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又见古人
    到了后半夜,别玉寒才醉熏熏地回到分坛,萎靡不振了一夜,三女问怎么回事也不回答,现在太阳都要晒到屁股了,他仍懒懒地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也不理人,把三女急得不得了,知道是影儿那边事情解决的不顺,甄如玉正要让翁坛主派人到千叶世家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只见‘断魂刀’翁泉在门外禀报:“千叶家主登门拜访别公子,现正在大厅等着。”

    “影儿姐的爹来了,快上茶,告诉千叶家主别公子马上就到。”甄如玉听是千叶无方亲自登门拜访,忙嘱咐翁泉好好招待。

    “慢,我不想见他,告诉他我今天不舒服,不能起床,让他回去吧。”三女一惊,见别玉寒一付坚决不见的神态,不敢说什么,翁泉只好返身照着回复。

    不一会翁泉返回来:“千叶家主说了,他正是得知别公子身体不适,特来给公子号脉看病的,千叶家乃世代名医,保公子手到病除。”

    “那你告诉他,我这病不见他还好,见了他我准活不过今天,让他立刻从这里滚开。”

    “寒郎,那是影儿的爹,你怎么这么说话?”听别玉寒如此说话,甄如玉吓了一跳,忙提醒他注意自己所说的话。

    “就因为他是影儿的爹我才不想见他,让他立刻走。”

    只听门外传来一声干咳,几声干笑:“千叶无方拜见别公子和甄少教主。”

    “快请千叶家主进来。给千叶家主看座。”千叶无方倒是江湖老到,知道别玉寒必不会轻易见他,提出同时拜见甄如玉,谅甄如玉不会拒而不见的,这下正中下怀。

    霁月、彩云端座上茶,千叶无方并未落座,冲甄如玉一抱拳:“甄少教主来到武昌府,老夫拜见来迟,还请少教主见谅才是。”

    “伯父说哪里话,如玉到武昌府应该到府上问安才是,只因事情繁忙一时脱不开身,请伯父不要责怪才是。”甄如玉赶忙屈膝回礼。

    “这位是杜隽,这位是阿娇小姐吧,老夫感谢你们一路照顾影儿。”说着冲二人施礼。

    二人哪敢受这个礼,连忙闪身屈膝还礼:“伯父过奖了,一路都是影儿姐姐照顾我们,理应谢谢影儿姐姐才是。”

    这老儿倒会采取迂回战略,曲线救国,别玉寒看在眼里,怒在心头,一翻身坐了起来,一拍床头:“姓千的,在下昨夜对你已是万般忍让,你却找上门,你以为在下真不敢杀你吗?”

    “老夫当然知道,听说别公子身体不适,老夫特来看望,如果以老夫之死能还来别公子安康,老夫不会吝惜这条老命的,行医天下,病者为先嘛。”

    别玉寒鼻子差点儿被气歪了,这老儿将昨夜的事看作好像没发生似的,当下翻身躺下,面朝里而卧:“谢谢千叶家主好意,别某受不起,请回吧。”

    千叶无方,脸红一阵,白一阵,半天嘿嘿笑道:“所谓不打不相识,没有昨日之斗,老夫怎知别公子武功盖世,没有昨夜之争,老夫怎知别公子气宇轩昂,雅量过人,公子离开后老夫百思不解,江湖中竟突现如此峥嵘人物,真是一代天人,公子之人品、文略,武功老夫不敢说后无来者,但却可说前无古人。”这阵马屁拍得连跟来的明镜都忍不住捂住嘴,霁月、彩云更是扭转身不让千叶无方看到自己控制不住的笑态。杜隽、阿娇和甄如玉也是偷偷发乐。千叶无方装做没看见,继续说下去:“如此佳婿,老夫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所以老夫昨夜马上派人追赶赴京的总管,取消与东方家的婚约,老夫不自量力,想将影儿的后半生托付给别公子,了了老夫的心愿。”

    “千叶家主说错了,在下淫贼一个,岂敢娶千叶姑娘为妻,辱没千叶世家的名声,玷污千叶姑娘的清白?”昨夜别玉寒确被千叶无方给深深刺伤了,不然也不会回来后非常伤心,今儿见到千叶无方气愤难平,连对对方和影儿的称呼都改了。

