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神秘令主 小叫花子

第二十三章 神秘令主 小叫花子

作品:风流逍遥侯 作者:色色小大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来到家里,千叶影儿正焦急地等待着他们,如今见别玉寒带了峨嵋双娇燕来家里,醒了也在等别玉寒的杜隽拉长了脸,毕竟她才和燕怡雪动过手。听别玉寒讲了经过,二人是被困在京狮堂总堂,别玉寒巧遇相救。看到别玉寒与京狮堂总堂主动了手,三人都平安归来,出了一口大气,明镜、如月赶紧将酒菜端上,千叶影儿亲自为别玉寒和双娇燕斟酒。双娇燕听别玉寒丝毫未提及自己受辱的事,感激地望了他一眼。

    别玉寒举起酒杯:“你们俩真该感谢小黑、小白,如不是他们俩仍认得我这个朋友,将我带去,恐怕我也找不到你们。”

    燕怡婷感激地拍拍怀中小白的头,燕怡雪从桌上抓起块肉塞到小黑面前,小黑毫不客气地一口吞下,边嚼边冲众人转着黑亮的眼珠子,像是在邀功。

    “影儿,这嵇飞虽然下肢残废,但一双铁掌坚硬如铁,非同寻常,如不是吾有龙皮龟甲护体,恐怕今晚不能回来坐在这儿同你们喝酒了。”

    “啊!”众人大吃一惊,众女更是吓得花容失色。别玉寒见状一笑:“你老公不会娇气的连一掌都挨不起的,只是好奇一个残疾之人会有江湖罕见的掌力,让人不解。”

    “他练的是失传江湖已久的五阳神功‘奔雷掌’.”一直未开口的祝二突然答道。众人齐齐望向他。祝二抽了一口烟,慢慢让其从鼻孔喷出:“他应该是二十年前以一双铁掌威震武林的铁掌嵇飞。”

    “五阳神功‘奔雷掌’?”众人都未听说过,但千叶影儿却吃了一惊:“他消声匿迹二十年了,却是练成了‘奔雷掌’,恐怕现在的金刚神僧无刚大师也难以胜他啊。”

    祝二环视一圈,又抽了一口烟,慢吞吞开口道“二十五年前,嵇飞三十不到,却以一双凶猛凌厉、开山劈石的掌力挑战江湖上以掌拳著称的江湖好手,可谓所向无敌,江湖之人送了他一个铁掌的称号。直到二十年前有一天挑战少林达摩院首座长老、金刚神僧无刚大师,无刚大师靠金刚气功和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大力金刚掌、雷音掌和般若掌两刚一柔的掌法赢了他一掌。这也是他比武负伤找老主人看伤时老主人看出他受的何伤,嵇飞以实相告的。老主人看过后告诉他伤无碍,却有走火入魔之兆,不可再使用内力和发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老主人在他走后说他练的是失传江湖已久的五阳神功‘奔雷掌’,因过于急功冒进,加上与无刚大师硬拼才致走火入魔。据说那次比武无刚大师也没得到便宜,闭关修炼了三月才治好了伤。此人自此消失江湖,江湖也慢慢将其淡忘。没想到他竟废了一双腿而功力大进,更真如江湖传言建立了这京狮堂。”

    又抽了一口烟,叹道:“老主人说他的‘奔雷掌’只练到六成,以他现在的武功,恐怕没有九成也有八成功力,应该不惧江湖十大高手中的任何一人。”

    “那么说那紫脸大汉便是一直跟着他的霹雳手廖天?”千叶影儿听爷爷讲过江湖上的事情,铁掌嵇飞行走江湖时有一个身影不离的拜把兄弟霹雳手廖天,随口问道。

    “应该是,此人也是江湖一把好手,败给嵇飞后便一直跟随左右。”祝二答道。

    “嗯。”千叶影儿接着道:“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个指法惊人的白净汉子应该就是在逃的前东厂总管田尔耕了。田尔耕在东厂任总管时就以白莲教的魔功‘莲花指’横行天下。指法阴柔狠绝,与花妖的‘三阴三绝手’颇有异曲同工之处,别兄碰到如此好指法的人,应该就是他。”

    峨嵋双娇燕听到自己方才碰到的竟是天下有名的高手,真是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花容立刻变了色,感到后怕。

    “以后大家碰到这些人要小心些才是,今晚也要特别小心,警惕他们追到此处。”别玉寒叮嘱大家。

    吃过饭后,不放心峨嵋双娇燕回居住的客栈,让千叶影儿为其安排好房间,就在别玉寒他们居住的隔壁。千叶影儿主仆三人住在另一侧隔壁,碧儿自然跑到沈岩那儿受保护去了,祝二照例在门房负责院子的安全。

