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富家千金晋千千

第二十三章 富家千金晋千千

作品:风流逍遥侯 作者:色色小大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二天起来,王幽兰不好意思与别玉寒一同去见甄如玉、千叶影儿她们,便让别玉寒先过去,自己梳妆后马上就到。别玉寒知道王幽兰害羞,自己先到了甄如玉处。千叶影儿和杜隽已在那儿,三人每人手中抱着一只金丝暖炉取着暖说笑着,见别玉寒进来,齐齐笑他。别玉寒忙挤到她们中间问在说笑什么。

    “我们在说你昨夜睡得可好,王姑娘有没有把你踹床底下?”千叶影儿笑道。

    别玉寒方要说话,阿娇走了进来,只是一向蹦蹦跳跳的阿娇此刻走路很慢很苦涩的样子,不但蹒跚而且脸有痛色。望着阿娇走路一付罗圈腿的样子,杜隽夸张地叫道:“哟!阿娇妹妹怎么走路像是屁股受伤的母鸭子?”

    故意加上一个母字,甄如玉和千叶影儿在旁格格笑了。阿娇虽是大户人家的女儿知道自重,但与三位姐妹公事一夫有了一段日子,黄色下流笑话没少说,此刻倒也不觉难为情,只是想起前半夜图了痛快,后半夜肿痛难忍的罪,冲别玉寒一瞪眼:“碰上这么一个要命的东西,能不被射穿屁股才怪。”

    这时王幽兰跟在后面走进门,杜隽一看,叫道:“人家兰儿就没事,还是你这金屋藏娇的小阿娇娇气。”

    阿娇看着步履轻盈走进来的王幽兰,惊奇而羡慕地咧嘴赞道:“练过武功就是不一样,破了身给没事似的。”

    “谁,谁破身了?”王幽兰又羞又恼地冲阿娇叫道,又狠狠瞪了别玉寒一眼,庆幸昨夜自己的决定英明,差点儿让她们看了笑话:“我才不会让他那么快得手的,准会马上把我给忘了。”

    “阿娇不要瞎说八道,我昨天只是与小兰谈谈别后的情形,什么都没做。”别玉寒怕大家误会兰儿,连忙解释。

    本想离开前往扬州早日见到父母,但姨父姨母再三相劝多留几日再走不迟。阿娇多日未归,劝她留在父母身旁过年却无论如何不干,连姨母都骂自己的女儿跑野了,别玉寒理解姨父母的心情,便答应再多待两日,反正扬州不远,离过年还几日。吃过饭,带着几位娇妻前往畅游秦淮河。

    到了码头,雇了艘名叫‘双慧’的大画舫,上船一问,才知东家是当地名妓秦淮十三绝里排行第七第八的一对孪生姐妹。看别玉寒一行不是一般的客人,妈妈连忙煮了茶酒,叫这对姐妹出来相见。虽然比不上身旁诸女,也比不上峨嵋双娇燕,但身为秦淮十三绝里的人物,自是姿色非凡。姐姐慧香手抱杨琴,妹妹慧珠怀拥琵琶对众人款款施礼后弹奏起秦淮河上目前最为流行的小调<<秦淮中秋月>>。词调虽然靡靡,却也缠绵悱恻,柔情似水。众人饮酒赏曲,尽情欣赏河上风光。但见碧波荡漾,无数条装饰的五颜十色的各形画舫来回穿梭着,织成一副美丽的图画,悦耳的歌声和弦乐自画舫中飘出,声容并茂地尽显江南景色。望着高耸在秦淮河畔的夫子庙,别玉寒感慨万千,当年自己在夫子庙中的江南贡院夺得头筹,获得江南解元,如今贡院虽在,自己的命运却是与自己当年梦想的大相径庭,命运弄人啊!

