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 > 风流逍遥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比武救美 怒挑镖局

第十四章 比武救美 怒挑镖局

作品:风流逍遥侯 作者:色色小大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突然别玉寒感到什么,睁开闭着的眼睛。只见一团白影快速向山上移动,转眼之间接近鬼见愁,正是王幽兰。上得鬼见愁崖顶,四下张望不见有人,便脱去靴子赤脚立在崖边一块石头上,亭亭而立,一动不动地任由秋风吹散一头秀丽的长发。

    别玉寒想起泰山飞来石上飞来的仙女,还有那双洁白滚圆、无瑕娇好的赤足。心想这丫头原来有光脚丫子的习惯。小心翼翼下了树,屏住呼吸,施展轻功悄悄来到王幽兰的身后。本想吓她一吓,低头又看到那双美足,不仅看得呆了。

    这双足似乎曾缠裹过,但又半途而止,因此没有象三寸金莲那么小,那么畸形,参差不齐。又不像从未缠过足的杜隽的大脚丫子那么大,甄如玉的那么长。比别的女孩子的小脚稍肥些而显得滚圆。洁白细腻的皮肤使一双脚特别的晶莹剔透,几根弯曲的青青血管更燃起别玉寒血管里的炽热。美足近在咫尺,别玉寒忍不住想把她握在手中,仔细地把玩,把精心雕刻成的十个精美趾头含在口中吸吮个够。

    就在这时,山下传来一声长啸,王幽兰仿佛被长啸惊醒,转身跳下石头,忽然发现别玉寒站在自己身后,一双眼放着光地盯着自己的光脚丫,一瞪眼:“你鬼鬼祟祟地站在我身后干吗?”

    弯腰穿上靴子。

    “我在奇怪你怎么这么爱光脚丫?这么好看的小脚丫随便露出来,那可是春光外泄啊。”别玉寒笑嘻嘻地搭腔。

    “你!”王幽兰气得蹭得站了起来,脸色苍白,一团怒火就要爆发。两个人跳上鬼见愁,正是东方腾云和雷胜。

    王幽兰只好暂时放过别玉寒,转向二人:“本姑娘感谢东方公子应约前来。”

    “姑娘在听春楼门前使出燕子三飞,应该与黄山神尼有渊源吧?在下与神尼及姑娘都无过节,为何找上在下?”东方腾云问道。

    “那是家师。”王幽兰拔出双刀:“本姑娘只是慕武林四杰之名,请教东方公子的武功绝学,请东方公子赏脸赐教。”

    “好,既然姑娘如此看得起东方腾云,在下自当奉陪。请教姑娘姓名。”铛的一声拔出长刀。

    “王幽兰。”

    别玉寒和雷胜作为证人,分站两侧,远远离开,腾出足够空间。

    王幽兰一声娇喝,脚尖一蹬,人已疾速而优雅地飘向东方腾云。东方腾云站立不动,待王幽兰到了跟前,一声大喝,手中刀应上王幽兰的柳叶刀。东方腾云力大刀沉,王幽兰不敢与之硬碰硬,柳叶刀刚触及东方腾云的长刀,借力腾飞至东方腾云身后,另一把柳叶刀扫向他的后颈。东方腾云头不回向前跨出一步,刀已扫向脑后,铛的一声将柳叶刀弹开,人随刀势一转面向王幽兰。不愧是十大高手的后人,二人均得真传,刀来刀往,绝招频出。王幽兰以轻功见长,以‘飞燕迎春’轻功配合二十四式‘春风舞柳’柳叶刀法,飘来飘去,身姿阿娜优美,宛如仙女下凡,嫦娥起舞。东方腾云以不变应万变,沉着应战,将东方世家的‘神刀诀’发挥得淋漓尽致。别玉寒发现东方腾云缓缓移动,将王幽兰挡在鬼见愁靠悬崖一侧。王幽兰施展燕子三飞,随着东方腾云每一刀而飞得更高,离悬崖边缘更近。别玉寒心中越来越紧张,

    生怕王幽兰一个不慎跌下悬崖,手不知不觉摸向腰间的逍遥索。

    王幽兰借着东方腾云长刀回撤突然自空中旋转着身子疾速冲向东方腾云,东方腾云忙将长刀迎上,王幽兰速度加快,双刀突分,右手刀直击东方腾云长刀,左手刀一个刀花,斩向东方腾云握刀的手腕。东方腾云长刀砍向王幽兰的同时,左手出掌扫向柳叶刀,想将其震开。不想王幽兰左手刀乃是一个虚招,刀花一转,避开东方腾云的掌,与右手柳叶刀一前一后点上东方腾云的长刀。东方腾云六成功力用在刀上,四成使在掌上,见左手掌落空,暗叫不好,突觉两股力道一前一后从长刀传来,竟大的出奇。原来这丫头不但轻功杰出,内功也如此浑厚。忙使出‘神刀诀’里的‘卸’字诀,手臂连抖,刀锋一斜,让王幽兰的内劲顺刀而过,自己同时向后急退三步。

