    谁知别玉寒突然撒手抛弃玉箫,脚下龙龟八步一滑,紧随后背的拐杖迎向对方的掌力。二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心心相通,立刻收力,身子向旁边滑开。但别玉寒如鬼影般相随,手无声拍出,直到来到对方顶门后方才突然发力,掌力突入对方护体神功,老者来不及惨叫,头颅尽碎。此刻独腿老者的拐杖已追向自己,别玉寒来不及再躲,来了个‘缩头乌龟’护身罡气尽数积聚后背。但听砰的一声巨响,别玉寒身子撞向墙壁,破壁而入。荒唐公子见此吓得叫不出声,却听一声惨叫,独腿老者手中拐杖断为数节。神龟的壳坚硬无比,加上别玉寒的护身罡气,何等威力?老者尚未从震惊中醒来,别玉寒撞到墙壁的身子扑向自己。

    中了自己全力一击竟然不死不伤,还能反击,老者着实吓得不轻,双掌自胸前推出,十成功力袭向来者。谁知别玉寒突然赤龙升天,对方掌力自脚下滑过,别玉寒飞身扑近对方,左手爪撕龟头,右手爪点马眼分击对方掌心和手腕。老者双掌一翻,切向对方手腕。双方连续拆了十几招,近身肉搏对瞎子可不利,毕竟耳朵是长在头两侧,比眼睛要慢些。而别玉寒更是欺负对方瞎眼,出手越来越无声,让对方很是吃力,面对面前如此强手,老者更是不敢掉以轻心,但兄弟的死对自己打击太大了。二十招一过,别玉寒突然一转身,双掌自肩上反击,突然要以内力与硬拼,待到对方全力击出,他见对方上当,使出‘龟头反击’之招,以身后的龟壳为兵器,撞向对方。对方武功高强,突然使出自己的杀手剑,独腿一曲以膝盖撞向别玉寒的后背,双手同时化作十柄利剑,扎向对方后颈。别玉寒等的就是这一刻,反正自己护身罡气外加龙皮和龟壳,肯定战便宜,当下运足内力迎上。

    一声惨叫,独腿老者独腿尽断,别玉寒毫不留情,双手顺势抓住了对方要嵌制自己喉咙的双手,用力一捏,又是一声惨嚎,双手尽断。

    “你,你好狠!”独腿老者瘫到在地上,嘶声喊道。

    “在下给过你逃生的机会,你不要,是咎由自取,助纣为虐,绑架当今大明公主,是罪不可恕。”别玉寒为公主之事憋了一肚子气,此刻出手早无仁慈。

    “老夫本就是黑道中人,罪孽大了,死又何惧。哈哈哈。”

    “那你更是其罪当诛。”老者狂笑中放要咬舌自尽,别玉寒一掌拍出,对方头颅尽碎。茅山双奇成名五十年余年,不出江湖三十年今日重出江湖,竟如此惨死在假山之中,说出去恐怕无人可信。

    荒唐公子虽也杀过不少人,但何曾见过如此不要命的搏命之斗,凶险无比,惊魂诈定,看着别玉寒,浑身一颤。

    能够以瞎眼独臂独腿之残疾而名列黑道前十,武功可想而知,别玉寒暗中调理气息,咽下涌上的一口血,压平自己翻腾的肺腑,及时除去二人击在自己身上的内力,对荒唐公子道:“双奇武功高强,不可不除,走吧。”当先开路,荒唐公子连忙跟上。

    有茅山双奇在此,谁敢前来寻死?因此前方再无人看守,飞身过了大厅,便是石室,只见侧面开有石洞,两名少女看着来到跟前的别玉寒二人花容失色,浑身哆嗦着,显然是两名不会武功的俾女。身前小桌上放着宣纸笔墨。别玉寒信手点了二人哑麻二穴,自门上小窗向里窥望。只见一名白衣少女端坐石床之上,低眉敛目,如刀削般美丽绝伦的脸庞虽然苍白疲倦,却依然娇艳高贵,明艳照人,又不失孤冷矜持。身旁跪坐着一位妩媚灵巧的美少女。

    正是失踪的朝阳公主。旁边少女正是公主的贴身宫女红莲。

    别玉寒与朝阳公主在京城朝夕相处,曾为公主画过像,画家的眼睛不但雪亮,还能记住自己看到并为之入画的每一件美丽的事物,一脚踢开石门,飞身跃入,单膝跪地行礼:“玉寒营救公主来迟,使公主蒙辱受惊,玉寒罪该万死。”

    破门之声将原本闭目休息的朝阳公主主仆二人惊醒,见是日日思念的别玉寒,朝阳公主浑身一颤,端目凝视跪在眼前别玉寒,仍是玉树临风,潇洒俊秀,超凡脱俗的气质中不失温文儒雅,久久凝视,不知如何开口。半晌仿佛如梦初醒,一端身子,缓缓开口:“别公子请起。”

