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缺德的龙兄鼠弟

第二章 缺德的龙兄鼠弟

作品:风流逍遥侯 作者:色色小大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阿娇脸立刻红,娇羞地狠狠瞪了别玉寒一眼,低头夹起一块牛肉恨恨地使劲嚼起来。

    说练就练,吃过饭,峨嵋双娇燕知道练武功忌讳别人旁观偷愧,便乖乖地回到自己的房子里。别玉寒带着几个女的又回到后院,别玉寒将‘龙龟八步’大概要领将了一遍,反复演练几遍后,大伙开始练习,明镜、如月武功本就不错,学的很快,练起来很快就入了门,基本将步法记住。千叶影儿聪明伶俐,过目不忘,立刻就用来指导别人,更是一个好老师,可惜别玉寒一让她练功,便嘻嘻只笑坐在那里,就是不练。

    一柱香的功夫不到,碧儿香汗淋淋,阿娇娇喘吁吁。尤其是阿娇走起‘龙龟八步’来扭腰厥臀,整个一扭秧歌呢。小细腰上一对过于丰满的乳房随着步伐像兔子似地上下跳跃,别玉寒看着眼晕,生怕随时会跳出来掉到地上。哭笑不得,看来只好让她钻进八马香车,与影儿作伴去吧。

    “小姐,别公子这套步伐真好,一扭一转就躲开了对方的剑。”明镜、如月练完功,跑到千叶影儿面前,掏出香帕擦掉脸上的香汗。

    “那当然,这套步伐精妙极了,练熟了你们的武功就会进入上乘,行走江湖我也就放心了,只是样子有点难看,本来如姣龙入海,青龙入云,可那么一扭,突然就变成螃蟹了。”

    “不是螃蟹,是王八。”别玉寒在旁笑道:“龙龟八步,自然不能光当龙,不做王八了。”

    “公子怎么骂人呢?”明镜扭捏着嘟囔道,脸都红了。

    “还是母王八。”碧儿在旁叫道。

    “你没练?”如月冲她喊道。

    碧儿立刻面红耳赤,呆在那里,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头一天练功很辛苦,早上大家起的都很晚,近晌午才出发继续南下,阿娇坐在影儿的香车上一路上哼哼唧唧地叫苦,众人拿她没有办法.看看落日西斜,千叶影儿说前面十里外就是保定府,快马加鞭,一个时辰就可到达那儿,找一家大客栈舒舒服服住下,阿娇立刻拍手叫好。

    大家都有此意,马鞭一甩,向前飞奔而去。

    一路无话,三日后一行人出了直隶地界,进入河南地面。前面是一处山岗,虽不高,却也是山石林立,树木高耸,横在官路上,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来到山岗下,见前方聚着不少人,个个胯刀背剑,都是江湖人士。不知发生何事,连抽两鞭,快马来到跟前,只见人群前面官道中央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高的身高近丈,相貌堂堂,虎背熊腰,威猛如张飞还世,却比张飞美上十分,手中一把厚背大砍刀,少说也有四五十斤重。

    矮的正好相反,五短身材,胖得如球,顶着一颗扁扁的大脑袋,两只小绿豆眼滴溜溜乱转,相貌奇丑,手里随随便便拎着把细长薄刃朴刀。二人身前堆着一小堆白银,说少也有三五百两。

    二人身后也站着一群人,手按刀柄、剑鞘,个个面显忿恨之色。

    矮子尖着嗓子叫换着:“各位朋友,自古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埋,欲想由此过,路钱留下来’。我兄弟二人在此乱虎岗开山劈地,交易最是公平合理,凡交上五两银子,立刻通过此山;有赢了我兄弟二人的,免费经过,我兄弟二人并将地上银两奉送;不服气但输给我兄弟二人,每人交十两银子。”

    “如果不交不打呢?”人群中有人问道。

    “那就请绕道爬山而行。”矮子小绿豆眼一瞪,满是无赖相。

    “放肆,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如此拦路抢劫的,老子来教训教训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说话间,一精壮汉子自人群中飞出,手中长剑已出鞘,一道剑虹刺向二人。