    惊累了一天,双娇燕刚躺下便入了梦乡,睡着睡着,似乎听到什么声音,出身武林大派的她们自是警惕性甚高,立刻醒来,抓住身边的剑。再仔细听,却是从隔壁别玉寒的房间传来的,是别玉寒的叫声和床摇晃的声音,床嘎吱嘎吱越来越响,别玉寒的叫声越来越高,像狼嚎似的吓人,二女无法再入睡。燕怡婷听着别玉寒的狼嚎声中夹杂着杜隽、阿娇不堪鞭挞、无助的如喜如泣的呻吟声,情窦初开的她明白了什么在隔壁发生,听在耳中觉得耳鸣、目眩、心跳,两腿之间还有点湿,不由自主地夹紧自己那双玉腿。燕怡婷两腿之间有点湿,躺在旁边的燕怡雪两腿之间自然也干不了,内向羞怯的燕怡婷躺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焦躁的燕怡雪可躺不住,来回翻着燥热的身,最后忍不住低声骂了起来:“大淫贼,就是大淫贼,这么吵,让人怎么睡觉?这么大的声音,真是不要脸”

    有人说性欲就是一种心里痒痒的感觉,从生理上说,是一种下部发热的难受,全身发酥得很厉害,身体躁动不安的特别冲动,女人想找男人,男人要找女人。双娇燕虽然不敢立刻去找男人,却也从今天起知道了什么是男人。有了发热的难受,起了找男人的冲动,从今夜开始,姐妹俩知道自己长大了。

    双娇燕最后不知是如何睡着的,早上起来时头晕晕的,到前面大厅看到别玉寒时,又莫明其妙感到耳鸣、目眩、心跳。燕怡婷慌乱地坐下,将头扭开,燕怡雪坐下时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就在别玉寒救得双娇燕回来,和阿娇、杜隽三人鱼水相欢之时,京城南一处幽静戒备森严的小院子里,一名通身裹在长袍里、上带狰狞面具的人高高端坐在客厅正中的椅子上。面具很特别,有着狮子的毛发,龙的面孔,狼的利齿,额头正中却绘着一个老虎才有的王字,长袍更如豹皮。身旁站立一人,同样全身黑袍,面具狰狞。

    京狮堂堂主和五毒教主远远坐在下首,分别带着两张面具,京狮堂堂主是一面狮子,五毒教主带的却是一只张牙舞爪的黑龙。紧闭着大门的客厅在闪烁昏暗的烛光里因为四面忽明忽暗的狰狞面具而显得阴森恐怖。

    “令主,别玉寒来过龙潭庙京狮子堂总堂,救走了峨嵋双娇燕,老父与他交了手,此人武功高强得令人可怖。早晚京狮堂也要像西三条胡同一样坏在此人手里,此人不可不除啊。”

    “哼,姓别的不但去过你的龙潭庙总堂,而且去过你的秘密总堂,西三条胡同与他交过手的人都被他看到了。没有让你们参与西三条胡同那边的事情就是为了留个退路,这个姓别的着实可恶。”

    被京狮堂主和五毒教主恭恭敬敬称为令主的人话说的很慢,声音很细,像是个女子发出的声音,但说出的话让稽飞大吃一惊。秘密总堂一向甚为机密,除了五位堂主外,守护在那里的人与龙潭庙那边的是两班人马,况且防守相当严密,连下面的护法和坛主都不知道,竟然被这小子给探到了。

    “令主,此人不能再留了,会养虎为患的。”五毒教主想到别玉寒的武功,也是打了个机灵。

    “本来本令主还想坐收渔翁之利,想方设法使得东方腾云和姓别的有了过节,谁成想东方不灭那老东西老奸巨猾,明明知道是姓别的那日救了王幽兰,还明目张胆地夺了自己未来的儿媳,却偏偏装成没事人似的,哼。”

    “但令主毕竟让他成了在江湖上人人喊打的第一淫贼,而且还和大江帮还有八剑堡有了过节,尤其是大江帮帮主洪雷的宝贝儿子被踢成重伤,洪雷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五毒教主恭维道。

    “等不到洪雷出手了。”令主猛然站起,阴冷无情的声音自狰狞的面具后面传出:

    “既然姓别的自徐州起一直破坏我等的大计,不除不快,三天后三更时分六部路口截杀别玉寒!”

