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沉着欺敌 意外收获

第四十章 沉着欺敌 意外收获

作品:风流逍遥侯 作者:色色小大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过了三更,二人才回到县衙,看着舞清影摆弄着一双优美但无力的腿,艰难地回到自己的闺房,别玉寒才满足而又失望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自己仍在那张空床上。

    第二天早上,舞知县让人给马车套马,并把柳三清车上那两匹疲惫不堪的马解下,换上两匹好马。别玉寒心一动,将舞清影请到自己车上,让舞知县给柳三清弄了匹坐骑,派了俩车夫,两马两车离城而去。

    此刻的江南,人人都闻到春天的气息,却又莫名地下起了雪,给兴冲冲而来的春天浇了一头雪白。雪花飘落在头上,竟是出奇的柔软,少了往日的冰冷。轻轻一抚,化作指尖的一滴晶莹。舞清影将手伸出车窗,一双洁白晶莹的小手接著片片雪花,任其慢慢地溶化。

    “冷冬虽不愿这么离去,面对春天的温馨,却仿佛多了一份无奈。”舞清影道。出身书香门第的女孩子,总是多了些感怀。

    别玉寒淡淡一笑:“春去又归来,刚来又归去,永远赶不走寒冷刺骨的雪白,就如人永远驱散不了心中的无奈。天也无奈,人也无奈。”

    舞清影娇娇地瞪了他一眼:“好不容易到春暖花开,你又让人去想讨厌的冬天,人家就喜欢春天,多明媚啊。”

    “是啊,要不都怕说少女思春呢。”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别玉寒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舞清影满脸通红,想起昨夜的情景,羞得骂了别玉寒一句,将头缩进车内。

    看看天,估计天黑时大约可到武昌府,舞夫人又大病初愈不久,大家不急着赶路,说笑着缓缓前行。

    正说笑间,只听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只见两匹骏马带着一路狼烟驰来,到了众人面前并未减速,马上二人身著蓝色劲装,一人背剑一人带刀,冲别玉寒一行瞄了一眼,向前奔去,转眼之间消失在尘烟中。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马蹄声再次自身后响起,仍是两匹骏马,一对白衣人各背长剑,同样是驰过时扫了别玉寒一眼,马不停蹄向前奔去。反反复复,两个时辰内,已是六对十二匹马驰过。别玉寒并不认识这些人,换回捕快打扮的柳三清嘿嘿一笑,只说了句麻烦可能来了。

    再往前走了一个时辰,上来一座山坡,只见前面数十人横马路中央,拦住了去路。刚刚过去的十二匹也在其中。为首一人年约四旬,一身青衣,质地上乘,如标枪般笔直地稳坐马上,两眼如闪电,盛气凌人,内力一看不俗,背上斜背一柄木鞘长剑。

    “凤舞镖局什么时候变成拦路强盗了?连官家也敢劫?”柳三清虽然面带笑容,话中却一点也不客气。

    为首蓝衣男子一抱拳:“原来是柳总捕头,凤舞镖局郑某这里见礼了。”

    是凤舞镖局副总镖头一剑镇乾坤郑南。镖局吃走江湖这条路,除了黑白两道均不得罪外,对官府更是小心翼翼,在先,得罪却是轻易不敢,何况很多时候失了镖还要官府帮忙破案。当下郑南一挥手,身后数十骑闪开了道路,只剩自己一人仍拦在路中央。

    冲柳三清再次一抱拳:“我等在此拦路是因荆州分镖局昨夜在天门西客栈被劫了镖,陶镖头也失踪不见,所以郑某率领诸路镖局同行分路追查止此。”

    “你是怀疑柳某知法犯法,劫了你的镖?”

    “柳总捕头这玩笑开大了,凤舞镖局胆子再大,也不敢怀疑柳总捕头,在下是想请柳总捕头费心接下这案子。”

    “好吧。”听说是裘飞腾的大徒弟陶彤失踪,正可借寻找陶彤之机查清吕大人被刺一案,当下答应:“但柳某现在受人之托护送武昌水师都督毛大人的姐姐母女两人到武昌毛大人处,柳某不敢失职。一到武昌府柳某就立刻发出令牌,令湘鄂各处捕快全力侦察,早日破案,郑总镖头看如何?”