    王幽兰见机而进,改点为砍,双刀紧追着砍向后退中的东方腾云。东方腾云以‘神刀诀’中的‘封’字诀封向双刀,将王幽兰一挡,身子飞快后撤。看来王幽兰得理不饶人,被封住的身子在空中一转,又疾速冲向东方腾云。东方腾云再向后连退三步,手中长刀一指王幽兰,刀尖突然脱离长刀,疾射向由上俯冲而下的王幽兰。王幽兰速度正在极点,使出燕子惊飞,身形空中一个弧线,躲开刀尖,右手柳叶刀磕向飞向自己的刀尖。刀尖从自己鼻尖擦过。一身冷汗,身子向下落去。东方腾云一声冷笑,手腕一转。王幽兰突听耳后生风,刀尖反刺自己后脑。双刀慌忙挡向脑后,人加速向下落去。

    双刀刚碰上东方腾云的刀尖,突听别玉寒大叫一声小心。六支子母镖三大三小、三前三后射向王幽兰的下方。如果王幽兰继续下落,必成刺猥。不愧是江湖第二高手的亲传弟子,生硬硬空中一顿,左脚点右脚,人向后倒射出去。无奈王幽兰此时力尽,虽拼命倒射却未能躲过,一支子镖仍扎入她的右腿。

    一声娇哼,王幽兰像断了线的风筝掉落下来。下落的同时眼角看到雷胜双手翻动又发出六支子母镖,双眼一闭,知道今日要命丧宵小之徒。

    就在这时,腰中被一物缠绕,人又飞往空中。原来是别玉寒发出逍遥索,手腕一抖将王幽兰空中几个翻转,巧妙躲开雷胜的子母镖。别玉寒同时腾空冲向王幽兰。雷胜再次甩出子母镖,射向空中二人。别玉寒施展龙龟八步躲过子母镖,顺势要将王幽兰抱入怀中。就在这时,东方腾云的刀尖收回到长刀,使出‘神刀诀’的杀招‘开天劈地’,劈向别玉寒。别玉寒躲虽容易,但王幽兰必做刀下花魂。一咬牙,身形加速冲向王幽兰,拦腰抱住,弓身不加停留向前凌空窜去。只听碰的一声,东方腾云的长刀砍在别玉寒的背上。别玉寒如断线的风筝抱着王幽兰掉落悬崖。

    东方腾云和雷胜赶到崖边,只见别玉寒与王幽兰向崖底。百丈峭壁,不摔得粉身碎骨才怪。二人哈哈大笑。

    刚笑了一半,二人僵在那里。只见别玉寒甩出逍遥索,缠住悬崖上一棵松树。二人吊在空中,别玉寒瞅准数丈外另一棵松树,荡了过去,如此几个反复,没入崖底深林不见。东方腾云和雷胜功败垂成,气得脸色发白,半晌,东方腾云恨恨道:“可恨之极,如此算计,竟让二人逃脱我阴阳刀之手。从未有人从阴阳刀手下逃得性命,姓别的竟有如此功夫。”

    “王幽兰中了唐门独门毒药‘五步断魂散’必死无疑。姓别的那小子挨了大哥一刀‘开天劈地’,不死也得重伤,兴不起什么浪了。”雷胜劝道。

    二人心有不甘地下山,奔流香阁找飞香和飘香寻欢去了。

    入了林,别玉寒感到力竭,强忍着的一口真气一泻,喷出一口鲜血,跌到在地。尽管自己有真功护身,尽管龟壳和龙皮刀枪不入,尽管自己尽力前奔,卸去东方腾云不少力道,仍是觉得全身真气几乎被砍散。好厉害的‘开天劈地’。发觉王幽兰脸

    色乌黑,人已晕了过去,暗叫镖有剧毒,顾不得自己运功疗伤,按玄衣十三神笔中止毒方法连点王幽兰八处要穴。就近找到一隐蔽的凸起悬崖下,将王幽兰放下,唰的一声撕开她的衬裙,在右大腿找到伤口处,拔出毒镖,一股黑血随镖流出。别玉寒趴到伤口上,一口一口将毒吸吮出来,直到流出红色的鲜血。

    停下歇口气,注意到被撕裂的衬裙里露出王幽兰雪白无瑕的玉腿,也许是勤奋练功的结果,结实的玉腿滚圆光滑如玉,少了几分脂肪的柔滑细腻,多了两分肌肉的线条和健美。缺了一分丰腴,多了两分修长与弹性。眼往上瞄,根处一条窄小的白色亵裤包裹着王幽兰丰满的私处,几根黑黑卷曲的芳草不老实地溜到外面来。亵裤角上绣着一朵精致秀丽的粉红色兰花,在一尘不染的亵裤和洁白无瑕的玉腿映衬下格外醒目。别玉寒觉得口渴,有些心猿意马,神魂颠倒,下面的东西随即起舞。突然听到王幽兰发出一声轻哼,忙解开王幽兰的穴道,凑了过去。

    王幽兰睁开双眼。别玉寒连忙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啪!”王幽兰突然抬手给他一耳光,两眼冒出怒不可遏的凶光。

    别玉寒一下子蒙了,揉着被扇的脸,委屈而又迷惑:“我辛辛苦苦拼了命把你救下来,你反给我一耳光,什么意思?”