    虽然父亲让他离别玉寒远点,但东方腾云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别玉寒不但救了挑战自己的王幽兰,还暗助她逃离东方世家的天罗地网,分明在与东方世家作对。更是在京城自己的地盘上与本应该成为自己未婚妻的千叶影儿公然勾搭在一起,居住在一起,让自己这张脸往京城哪个角落放?如何继续在这京城地面上混?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乃是这世上万般仇恨之首,虽然自己还未下正式聘礼,千叶影儿更未过门。但自己认定的事就是这个道理。更何况自打听春楼见了千叶影儿,本来花心大罗卜的自己对她美丽的容貌娇小玲珑的身材竟然割舍不下,甚至梦中还出现过对方的影子。

    名贯京都的‘京城四少’之首,威震北武林东方世家的大公子,武林十大‘刀神’东方不灭的儿子,位居‘武林四杰’的江湖年轻后俊中的佼佼者,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但父亲的话不无道理,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姓别的那小子的对手,动起手讨苦吃。这口气就这么一直噎在咽喉,犹如扎在喉咙里的鱼刺,折磨着东方腾云。折磨得他对流香阁里的五香没了性趣,折磨得他对江湖第一美人、天下第一名妓梦如烟所在的听春楼更是望而生畏。

    一次,梦如烟问他:“身为武林四杰中的人物,难道公子就这么顶着一顶带绿的帽子去威震江湖?”

    当时,东方腾云死死盯著那张媚死男人不偿命的脸,想扑过去砸碎它,踹烂它,还要掐死这张美脸的主人。

    但他更想掐死别玉寒。

    掐死梦如烟,只会徒填笑柄,令自己更无法做人。只有掐死那个姓别的才会使自己咸鱼翻身、扬眉吐气,千叶影儿才能到自己的手里。

    他做梦都想掐死别玉寒。他也不是没有想办法。但想到的办法只会让他更加的痛苦,更加倍受折磨。他曾想利用自己的把兄弟苗胖子和李衙内父亲是刑部尚书和京城侍郎、九门提督的势力,给别玉寒搜罗个罪名,打入牢房,在里面慢慢整死他。反正他姓别的再厉害也斗不过姓官的。谁知平时和自己称兄道弟、好的可以共享京城每一个女人苗胖子和李衙内听说了别玉寒的厉害,吓得不但不帮忙,还躲得离自己远远的,哼!

    他做梦都想掐死别玉寒,但那也仅仅是个梦,在梦里过瘾也行,偏偏做的好梦少,恶梦多。

    可现在,他终于有了梦想成真的机会。今天,京狮堂的三堂主和四堂主亲自请他到龙潭庙总堂一叙,共商对付别玉寒的事情。

    东方腾云来到龙潭庙总堂大门口,还未下马,三堂主霹雳手廖天和四堂主田尔耕便迈步出门,亲自迎接,将东方腾云让进总堂大厅。

    “东方少主,这姓别的和贵世家的纠葛我们已有耳闻,他竟敢犯奸作科,在北武林泰斗东方老先生头上动土,公然掠夺少主的女人,实在让人忍无可忍。”霹雳手廖天脾气暴躁,刚坐下便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东方腾云老脸红的自己都能感觉到火辣辣的,当即脸一沉:“东方家的事与你们京狮堂与你们有何关系?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少主错了,你我虽然没有关系,但我们却有共同对付别玉寒的道理。我们占据京城,多年来相安无事,这姓别的来到京城,还购买了宅子,看来要在这京城长期发展下去,这势必会从你我手中夺得利益,抢占你我的地盘。”田尔耕回道,尖细的嗓子让东方腾云听着有些刺耳,仿佛在吵架。

    “东方世家与京狮堂现在是唇齿相依,如果单独一方对付别玉寒,未必能够得手,他的实力现在京城武林无人不知,即便得手,也必伤筋动骨,元气大伤,给另一方相乘之际。”田尔耕接着道。田尔耕曾经在东厂作官多年,知道察言观色,如何诱导对方。

    听了田尔耕的话,东方腾云暗暗点头,父亲只所以忍气吞声、按兵不动,就是怕被京狮堂趁机浑水摸鱼,渔翁得利,毕竟二者虽然表面上相安无事,但暗地里相互提防,都在找机会给对方致命一击,成为京城的真正老大。

    “即使另一方不动,那些蜗居在城南帮会也会趁机夺取地盘。”东方腾云点头接道。

    城南鱼目混杂,是小贩商人三教九流出没的地方,更是风花雪月之地,而这些商贩妓院都要向各自的帮会交纳保护费。这里的帮会虽然多,三教九流,五花八门,似乎不成气候,但东方世家和京狮堂却从来不插手此地的江湖。因为据说那里汇集了不少江湖大盗和亡命之徒,雇用了许多杀人追债的凶惨杀手,还有那些不愿扬名江湖的各行能人。得罪了他们比得罪江湖大派还要让人头痛,他们睚龇必报,如同阴魂般不散地鬼附在你的身后,冷不定地会给你一刀。还有他们都是神出鬼没,极为隐秘,让你无法斩草除根,就地拔起。比如说,这里以偷为业的空空门,以征收商贩妓院保护费的五花会,为人追债讨命的公平楼虽然名声显赫,却极为机密,没人能接触到它们的核心,更没人知道它们的头领是何方神圣。但大家都不怀疑,能在这京城中最为凶险复杂的地方占据一方世界的人肯定是个人物。