    “郑南这里谢过柳总捕头。”郑南一抱拳,勒马闪开。

    就在这时,只听郑南等人身后尘土飞扬,马蹄阵阵。众位镖师回头望去,别玉寒与柳三清亦是凝目而视。

    别玉寒内功远较他人深厚,对方虽然仍很遥远,又在尘土之中,别玉寒却已看清来人,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转眼之间,对方已接近众人,柳三清和郑南看出为首三人正是七大剑派中的华山掌门静云师太、天山派掌门白轻狂和点苍派掌门铁威雄。

    三位掌门来到众人面前,一挥手,身后二十余匹骏马立刻齐齐站住。

    郑南见状,忙上前打招呼。

    三位掌门冲郑南一拱手,打过招呼。静云师太看了眼柳三清。

    柳三清置身于官场和江湖之间,相当老道,静云师太尚未开口,柳三清上前打了招呼。

    “柳总捕头在这里,正好,贫尼正要向柳总捕头报案呢。”

    “噢?师太请讲。”

    “华山派俗家弟子、贫尼的师兄荆州大侠裘飞腾在家中被不明身份的蒙面人掠走。”

    “什么?”柳三清故作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可能?柳某到荆州一带巡视,昨日才离开,并未听说此事啊。”

    “贫尼接到师兄家飞鸽传书,消息千真万确。而掠走柳师兄的蒙面人自称与姓别的是朋友,说不定姓别的就是帮凶,甚至就是那蒙面人。”恨恨地望着悠闲在马背上的别玉寒。

    “是吗?在下与别公子一路同行,并未听他说起此事。帮凶与否在下不敢断言,如果说别公子就是那蒙面人,干吗还要把自己的名字抖出,既然要抖出自己的名字,为何还要蒙面?是不是有人陷害别公子?”

    郑南一听柳三清身边白衣神俊青年男子就是近日名满天下的别玉寒,不禁多望两眼,手按在剑柄上,目光燃出炽烈的火焰。

    “柳捕头尚未破案就向着姓别的,如何能秉公办案?”天山派掌门白轻狂突然插话。

    “在下就是在秉公办案,才有此一问,白掌门如果认为在下不能秉公,反正诸位没有到官府报案,在下只好袖手旁观了。”对白轻狂的出言不逊柳三清一怒不再管此案,把白轻狂厥在那里,白轻狂脸红一阵,白一阵。

    天山派随地处边陲,不能与少林并提相论,但自己毕竟是堂堂正正七大剑派之一的掌门人,竟被一少林弟子如此奚落,心中气不过。但对方是官府中人,只好冷冷笑道:“柳捕头既然承认不是秉公,这案子阁下管不如不管的好,我等自有办法。”

    柳三清冷哼一声,一拽缰绳,负手不再理众人。

    突然失去了柳三清这个名正言顺的官府捕快,静云等不知如何直接向别玉寒要人才是,一时冷了场。

    别玉寒冷冷望向七大剑派众人:“在下还要赶路,请诸位让开。”

    三位掌门和身后七大剑派的人让也不是,不让也不是,让了江湖上从此只道七大剑派联盟怕了姓别的。不让吧,姓别的武功他们都知道,动起手来绝对讨不到便宜。

    静云师太冲别玉寒一拱手:“别公子,裘师兄家人说那名蒙面劫匪不但武功高强,还提到了别公子,请别公子指点如何才能找到你这位朋友,使我等能够尽早救出裘师兄。”话虽听着客气,那张风韵犹存的俏脸却毫无表情。

    “师太应该知道,别某不是江湖人,江湖中的朋友没除了沈岩别无他人,掠夺裘大侠的绝不是在下的朋友,如果哪天发现他真是别某的朋友,别某立刻自裁。”

    众人一听别玉寒说得如此郑重其事,一时不知如何办是好。静云师太盯住别玉寒身后的两辆马车,一指:“好像别公子的五位夫人并未随公子离开武昌府,为何多了两辆马车?”