    “这人是飘香剑庄的人。”千叶影儿见此人出剑的手势,立刻判断出:“但此人的飘香剑法仅练得五成,恐怕不是对手。”

    “噢,何以见得?”别玉寒问道。

    “寒兄看看就知道了。”

    此时三人打在一起。高的厚背大砍刀自空中砍下,呼呼有风,大有雷霆万钧之势。飘香剑庄的人自不敢硬碰影,跳跃躲避,想寻机而进。可惜功力不够,第三招便被砍得失了章法,剑一碰大刀立刻被磕飞,掉入林中。

    此人垂头丧气,中怀中掏出十两银子,放到他兄弟二人面前,到林中找自己的剑去了。解着又有两人不服出场,但都在五招内败北,剩下的人见此,知道自己都无胜望,只好交钱过去,恨恨加入到他兄弟二人背后的人群中去。

    别玉寒一行人这才知道他兄弟二人背后的人为何个个忿恨不平。

    转眼之间这边的人都交钱过去了事,只剩别玉寒一行和一个光头和尚。

    光头和尚口中念声‘阿弥陀佛’走前一步:“出家人随处化缘,从无随身携带银两.小衲无钱,还请两位施主放小衲一条化缘之路。”

    矮子小绿豆眼一瞪:“佛渡有缘人,你来到此,就算我们有缘。是不是?”

    光头和尚单手合十:“施主说的对,施主确是与贫僧有缘。”

    “我们在这里收钱,你说有缘,不留点钱,岂不是与缘擦肩而过.”说完,矮子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兴起,肥胖的肚子还挤出两个响屁,阿娇几个立刻捏住鼻子。

    光头和尚明白了对方在变法子戏思源中文网弄自己,也不着急,一拍脑袋:“既然如此,小衲没钱,只好试着和施主比划一下了,小衲使得是铁头功,还望施主小心了。”

    好老实的和尚!人群中不少人摇头而笑。

    “铁头功啊,老子就不怕铁头功。”矮子眯着小绿豆眼:”老子连过铁蛋功。不信你往老子裤裆这里撞一下,如果把老子撞晕了,老子立刻认输,把这些钱都给你化缘了。”

    “施主小心了。”光头和尚念了声阿弥陀佛,运气头顶,照着挺着肚子扎着马步的矮子胯间就要撞去。

    “慢!”矮子突然一伸手拦住光头和尚:“我到石头后面先方便一下,免得真让你把屎尿全撞出来了。”

    从路边不远处的大石头后面出来,矮子再次扎好马步,运了两口气,一拍大肚皮:“小和尚来吧,老子准备好了。”

    “阿弥陀佛。”光头和尚高唱一声,撞了过去.

    但听当的一声,矮子连退了六七步,大肚子摇晃了好几下,才站住没有倒下。

    光头和尚可不那么运气了。人虽没有倒下,却是原地转了起来,两眼冒着金星,头上两个大包,还淌着些许血,嘴里不清地嘟囔道:“还有这么厉害的铁蛋功,比俺的铁头功还厉害。”

    “那当然。你的光头是老大,老子的蛋蛋是老二,都是吃饭的家伙,怎么你能练老子不能练?”吸了口气,一伸手:“老子的铁蛋功赢了你的铁头功,拿钱来。”

    光头和尚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

    沈岩冷笑一声,走了过去。矮子小绿豆眼一瞪,满脸不屑:“难道你老兄也想试一试老子的铁蛋功?”