    别玉寒听命起身,红莲手挽公主右臂,笑中带泣道:“公主说你一定会救我们的。”

    朝阳公主淡淡一笑,却如樱花般粲然绽放,荒唐公子看在眼里,忽然心里酸酸的,转身离开。

    荒唐公子回来时朝阳公主仍是那样满脸绽放如花地望着别玉寒,两只明眸在灯光下闪闪着,是两颗欲滴未滴的泪珠闪着羞涩而又满是喜悦的光芒。除了那句别公子请起公主便再不知如何开口,静静地痴望,柔情万千,香心如诉。荒唐公子咳嗽一声:“我们还是想法出去吧。”

    朝阳公主俏脸一红,连忙站起。被荒唐公子自隔壁救出的冷如心进来见到别玉寒,兴奋地一把抓住别玉寒的双臂,跳了起来:“别大哥,沈大哥呢。”

    “就知道你的沈大哥,我可要吃醋了。”别玉寒一瞪眼装做生气的样子,冷如心娇憨地瞪了他一眼,使劲摇他的臂膀。

    “你的沈大哥就在外面,咱们这就去见他。”。

    进来的张成、芮霖连忙跪倒,放要请罪,朝阳公主一摆手,让二人起来,二人起身谢过别玉寒,别玉寒一回礼,带领大家来到假山石门前。放要开门,别玉寒一摆手:“我一人先出去,你们三人保护好公主,得我信号再出来。”

    轻启石门,一探头,妈呀,小桥对面的画廊站满了蒙面武士,手握弓箭,对准假山,为首的正是‘无情剑’吴青。

    “姓别的,老夫真是小看你了,竟能找到这里来。”吴青手握刀柄,厉声喝道,显然怒极,别玉寒自然在里面,看来茅山双奇和四剑护卫都已凶多吉少。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别某不但要救公主,还要将你们这帮目无王法,胆敢劫持公主的江洋大盗绳之以法。”

    “那样看你活着走出来走不出来。”吴青旁边一位黑衣中年汉子高声喝道:“老子要把你烧成灰,为三弟报仇。”

    别玉寒观看此人:“看你的长相可是霹雳堂三雄中人?”

    “薛二,老子今日要为薛三报仇,将你碎尸万段。”薛二咬牙切齿道,手一举,画廊中立刻有人举起火把,别玉寒这时看清每支长箭的检簇上绑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小心,那些箭上绑的是西域产的黑油,里面裹有炸药,是霹雳堂威震江湖的独门武器,不输九幽修罗教的火磷箭。”荒唐公子在后面叫道。

    “那怎么办?”别玉寒问道。

    “敌人守备甚严,人数众多,又是他们的巢穴,我们不占上风,这里易守难攻,咱们还是守在这里等待天亮,设法搬来官兵才是上策。”

    “好吧,我通知柳三清调集大内侍卫和衙门捕快来。”按照事先商议的长啸一声。

    “阁下想招同伴来送死,那再好不过。”薛二哈哈大笑:“老子正想将你们一网打尽呢。你就滚出来受死吧”

    别玉寒也笑道:“这里绿水环绕,假山俊秀,如此风景优雅、清幽恬静之处我们怎么舍得这么着急走,薛老二如也是附雅风流之人,何不过来一同欣赏这水中明月,拂水杨柳?对了,您老兄别忘了带壶酒和两碟小菜来。”

    薛二本就不是风雅之人,如今别玉寒当着这么多人面如此说,薛二气得哇哇大叫,连声叫放水,放水。

    “气晕了吧。应该叫放箭才是。”荒唐公子在旁幸灾乐祸道。

    话刚出口,冷如心在后面尖声叫道:“漏水啦,漏水啦。”

    这下轮到对方哈哈大笑了,荒唐公子骂声混蛋,返身查看。只见石厅四壁露出四个大石洞,湖水疾速冲了进来,照这样看,不一会儿就会将整个大厅灌满的,大家所站的台阶恐怕也要殃及,即使淹不着,大家挤在一起,没有空间,对方射箭来将石门烧毁了大家只有挨打的份儿。

    别玉寒四下环顾一眼:“荒唐兄,我去吸引敌人的注意,你趁机带领张成、芮霖保护公主上假山,躲在山石后面。”

    说着闪身出了石厅,薛三见别玉寒出来,手一挥:“放箭!”数十支长箭射向别玉寒,别玉寒人在空中,长袖连挥,长箭放到身前一丈处便被击开,砰砰声中长箭尽数炸开,化作无数火球。