    “这是在下的事,但别某保证裘大侠绝不会在里面就是。”一口回绝。

    “裘大侠失踪了三天,所有进出荆州城的车辆都被官府检查过,只有柳大人和别公子的车辆未经检查,贫尼恐怕歹徒偷偷利用柳大人和别公子的车子将裘师兄藏匿起来,还烦柳大人和别公子检查一下自己的车子。”

    “这点师太尽管放心,别某虽非出身名门大派,但自信江湖上有胆子打在下主意的人还不多,如果有人未经别某允许,敢擅自靠近别某的车子,别某让他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别玉寒手中玉箫一转,哈哈一笑:“江湖朋友送了在下第一淫贼的雅号,要送也是送个美女,绝不会送裘大侠来。”

    “既然如此,别公子何不光明正大地打开车帘让大家一睹,别公子也澄清了自己,大家彼此之间免去了误会。”身为镖局副总镖头,做事讲究八面玲珑,客气四方,广交朋友少结怨,才能在江湖上走镖时安安稳稳的,郑南开口请别玉寒打开车帘,让大家看上一眼,免去不必要的误会和打杀。

    “只要有人问起贵镖局保的镖,阁下都要打开让对方看一看才是?那你还雇这么多镖师干吗?”别玉寒毫不客气地问道。

    “你?”本来想做个和事佬,谁知对方竟说出如此的话,郑南一时气得语塞,脸涨得通红,握住剑的手青筋毕露,显然在强忍心中愤怒,身后数十名镖师均是义愤填膺。

    “郑总镖头不必生气,别某话说得虽然难听,却无得罪贵镖局的意思,大家都明白,镖有镖规,别某也有自己做事的原则。如果逢人都要看别某车内为何物,别某一一照办,什么时候才能到武昌?七大剑派或是凤舞镖局往别某身前一站,别某都乖乖聆听各位的每一句话,别某还如何在江湖上混?如何对得起将车托付给别某之人?”

    别玉寒这些话令郑南一时无法开口,有些规矩和原则是不能改的。镖局为了自己的信义而不得不拼死护镖,人在江湖哪个又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而不惜一死呢?

    虽然怀疑裘师兄很可能就藏在这两辆车里面,但别玉寒不管黑白的态度和一身惊人武功却让静云师太不敢轻举妄动。一咬牙,举手一挥,掉转马头。

    “慢!”别玉寒突然喊道。

    “别公子有何吩咐?”静云师太勒马问道,暗运真气,提防别玉寒出手。

    “在这个世上做事不能只看手中的刀剑,凡事应待以善,行以理,敬重于人,才能博得别人的敬重。”别玉寒不看静云师太等三位掌门,冲人群中的双娇燕一挥手:“燕家姐妹请过来一下。”

    原来当静云师太接到飞鸽传书时,燕辰夫妇便让大弟子高翔带领几名峨嵋弟子随同静云师太和其他六大门派前往荆州,双娇燕姊妹一听与别玉寒有关,便跟着前来。方才见到别玉寒时因三位掌门和几位长老在,不敢出来相见。此刻听别玉寒指名招呼自己,只好下马来到别玉寒的面前,‘玉燕’燕怡婷在娇羞满面,两颊通红,同姐姐说声别大侠好,便低头不敢看别玉寒。

    别玉寒拱手回礼:“再次见到两位,别某很高兴,还请两位打开车帘查看一下别某是否藏有裘大侠?”

    没想到刚才一口拒绝的他此刻突然让燕家姊妹查看车内,一时不知他搞何名堂?双娇燕看看别玉寒,回头看看静云师太。见静云师太点头,快步来到车前。

    舞知县派的车夫哆嗦着跳下车,燕怡雪掀开左手一辆车的车帘。只见车内一位华服老太太,为一丫环搀扶坐在那里。车帘一掀,看到面前如此多的骑马拿剑武士,个个面目凶狠,吓得啊了一声,浑身颤抖。

    别玉寒见状,忙道:“舞夫人受惊了,他们是在下的朋友,不是强盗。”

    听说是别公子的朋友,舞老太太才嗯了一声放下一颗悬着的心,但手仍是不停使唤地抖着。别玉寒刚想在安慰两句,只听旁边又是啊的一声,却是燕怡婷发出的。

    原来燕怡婷一掀车帘只见一位二八少女坐在车正中,文静秀美,露出美丽的淡淡微笑。少女头上梳的是堕马髻,高耸而侧堕,细长的玉项,洁白的肌肤,嫣红如玉的面容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盯着自己微笑,丰姿撩人,国色天香,燕怡婷不由啊的一声,俏脸飞红,忙将手中车帘放下。

    虽然燕怡婷姊妹将车帘打开又放下,仅仅一瞬间的事,三位掌门、郑南和几位站在前面的七大剑派的高手都看清了里面坐着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并没有裘飞腾,放下了心,这下不用与眼前这位难缠的人物较劲了。