    “东方少主说得对,所以我们必须共同对付别玉寒,才能抱持住现在的局面。”田尔耕跟着点头“何况这姓别的胆大包天,不但因为王幽兰和少主比武之事借机挑了龙虎镖局,杀了雷胜,同时得罪了唐门和少林。前日更是夜闯我京狮堂总堂,杀了总堂护法等十数人,哼,他以为这京城就属他姓别的厉害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京狮堂突然找上自己,想到能和京狮堂一起联手对付别玉寒,心里狂喜。但别玉寒的武功却是有目共睹的厉害,短短月余,便将京城武林闹了个天翻地覆。如果自己的父亲不出山,单以自己和京狮堂来对付别玉寒,胜算可能不大,否则,他也不敢随便在东方世家和京狮堂两个太岁头上动土。当下眉头一皱:“二堂主在江湖上一向以足智多谋、精于计算著称,但是单以腾云和京狮堂的势力能否除得掉别玉寒……”

    “东方少主是说我京狮堂不如你父亲,不是别玉寒的对手了?”门外传来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东方腾云的话。

    随着声音,一个精壮汉子推着一辆轮椅进来,车上坐着一位蒙面蓝袍汉子。

    东方腾云看到来人,立刻猜到应该就是京狮堂总堂主铁掌稽飞。京狮堂常在外露面的是三堂主霹雳手廖天和四堂主田尔耕,五堂主、二堂主和总堂主却从未公开露过面,即便是东方腾云也不知道为何方神圣。江湖流传隐匿江湖多年的铁掌稽飞就是京狮堂总堂主,二堂主据说是一个使刀的高手。江湖上使刀的人山人海,但能使到身居京狮堂二堂主高位的水平,这江湖上却是屈指可数,因为三堂主霹雳手廖天和四堂主田尔耕的武功都是江湖一流,不输各大门派的高手。父亲曾猜测可能是二十年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夺命刀’冷残,而五堂主据说是一个神秘女子,无人知晓其真是身份。

    看到轮椅上的人扶着轮椅扶手的那双坚实稳定的莆扇般大手,东方腾云便猜出来人一定是总堂主总堂主铁掌稽飞。看到霹雳手廖天和田尔耕起身恭迎,连忙站起,放要说话,却见稽飞身形未动,人已飞起,如苍鹰般扑向东方腾云。

    东方腾云一惊,右手一掠,刀已自腰间长鞘而出,化作一道长虹砍向拍向自己的那一掌。但觉自己的刀如砍在一块铁板上,铿锵有声,手腕震得发麻。对方的掌风并未被自己尽力的一刀砍散,在空中一旋,再次击向自己。

    东方腾云手腕一抖,又是一道长虹砍向掌风,人却向后疾闪。但听啪的一声,方才自己坐在屁股下面的椅子被那一掌击的粉碎,化作粉末随掌风而散。

    东方腾云魂魄未定,稽飞人在空中,一掌再次击向自己,虽然相隔过丈,但东方腾云知道这一掌还要强过方才那一掌。性命攸光,大喝一声,使出‘神刀诀’的杀招‘开天劈地’,劈向那可以开山劈石的一掌。

    砰的一声巨响,大厅内桌椅被震得四下纷飞,撞击在大厅的立柱和墙壁之上,成为一堆断木碎屑。

    巨响声中,稽飞向后飞去,坐回他的轮椅。

    “好一个‘开天劈地’不愧是‘神刀诀’中最为厉害的杀招。”稽飞的双目自面巾后面冷视着以刀拄地、脸色苍白的东方腾云。

    “总堂主好内功,好掌力,但在下不明白总堂主为何对在下出此杀手?”东方腾云此刻后悔前来京狮堂,毕竟京狮堂与东方世家为京城二虎。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难道要自己来商议对付别玉寒只是一个圈套,对付自己和东方世家才是真的?想到自己主动送上门,成为人家狮子口中待宰的羔羊,面显一丝惧色。

    “如果稽某要杀你,还会给你在此说话的机会?”

    东方腾云心中一块提到嗓子眼的石头立刻落下来,虽然看不到对方的真面目,单看那双抓着轮椅扶手的手异常镇静,不见任何怒张的血脉,就知他不但轻松接下自己的杀招‘开天劈地’,还有余力进攻甚至杀了自己。心中落下的石头又弹回了嗓子眼,这人恐怕是自己的父亲和刚到京城的别玉寒之外自己见过的武功最高的人,一双赤手不输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和东方家是个极大的威胁,自己会不会被对方要挟利用?