    正在欢笑感叹着,一艘巨大的画舫自侧面破浪驶来。画舫精美别致,两盏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气派非常。船舱帘高高撩起,以别玉寒的目力舱内诸人清晰可见。身着红、蓝长裙的两名窈窕淑女端坐前舱分别吹弹长笛和竖琴,一名身穿一色红裙的美貌少女站立舱内放声高歌。少女眉秀春山,目澄秋水,体态轻盈,婀娜有致。声似乳燕出巢,怡神悦耳;音如新莺啼树,悠扬流畅。船舱正中端坐一名美丽少女,闭目赏歌。此女虽美,但论姿色尚比不上武林十美和阿娇甚至舱中三位姑娘,可其宝钗高绾绿云而落落大方;满身珠光宝气却搭配得当,恰到好处,使得雍容华贵之气四溢,高傲凛然之势逼人。别玉寒在心里叹道:如果说如玉她们的美是生之与来的天然之美,那么这位姑娘就是精心雕刻出的完美杰作。如果说如玉她们以玉为骨,以月为魂,这位小姐则是以珠光宝气为精神。

    好不容易将眼光移开,见姑娘的背后站着一位毫无表情的疤脸年轻男子,身材瘦峭,两眼深沉,怀中抱着一把短刀。别玉寒能从这双深沉的眼中感到一股炙热,一种只有当别的男人盯着自己的老婆时男人才会有的烈火。配上那道自鼻梁斜贯半边脸的刀疤,醋意中透着冷冷的杀气。闻道这股酸意,别玉寒将头转向右侧,却看到一位手持玉扇的英俊公子,正是在京城被自己一脚踢飞的大江帮少帮主武林五公子中的‘霸王公子’洪长江,身后站着的还是那两位花白头发老仆。

    两船已相近,洪长江也看清了对方,一张脸先白后红,腾地站了起来,也许是意识到在佳人面前不能失去风度或者是对别玉寒那一脚记忆犹新、心有余悸的缘故,扇子一合,重重座回椅子上。

    别玉寒淡淡一笑,拱拱手:“想不到在金陵又见到洪少帮主,你我也是有缘,玉寒在次问候洪少帮主了。”

    “你胆子倒不小,本公子正在到处找你,你却跑到金陵来,有道是‘天堂有路你不来,地狱无门偏进来’,稍后本公子再找你算账。”

    别玉寒仍是淡淡一笑:“这金陵乃我朝开朝大都,大明王朝的留都,洪少帮主竟把这里当作地狱,看来大江帮是地方老大,连朝廷都不放在眼里了。”

    “你?!”没想到别玉寒会这么抓住自己的语病,胡乱解释一通,气得不知如何说才好。两位花白头发老仆本对别玉寒在京城当着群雄的面踢飞少主人一直耿耿于怀,今日见别玉寒来到大江帮总坛之地仍如此嚣张,当下暴喝一声,双双飞起,扑向别玉寒。

    此刻两船相近,却仍有三丈之遥,但这对花白头发老仆却是大江帮帮主、位居十大高手第七的霸王枪红雷的贴身奴仆,号称豪发双奴,为大江帮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也是江湖一流好手,自不将这三丈之遥放在眼里,更何况水上是大江帮的长项?但见二人人在空中,两条闪闪发光的银鞭甩向别玉寒。

    “赶车的来会会你这对端尿盆的。”祝二在旁喊了一声,手中赶车的马鞭打了个脆响,迎向双鞭。金陵城内不便行驶八马香车,留在巡抚府内,祝二本要留下看车,但影儿、明镜和几个女孩子都拽着他一块儿来逛逛。老头儿不喜欢场面,便一人呆在船头独饮,此刻见豪发双奴动手,便把马鞭迎了上去。但听啪啪啪一阵清脆的响声之后,豪发双奴飞回画舫,祝二退了一步。

    祝二以一抵二,将二人能了个哪里来哪里去,占足了面子,豪发双奴的脸上却挂不住了,当即就要挥鞭再次功上,洪长江一伸扇子拦住二人:“算了,晋小姐面前就不要大打出手了,让人说我大江帮在自己地面上以大欺小。”