    燕怡婷看到别玉寒护送的是位绝色美女,偷偷瞄了别玉寒一眼,满脸不是滋味,与姐姐低头要回到众人中间,别玉寒连忙拱手向二位辞行:“燕家姊妹看清了裘大侠不在两辆车中,还望代别某给诸位交待一下,别某这里谢过了。”

    虽然知道静云等早已看清里面没有裘飞腾,并不点破。

    “师妹赶快上马,咱们还要搜寻裘师叔,别在这里与淫邪歪道之人浪费时间。”高翔气愤别玉寒故意喊出双娇燕以显其与两位师妹的关系,想当众贬低别玉寒,冲双娇燕姊妹喊道。

    别玉寒一笑置之不理。舞清影听对方如此诋毁自己的救命恩人和心上人,也知道别玉寒不是他们所说那样,心中生气,掀开车帘:“是谁在污蔑别大哥?他才是淫邪歪道之人,在清影眼中你们谁也不如别大哥有侠有义。”

    本已勒转马头的高翔回头冲舞清影瞪了一眼,冷哼一声:“跟姓别的走在一起,你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放肆!”别玉寒一声冷喝,人一闪飘向高翔。

    静云师太娇喝一声‘慢!’飞身离鞍,迎上别玉寒,白轻狂和铁威雄几乎同时离鞍与静云师太互成犄角堵住别玉寒的来势。

    别玉寒的来势在诸位眼里并不快,但却怎么也挡不住其来势,身子晃了几晃别玉寒躲过了三大掌门的剑,闪开了五位七大剑派长老的剑,最后是高翔一招势如奔雷的峨嵋混元剑法‘金顶雷鸣’。

    只听啪啪两声脆响,别玉寒已闪身回到原处,高翔的脸上一边五个指印。

    “别某随便你怎么骂,不会与你一般见识。但身为名门大派弟子,如此张口污蔑一个女子的清白,与阁下身份不符,这两巴掌也许能教会你如何做一名名门大派的弟子。”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别公子如做事清清白白,干吗这么恼羞成怒?”静云师太俏脸含霜,冷声责问,三名掌门,五位长老都未能拦住别玉寒,这两个耳光明着是打在高翔的脸上,其实却是扇在七大剑派的脸上,传到江湖上七大剑派脸面何存?

    “师太说得对,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他没有弄清清浊,便张口玷污女孩子的清白,是不是该扇?”

    高翔看到别玉寒冲到自己的面前,一箫挡开了自己平生最为得意的‘金顶雷鸣’,以为必死无异,当时已绝望的闭上双眼,谁知别玉寒会当众扇了他两耳光。此等羞辱比杀了以侠肝义胆而在江湖博得‘义侠’名号的他还让难受,此刻听了别玉寒的话,双目赤裂,一挥手中剑,大叫一声老子给你拼了,扑向别玉寒。

    作为峨嵋掌门的大弟子,高翔是峨嵋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已得峨嵋武功的真传,江湖上义侠的名声也赫赫,拼起命从来奋不顾身,面对武功高出自己许多的对手,此刻也要拼命,不管不顾了。

    可惜双方武功相差还是太远,别玉寒身子一晃,手一扬,高翔人便飞了回去。

    高翔连着拼了三会命,被扔回了三次,瞪着别玉寒,嘶声叫道:“姓别的有种就杀了我。”

    “你虽有过,但罪不致死,那两耳光也是提醒你以后在女人面前说话积点德。”

    “高某武功虽然不及,今天必死之心已定,有种你就成全了高某。”一挥剑就要再次冲上。

    “阁下刻意要死,手中的剑往脖子上一抹不就自行了断了,何必非要在下帮这个忙。”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高翔一向心高气傲,怕听了别玉寒的话真的自刎,静云师太带鞘长剑压住高翔的剑:“这笔帐七大剑派记下了,走。”

    随着静云师太一挥手,七大剑派门下纷纷勒马随着三大掌门向来的方向驶去。

    高翔瞪了别玉寒一眼,咬牙切齿道:“此仇不报,高翔誓不罢休。”