    “老子今天要阉了你,把你的蛋蛋拿去喂狗。”

    人群中有人认出沈岩,高声喊道:“是‘武林四杰’中的沈大侠。”个个立刻来了精神,期望沈岩教训教训这两个狂妄的臭小子。

    “什么‘武林四杰’中的破人物?但要胜我们兄弟也没那么容易。”矮子嘿嘿冷笑两声。

    沈岩缓缓将剑拔出,左鞘右剑,暴喝一声,冲向二人。兄弟二人高的大喝一声举刀直劈而下,矮的就地一滚,一套地趟刀使了出来。地趟刀本无新奇,但兄弟二人一高一矮,一重一轻,一狠一快,让人上下不能兼顾,尤其是高个子的刀重力沉,让你不敢有半点大意。

    但沈岩不愧是‘武林四杰’中的电,招快剑沉,不惧对方的大刀,刀剑连碰,饶是如此,手腕已是隐隐发酸。左手剑鞘同时挡开下面快速旋转的长刀。转眼之间双方三人已拼了五十余招。

    最后沈岩瞧准时机,一鞘挡开下面长刀,剑磕开上面大刀的同时,施展别玉寒传授的‘龙龟八步’,凌空踹向高个大汉的胸膛。

    高个大汉大喝一声,大手要抓沈岩的脚,可是晚了一步,手未到,沈岩的脚已点至胸膛,劲贯脚尖,高个大汉大叫一声,人向后退去,抓向沈岩脚的手也失去准头,几个趔歪,仰面躺倒在地。

    此刻矮子的长刀在后面自下而上凶狠地猛扎而至。沈岩接着刚才一脚踹实的反力,平空窜开,来到矮子身后,长剑刺去。矮子倒不含糊,身子急速旋转,长刀飞舞,将长剑隔开。无奈没有高个子配合的地趟刀自然不是沈岩的敌手,抵挡不了几招便立刻败阵。

    “好。”矮子自地上爬起,一抹脸:“你是打败我们兄弟的第一人,说话算数,阁下请过,这些银子也是阁下的,请拿走。”

    “在下到这里是走官路的,不是来抢人钱财的。”沈岩冷冷回道,转身回到别玉寒等人身旁。

    “喂,你走错方向了。”高个子大喊道。

    “青天白日,官府大道,沈某愿往哪边走就往哪边走?”

    “那也得把银子拿走。”矮子尖声叫道:“我兄弟说话算数,岂能让你坏了规矩?”

    沈岩回到碧儿跟前不再理他们。矮子突然拍拍头:“原来你有女人在那儿。”

    “怎么?女人的钱也要抢么?”沈岩一瞪眼。

    “放屁!”大个子叫道:“我们兄弟俩劫财不劫色。凡老少残孕妇,不会武功不带刀枪者,一概免费放行,缺钱者我们兄弟俩一高兴还能送上俩子。”

    千叶影儿一直在与阿娇掀帘而看,此时低声对别玉寒道:“这两人虽然落地为寇,截人钱财,但倒是有板有眼,豪不贪婪。寒兄应该想办法将二人降服了,也多个帮手。”

    “好主意。”别玉寒跨步上前:“他不要,两位就将银子送给在下吧。”

    “放屁!老子输给了那位,凭什么送给你?”矮子尖声骂道。

    “因为你们已经输了这堆银子,如果再败了,可就没银子输了,所以在下劝二位赶紧将银子打发了溜之乎也,免得再输了连裤子都赔没了。”

    “放屁!”矮子气得小绿豆眼珠子一瞪:“没了这堆银子我们接着挣,一会儿就是一”突然停住,小绿豆眼珠子又是一转:“不对,你是说你也能打赢我们兄弟俩,让我们俩趁早滚蛋?”

    “放屁!”高个子大喊一声,声响如雷,将周围人群吓了一跳.

    “老子不信我们兄弟俩会连输两场。”

    “那两位何不赌上一把试试?”别玉寒微笑道。

    “试就试,老子劈死你这小白脸。”高个子说劈手中大砍刀照别玉寒当头劈落。不见别玉寒动作,人已飘后三尺,大刀落空。

    “慢!”别玉寒叫道:“别着急,还没下赌注呢。”

    “你要下什么赌注。”矮子歪头问道。

    别玉寒从怀中掏出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走过去放到银子旁边:“这颗夜明珠至少值一万两银子。如果两位赢了,银子外加这颗珠子一同归二位。”