    “不准胡说八道,这可是你未来的岳父。”甄如玉想起如不是千叶影儿自己与别玉寒也不会破镜重圆,心中对千叶影儿万分感激,见别玉寒此刻说话不留一点面子,忙密语传音,劝住别玉寒。

    “其实在下也知道家主不是心甘情愿将千叶姑娘嫁给在下,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在下无才无德无能,难担重任,别某谢家主厚爱,请回吧。”甄如玉提醒后虽然语气客套了许多,却仍是一口回绝。

    千叶无方一时无话可说,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祝二见此,上前一步,冲别玉寒躬身行礼:“别公子乃高雅卓越之人,大人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看在家主和祝二这张老脸上,请公子应了这门亲事,祝二也算不辜负老家主所托,为小姐寻得一个好归宿,公子功德无量。”

    “这?”别玉寒见祝二开口相求,心下犹豫。

    只见明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了起来:“小姐听说老爷将公子赶走,哭得死去活来,三番五次晕倒,说今生今世非公子不嫁,吵着要上吊,如今老爷同意了,公子反倒反悔,难道公子忘了小姐千里迢迢到京城会公子,连着多少个日夜在冷大人门前守候?难道公子忘了在京城与小姐订下的海誓山盟?这让我们小姐的脸往哪儿搁,清白名声到何处说,小姐除了一死还有何途?”越说哭声越大,泪如雨下。

    听着明镜的哭诉,霁月、彩云想起自己小姐的遭遇,伤心的泪水不由自主滚了下来。杜隽、阿娇和甄如玉都揉揉红了的眼圈,转过头去。

    “明镜,快起来!”别玉寒与千叶主仆几个月下来,感情非常深,见明镜给自己跪下,立刻下床,要搀明镜起来。

    “我不起,小姐都要死了,我起来干吗?我跪死在这里算了。除非你履行你说过的。”

    见几个女孩子都睁大眼睛满怀希望地看着自己,叹了口气:“好吧,你快起来吧,地下挺凉的。”

    “嗳。”明镜高兴地自地上一跃而起,破涕为笑:“我就知道姑爷是不会让明镜跪久的。”

    “别某不答应也是自有苦衷,家主如此,将千叶家近百口身家性命放在别某一人肩上,别某深觉压力沉重。”

    “玉寒啊,你只管放心,我千叶无方绝没有造过一件用于造反的兵器,至少我千叶无方不知、没批过任何用于战场的兵器。如果我千叶无方撒谎,天诛地灭,永不超生。”听到别玉寒答应了婚事,千叶无方高兴地赶忙亲切地叫起玉寒来。

    “那我就放心了,只要家主没参与,事情就还有回转的余地。”别玉寒点点头。

    “老夫此次行事匆忙,带来的聘礼不多,还请玉寒笑纳才是。”说着转身向外走去。

    大厅里十二名汉子挑着红布盖着的担子,里面全是绫萝绸缎,金银珠宝和文房四宝等,还有两担子是给甄如玉、杜隽和阿娇的,全是杭州、湖南等地的刺绣,三女喜上眉梢,唧唧喳喳地在身上比划起来。作为武林四大世家,这点东西自然九牛一毛,别玉寒等倒也不客气地收下。

    当天中午千叶无方在‘明月楼’为别玉寒接风洗尘。见昨日敢得罪余大衙内的别玉寒一行再次光顾本店,还有千叶无方作东,知道来路不凡,店东家连忙亲自迎接,带到雅间。席间,千叶无方说到别玉寒他们居住在九幽修罗教分坛,好是好,但毕竟人多显得拥挤,正好江北龟山有一武昌府有名的豪宅出卖。原是本朝开国一位王爷的王府,后被削爵为民,此宅便为武昌府富商所买,俗话说的好,富不过三代,其后代一个不如一个,这不到了现在这份上,吃喝嫖赌,把家全败了,现正卖宅子还债,便派人看了宅子,交了定金,饭后请别玉寒他们过去看一看,如果满意便买下来,大家住起来宽敞一些。

    “别公子一定要去看一下,武昌府以汉王府最为气派宏伟。侍郎府次之,再就恐怕是这旧王府了,在江北可说是数一数二的豪宅,比之老夫的千叶府大院丝毫不差。”