    燕家姊妹怎么也没想到别玉寒为师兄口出恶言而扇了师兄两个耳光,丢尽了脸,更必与峨嵋和七大剑派结下新仇,一时脸色黯然。再想想马车里的漂亮女孩,更是怨恨,望了一眼别玉寒,翻身上马追随七大剑派离去。

    看到别玉寒的出手如此高深莫测,郑南也暗暗吃惊,庆幸自己没有轻率动手,冲柳三清一抱拳,带领镖局的人匆匆离开。

    众人刚走,一直直坐着的舞清影人就歪下去,被别玉寒一把扶住。原来舞清影就坐在裘飞腾的身上。别玉寒看到镖局的人接连骑马驶过,怕对方发现裘飞腾的行踪而打草惊蛇,坏了吕大人的案子,便将裘飞腾盖住,让舞清影坐上面。此刻众人一走,舞清影一直提到嗓子眼的心一松,便瘫软了下来,毕竟从小到大没见过这么样的阵势。

    柳三清摇摇头,觉得别玉寒如此必与峨嵋和七大剑派结怨,却也放了心。七大剑派没有看到车里的裘飞,又被别玉寒如此一镇,剩下的路肯定好走了。

    转过山坡,路旁树林里突然跃出一人,却是荒唐公子,背上背着一大麻袋。

    别玉寒方要开口,荒唐公子气喘吁吁地喊道:“看到了还不来帮忙?要死了,你?”

    “什么破东西让你这么卖命背着,难道是黄金?”别玉寒接过麻布袋,一惦还挺沉,信口开玩笑道。

    “给你黄金你也不会换的。”荒唐公子揉揉肩膀:“妈呀,累死我了,这家伙这么死沉死沉的。”

    “好人好事做到底了,以后要好好谢我才是,告辞了。”说着人一闪入林不见。

    “好俊的轻功!”柳三清望着对方轻盈的身姿消失处,情不自禁地赞道。

    别玉寒解开麻布袋子一看,吓一跳,里面却是一名大汉,昏迷不醒,显然被点了穴道。别玉寒点开那人的穴道,那名大汉立刻跳了起来,双手成拳,对准别玉寒和柳三清。

    “你是?”柳三清问道。

    “你们把大爷弄来了还不知道大爷是谁?”大汉怒叫:“老子坐不改名,行不改姓,凤舞镖局荆州镖局镖头陶彤,这笔帐凤舞镖局一定会与你们算的。”

    陶彤?!原来劫镖抓走陶彤的竟然是荒唐公子。

    众人堆里寻你千百度,此刻得来全不费功夫,别玉寒与柳三清对望一眼,别玉寒突然伸手点去。

    陶彤刚解了套,提足十分精神,准备一战,战不过就跑,见别玉寒手指隔空点来,就要闪身躲闪,腰刚一扭,人已倒地,昏迷不醒。这陶彤也是倒霉,醒来还没伸展伸展腿脚,原来刚才解开的十几处穴道便又被点着。

    天近黄昏时,赶到了武昌府,众人直奔别府而去。路上柳三清提出裘飞腾师徒对吕大人命案至关重要,押在大牢人多事杂,出了事无法向皇上交待,谁都担待不起。

    别玉寒听出他是怕担不起责任,便答应将二人关在别府的暗室里。到了别府,别玉寒暗中叮嘱祝伯悄悄将车内二人带到密室好好看管,不准任何人知道。

    听说老公回来了,五位夫人急急忙忙跑出来,突然看到一位美丽文静的姑娘坐在大厅,吃了一惊。

    阿娇的嘴翘起老高,嘟囔道:“刚出去几天就给我们又舔一妹妹,表哥你喜新厌旧的速度也忒快了吧。”

    只有这表妹一向仗着父母和姨母姨父的宠爱,胆大妄为,毛毛躁躁的,一点不给表哥留面子。别玉寒脸一红,冲阿娇喝道:“阿娇,不许胡闹,你们几个快来见过舞夫人和舞妹妹。”

    转头对坐在正中的舞夫人道:“这是在下的几位内人,我那表妹自小就被惯坏了,爱胡说八道,请舞夫人和舞姑娘见谅。”

    听别玉寒如此说,阿娇以为还没发展到自己想象的那样,抢先上前道了万福,见过舞氏母女。千叶影儿等四人也上前见礼,见过舞氏母女和柳三清后,坐在别玉寒的下手。

    请舞氏母女吃了丰盛的晚餐后,将母女二人送到武昌水师都督段巨骧那里,见过段都督,段都督又热情招待了别玉寒和柳三清。一番酒席过后,已过三更,匆忙告别了柳三清,别玉寒飞身往家里赶。