    “我就是死了,也不让你救。你这流氓!”王幽兰咬牙切齿,满脸黑里发红。

    “你这死丫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就看见你的亵裤了,看见一朵小兰花,还看见几根不老实的毛毛,趴在雪白的大腿上,好黑啊!”别玉寒气她不识好歹,耍起无赖:“还有你再不老实,乖乖听我的话,我马上把你就地脱裤子正法。”

    “你敢趁人之危!动我一下我立刻咬舌自尽。”王幽兰眼泪在眼眶里转着,随时都会如瀑布般流下。

    别玉寒最看不得女人哭,立刻堆起笑脸哄她:“我是吓你玩呢。我别玉寒虽然风流,却绝不下流,更不会趁人之危。”发现王幽兰的脸色乌黑加重,立刻点了她身上八处大穴。

    别玉寒只会用玄衣十三神笔封穴止毒,不懂如何解毒。一思想,只好带王幽兰回去让千叶影儿为她解毒。顾不得自己运功疗伤,抱起王幽兰向城里奔去。

    赶到城里天色早已黑了。不敢惊动他人,自后面跳入皇城客栈,敲敲千叶影儿的房门。

    “吱”的一声门开了,别玉寒闪身入内。玩了一天,别玉寒又不在,杜隽与阿娇累得早早上了床,此刻裹着被子睡得正香。阿娇怀里抱着一个写着文绣居三字的精美盒子,张着大口喊着梦话:“绣鞋是我的,十双都是我的。”

    别玉寒摇摇头,这丫头为那十双绣鞋做上春秋大梦了。

    “王姑娘怎么了?”千叶影儿关上门。

    “她中了雷胜的毒镖。”将王幽兰放在床上。

    快步上前察看了王幽兰的伤势,千叶影儿一声惊叫:“啊!‘五步断魂散’!”

    冲到门口,打开门,高声喊起来:“明镜、如月,快拿针盒,还有‘百灵丹’。”

    一嗓子唤醒了所有的人。沈岩、祝伯不好进女人的房间而守在门外。杜隽、阿娇加上俩丫环把屋里弄成一团。千叶影儿取出几根金针敏熟地连扎王幽兰几处大穴,让明镜、如月撬开王幽兰的嘴,喂入一粒散发着清香的药丸。别玉寒送了口气,感到真气衰竭,胸口隐隐作痛,立刻坐到床上闭目运功。

    睁开眼睛,发现已过三更,见王幽兰仍昏迷不醒,问千叶影儿:“影儿,王姑娘怎么样了?”

    “‘五步断魂散’五步断魂,是唐门三大毒,江湖五大毒之一。多亏寒兄封穴止毒,及时赶来,我给她服了‘百灵丹’,用了金针过穴,毒性应该被克制了,过上两个时辰会醒的。但…”千叶影儿望着别玉寒。

    “有什么,说。”别玉寒感到不妙,紧张得手心出了汗。

    “但王姑娘中毒太深,时间太久,深入五腑内脏的毒恐怕难以尽除。脸,脸上的毒黑恐怕不能全去掉了。”千叶影儿低下了头。

    女孩子看待自己的脸蛋比生命还重要,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子,一觉醒来成了丑八怪,你不杀她,她也会跳崖。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就让她这么痛苦一辈子?”别玉寒满脸的悲伤,仿佛他已感受到王幽兰的绝望和断肠。

    “解铃还需系铃人。除非得到唐门的解药,否则毒难以尽除。”

    别玉寒蹭的跳下床:“唐门在哪儿?我马上去。”

    千叶影儿看了她一眼:“在川中。”

    别玉寒一屁股坐回床上,满脸沮丧:“那么远。”

    千叶影儿一笑,伸出纤纤柔指重重点点他的脑袋:“关心则乱。雷胜不是在京城吗?”

    “对,对,我怎么忘了?翻遍京城我也要把他给揪出来。”站起身就要走。

    “慢着。”千叶影儿止住他:“寒兄不用找雷胜,直接到龙虎镖局找总镖头雷傲天的夫人、唐门门主的妹妹唐玉裳就行了。唐门是江湖大门派,雷傲天是少林俗家弟子,你要小心客气点,别一下得罪了少林、唐门两大门派。”

    “知道了,我去要解药,又不是打架去。”向外走去。

    千叶影儿一把拽住他,将一粒‘百灵丹’塞进他口中:“唐门以毒药、暗器著称,雷傲天的子母镖威震武林,故有镖王之称,算是少林七十二绝艺外的绝艺。你虽服过阴阳果不惧百毒,但这颗‘百灵丹’能防百毒,服了以备万一。另外让沈公子跟你一块儿去吧,好有个照应。”

    “不用了,万一东方腾云和雷胜找到这儿,也好有个帮手。”人已闪出门外。

    龙虎镖局位于前门东一条繁华大街上,朱漆大门前两头石狮子呲牙裂嘴,耀武扬威。门前旗杆上高高飘扬着一红一黑两面镖旗,红旗上绣着一条白色入海蛟龙,黑旗上绣着一只金色下山猛虎,双旗在秋风中瑟瑟作响。

    别玉寒握住巨大的门环敲响了门,大门上的小角门嘎吱一声打开,一位镖师打扮的中年汉子探出头:“客官可要投镖?如不急,已过三更,明早再来吧。”就要关门。

    别玉寒一把将门堵住:“雷胜可在镖局里?”