    别玉寒本就不愿一直待在九幽修罗教分坛,如今影儿的事解决了,自己也要奉旨在武昌府住下查案,弄有一独立的住处最好不过,立刻答应。

    别玉寒看到宅子的第一眼便喜欢上这宅子,巨大的宅子独立地座落在龟山南侧半山腰靠山顶处,向南面向滚滚长江,与金碧辉煌的黄鹤楼隔江相望,气势磅礴。墙高院深,巨宅与其他住家相距近百丈之遥,为青松环抱,更显其孤傲庄严。进入朱漆大门,绕过巨幅影壁,宽敞的大院映入眼帘。迈上十二阶玉石台阶进入高大宽广的大厅,却见千叶影儿站在大厅正中,旁边站着如月。

    “影儿,你怎么来了?”别玉寒惊喜地奔向前去。

    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千叶影儿反而羞怯起来,面含桃花,扭捏作态:“是爹爹让影儿来看看房子。”

    “影儿这丫头自小就迷恋奇门之术,老夫让她来看看这宅子风水如何。”千叶无方在旁开口道,问女儿:“影儿,这宅子风水如何,可是好宅子?”

    “这宅子风水不错,确是好宅子,如果价钱合适,值得一买。”

    “只要宅子好,价钱没问题。”千叶无方高兴地搓搓手,放下一桩心事。

    “这么大宅子怎敢让您出钱?玉寒来出这个钱,一定要玉寒出。”别玉寒此话一出,千叶无方脸沉下来:“这是老夫送给你跟影儿成亲的礼物,是嫁妆,怎能让你出这个钱,说出去岂不让武林笑话千叶家?”

    别玉寒无话可说,但不愿让人将自己看成自己是吃软饭的,仰仗媳妇家的势力,从怀里掏出一颗夜明珠,递向千叶无方:“玉寒感谢伯父将影儿下嫁别家,这颗珠子算做家父给千叶家下的聘礼,还请伯父笑纳。”

    好大的夜明珠,应该价值连城才是!千叶无方望着手中散发出温柔光芒的巨大夜明珠,惊叹不已,爱不释手。这别公子出手真大方,这颗夜明珠可比这宅子还要值钱,看来这别玉寒也是个视钱财如粪土的豪迈侠士,或者是个拿钱不当钱的花花公子,他当然不知别玉寒习武的逍遥洞里这玩艺多得是。

    将宅子转完,别玉寒发现比京城那座宅子还要宽大气派的多,占地几十亩的大宅依山而建,壮丽宏伟之内却到处可见江南的灵秀雅典。布置了假山鱼池的后花园绿草如茵,碧水荡漾。鱼池上玉石桥连接着池正中的楼台庭榭,池旁假山石错落有致,恬静幽雅,浑然天成。大厅更是高大森严,一派王者之气,不愧是侯王之宅。内宅里四合大院套着的两层十六栋房子以画廊相连,更让别玉寒特别满意,总不能让几位夫人天天都跟自己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吧,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更骂自己是淫贼了。院子四角还修建了四个雅致幽静的别院,回廊依地势而绕连接着所有的院落。山石,碧水,凉亭;回廊,幽径,别院;院中院,廊套廊,朱廊曲桥,洞月楼轩,巧夺天工。站在大门前俯瞰滚滚长江,对望黄鹤仙楼,真是个好地方啊!正是别玉寒最为钟情的住所。

    既然宅子不错,别玉寒十分喜欢,千叶无方便立刻找房主将其买下,虽说花了二十万两银子,但为了千叶家上百条人命,这笔钱不得不花,得到这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这笔钱花得也不心疼。

    三天后四个丫环已带人将整座宅子打扫布置干净,别玉寒一行便搬了进去。大厅两侧侧室一侧为别玉寒的书房,一侧为餐厅,大家以后吃饭的地方。甄如玉、杜隽和阿娇各居一间,影儿不好意思再与他们呆在一起,别玉寒仍是给她打扫了一间留着。胖瘦二婆住在内院角房负责内眷安全,狄龙狄鼠守住在门房。

