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血腥邙山顶
    ‘义侠’高翔脸涨得通红,杀气一闪,手紧握剑柄,却终于忍住未拔出剑。刚才虽刺了别玉寒一剑,却是一气呵成使出了混元剑法中的三大杀招、更在其中运上七成峨嵋独门内功‘混元一气功’,谁知未能得手,却被对方险些刺中手上数穴。如非自己见机躲的快,自己的手恐怕这辈子再也无法握剑,即使如此手腕仍隐隐作痛、胸内气血翻腾。

    其实,他更应该感谢别玉寒手下留情。

    自己不是别玉寒的对手,但这辆八马香车他更不敢招惹。虽然当今武林的年轻一代中知道这辆车的人很少,但作为峨嵋大弟子,他小时便听多了峨嵋前辈长老讲述武林逸事。三十年前,行走在江湖上的人无人敢碰这辆八马香车,尽管当年的车主人鬼医是个不会一分武功的残疾。

    沈岩与碧儿并驾齐行,对周围群雄更是目不斜视。群雄中认识别玉寒的人少,但认得‘独剑’的却大有人在。有‘武林四杰’中的独剑在此,见高翔不动,自己更不敢动手。

    狄氏兄弟押阵在最后,摇头晃脑,东瞪一目,西斜一眼,丝毫未将众人放在眼里。人群中有几个曾在乱虎岗吃过二人亏的瞪着二人,敢怒不敢言。

    那位曾被兄弟二人磕飞长剑的飘香剑庄弟子同先前与瘦婆动手的五旬老者耳语一番,老者握紧剑柄,却未出手。

    别玉寒一行人驰重往码头。但经其一搅和,打斗的人失去了再斗的兴致。

    胖瘦婆婆一挥手,带领九幽修罗教离去。

    “大师兄”燕怡雪叫道,满脸仍是不乐。高翔一挥手,打断她:“有事回去见了师父再说。”

    冲五旬老者一抱拳:“三庄主,我师父同七大剑派其他同门还有少林武当的朋友在由此向东五里的慰河镇等候庄主,特命在下到此迎候庄主,以防九幽修罗教的人拦截骚扰庄主。”

    原来这位五旬老者正是七大剑派中飘香剑庄三庄主‘飘香一剑’曹彤。‘飘香一剑’曹彤冲高翔抱拳回礼:“谢谢高少侠。如没高少侠赶到,蔽庄非造重创不可。”

    “三庄主客气,请。”高翔一闪身,与曹彤并肩奔往慰河镇,燕怡雪姐妹及峨嵋和门下弟子紧随其后。

    渡过黄河,别玉寒一行并未停留,一路向南过了邙山,傍晚到了一个名叫邙南店的小镇才落脚。因离邙山不远,镇里住了不少胯刀背剑的武林人士,显然是为明日邙山九幽修罗教总坛江湖大会而来。

    众人来到镇外比较僻静的一处客栈住下。别玉寒未吃晚餐,一人来到店后面一片早已光秃秃的桃林中,斜靠着树干,静静望着被血红的夕阳给吞噬了的邙山山峰,将玉萧放在嘴边,轻轻吹了起来。

    萧声低沉凄凉,把别玉寒带回山中的岁月,宜昌的初夜,江船上的如胶似漆,扬州家中的欢笑,北上途中的柔情脉脉、香心婉婉,一齐涌上心头。

    悠远深长的袅袅余音中,别玉寒轻吟道:“玉箫声断,前事难重偶。空遗恨,望仙乡,一饷消凝,泪沾襟袖。”

    “思悠悠,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

    悠悠词曲中,千叶影儿款款来到别玉寒的身后:“寒兄的心情影儿理解。寒兄付出一片真请,到头来却是被人欺骗,空负了满腔热忱,无限真心。但寒兄不早不晚正好今夜来到这邙山脚下,可见难忘怀当初幽欢,悯悯中聚散有期。寒兄何不上山一看,也许甄姑娘当时也有苦衷,情非得已,说个清楚,雨恨云愁到时化作情云爱雨,这才是我等姐妹所期盼的。”

    “谢谢影儿的关怀,但此事已过,就让它去吧。”

    “真是这样吗?”千叶影儿一双善解人意的秋水静静温柔地望着别玉寒:“影儿发现寒兄南下途中一天比一天忧愁,即有欢笑,也是搀着两份苦涩。我等姐妹看在眼里,痛在心头。而对寒兄来说,今日如不上邙山,寒兄也许终身都会有一丝遗憾与沉痛的。”

    “人生何处无遗憾呢?往事如烟,逝者去矣,梦已碎,何必再苦苦将其拼凑起来呢?拼起来的未必就是原来的。”