    “还没回来。”

    “在下有急事要见总镖头贤伉俚。”

    “客官贵姓?”中年汉子打量他。

    “扬州别玉寒。”

    “客官请稍后。”中年汉子关上门。

    不一会儿,角门打开一缝,中年汉子探出脑袋:“主人说了,天色已晚,请公子明日再来。”

    要把大门关上。

    “对不起,在下有急事。”一手推开即将关上的门,挤了进去,向院里走去。

    中年汉子再后面高声叫着,加快步伐想拦住别玉寒。可是怪了,任他怎么追,总是差那么一步。转眼来到大厅前,里面跨出一对手握长棍的劲装汉子。中年汉子赶忙拱手施礼:“大少爷,二少爷,这人硬往里闯,小的拦不住。”

    其中一人挥了挥手,中年汉子远远站开。挥手年轻人冲别玉寒一抱拳:“在下雷龙,这是我弟弟雷虎,请问别公子深夜擅闯龙虎镖局有何贵干?”

    原来刚才是二人正在大厅,听中年汉子说一个自称扬州别玉寒的年轻人找三公子,三公子不在便说有急事找总镖头和夫人。雷龙想准是三第在外惹了祸,人家找上了门,这个弟弟与一帮狗肉朋友一天到晚在外惹事生非,准是找上门来,因此让看门的给挡了回去,没想到此人竟闯进镖局来,二人心里不乐。

    “原来是二位公子,别某因急事深夜造访,多有打扰,请二位见谅。”别玉寒一抱拳,客客气气赔个不是。

    “何事请讲。”二人也不把他让进客厅,显然不把别玉寒放在心上。

    别玉寒倒不在意,大略讲了西山发生的事:“现在王姑娘身中‘五步断魂散’之毒,急需解药,故此在下深夜造访,望二位公子看在与王姑娘同在武林,赐予解药。在下这里先替王姑娘谢过了。”说完鞠了一躬。

    雷龙与雷虎彼此相望,不知如何开口。弟弟也太胡闹了,作为证人岂能不讲武林规矩,使出如此下三滥手段,对方还是江湖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二的黄山神尼的徒弟。

    就在这时,屏风后走出一位年过五旬的魁梧老者,身后跟着一位衣着华丽的中年美妇,被一位俏丽丫环轻轻搀扶着。魁梧老者走到大厅正中太师椅上坐下,中年美妇坐在他的右手。魁梧老者应该就是龙虎镖局的总镖头子母镖王雷傲天,中年美妇是他的夫人、唐门门主的妹妹唐玉裳。

    “你说的可是真的?”雷傲天两眼如炬地望着别玉寒。

    “救人的事在下岂敢开玩笑?”别玉寒心里有点不舒服,对方如此问,显然不信自己的话。

    “雷胜现在何处?”两眼仍是如炬地望着别玉寒。

    “在下为西山之事急于救人,未再见过雷公子。”

    “雷胜不在家,你的一面之词岂可全信?”唐玉裳厉声喝道:“‘五步断魂散’五步之内丧命断魂,如果姓王的中了此毒就不会活到现在。如果她能活到现在,就不需要解药了。你的话如何让人相信?”

    别玉寒忍不住拿眼多瞄了瞄这位唐门门主的妹妹。人到中年,一张美丽的脸因养尊处优而保养得很好,流露出一股高傲、得意和目空一切。出生于显赫江湖的唐门,嫁了一个出身少林的俗家弟子、事业有成的丈夫,生了三个如虎添翼的儿子。一个女人有了这样的一生,自然会长就一张高傲、得意和目空一切的脸,说话做事一派飞扬跋扈。

    别玉寒想着,微微一笑:“雷夫人说的有理,可惜王姑娘糊里糊涂地请了在下作证人而阴差阳错地被及时点穴止毒,恰巧千叶家的大小姐千叶影儿就在京城,救了王姑娘的命。”

    “既然有千叶家的大小姐,那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唐玉裳不客气地打断他。

    “王姑娘的毒并未完全解去。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在下因此深夜打扰总镖头伉丽,求得一点解药为王姑娘治伤。”为了王幽兰,别玉寒仍是不温不火。

    “玉裳,既然是黄山神尼的徒弟,不如把…”毕竟是少林出身,白道上的成名人物,雷傲天不想为此得罪黄山神尼,作镖局的贵在多识朋友,少结仇家。

    唐玉裳一挥手,打断了他:“唐门的独门解药岂能随随便便就送了人。唐门以毒药暗器著称江湖,如果被人拿走解药,破了唐门的毒药,岂不制唐门于危境?”