    “你放心,京狮堂如果要动东方家的大少爷,不会等到今天,京狮堂也没有动东方世家的理由。”稽飞仿佛看穿了东方腾云在想什么:“刚才是让东方少主知道京狮堂能在京城立足自有它立足的本事,也有和东方世家联合对付别玉寒的资本。京城这块宝地遍地黄金,有钱大家赚。即便有一天东方世家和京狮堂兵刃相见,也决不会是现在。而姓别的不除,恐怕东方世家和京狮堂谁也看不到彼此兵刃相见的那一天。别玉寒才是你我现在共同的大敌。”

    说着,手一挥,喊声看座,进来数名家丁,搬走被其掌力震坏的桌椅,换上一套新的,几名俏丽的丫环端上新沏的香茗。稽飞端起一名丫环递上来的茶杯,冲东方腾云一举:“稽某刚才让东方少主受惊了,这里以茶代酒,给东方少主赔礼了。”

    刚刚坐下的东方腾云连忙站起,举起手中香茗,哈腰道:“总堂主武功盖世无双,晚辈今日开了眼了。”一顿:“只是晚辈有两点不明白。”

    虽然稽飞没有说话,但东方腾云看出他没有反对问话的意思,连忙继续道:“既然总堂主武功盖世,四位堂主也是武功高明,堂下更不乏一流好手,为何还要联合敝府?”

    稽飞哼了声:“京狮堂并不惧别玉寒,而且上次夜创总堂,还挨了我一掌,受了伤,但姓别的武功大家心里都有数,想制服他恐怕不容易,如果不能得手,后患肯定无穷。联合贵府除了刚才三堂主和四堂主所说的理由,就是要一举得手,永除后患。”

    “既然如此,为何找在下而不找吾父?敝府上下能制服姓别的恐怕只有父亲一人。”

    “问的好。俗话说‘武功越高,胆子越小’,你父亲为名声所累,也为东方世家的利益,已经是瞻前顾后,畏畏缩缩,看不清眼前的形势了。不然他也不会任由姓别的那么欺负自己的儿子,视王幽兰那黄毛丫头杀戮东方家的人而无动于衷。”

    东方腾云当然明白稽飞的意思,老脸一红。其实他对自己的父亲也不满意,不但让他离别玉寒远点,还停止对王幽兰的追杀,任由其在京城大摇大摆、晃来晃去,弄得自己轻易不敢出门,每次问起父亲,父亲总是把自己训斥一顿,说自己永远没学会神秘叫耐心。当下问稽飞该怎么办?

    “老夫想了一天一宿,想出了你我联手除敌,逼你父亲出手,共同埋伏击杀姓别的。但这次击杀最关键的一步棋就在少主身上,只要少主演得好,配合默契,姓别的必死无疑,京城还会恢复到老样子。”

    听到联合击杀别玉寒,东方腾云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人来了精神:“总堂主要晚辈如何做,请吩咐,只要能请动父亲出马,晚辈万死不辞。”

    “好,咱们就来个先斩后奏。”举起茶杯:“来,预祝咱们联手成功。”

    堂中四人一口饮尽手中的茶。稽飞哈哈大笑:“姓别的,你的死期到了。老三,老四,带东方少主到后街新开的‘怡情院’去乐乐,为方才受惊的东方少主压惊。”

    三人来到总堂后面不远的后街上最大的妓院‘怡情院’,里面已经摆好了酒席,三人坐下不久,进来三个俏丽的妓女,酒保饭足,曾是东厂太监的田尔耕搂着一名妓女先上了楼。

    东方腾云长大在京城,知道虽然太监不能行男女之事,但很多太监还是在宫外买房置地娶媳妇,只是可怜了那些女人,一辈子成为变态的太监们发泄的玩物。就在此时,楼上传来那名妓女的哀叫声。哀叫声中搀杂着田尔耕又尖又细的笑声。

    东方腾云和廖天相视哈哈大笑,搂住自己身边有些瑟瑟发抖的妓女,上楼而去。

    接连两个晚上,别玉寒偷偷潜入京狮堂秘密总堂,除了一如既往的严密防护外,未发现任何异常,冻了半夜,只好扫兴而归。

    这日白天,呆在家中无聊,便约大家去城南前门一带逛逛去。千叶影儿担心京狮堂不会善罢甘休,到那种乱的地方恐怕会有危险。

    “有什么危险?难道咱们就这样缩在家里?那真成了缩头乌龟了。”别玉寒叫道。

    “当缩头乌龟又怎么着?你又不是没当过,那也比丢了性命强。”千叶影儿回道,怪他此刻关头还不在意,随便到处乱窜。

    “是祸躲不过,他们要来的话,呆在家里也会来的。”

    “至少在家里还有个准备,可以提高警惕,到了那么乱的地方,如果他们使暗箭伤人,就是你没事,也难保阿娇她们能躲过。”

    千叶影儿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王幽兰大白天都敢到东方世家门口杀人,那帮江湖人敢到自己门前问罪,看来这京城也是个治安破烂不堪的地方。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天天呆在家里吧。再说,京狮堂高手如云,组织严密,但几天来都没出手报复自己,恐怕不会马上动手的。想想王幽兰一个女子惹了东方世家,还不是在京城大摇大摆的?