    一万两银子?!人群中发出杂乱的惊叹,个个瞪大了眼。高矮兄弟二人自然也不例外。大个子痴痴道:“为了这夜明珠,老子脑袋丢给你都行。”

    “行个屁!”矮子招痴痴迷迷的高个子头上就是一拳,大个子嗷了一声:“头都没了,你拿这夜明珠当脑袋?那也只能是照亮别人照不着自己。”

    众人格格笑了。矮子不理众人,歪头盯着别玉寒:“要我们下什么赌注?但要头不行,得留着它吃饭呢。”拍拍自己的脑袋。

    众人再笑。别玉寒也笑了:“你的脑袋又不能用来换酒喝,要它何用?”

    “那你要跟我们赌什么?”矮子有点迷糊不解。突然叫道:”下面也不行,那也是男人吃饭的家伙。”

    众人哈哈大笑,几个女的也忍不住捂嘴而乐。

    “如果二位输了,就跟着我做一段时间的跟班。”

    “哈哈、哈哈。”大个子笑了:“就凭你,小心我一刀砍死你。”说着又要举刀。

    “慢!”矮子拦住他,回望别玉寒:“我们兄弟俩的武功虽不赖,但能胜过我们的人也不少。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要求,那我们岂不天天都要换主人?”

    “你们兄弟俩随便,什么时候不想跟在下了,随时可以离开。”

    “那当然,但我们要看看你配不佩我们给你跟班。”

    “怎么看?”别玉寒问道。

    矮子转巴转巴小绿豆眼珠子:“十招之内胜了我们。”

    人群中立刻起了一片叽叽喳喳议论声,还有低声骂兄弟二人的。也有从京城南下的,曾见别玉寒让了大江帮少帮主、武林五公子中的‘霸王公子’洪长江二十招,枪未沾身,但一脚就将江湖十大高手的宝贝儿子踢得吐血,当下讲了。

    众人听了,张大了口,原来眼前英俊潇洒、几个‘江湖十美’环绕的年轻人竟是天下第一大淫贼,竟有如此本事。立刻来了精神,想看一长好戏。

    别玉寒听了矮子的话,摇摇头。矮子一看,以为别玉寒不敢,立刻得意大叫:“多了十招我们俩不干!”

    别玉寒伸出左手,五指张开:“五招为限。”

    人群又是一阵叽叽喳喳的吃惊声,兄弟二人也是睁大眼睛,看看眼前之人是不是有毛病,竟然自减五招。生怕别玉寒后悔,矮子立刻大叫:“好!说话要算数。”

    别玉寒点点头,玉萧在手:“开始吧。”

    “来就来!”兄弟二人立刻摆好了架势,大个子一声大吼,众人耳鼓嗡嗡作响,大砍刀已呼地当头劈下,矮子同时就地一躺,旋转着疾奔别玉寒的下三路。

    别玉寒身子后仰,大砍刀从鼻尖前三寸处砍下,玉萧往刀背上快速一点,人已腾空而起,从大个子头顶飞过。大个子人高体笨,转身不灵,身子半转,胳膊肘向后用力捣去。捣了一半人定在那儿不动,原来被尚在空中的别玉寒自背后点了穴道。

    此时矮子地趟刀已到,刀尖上挑,凶狠迅猛地朝别玉寒的下身扎去。别玉寒正自空中下落,眼见往刀尖上撞去。

    众人大惊,就见别玉寒腰一拧,一招‘神龙摆尾’,身子滑向一边。矮子身子旋转着追了过来,别玉寒已是头下脚上,手中玉萧迎上矮子的尖刀,萧影晃动,长刀一滞,玉萧点在矮子的腕上,长刀落地。

    此时大个子使了一招半,矮子使了三招,果真五招内赢了他兄弟二人。

    别玉寒玉萧一挥,二人穴道即开,别玉寒笑道:“二位如何讲?”