    少林傲然于江湖门派纷争之上,因此龙虎镖局的事反而由身为黑道的唐门撑着的多。唐玉裳出身唐门,身为唐门门主唐玉龙的妹妹,从来都是专横跋扈,雷傲天多少有些惧内。加上唐玉裳所说不是全无道理,雷傲天只好住口,交由夫人处理。

    别玉寒心里不快,这唐玉裳的话刺儿太多了,分明把自己当成盗药的小人。但想想她说的在理,自己还真挑不出毛病,无法再开口要药。当下,一拱手:“雷夫人说的也有道理,在下这就去找雷胜,让他回来说个明白。”

    人向外走,发誓今夜就是翻遍京城每一个妓院酒楼,坑坑洼洼,也要把这死雷胜给揪回来,到时看这蛮横的雷夫人有何话说。

    “站住!”身后传来唐玉裳一声娇喝。别玉寒站住,拧转身。

    “阁下说来就来,说走便走,岂不太不将我龙虎镖局放在眼里了。以后人人都可进出自由,视我龙虎镖局为无物。”

    “在下说过去找雷胜回来。”别玉寒心里燃起一股怒火,压制着问道:“不知夫人是什么意思?”

    “留下两手再走。”唐玉裳担心他会对雷胜不利,想把他留下,待雷胜回家问清楚再做处理。岂料护子心切,反而惹来一场大祸。

    “夫人是要强留在下了?”别玉寒自出山后遇到不少江湖打斗,加上千叶影儿、杜隽和沈岩的传教,对江湖有了些了解。

    “请阁下在此多停留片刻,待雷胜回来,问明情况后再走。”丝毫没提要给解药的事。

    别玉寒乐了:“本也无不可,但在下不喜欢夫人那股盛气凌人、强人所难的态度。”向外走去。

    别玉寒深夜硬闯龙虎镖局,当值的和不少没有当值但尚未休息的镖师过来看发生什么事。这时见别玉寒仍往外走,两名虎背熊腰的当值镖师拦在前面。

    别玉寒回转身:“看来夫人真是要逼在下露两手不可了?”

    唐玉裳冷哼一声,没有开口,脸上却是挂满不屑。

    “既是如此,在下就露上两手,但想请夫人押上点本。如果夫人看得上眼,就给在下解药。”

    “如果不给你呢?”唐玉裳根本就没对眼前这俊秀的小白脸看上眼,不信他年纪轻轻会有什么惊人之举。

    “那在下就一把火把镖局给烧了,把雷胜给招回来,省得我冷呵呵的在夜里到处找他。”

    雷傲天,唐玉裳一脸的震怒,雷龙、雷虎握紧了手中的棍,几个当值镖师拔出刀。这小子是吃了豹胆,食了虎心?还是喝醉了酒,吃错了药到这儿送死来了?

    京城乃是皇家之地,全国权势的中心,更是江湖上卧虎藏龙的地方。所以这里不但多的是不如意的官宦文人,也多的是郁郁不得志甚至找口饭吃都难的江湖中人。在这江湖人堆集,能人太多的地方,能够抱把刀在这里站住脚,出点头实在不易。

    京城有身居江湖十大的神刀东方不灭领导的东方世家,虎踞京城西半城和北半城,是京城最大的江湖势力。

    东城为所谓的京狮堂所占据,据说京狮堂有五位堂主,而大堂主是昔年曾挑战过身居‘俗尼僧狂道,万雷灭岱刚’中的神僧少林无刚大师的铁掌稽飞。

    城南鱼目混杂,是小贩商人三教九流出没的地方,更是风花雪月之地,隐藏着众多的帮会,更是京城卧虎藏龙之地。

    就是这样一个龙盘虎踞的地方,龙虎镖局不但站住了脚,还发展成为江北第一大镖局,成为江北十三家镖局的盟主。当今天下都知‘南有白凤,北有龙虎’,龙虎白凤两大镖局虎踞大江南北,对方竟然信口雌黄,要把龙虎镖局给烧了,雷傲天,唐玉裳如何不震怒?