    大家安置妥当,已是天黑入了二更,累了一天的大家都早早上床休息,别玉寒正要到内宅休息,忽然狄鼠来报,有人来访,自称徐州柳三清,与公子是旧识。

    这柳三清自徐州赶来干吗,难道是为了自己与少林之事来的?记得沈岩曾说这柳三清可是少林俗家第一高手,也是少林在官场的代表。想了想,冲狄鼠一挥手,自己出门亲自迎接。

    “什么风把柳大捕快吹来了,不但到了武昌府,还能找到这里,我可是今天才搬进来的,官府之人就是厉害。”别玉寒哈哈乐着,抱拳迎了上去。

    “柳三清拜见别公子,别公子亲自出门迎接三清,折杀三清了。”柳三清连忙拱手回礼。

    让进大厅,早有彩云端上香茗,甄如玉、杜隽和阿娇因与他有过一面之交,都出来见礼。待几位夫人离开后,两人叙起,别玉寒才知柳三清刚被皇上调离徐州,几天前来到武昌府升任刑部南六省巡察使兼江南总捕头,官至四品,比武昌府侍郎还要大上半级,并奉密旨协助别公子办案。如不是别玉寒来到武昌府后呆在九幽修罗教分坛,柳三清早就前来拜访。

    “皇上派柳大捕头来是最好不过了,有官府之人做起事来就要方便的多。何况柳大捕头擅长破案之能众人皆知,有柳大捕头在此坐镇,别某深感荣幸,肩上的负担减轻不少啊。”

    “别公子过奖了,别公子的才能三清是知道的,能跟着别公子办案,三清必受益匪浅。”

    看到柳三清脸上闪过一丝无可奈何的神色,别玉寒歉意地一笑:“皇上这么安排,让你夹在少林和别某中间为难了吧?”

    看了一眼别玉寒,柳三清叹了口气:“接到皇上的圣旨,三清确是不想前来就职,毕竟三清是少林出来的,身为少林弟子应该站在师门一边。”顿了一顿,以坚决的口气说道:“但别公子请放心,三清既然端了公门这饭碗,就会按我大明历律办事,与别公子密切配合的。”

    “没那么严重。”别玉寒冲柳三清笑笑:“在下虽与贵师门有些过节,但说不上苦大仇深,再说少林乃武林泰斗,江湖的稳定和别某能否有所作为都与少林密不可分,所以别某正月十五上少林绝不会向少林发难,而是诚心诚意致歉讲和去,就是冲柳兄的面,别某也不会与少林过不去的。”

    “这样最好不过,但”柳三清欲言又止,龙虎镖局是少林在京城的招牌,三武僧是少林后起之秀中骄骄者,将来的戒律院、罗汉堂和般若堂首席长老,如今被别玉寒一弄,少林寺的脸丢大了,少林寺岂会善罢甘休?

    “三清放心,少林不仅是武林泰斗,也是佛门圣地,禅宗祖庭天下第一名刹,个个是得道神僧,不会与别某一般见识的,别某保证不会因为龙虎镖局的事与少林寺大打出手,正月十五那天你就知道了。”顿了顿:“柳兄如果能告诉贵方丈大家都把眼光放长远些,那会更好。”

    “我会给方丈写封信去。”柳三清点点头。

    二人接着研究了如何破案的事,得知武昌府总捕快已被柳三清换成自己带来的心腹替换,别玉寒心里很高兴,也感到皇上似乎对武昌很重视,便问及何人在荆州府任捕快?

    “荆州捕快王友钱已年迈,三清也想趁机换成自己的人,以利破案。”

    “对,吏部次郎吕辅仁被刺就发生在荆州一带,谎报吕大人遇强盗被刺身亡也是从荆州府上报的,那里是个重要突破口。”想了想:“但不能做的太过明显,我看不如将荆州捕头王友钱调到武昌府你手下,给他来个明升暗降,让他离开荆州对自己人办案有好处,我们也可以将其掌控在手中,作为荆州捕头,也许他应该知道吕大人的凶案。”

    别公子说得对,我想把随我来武昌府的原庆阳县捕快李文修安置到荆州,此人不但与在下关系非同一般,为人机智,脑子很好使,别公子看如何?”

    “很好。”当下二人又商讨了李文修到荆州如何开展工作,如何查询飞鹰堡堡主在江湖的活动等事后,东方发白时,柳三清才悄悄离开别玉寒住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