    看看几个女的除了影儿外都憋坏了,还是出去的好,当即说:“京狮堂未必那么可怕,大家还是出去转转,买点回去过年的礼物什么的,你们总不能来京城一趟,空着手回去见公婆吧。”

    几个女的除了峨嵋双娇燕外都红脸啐他,但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怎么也要买点儿东西回去才是。尤其是阿娇和杜隽,仗着别玉寒武功高强,天地不怕,立刻嚷着要去城南买礼物和新衣。千叶影儿没办法,只好同意。大家高高兴兴打扮了出门奔向城南。

    经历了京狮堂噩梦般一夜而粉脸无色、小胆出窍的双娇燕当然不会留在家里了,而要和别玉寒寸步不离了。虽然他是个大淫贼,但武功好,能赶跑其他色鬼。就如一匹野狼,永远可以凭借自己锋利的尖齿和野性战胜那些野狗。尽管狼就是狼,而谁也不知道这匹狼是否随色性大起、野性大发,把自己变成叼在他嘴里的羔羊。

    好像女人都很喜欢这匹狼,千叶影儿都喜欢的大色狼,应该是匹好色狼吧。想起夜里隔壁传来的那种令自己心跳的稀奇古怪声音,至少燕怡婷就是这么认为的。

    别玉寒一行来到前门,此时已近中午,大街上的人川流不息,两旁的小摊不停地叫卖着,京韵京味十足。一行人看看杂耍的,阿娇买上一串糖葫芦,直往别玉寒的嘴里塞;杜隽买上一个糖捏的小人,爱不释手;碧儿为沈岩买了一副厚厚的暖烘烘的皮手套,惹来大家一阵笑,羞得碧儿赶紧躲到沈岩的身后;明镜、如月对女孩儿家身上的佩饰情有独钟,想多买些带回去,唧唧喳喳跟小贩子叫个不停,拼命想砍个好价钱,小贩子对这两个又喊又叫又笑还带点胡搅蛮缠的俏丽小丫头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只有千叶影儿对这些身外之物似乎看得很淡,一直守在别玉寒的身边悠闲

    地闲谈着。即便是见多识广、见多不怪的京城百姓,在这群俊男美女所过之处,招来不少羡慕的眼神,引起不小骚动。

    “听说寒兄来京的路上曾与一名洪公子相伴,怎么到了京城多日,也没有他们的消息?”千叶影儿挽着别玉寒的臂膀走着,突然问道。

    “我哪知道?我也问过自己几次。想想一路相伴来京,还真有点想他们。这个洪公子还真是个人物,决非一般商贾之子。”

    “一般商贾之子哪里请得了‘君子剑’和‘天山双怪’那样的人物?要知道他们可都非普通江湖之士,更不会为了钱而给人当保镖的。尤其是那个‘君子剑’,一身的正统,他做保镖的事情传出江湖,他还不面子尽失,无地自容?”

    “影儿说的是,飞鹰堡和阴妖刺杀他未遂,我就疑心他的身份可疑,到了京城也曾打听过,但冷总是笑着说‘那个洪公子你还会见到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哦,他的身份看来还真是个谜啊。”千叶影儿摇晃着脑袋,半晌,自言道:“难道他是?”

    就在这时,只听跑在前面的阿娇和杜隽传出两声惊叫,却是一个穿着脏兮兮的小乞丐撞到她们俩身上。小乞丐一面冲满脸怒气的二女鞠躬道歉,喊着小姐对不起,一面将手中的鸡腿望嘴里塞,满脸的馋相。

    吃了一惊的别玉寒走向前去,刚要训斥他两句,突然怔在那里,两眼死死盯着小乞丐的左手。

    小乞丐左手拿着一条白手帕,拼命擦了下满是油腻的嘴,看阿娇、杜隽在使劲擦自己衣服上被小乞丐蹭的污秽,小乞丐说着“我给你弄脏了,我帮您擦”,便用刚擦过嘴的白手帕去擦杜隽、阿娇的裙子。二人惊叫着忙不迭地躲开,但仍被手勤脚快的小乞丐摸到,阿娇洁白的裙子上污点更多,气得她破口大骂。

    别玉寒身子一晃,来到小叫化的面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白手帕,只见手帕的角上绣着一朵盛开的粉红色兰花,正是自己不知何故丢失的王幽兰赠送给自己的香帕。

    可惜此时的香帕却是皱皱巴巴,上面黄黄的除了鼻涕就是油腻,别玉寒差点儿哭了出来,一块香帕成了这副德行,怎么还给王幽兰,想到此,气从心生,冲小叫花子一瞪眼,厉声喝道:“你从那里得到这块手帕的?”