    雷傲天,唐玉裳尚未开口,突听一声惊雷般的大吼:“是谁吃了豹子胆了,敢烧龙虎镖局,老子把他扔出去。”

    随着声音一名如铁塔般的大汉越过人群,伸出一只莆扇般的大手,宛如托塔天王凌空而降,抓向别玉寒,随风带来一股令人欲呕的酒气。

    众人尚未来得及喝彩,不见别玉寒如何动作,一下抓住扑来大汉的手腕,轻轻一甩,大汉从哪里来又飞回哪里。只听碰的一声,大汉未来得及哼一声便晕在人群外面,脑门向外淌着血。

    众人傻了眼,雷傲天,唐玉裳大吃一惊。副总镖头托塔天王李少秋的崆峒绝艺七伤拳虽然厉害,但江湖上能胜他的人并不少,因为他的实力在江湖可能还排不进前百名。但要一招胜他的人恐怕只有刀君、剑圣这样的世外高人,乔天、黄山神尼这样绝顶江湖的十大高手才行。但要一招把他扔出去摔个半死,雷傲天,唐玉裳想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因为李少秋只所以得了托塔天王的外号,并不全是因为他的七伤拳厉害,而是因为他身高近丈,体重两百多斤,浑身的粗皮铁骨,不怕摔不怕打而得来的。

    想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

    唐玉裳冷哼一声,压住心中的震惊:“果然有一手,原来是来找镖局闹场子的。你出身何门何派?报上来。”

    “在下无门无派,就算是个孤魂野鬼吧。”

    “好,那就听一听一个孤魂野鬼的故事吧。可听说过西北大盗魏不怯?”

    “没有。”别玉寒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原来是个稚儿,不知者无畏。”唐玉裳斜眼瞄他一眼:“魏不怯原名不叫魏不怯,只因武功高强,神出鬼没,无人奈何的了他,便狂妄地将自己的名字改成魏不怯。十年前他难受的手痒痒了,便吃了豹子胆,劫了龙虎镖局的镖。三个月后,魏不怯一把鼻子一把泪、体无完肤地跪在龙虎镖局门前,双手奉上劫去的镖,哀求‘百死不痒粉’的解药。从此以后江湖上再没有人见过魏不怯。”

    几个目睹过十年前那一幕的老镖师浑身打了个机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向趾高气扬、自命不凡的魏不怯竟披头垢面,一副叫化子模样,两只脏手在身上不停抓来抓去,满身新痕旧疤交织在一起,惨不忍睹,那才叫生不如死。

    别玉寒仍是一笑,似乎这故事与自己无关:“这魏不怯也够倒霉的,不过夫人的故事也撩得在下这软软的心有点痒了,忍不住想替魏不怯报报冤屈。因此想再请夫人加点本,如果在下输了,在下这条命赔上,无话可说。如果在下赢了,除了解药外,还想要龙虎镖局的牌子。”

    “哈哈哈。”唐玉裳气极而笑:“阁下终于说出今夜来此的目的。龙虎镖局的牌子挂了二十年了,恐怕没那么好摘。”

    “牌子既然是挂上去的,就有摘下的一天。何况挂了二十年,也许到了该摘下来的时候。”别玉寒的话说得平平淡淡,却气炸了在场所有人。但刚才那一手将武功仅次于总镖头的副总镖头托塔天王李少秋一招摔个半死,使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

    “别公子,不知龙虎镖局与阁下有何过节,与魏不怯有何关系,竟要摘龙虎镖局的牌子?”雷傲天实在想不起龙虎镖局曾与姓别的什么人有过过节。

    “在下与龙虎镖局从无过节,也是第一次踏入龙虎镖局的门,更没见过魏不怯。既然雷夫人逼在下露上两手,在下不自量力请总镖头押上点赌注而已。救人如救火,在下想早点拿了解药回去救人。请雷夫人将解药放在总镖头身旁的茶几上,如果在下能从总镖头贤伉丽和两位公子面前将解药拿到手,在下赢,拿解药走人,总镖头摘下牌子。如果拿不到解药,在下把这条命搁这儿,任凭总镖头处置。如何?”

    雷傲天刚要开口,有人大喊一声:“别上他的当!”

    人群闪开,走进雷胜。

    “你小子如此不地道,我正准备在镖局放把火,把你给招回来,你倒回来了。是不是听春楼玩的不好?”别玉寒连笑带骂挂讽刺,雷胜的脸皮再厚,也有些红了,好在天黑灯暗,大家看不清楚。

    原来东方腾云与雷胜商议决定在西山杀别玉寒,活捉王幽兰,尽情享受享受这漂亮妮子,也为千叶影儿的事出这口气。谁知让别玉寒这小子救走了王幽兰,到了嘴边的天鹅肉给飞了。但二人一个中毒,一个挨了要命的一刀,不死也得拔层皮,短时间难以复出江湖,甚至可能因毒发内伤而双双毙命深山。便约了苗鹏和李明伟,到流香阁的流香池里与飞香、飘香和另两个头牌姑娘闻香、馨香八人四对洗了个痛快。雷胜更是把飞香折腾个半死,连带昨天扔下的百两银子全给找补回来。拖着喝得半醉、累了个半死的身子刚进门,便发现镖局出事,却是别玉寒来找他。本想悄悄躲开,但听到别玉寒要摘镖局的招牌,只好硬着头皮出来。

    “这小子有根绳索,玩的很流利,别上他的当。”一句话表明了别玉寒前面所讲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雷傲天、唐玉裳狠狠瞪了一眼这不争气的儿子。

    “小子你放心,在下不用逍遥索就是。如果用了算在下输了这场比武。”未等雷傲天、唐玉裳开口,别玉寒先作了保证:“在下深夜突然造访,诸位肯定未有准备,在下这里等着,待诸位准备好了在下才动手。”