    回到家里,五位夫人早已洗漱打扮,等在那里,别玉寒跳入四名丫头为他准备的浴盆里匆匆洗去一身仆仆风尘,跳了出来,扑向五位夫人。好几天没见,五位夫人也格外热情洋溢,梅开三度,五位夫人已是香汗淋淋,娇喘吁吁,别玉寒才刚觉得蹩在体内的熊熊烈火熄了一点。

    一支手抚摸着甄如玉已略微凸起的小腹,笑着说:“看看如玉,肚子见长,你们几个过来让我也摸摸,看看是不是有货了?”

    照例做完床事要打坐练功的王幽兰在床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阿娇和杜隽一躺一趴,冲别玉寒做着怪样。

    “就你们俩,我辛苦耕耘得最多最累,就是不结果,还出怪样?”

    “千大夫,进小菊花里面也能怀上孩子吗?”阿娇冲躺在别玉寒另一侧的千叶影儿喊道。

    “讨厌。你以为孩子是拉屎拉出来的?”千叶影儿俏脸飞红,淬阿娇一口。

    “你老正门不走走后门,还想怀孩子?呸。”阿娇听了千叶影儿的话,立刻理直气壮地呸了表哥一口。

    “只知翻花样玩花活,不思辛勤播种,还想要孩子,美死你。”厥着屁股揉着火辣辣的小菊花,杜隽忿忿不平,瞪了别玉寒一眼。

    见别玉寒腿间那东西又直直翘在那里,脸一红淬道:“瞧你那点出息?”

    “千大夫,你要救救我,现在我总觉得赤龙神龟在我身上游走,下面雄起的机会时间越来越长,要离不开女人了。”别玉寒看看自己腿间仍旧昂头傲视的老二,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那我们岂不是在给王八干活?”杜隽惊喊道。

    “本大夫只会给人治病,不会给王八下药。”身边的千叶影儿格格笑道。

    “那本人只好用偏方了。”翻身压在影儿身上。粗大的东西有意无意地顶在千叶影儿的小菊花上。

    “别乱来啊。”千叶影儿吓了一跳,以为别玉寒也要像对待杜隽、阿娇那样把自己后面给开垦了,忙把屁股一提,双腿夹住别玉寒的腰,紧张兮兮地叫道。

    老二顺势滑进千叶影儿仍然充满爱液而潮湿润滑的溪谷里,嘻嘻坏笑道:“难说,说不定哪天会串错门呢。”

    “你敢!”千叶影儿放下心来,挥拳对别玉寒吓唬道。别玉寒一把握住小拳头,屁股轻轻抽动起来,千叶影儿不由皱起了眉头。

    别玉寒温柔的抽动让千叶影儿不象以往那样胀痛,影儿在别玉寒身下轻柔问:“今儿怎么这么温柔?”

    “自己的老婆么,来日方长,总要爱惜着点,悠着点用。”

    “回来这半天了,总算说句人话,知道怜香惜玉了。”甄如玉笑骂道。打坐的王幽兰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正好被别玉寒看在眼里,突然一伸手抓住王幽兰滚圆性感的脚踝:“你这个小尼姑,现在还练功,我陪你练练。”往自己怀中拽去。

    王幽兰尖叫起来,双脚连蹬:“讨厌,人家体内真气乱窜,正难受呢。”

    “我有办法让你不难受。”别玉寒死皮赖脸的坏笑道,又往自己怀里拽去。王幽兰尖叫的更响了。

    甄如玉一把捂住王幽兰的嘴:“叫什么叫,不怕让外面的丫头们听到难为情。”

    虽然每个丫环都知道别玉寒这副德行,但仍是让几位夫人难为情,甄如玉另一支手去掰别玉寒的手:“快撒手,放过幽兰妹妹吧。”

    三个女人一处戏,五个娇美如花的女人加上一位英俊威猛的男人肯定是一处热闹非凡的闹剧。

    正闹得欢,突听门外一声咳嗽,明镜的声音自外面传来:“启禀主人,京城冷大人有急事要见主人。”正是:一龙五凤闹正欢,突然天外来事端。欲知冷大人半夜来为何事,请看下回。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