    小叫花子嘻嘻一笑:“公子爷,您不认识我了?您还把我从那肥猪手里救下了呢。”

    别玉寒这才想起那天离开王幽兰后追赶乔肥爷到了城中碰到的与乔肥爷吵架的小乞丐。问道:“你怎么得到这块手帕的?”

    “就是那天公子爷走后,小的从地上捡起来的。小的也想到没准是公子爷丢失的,如此精美的香帕只有公子爷这样的标致人物才配拥有。小的仔细看像是女人的物事,没准是哪位大小姐送给公子爷的,公子叶如找不到,岂不是会着急?那位小姐如知道公子爷丢了手绢岂不会伤心死了。小的想到此,可为公子着急了,在京城里找来找去,这些天也没找到公子爷”

    见这小乞丐说起来没完没了,但知道对方曾找过自己,心中的气消了许多,但仍是沉着脸:“那你怎么把它弄得这么脏?”

    小乞丐嘻嘻一笑:“公子爷知道,小叫化本就脏惯了,加上找不到公子爷,以为公子爷不在乎这手帕。小的听公子爷说话带有江南口音,想到公子爷您甚至可能已离京了,便自己用上了。嘿嘿,公子爷您知道,小叫化虽脏,但有个手绢兴鼻涕擦个手总是方便些。”

    到了此时,别玉寒只好自认倒霉,不再答理小乞丐,转身要走,小叫化却一把拦住了别玉寒:“这位公子爷,您别就这么走了,您怎么也得赏小叫化二两银子才是。”

    “什么?二两银子?你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啊。”阿娇听了大叫起来:“你弄脏我们的衣服还没有赔,我们要你赔十两银子。”

    小叫花子挤弄了一下鼻子,突然做了个鬼脸,嘻嘻笑道:“小的毕竟代公子爷保管了几天手帕,得个赏钱也是应该的。小的弄脏了两位大小姐的裙子,回来给大小姐买两条,红的绿的随大小姐挑。”

    别玉寒见周围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只好将脏手绢装起,掏出二两银子扔给小叫化,一拉阿娇,离开人群。阿娇边走边不甘地回头冲小叫化挥挥小拳头:“便宜你这死叫化子啦。”

    望着别玉寒一行的背影,小叫化狡黠俏皮地一笑,从怀中拽出一挑一模一样的白手绢,一朵粉红的兰花盛开在一角,灿烂夺目。

    经小叫化子这么一闹,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别玉寒为香帕找回来高兴,又为这香帕被一脏兮兮的叫化子弄脏而伤心。阿娇、杜隽为弄脏了裙子而一路上骂小叫化个不停,还吵嚷着要回家换衣服。

    别玉寒走着想着,越想越不对劲,自己怎么会轻易丢了这只手绢?小叫化就那么巧捡到了?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小叫化人已不见。

    但心头阴影一闪,仿佛有人一闪不见,人往前走,阴影却久久挥之不去。不好离开众女追去,心里想着此事,追上众人,一块疯狂购物去了。

    购完物,见前面有一酒楼,倒也颇有规模,大门上书有‘醉仙楼’,突然提议大家到里面坐一坐,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人家的衣服脏死了,进去丢死人了,回家吃吧,表哥。”阿娇嘴厥老高。

    “吃顿饭没必要穿那么漂亮吗。”别玉寒一把拉住她往里拖去。

    一行人进去,小二热情地迎上来,将他们让到二楼靠窗的雅座。点完菜,小二喊声客官请稍候,蹬蹬蹬下了楼。刚坐下,阿娇又开始骂起那小叫花子,诅咒他祖孙三代代代相传都当叫化子,惹得大家格格直乐。

    “寒兄,找到王姑娘给你的香帕,这下高兴了?”千叶影儿看着别玉寒,笑靥如花。

    “高兴个屁,把这个给了她,她不把我劈成八瓣才怪,装在我兜里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想起那条脏手帕,别玉寒一脸的苦瓜像。

    千叶影儿笑着要再挤兑他两句,就在这时,小儿提着茶壶上到楼来:“客官请先用茶。”

    却不是刚才那位小二。

    小二一一为每人添茶,来到别玉寒的面前,刚倒了一半,茶杯突然翻倒,茶水四渐,众人惊叫。

    “对不起,对不起。”小儿赶紧从腰间拽出一块桌布匆忙擦了起来,擦到别玉寒的面前,桌布快速划向别玉寒放在桌旁的手。

    眼看桌布就要碰到别玉寒的手,别玉寒手腕一翻,将拿着桌布的手按在桌上。小二身子一颤,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别玉寒面前。

    “公子爷,您这是?”