    “这就对了。”阿娇的父亲现在金陵大权在握,对洪长江更是不怕,当即叫道:“你大江帮再大,难不成大到敢造反不成?小心我封了你大江帮。”口气学着表哥,故意的一脸不屑。

    “哼!”洪长江脸色发青,就要发怒,但这次却忍住了。

    “本公子从不与女子斗口。”玉扇一合,傲气地扭头不理阿娇。

    “可就怕你不长记性。”阿娇的嘴向来是不饶人:“上次京城在峨嵋双娇燕面前逞强,挨了一脚,这次又在什么晋小姐面前装大方,小心别挨一拳,到水里喂王八。”

    洪长江号称‘小霸王’,在金陵称王称霸,谁人敢迎其锋,如今被阿娇接二连三挤兑,勃然大怒,腾地站了起来。

    “阿娇,不准对洪少帮主无礼。”别玉寒见洪长江动了真怒,斥责阿娇。毕竟大江帮乃江南第一大帮,在江湖举足轻重,真的闹翻了对姨父也未必有利。对洪长江一抱拳:“在下的表妹说话口无遮拦,少帮主大人大量,得罪少帮主的地方还望原谅才是。”

    洪长江重重哼了一声,复又坐下。

    别玉寒冲洪长江一行一拱手:“如此美景,打扰了诸位的雅兴,实是罪过,各位请。”冲老妈一挥手,花舫向前行去。

    洪长江的画舫向岸边驶去,船上华丽少女自始至终未向别玉寒一行扫过一眼,甚至在歌女停歌、双方动手之时,都未睁开眼睛。

    问及船上老妈和双慧,才知对方船上吹笛弹琴的乃是十三绝中排列第三和第五、以笛琴冠绝秦淮的妙音和琴香,而唱歌的正是以一副金嗓子唱红秦淮两岸大江南北的秦淮十三绝第一绝、金陵第一楼春媚楼的头牌天香小姐。至于那位华丽少女,却无人知道其来历。

    天近黄昏,华灯初上,所有的画舫都将舱前的大红灯笼点亮,有些甚至高高挂起来,一时间宫灯无数、繁星点点,相互穿梭,异常绚丽多姿。笙歌阵阵,迂回悠扬,说不尽繁华景象。众人玩得尚未尽兴,但说好要回去与姨父姨母一同进餐,只好恋恋不舍地返回巡抚府。

    怕路上会有大江帮的前来生事,却未碰到,看来美女当前,洪少帮主顾不上报那一脚之仇。回到府里,刘向帆正等着她们,问都去了何处,阿娇趁机添油加醋地告状大江帮秦淮河欺负表哥。刘向帆一拍桌子怒道:“这大江帮做事越来越嚣张了,如今竟敢欺负到刘某家人头上。”

    瞪了阿娇一眼,别玉寒连忙说没有这么回事,与洪帮主的儿子只是有些小过节而已,不敢劳姨父处理。

    刘向帆点头道大江帮在这金陵码头上势力很大。尽量不要发生太大冲突,但也不要怕他。他接着说:“既然如此,寒儿你也应该见一见金陵有头有脸的人物,让人知道一下你与老夫的关系,对你日后走动江湖官场都有好处。今晚老夫正好有个应酬,说是品玉阁在金陵造势,举办珠宝拍卖大会,三番两次发了请帖请老夫前往捧场,都给老夫推掉了。但今日又送来了第三张请帖,老夫在犹豫是否前往,不如今晚带寒儿前往,到那里的金陵名流必定不少,也介绍你认识认识。”

    不好拂了姨父的好意,别玉寒只好答应。听说是珠宝拍卖,阿娇吵着要去。女人都是爱美的,对珠宝首饰更是钟情,何况这些生长在豪门的贵小姐?虽然杜隽的脸上也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但别玉寒决定不但她们去,只身与姨父前往。带这么多女孩子前去而阿娇又不是正妻,未过门就招了一大堆妻妾,说出去对姨父这二品大臣的脸上不好看,如让阿娇一人前往,必会使诸女不快,心生芥蒂。刘向帆换了一身华丽便服,由神卫营卫队前面开路离开巡抚府。