    矮子一晃头:“不算,不算。你靠点穴来使诈,这不是真本事,我们不服。”

    大个子立刻应道:“对,我们不服。”

    人群中立刻有人骂他们无耻。别玉寒一摆手:“好,二位再来过。”

    兄弟二人再次挥刀而上,仍旧一上一下。别玉寒手中玉萧迎上大砍刀一拨,四两拨千斤,刀歪向一侧,别玉寒疾快地上前一步,人影闪动中一脚将矮子的地趟刀踩在脚下,固定在地上。

    大个子大砍刀一转圈从侧面拦腰砍来,快如闪电。别玉寒玉萧再迎大刀,将大刀磕开,左掌隔空拍向大个子的胸膛,大个子挨了看似无力的一掌,人却蹬蹬蹬连退七八步腾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与此同时,矮子使劲往外拽刀,刀丝毫未动,只好弃刀,挥拳砸向别玉寒踩着长刀的小腿,别玉寒踩刀的脚迎向拳头,矮子改拳为抓,抓向地上长刀,可惜晚了半拍,别玉寒脚已在他即将触刀时落在刀上。几个反复,矮子只好放弃。

    “这次如何?”别玉寒笑问。

    仍是不到三招就败在对方手里,二人脸涨得通红,矮子一歪脑袋,耍起无赖:“不算,你踩着别人的刀,怎么打?这不算。”

    众人哭笑不得,愤愤不平骂二人是无赖,丢江湖人的脸。

    别玉寒将脚抬起,未见起步,人已飘后三尺:“二位再来过。”

    兄弟俩厚着脸皮将刀捡起,对望一眼,举刀奔向别玉寒,将到跟前时,大个子腰一弯,大刀横扫,断向别玉寒的腰。矮子却一跃过了大个子头顶,长刀当空劈下,后来先至,快迅无常,二者配合相当默契巧妙。

    “好!”人群中有人不禁喝彩。

    别玉寒亦在心中暗暗称赞,身子一晃,人仰躺在低空,滑向大个子,同时玉萧一拨,大刀撞向矮子的长刀,借着拨刀之力,人自大个子左侧腋下迅速窜向其身后。

    大个子哈的一声,左肘凶狠地快速向下捣去。别玉寒左手向上照捣下的猛肘一托,人已站在大个子的身后。大个子倒不含糊,和身向后撞去,以他那块头,准将别玉寒压成饼。别玉寒后退一步,手顶在大个子的后背,大个子立刻如撞到一堵石墙上,未能挪动半步。

    此时矮子已着了地,脚尖一点,学着别玉寒,刀在前,仰面擦着地钻向大个子两腿之间。别玉寒见矮子自下面攻来,手上一使劲,大个子一屁股蹲下,正好将矮子坐在屁股下,别玉寒一跃坐在大个子的身上,大个子立刻如摊了一样无半点反抗之力,像个螃蟹趴在矮子身上,矮子立刻杀猪似地大叫起来。

    边叫边喊:“我们认输了,我们认输了。”

    大个子跟着喊。

    别玉寒站起身,二人翻身跪下:“狄龙、狄鼠见过主人,刚才对主人冒犯,请主人严惩。”

    别玉寒忙将二人搀起:“两位快快请起。以后随别某风尘江湖,恐怕要吃不少苦,但二位随时可以离开,别某发誓绝不强留。”

    “主人这句话就不对了,我兄弟要么不服人,服了,就会说话算数,绝不反悔。从今日起为主人牵马扶蹬,患难与共,万死不辞。”矮子冲大个子扭头叫道:“狄大傻子,你怎么不说话?”

    大个子一瞪眼:“话全让你这小子说完了,我再说不是放屁了?”