    别玉寒用另一只手小心掰开桌布,一只两寸不到的银针露了出来,在阳光下寒光闪闪,针尖泛出一层碧绿。

    桌上众人瞪大了眼。

    “你好,‘一针’,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别玉寒冲小二一笑。

    杀手‘一针’!?眼前的小二竟是江湖三大杀手中的‘一针’,众人大惊。

    “‘一刀’、‘一剑’罪有应得,寒兄仁慈饶你不死,你还胆敢来行刺?”千叶影儿俏脸寒霜密布,显然为此动了真怒。

    ‘一针’不理千叶影儿,死死盯住别玉寒,半晌,开口问别玉寒:“本姑娘自认隐蔽的很好,你又怎么发现我要暗杀你?”

    “想听吗?但本公子回答你之前,想知道你为何不直接在酒菜或茶中下毒?听说你的‘僵尸散’在江湖五大毒中排在第四。”

    “笑话!盗亦有道,杀手为钱,雇主出了钱杀你,本姑娘就决不会捎带无辜,否则本姑娘岂不光做赔本买卖了?”

    “好一个‘盗亦有道’,姑娘虽为杀手,却如此把握分寸。好,就冲这个,本公子就给你三次刺杀的机会,三次之内,绝不会动你一根毫毛。”说着将按着一针手腕的手挪开。

    众人一听差点儿没气晕过去。阿娇厥着嘴使劲吹飘落在前额的一缕秀发,杜隽一对玉兔上下起伏不停,明镜、如月和碧儿都死死瞪着‘一针’,恨不得现在就撕了她、吃了她。

    连‘一针’也不相信地睁大眼睛,半天,不理周围怒气冲冲者,站直身子,揉揉被别玉寒抓过的手腕:“你还没有回答本姑娘的问题。”

    别玉寒一笑:“杀手都有杀气,来这儿的路上我就觉得心头阴影挥之不去,总觉得后面有人跟踪在下;酒楼里通常都是一个小二侍候客人到底,突然换了小儿,让人怀疑;一个大酒楼的小二怎会无缘无故地将客人的茶杯弄翻?”冲‘一针’作了个鬼脸:“本公子天天吃喝玩乐,却从来没见过哪个小二有如此光滑柔嫩、洁白如玉的手臂和嫩若春笋一双纤手。”

    ‘一针’脸一红,下意识地将一双手往衣袖里缩了缩。原来那晚与‘一剑’、‘一刀’联手偷袭别玉寒换来的却是丢了‘一剑’‘一刀’的命,自己虽侥幸逃脱,但击向‘一刀’那一掌却震得自己心血翻腾,几欲呕血,手腕几乎要断了,可见别玉寒利用一刀扫向自己那一索灌注了多大内力。查觉自己受了内伤,在别玉寒放走自己后,‘一针’回到自己下榻的客栈,立刻运功疗伤。一夜过去,方压住伤势,找了郎中开了几副治疗内伤的药,连服几日后内伤无碍,心中越发不甘,决定寻机再行刺别玉寒。倒不是为‘一剑’‘一刀’报仇,杀手过的本就是刀刃上舔血的事,

    杀人者终有一天会被人杀的,对此‘一针’早有心里准备。但杀人做的是买卖,拿了钱,就要替人完成这桩子事,现在二人死了,如果自己成了,三人的佣金就是自己一人的。除了钱,‘一针’更忘不了自己入江湖、拼全力成为顶尖杀手的目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如此放手。昨天,‘霸王公子’洪长江等近百江湖豪杰到别玉寒的居处兴师问罪,‘一针’亦混迹其中,想浑水摸鱼、乱中得手,但别玉寒先后与‘霸王公子’洪长江和‘公子剑’卢谦的比武震惊在场所有的武林中人,‘一针’自然不敢冒然出手,只好恨恨作罢,他日另找机会。

    今日见别玉寒一行来到前门繁华街市逛悠,便跟在后面琢磨着如何伺机下手。见他们进了‘醉仙楼’点菜要茶,自己躲到厨房外暗处,待小二经过时点到了他,换上小二的衣服来到别玉寒等人面前。谁知精心安排策划的计划仍是被别玉寒找出这么多漏洞,一眼看破。沮丧之余仍不甘心,问道:“你又是如何知道是本姑娘来着?”

    别玉寒一笑:“当然是你那双美丽而又充满杀气的眼睛,男人看了就不会忘记的。”他并未提及‘一针’掏出麻布时寒光一闪。

    ‘一针’重重哼了一声:“后会有期。”身影一晃跑下楼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