    事到如今,弓在弦上,双方已无法善罢甘休,雷家的人入内更衣商议去了。站在外面的镖师随气愤别玉寒要端掉他们的饭碗,但人人都有自知之明,不敢上前,只好远远地躲开看戏罢了,希望总镖头能发神威,收拾这狂妄自大的年轻人。

    不到片刻,雷家老少五人鱼贯而出,个个一身劲装,连唐玉裳也换上十年未碰过的百袋衣。顾名思义,百袋衣有好多口袋,是用来装各种暗器的,唐门子弟人人都有一件。雷傲天与三个儿子的皮夹克上插满了子母镖,显然听完雷胜讲述西山发生的事,知道能从东方腾云一招‘开天劈地’下安然无恙地逃生并马上来挑威震武林的龙虎镖局的梁子,不是疯子就是怀有绝世武功。因为挑战龙虎镖局就是同时挑战唐门和少林两大门派。

    唐玉裳走到茶几前,伸手入怀。别玉寒突然开口:“愿赌服输,希望雷夫人别放错了药。”

    唐玉裳皱皱眉,略微犹豫一下,自怀中拿出一精致的小瓷瓶,放在茶几上。雷家五人一字半圆形站在茶几前面,布置显然是事先商量好的,最利于施发暗器。

    待雷家的人准备好,别玉寒缓缓抽出逍遥剑:“在下要出手了,各位小心。”剑尖斜指向前,微微上挑。

    雷家所有的人屏住呼吸,双目不眨地盯着八丈外的别玉寒。别玉寒突然发动快得如同一道白影冲向雷胜。雷胜本就对别玉寒心有余悸,见他首先鬼魂般疾速冲向站在最靠边的自己,来不及甩镖,哇的一声大叫左手长棍冲着白影捅了过去。别玉寒长剑准确无误地点在棍的顶端,人却借力在空中生硬硬地一横使出龙龟八步中的‘神龟横行’,大马行空地转向另一侧的雷龙、雷虎兄弟。雷胜被棍端传来的强大力道撞击得腾腾腾向后倒退,直到后背撞到墙才停下,手中坚实的白条棍断成数节。雷龙、雷虎本来见别玉寒冲向弟弟,与父母预料的一致,手中子母镖同时甩向别玉寒的背影。谁知别玉寒突然迎着镖冲向自己,心中一惊,这小子不要命了。却见别玉寒手中长剑微晃,兄弟俩发出的十二支字母镖像是碰到一堵墙,四下纷飞。别玉寒极快地越过惊呆了的二人,双脚连环踢向二人后背大穴,与此同时,满天的毒蒺藜,二十四支子母镖在身后呼啸而过。被踢的雷氏兄弟无助地双双飞向雷傲天,唐玉裳。

    不愧是少林杰出俗家弟子,雷傲天施展少林七十二绝技‘少林神棍’中一招‘棍挑双鹰’,将飞来的雷龙、雷虎挑往身后。多年的夫妻,配合十分默契,二人刚被挑起,年轻时有‘散花天女’之称的唐玉裳左手一把梅花针,右手一堆子午钉,后面紧接满天星、飞蝗石、铁莲子、青蜂钉、甩手箭、琵琶锥、飞鱼镖,一波接一波的从她的手中变魔术般飞出。

    别玉寒踢过雷龙、雷虎后,人在空中,用剑一点地人腾向空中,一招‘与天逍遥’从空中钻入如雨暗器中,暗器被剑气震得四下纷飞。唐玉裳眼前出现万点剑星,点点疾速奔向自己,顿时花颜失色,人疾速后退,右手一挥一块粉色丝绢,撒出粉红色淡淡烟雾,正是令江湖人闻名丧胆的‘百死不痒粉’。可惜别玉寒来的太快,剑尖到了面前,剑尖的剑气将‘百死不痒粉’逼了回去,尽数撒到她的身上。这也是该她倒霉,她的不可一世让别玉寒极为愤怒,想让她吃些苦头,故意将‘百死不痒粉’逼到她身上,尝一尝自食其过的味道。唐玉裳立刻感到如万蚁钻心般脸上、脖子,双臂痒的难受,并迅速向全身蔓延。唐玉裳手伸向怀中,但却停在那儿,因为别玉寒透过剑尖的剑气点了她的穴。任由那种钻心的酥痒蔓延到全身每一处却又不能抓一下,痛苦呻吟起来。

    刚点了唐玉裳的穴,耳后一阵阴风,雷傲天的长棍如奔雷般捣向别玉寒的后背。本想施展‘神龙摆尾’移开,看到雷胜突然冲向茶几,明白他是想毁了解药,让他永远赢不了。一咬牙,卷缩头和四肢,使出‘缩头乌龟’任由雷傲天的长棍捣到自己的后背,气血翻腾,人借着力道加速冲向雷胜,自后面快速点了他的穴道。刚要抓到解药的雷胜被钉在那里。