    别玉寒站直了,轻轻挽起千叶影儿的玉臂:“咱们走吧,通知她们今日连夜赶路。”

    千叶影儿嘴唇动了动,终于什么也没说。

    回到客栈,别玉寒让狄鼠按住宿一晚付了钱,众人在客栈老板疑惑不解的目光中离开小镇,向南而去。

    奔波过了三更,来到一座大镇,人困马乏,找了一家客栈落脚歇息。千叶影儿让杜隽和阿娇服侍别玉寒休息,自己与明镜、如月待在一起。

    睡不着,别玉寒坐在床上强迫自己闭目练功,沈岩的声音突然自窗外传来:“别兄,千叶姑娘主仆不见了。”

    别玉寒翻身跃起,来到屋外。

    碧儿面色紧张地站在沈岩旁边:“碧儿起来给大家安排早点,发现明镜、如月未起来,到她们屋里一看,是空的。”因为自己住在沈岩那儿,说话时低低的,报以羞色。

    “我查过后面马廊,八马香车不在,千叶姑娘留了封信在桌上。”沈岩递给别玉寒。

    别玉寒赶忙打开:

    “寒兄:

    小妹虽未见过甄姑娘,却相信阿隽告诉自己的都是真实的,相信甄姑娘是冤枉的。我们如此路过邙山视甄姑娘而不见,对自己的情感、对甄姑娘都不公平。

    人生何处无遗憾?但从未争取而留下的不是遗憾,是痛苦,是内疚。寒兄经历了太多的风起云涌和人生波澜,始终都有一颗平常心,为何对甄姑娘之事却耿耿于怀而不能忘?

    因为爱。一个男人对爱逃避和不付责任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对一个有危难的人视而不见更不是侠义所为。影儿不愿见寒兄将来有遗憾,存内疚,更不愿寒兄余生痛苦。今影儿不辞而别,到邙山处理一点事,也想帮寒兄了却这遗憾,请寒兄见谅,影儿办完事后会追赶寒兄的,勿念。影儿手笔。”

    别玉寒将信攥在手里,来回度步,突然抬头对沈岩道:“麻烦沈兄看护好阿娇和杜隽她们,我去一趟邙山。”跨步入马廊牵出乌龙神驹。

    杜隽追了出来,含泪高喊:“别大哥,如玉姐姐千错万错,你都要救她一救。”

    别玉寒望了一眼杜隽,双腿用力一夹,乌龙长嘶,扬起前腿,向北方奔驰而去。

    九幽修罗教的总坛座落在邙山北主峰的北端,巨大的城堡东西南三面被笔挺的峻崖围绕着,北临黄河,金碧辉煌的城堡在朝阳的照耀下气势磅礴。

    冬至这天,初冬的冷风自黄河水面呼啸着无情地吹进来,扫过城堡,拍打着堡后的峰壁上九幽修罗教几个磅礴大字,带来一片萧杀。

    呼呼的冷风中还可闻到一股血腥味儿。城堡前不知何时由何人开山劈石而成宽阔平坦的石场地上黑压压挤满了人,个个高举刀枪,一片沸腾。

    今天是七大剑派问罪武林十美中排行第二、九幽修罗教少教主甄如玉的日子。

    靠近城堡一侧的百十人个个黑衣黑巾,最前面站着九幽修罗教四大护法之首、‘掌劈华山’肖万雄。

    肖万雄身旁一中年汉子手握双刀,亦是威风凛凛,正是四大护法中排行老二、教主甄不凡和肖万雄的结义老三‘双刀’凌云。

    二人的身后一排站立着十二位高矮胖瘦老少各异的汉子,个个太阳穴高凸,武功不弱,乃是九幽修罗教十二分坛的坛主.今日关系九幽修罗教在武林中的命运,分布各地的坛主全部回来总坛听命。

    对面十丈外站立着另外一群数百人,衣色各异,有男有女,有僧有道,显然是接了英雄帖前来讨伐的七大剑派和仗义助拳的其他门派人士,当然更多的是前来看热闹的三教九流中人。

    别忘了,今天被八大剑派问罪的是武林十美中排列第二的少教主甄如玉。

    群雄前面一排站着十几人,其中包括发出英雄帖的崆峒派掌门赫长庭和江南柳家大当家柳长风。

    正中站着两名道士,三名和尚。

    道士身旁是一尼姑,虽年纪不小,但威严端庄、鬓影衣香之中透露出不凡气质,年轻时一定也是一位美人。

    尼姑旁边站着一位个子不高、双目却炯炯有神的老者。老者旁边是飘香剑庄三庄主‘飘香一剑’曹彤。

    三个和尚旁边站着一对中年男女,男的一身藏青色长袍,相貌神俊,气质潇洒,两眼更是亮如火炬,功力肯定不凡。女的面容娇好,仪态婉娴,一双大眼睛清澈如秋水,柔情脉脉。素腰如柳,更衬托出犹存风韵。