    众人哈哈大笑。别玉寒道:“大家出来都不容易,你们兄弟就把银子还给他们吧,别某的银子虽然不多,但二人节省着用还能凑合。”

    “遵主人命!”矮子躬身。大个子冲人群喊道:“还不快来把自己的银子拿走?不准多拿,否则我拧断他的脖子。”

    众人高高兴兴地拿了自己的那份,向别玉寒道谢后离开。

    别玉寒问了二人的名子,矮子抢道:“我叫狄鼠,他叫狄龙,我是老大,他是老二。”

    别玉寒将千叶影儿、阿娇和杜隽等众女子介绍给他们。每介绍一位,狄鼠点头哈腰殷勤喊着,狄龙后面跟着:“见过女主人,见过女主人。”

    介绍到明镜、如月,二人又喊“见过女主人”,明镜、如月赶忙闪开,双颊菲红,娇羞道:“我们是丫环。”

    狄鼠当时大窘,但脸上红光一闪,立刻恢复如常,腰照样哈下去,头往下点:“姑娘比我们兄弟俩进门早,就是我们的主人,以后请多多关照。”

    “您俩早进门,请多关照。”狄龙跟着喊。

    二女脸更红了,明镜气得跺脚:“什么早进门?难听死了,真讨厌。”

    来到峨嵋双娇燕的跟前,狄氏兄弟又要开口,别玉寒喝道:“不得瞎叫。”

    兄弟俩立刻闭嘴。

    “燕家姐妹是与我们同行南下,你们兄弟俩一路上不得对燕家姐妹无礼。”

    兄弟俩点头称是。

    “天色将晚,我们应该赶路了。”别玉寒望望天:“到前面镇上给你们俩买匹马做脚力才是。”

    “谢主人关怀,不用了,我们有马。”狄鼠回道。狄龙吹了一响亮的口哨,只见两匹马一前一后自路旁林中奔出,瞬间来到兄弟俩跟前。

    前面那匹赤红色,身高腿长,神骏非凡,确是一匹良驹,狄龙翻身上马,人高马大,人照马,马配人,端得让人心旷神怡。

    后面那匹马却是身矮腿短,如驴非马,浑身黑底白斑,像是起了一身的癞皮疮,狄鼠照样踌躇满志一跨而上,赖皮马被压得抖了一抖。

    人配马,马照人,越看越别扭,众人忍俊不禁。

    大家走在路上,阿娇实在忍不住问道:“你们俩真是兄弟?”

    狄鼠小绿豆眼一瞪:“如假包换!不但是兄弟,还是亲兄弟,一胎双胞呢!”

    众人大惊,彼此互望,别人家的双生都是一模一样的好看,怎么这哥俩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狄鼠见大家怪怪的看着他们哥俩,不以为然道:“看什么看?俗话说‘一母生九子,九子有别’,我们这是龙兄鼠弟。”

    狄龙格格一乐:“咱妈才生俩,差别就这么大,如生九子,那还不得把人都给吓跑了?”

    狄鼠听了,一瞪他:“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把好吃的都给抢跑了,你能长这么高,我长这么矮?如果不是你爬那么高,坐在我头上,我的头能这么扁?眼睛这么小?”

    狄龙回瞪过去:“如果不是我把你一屁股顶出来,你能做老大?凡事让我听你的?”

    众人这才知道狄鼠为什么老是发号施令,原来排行老大。

    “废话!”狄鼠尖叫:“什么都让你占了,妈怀你一人得了,干吗非要蹦出一对?让我先出来就是到这世上来管你的,我还想回去呢。”

    听着二人如此胡说八道,不成体统,别玉寒摇摇头,满脸无奈,招他们兄弟二人来,自己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狠狠瞪了坐在祝二身旁的千叶影儿,千叶影儿格格一笑,扭头不理他。

    别玉寒只好回过头来,对狄鼠笑道:“还不把裆内的玩意儿掏出来,小心把蛋蛋给捂熟了生不出崽儿。”

    狄鼠嘿嘿一笑:“主人看出来了,没办法,男人这东西和脑袋一样重要,要保护好才行,不然将来怎么娶老婆啊。”

    说着伸手入裤裆里面。

    几个女的见他避也不避,就当着女孩儿的面摸到裤裆里面去,立刻脸红着把头扭开。

    狄鼠手出来的时候,拽出一块厚厚的用布包着的铁板。

    竟然把这玩意儿塞在腰里让光头和尚来撞,能不撞晕吗?几个女的在心里使劲骂他缺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