    别玉寒人未停留,冲到客厅墙壁,右脚一点,姿势不变地反射向雷傲天,乒乒乓乓一阵响,不知多少支子母镖射到龟壳上。雷傲天不愧为子母镖王,转眼间发出三十二支子母镖,尽数击到别玉寒的后背上。人却来不及高兴,发现三十二支子母镖碰到铜墙铁壁,四处纷飞,别玉寒人已到了跟前。镖已无用,手中亦无镖,大喝一声,使出‘少林神棍’最后一招‘人棍同归’,扑上去要与别玉寒同归于尽。别玉寒身子旋转,使出‘龟头反击’,长剑刺入棍影中,雷傲天的长棍断为数节,长剑点在他的喉咙上,寒气刺入咽喉,背心被冷汗浸透。

    “杀了我!”雷傲天满脸绝望,双目通红如血,竭嘶底里地喊道。

    抽回长剑:“在下是来取解药的,没有杀你的理由。”剑回鞘,拿起茶几上的瓷瓶,人一闪出厅不见,只有一句话自空中飘来:

    “他们的穴道一个对时后会自动解开。”

    人家根本不怕他们拿出来的是假药。雷傲天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僵立在那里。

    白影闪过镖局大门时,门上的匾无风自落,摔在坚硬的青石板台阶上,成为碎末。

    名镇大江南北二十年的龙虎镖局瞬间被一个不明来历的年轻人摘了牌子,这消息在呼呼秋风中传开,天亮不久就已传遍京城。

    别玉寒回到客栈,给了千叶影儿解药,回自己房间打坐运功。这一战耗费了他不少力气,尤其是雷傲天那一棍,力道确实不小。别玉寒刚离开千叶影儿的房间,祝伯从墙外跳进来,进入千叶影儿的房间,讲述发生在龙虎镖局的事。原来别玉寒离开后,千叶影儿放心不下,便派祝伯赶去,必要时暗中相助。听了祝伯的描述,屋中的女子,尤其是从没见过别玉寒出手的明镜、如月和只在码头看到别玉寒一剑击败千叶强的千叶影儿,听得心惊肉跳,惊喜不已。只有千叶影儿惊喜之余脸上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忧虑。

    这下与唐门和少林结定了怨!

    打坐运功完毕,天已大亮。别玉寒赶到千叶影儿的房间,只见王幽兰人已不见,阿娇正揉着微红的半边脸。

    “王姑娘呢?”

    阿娇一见表哥进来,扑到别玉寒的怀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搂住表妹,赶忙问怎么哭了。

    “那个忘恩负意的王幽兰,一醒就喊着要杀大哥。”杜隽在旁恨恨地开口:“阿娇骂她忘恩负意,她腾的跳起来给了阿娇一耳光就跑了。以后不准大哥再救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阿娇哭得更响了。赶紧为表妹擦眼泪:“这丫头是不知好歹,连我也被她扇了一耳光呢。”

    众女忙问怎么回事?别玉寒才有机会将西山比武、雷胜出镖伤王幽兰、自己挨东方腾云一记‘开天劈地’后跌落鬼见愁的事娓娓叙来。三女听到心上人山洞为王幽兰疗伤的经过,个个噘起嘴,怒气腾腾的瞪着他。别玉寒老脸一红:“我可什么都没做。亲她的大腿是为了为她吸出毒液。”

    三女不说话,仍旧瞪着他。

    “我是一不小心瞧见她小亵裤上绣了朵精致的小兰花。”

    三女仍不说话。

    “对不起,因为兰花绣得漂亮,多看两眼,无意中瞄见几根黑黑的毛毛不老实,溜到小亵裤外面。”

    三女伸手拧他。别玉寒躲着大叫冤枉,自己决没有趁火打劫。

    “我才冤枉呢!”阿娇从他怀中抬起头:“你是活该,我又没招她瞄她的,干吗给我一耳光。”说着又要哭。

    “所以我提前给你买了十双‘文绣居’的绣鞋,给你赔罪。”

    “十双都是我的?”见别玉寒点点头,破涕为笑,冲到床上将盒子紧紧抱在怀中。

    这个表妹永远都是这样好哄。

    见杜隽和千叶影儿四只眼望着自己,流露出贪婪羡慕的光芒,阿娇极不情愿地打开盒子,递给每人一双制作精美的红色绣鞋,三人拿着绣鞋品头论足,不以乐乎,早将王幽兰那几根毛的事抛到天外。

    正兴高采烈,明镜、如月和碧儿端着为别玉寒准备的洗脸水和精美的早点进来,看到红色绣鞋,围了上去,眼里放射出杜隽和千叶影儿眼里刚刚发过的光芒。阿娇一脸痛苦地递给每人一双,表情比挨了王幽兰一耳光后还委屈、难过。

    别玉寒摇摇头,自己倒成了局外人。只好自己洗漱后,独自享受起精致的早点。刚吃完,就听外面传来一声大喊:

    “姓别的,太阳晒到屁股了,还不起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