    看在眼里,别玉寒心里吃惊,如果这些箭射到不会武功的公主他们身上麻烦就大了。想着人在一支箭杆上一点,人凌空向小桥飞去。长箭如飞虫般跟着别玉寒的身影转向小桥。

    趁此时机,荒唐公子一挽朝阳公主的手臂,冲出石门,腾身跃起。张成、芮霖拉住冷如心和红莲随后扑出,向上跃起。数支长箭立刻向这边射来,已经跃上假山的荒唐公子回身挥掌,隔空将长箭远远击开,四人借此登上假山,藏在山石后。

    眼见别玉寒连躲带打避开无数如鬼魅般追随的长箭,就要落脚小桥上。薛二双手连挥,四枚黑团两粒奔向别玉寒,两粒奔向木桥。别玉寒知道其厉害,不敢躲闪让其击中假山,以免公主等有危险,当下手指连弹,隔空朝袭向自己的霹雳子弹去,霹雳子在丈外立刻炸开。此时另两颗霹雳子击中木桥,爆炸声中木桥陷入火海中。

    别玉寒本要击开霹雳子的同时向下坠落,隔空踢开另外两颗霹雳子,没想到薛二的手法甚是巧妙,后击的向木桥的两颗突然在桥上互相撞机爆炸,此时别玉寒如果再落下,比将掉入火海中。别玉寒临危不乱,右脚在左脚上一点,一招‘赤龙升天’,人向上冲去,恰好躲过射向自己的长箭,在一支长箭上一点,来个‘神龙摆尾’人向后翻去,落在假山前。

    长箭再次射向自己,别玉寒恼怒对方凶狠,当下长啸一声,身子原地急速旋转起来,快的让人只看到一团白影,如云似雾,所有射向的长箭都如陷入旋涡中跟着白影旋转起来。突听别玉寒一声暴喝,旋转的长箭突然射向对方群敌,众敌正在惊叹别玉寒如此神勇,突为别玉寒的暴喝震的心神一惊,此时见长箭射向自己,既是惊慌腿却酸软无礼。还是吴青内力深厚,不为别玉寒的暴喝惊吓,见状忙大声喝道:“躺下!”

    众人被点醒,慌忙抱头趴下,但仍有十几人动作慢了,惨叫声中,尽数被长箭穿身而亡。冷残喝道:“大家注意隐蔽,射死姓别的。”长箭再次射向别玉寒。别玉寒只好在假山前跳跃着击挡射向假山的长箭,有荒唐公子在后,偶尔漏网之箭也被他一一击落,公主一行倒是无恙。

    此刻藏身院外的祝伯等听到别玉寒的长啸,立刻放出五色焰火,急招大内侍卫前来,同时跃入院中,连杀带冲,无奈敌人众多,且训练有素,奋不顾身,一时难有突破,知道大内侍卫尽数赶来,加入战团,压力才减轻不少,冲至后院。祝伯、沈岩手持刀剑和鬼见愁,杀伤不少敌人,凌空虚度,踏点落在水中的长箭,来到别玉寒身边。祝伯接过别玉寒,沈岩和别玉寒闪身到石后察看公主一行。

    “沈大哥,你来了。”看到沈岩,冷如心欢叫一声,扑入沈岩怀中。

    沈岩拍拍冷如心,对别玉寒道:“别兄,敌人太多,且个个凶神恶煞的不要命,我们这么多大内侍卫才勉强杀入后院,刚才看到童杰带领今百名飞鹰堡的人赶到,我们怕是寡不敌众,得赶紧想办法,时间长了会走不了的。”

    “你们不要为我牺牲这么多性命,我留下,你们快走吧,把如心和红莲带走。”一直坐在石头上的朝阳公主突然开口。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救不了公主,大内侍卫谁也不敢后退,否则回到京城也是死路一条。”别玉寒看了眼朝阳公主:“放心吧,我们会救你们出去的。”

    “沈兄护住冷姑娘,荒唐兄护住红莲,祝伯和张芮两位断后,咱们冲出去。”一挽朝阳公主柔弱无骨盈盈细腰,朝阳公主脸一红,尚未开口推辞,便被别玉寒带着凌空飞起,冲向仍在着火的木桥。

    来到湖边,别玉寒借着祝伯抵挡敌箭,空着的右掌朝湖面一推,一股巨浪汹涌而起,扑向小桥,火立时被灭。别玉寒一声喊,走!,扑向小桥。箭雨中别玉寒脚尖连点,右掌连挥,转眼之间来到画廊,冲入敌群中。人到处,手一挥,逍遥剑已握在手,数颗人头飞上了天。

    朝阳公主何时如此腾飞在空,哪里见过这等血腥?吓得立刻闭上了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