    “好,很好!”肖万雄哈哈大笑:“江湖朋友如此抬爱我九幽修罗教,不但七大剑派到齐了,连少林、武当都都不愿错过这个机会,来了武当清云、红云两位道长和少林三武僧。”

    口中打着哈哈,心下却暗惊,威震武林的少林三武僧戒律院长老觉悲大师、罗汉堂长老觉情大师、般若堂长老觉苦大师一同到此,使对付七大剑派本就吃力的九幽修罗教更是雪上加霜,这次恐怕九幽修罗教劫数到了。

    中间一位和尚双手合十:“肖施主多虑了,我等是路过邙山,应邀来作个见证,并无意涉足纷争之中。”

    “即然觉悲大师如此说,那就好,有少林高僧作证,就提出个打法。”

    “万事和为贵。”觉悲大师道:“肖施主只要请少教主出来与大家讲清楚,免了双方刀枪相向,不但是贵教之幸,也是武林之福。”

    “大师说得有理,但别忘了诸位是站在我教门前,上门兴师问罪。少教主乃我教少主人,教主的千金,也是我等的侄女,不要说她并无过错,就是有,我等只要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交出少教主的。”

    “那你九幽修罗教就等着受死吧。”道士身旁尼姑冷声道。

    “呸,就凭你华山派?凭你静云老秃尼?”‘双刀’凌云气极破口大骂。

    华山派掌门静云师太身为华山百年大派的掌门,位列江湖高手十三,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被‘双刀’凌云谩骂,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当时骂了声找死,唰地剑光一闪,如长虹贯日,急射而出,人剑合一自空中扑向凌云。

    ‘双刀’凌云本是关东大盗,脾气暴躁,如何肯退,骂声娘,挥舞双刀迎上,二人战在一起。

    觉悲大师见此摇摇头,一脸无可奈何。

    转眼之间五十招已过。凌云虽在十五年前华山论剑时虽未能入前二十,但能与排在江湖第四的教主‘一狂’九幽摄魂甄不凡还有肖万雄结拜为兄弟,功夫自不会弱。尤其经二位大哥悉心指教,功夫猛进不少,为九幽修罗教的建立壮大出生入死百余战,轻重伤十余处,临战经验十分丰富,弥补了招式上的不足,倒不惧华山掌门静云师太。

    转眼将至百招,肖万雄看在眼里,心中着急,再纠缠下去,三弟必败给功力精深的静云师太。正在着急,身后传来一声暴喝:“如此打法,打到明天也没结果。有谁陪老子玩两下。”

    一人迈步而出,正是刑罚堂堂主‘无情鬼手’李奇。李奇刚迈出,要奔向场中二人,对方人群中步出一人:“想当帮手么?俺来会会你这‘无情鬼手’。”

    出来之人是飘香剑庄三庄主‘飘香一剑’曹彤。李奇一句话不说,挥手一掌拍出,二人便战在一起。双方接连有人出来交手,一时间,芙蓉剑庄总管梁煦对上开封分坛坛主‘金刀’寥同。洛阳分坛坛主‘无霜剑’秋无霜挑战了江南柳家大当家柳长风。

    一番打斗,凌云输给静云师太一招,亏得临战经验丰富,躲得快。饶是如此,长袖仍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险些伤了皮肉。

    李奇的鬼手神招胜了‘飘香一剑’曹彤。

    梁煦与寥同打得个平手,柳长风的点苍剑法败在无霜剑下,算起来九幽修罗教略占上风。

    凌云输给静云师太,大怒,猛喝一声就要冲上去拼命。肖万雄一身手拦住他:“贤弟先歇息一下,待为兄会会这老尼。”

    冲静云师太冷哼一声:“师太好功夫,肖某不才,愿讨教一二。”

    静云师太一扬眉,刚要开口,崆峒派掌门赫长庭闪身出来:“肖护法想搞车轮战?赫某愿意奉陪。”

    静云师太见是崆峒派掌门赫长庭出战,闪身退下。

    “好,在下正愁你赫大掌门做了缩头乌龟,躲在后面不出来呢。”因为恨极崆峒派广撒英雄帖,召集七大剑派与九幽修罗教作对,当下一掌无声无息扫过去。

    肖万雄号称掌劈华山,以掌而论,紧排在金刚神僧少林达摩院首座长老无刚大师、铁掌嵇飞之后。赫长庭不敢掉以轻心,一拳击出,迎向来掌,正是崆峒派绝技‘七伤拳’。

    长话短说,二人你掌我拳,打得惊心动魄。肖万雄的绵掌已到十分火候,掌出无声,却可掌掌碎石成粉,开碑为末。崆峒绝技‘七伤拳’在当代掌门手中火候十足,拳拳伤树枯叶,断人心肺,如此一战不输刀枪相剑。