    ‘品玉阁’的拍卖场设在位居秦淮河畔乌衣巷内金陵第一妓院的春媚楼。身为金陵妓院第一的天香楼气势宏伟,高大的牌搂装饰的异常华丽,灯笼高盏,春媚楼三个描金大字金光闪闪。春媚楼的家奴身穿华丽长袍,热情接待来往的客人。门前一排的小轿、骏马和小厮,显见来的都是达官贵人、金陵名流。见神卫营簇拥着刘向帆到来,扯着嗓子向内高声喊道:“两江巡抚、九门提督兼神卫营统领刘大人到!”

    门内立刻跑出妓院老妈和‘品玉阁’金陵分店的陶掌柜等慌忙迎接刘向帆,忙不迭的往里让。这陶掌柜就是当初收购别玉寒珠子的那位,见别玉寒与刘大人走在一起,愣了一愣,别玉寒冲他微微一笑,迈步进屋。

    大堂里已是坐满了各式各样的人,使得宽敞的大厅有些拥挤。虽然作为明朝留都,六部衙门俱全,但诸官的品位并无法与北京皇城里真正的六部衙门相比,作为两江巡抚兼九门提督和通领留都三千神卫营而握有大权的刘向帆是金陵城里仅次于留都左右丞相的官员。两位丞相年事已高,没有精力应酬这样的热闹场面,刘向帆便是这里的最高朝中大臣,各级下属立刻蜂拥而来请安,刘向帆借机将别玉寒介绍给他们。听说是刘大人的外甥和未来的女婿,这帮官员立刻阿谀逢迎,什么郎才女貌,才貌双全的拍了一通,别玉寒一一大方的见礼。人群中别玉寒发现乔肥爷手挽着小桃花,正冲自己嘿嘿咧嘴乐呢。

    “这死肥猪真是阴魂不散死盯住自己不放,自己非要给他点苦头才行。”正想着,一位穿戴华丽而不见俗的少女款步走来,别玉寒定睛一看,正是白日在秦淮河与洪长江同处一船的美少女。少女发髻高绾,一支镶金刻玉的凤钗斜插其间,一看便是非凡之物。一身低领绿色拖地长裙,项间三条长短白色宝石项链优美地绕成三圈,加上一对简单却美丽大方的绿玉耳坠,使雪白细腻的脖颈更为修长性感,几朵红花白云绣在胸前,全是由宝石绣成,排列布局端庄高贵,如此华丽贵重的服饰一看便知是大家闺秀,出身不凡。

    只见美少女来到跟前,陶掌柜忙趋前介绍:“我家大小姐给刘大人见礼了。”

    美少女对着刘向帆屈膝行礼:“家父因事滞留山西,让千千给刘大人赔罪,刘大人肯屈移尊架,赏脸品玉阁,给了晋家如此大的面子,千千这厢谢过了。”

    名号自然而然报了上来,原来是天下四大富商之首、以经营晋泰钱庄和珠宝闻名的山西晋商商会长晋铜的千金晋千千,刘向帆也拱手回礼。晋千千冲别玉寒轻微点头致意:“听众人议论纷纷,这位翩翩公子想必就是刘大人的乘龙快婿?”

    别玉寒拱手致礼,刘向帆立刻介绍:“这是扬州前任浙江巡抚别大人的公子,也是老夫的外甥。”

    “能有这样才貌双全的外甥作佳婿,刘大人真是好眼光、好福气呀。”晋千千瞟了一眼别玉寒。刘大人得意地哈哈大笑。

    正在这时,一阵哈哈大笑自门外传来,亮如洪钟,盖过刘向帆的笑声。一身材高大魁梧的汉子迈着大步走进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