    转眼百招已过,肖万雄大喝一声,左手一掌拍出,赫长庭右拳迎上,二掌即将接实,肖万雄左掌突然回撤。赫长庭一拳落空,正要趁机长驱直入,肖万雄身子微倾,右掌闪电拍出,却是一改绵掌的阴柔无痕,如万马奔腾。

    赫长庭一惊,立刻左拳打出,二掌相击,发出巨响,众人为之耳鸣。二人也身子摇晃,连退三步。肖万雄人未站稳,飞扑而上,双手齐出,击向赫长庭。

    赫长庭大喝一声,右手一抖,长剑自剑鞘急射而出,削向肖万雄的双腕。肖万雄丝毫不惧,左手抓向长剑,右手五缕指风阴柔怪异地射向对方。

    赫长庭怎么也想不到肖万雄会抓向自己削铁如泥的宝剑,心中一愣,瞥见肖万雄的左手隐有白光闪过,明白对方带有不惧刀剑的手套。方要将宝剑回撤改斩对方的手腕,肖万雄右手五缕阴狠指风扑到。

    赫长庭怎么也想不到肖万雄竟使出教主九幽摄魂甄不凡的杀人绝技‘九幽断魂’,这一招下从无生还之魂。此时被对方占了上风,宝剑换招不及,再次大喝,手中剑射向对方左手,双手‘七伤拳’同出,左拳击向肖万雄的右手,右拳击向肖万雄的前胸,准备挡不住此招也要玉石俱焚。

    肖万雄左手拍飞长剑,右手径直前击,指风穿过‘七伤拳’的拳风,击在赫长庭的前胸。与此同时,赫长庭的右拳击到肖万雄的右胸。二人口喷鲜血,同时如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飘去。

    ‘四平八方’廖天淳跳起接住掌门,立刻端坐于地,双掌顶住其后背为其疗伤。凌云接住肖万雄,九幽修罗教十二分坛的坛主挡在身前。

    肖万雄占了上风,首先击中对方,故虽受了对方一拳,却比对方受伤轻些。

    ‘七伤拳’威猛无比,任何人挨了都会心脉俱断而亡,肖万雄却一推凌云,冲对方群雄高声喝道:“哪位出来,肖某接着奉陪。”

    尽管脸色苍白,但却意气风发,尽显英雄本色。

    天下群雄见状,不由心中暗赞。一个护法,也是如此草莽英雄,难怪九幽修罗教能如此壮大,成为江湖第一大教,位列’江湖‘七剑’‘四家’‘三堡’、‘二帮’‘一门、一盟、一谷、一教中的‘四一’之首。

    崆峒派掌门受伤,派中五大长老中‘四平八方’廖天淳在为掌门疗伤,其余四长老闪出奔向肖万雄,要为掌门报仇。

    “想趁人之危,群而攻之吗?”刑罚堂堂主‘无情鬼手’李奇一声喝,‘无霜剑’秋无霜等八个分坛主立刻迎上,七大剑派十几名高手又将八名坛主围上,混战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铃声叮当,清脆响亮地随风飘来。群雄回首,只见一辆马车扬起一道飞尘,不疾不速驶向众人。

    群雄翘首张望。马车缓缓来近,却是一辆华丽的八马香车,车华丽气派,八匹毛白如雪、毫无一根杂毛的骏马更是神采飞扬。赶车的却是一个满脸皱皱巴巴的小老头。老头两侧坐着两位俏丽过人的少女,一个穿藕荷色长裙,一个长裙紫红,怀抱长剑,不看众人一眼。

    大多数人不知此车的来历,心里嘀咕这辆车是干什么的?但人群中辈份高的却认得或听说过此车,见此车出现此刻在此,无不吃惊。这是三十年前名震江湖的‘三鬼’中鬼医‘不死不医’千叶不医的座车。

    千叶不医医术冠绝天下,手到病除,起死回生,故被武林称为‘不死不医’。天下武林对他无不尊敬,无人敢招惹此车。一则因为在刀口上混饭吃没有不失手的,没了千叶不医,得了疑难杂症、内伤外伤岂不就得一命呜呼?二则江湖传言此车满布机关,但从无人佐证此传言是否属实,也许是无人有这个胆量。

    多年后的今天,此车出现在邙山之顶,却是为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