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列表 > 59、第五十九章 挑拨
    59、第五十九章挑拨

    德库拉是真的生气了。

    就连喊艾伦都没用,瑞夕还是被某人残忍的拒之门外,坚决不见!

    傲娇的小心眼老男人真难哄!

    瑞夕摸了摸自己的满鼻子灰,从魔王办公室返回的时候,遇到了同样来见导师的朱丽叶。

    那天晚上的谈话,让瑞夕和朱丽叶的关系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多了几分亲切和随意。拥有相同的秘密,最重要的是两个人还很志趣相投。

    “又被轰出来了?”朱丽叶看到瑞夕灰头土脸的模样,笑着停在拐角处等她。

    这样的事情这两天已经发生过多次了,朱丽叶也已经习惯了,但凡见到瑞夕这样的表情,不用说一定又是被德库拉导师给赶出来了。

    “他说我完全可以自学成才,根本不需要找他。”

    瑞夕耸了耸肩,回答的有些无奈。

    自从那天晚上被德库拉轰出来之后,现在每天见了她德库拉都好像是见到了杀父仇人,脸上阴沉的能够掀起一场飓风。三句话中两句半是讥讽,剩下的半句才是德库拉对她的真实意愿表现――滚吧!

    而这种情绪,在知道她之前还找过格瑞克商量却并没有对他提半个字之后,更是达到了负面的顶点,直接连门都懒得开,直接开吼滚蛋了!

    “你也确实是太胆大了。”朱丽叶摇头:“这一次要不是有艾德卡维斯校长还有德库拉导师全力斡旋,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

    瑞夕没吭声,她知道朱丽叶说的没错。

    “我也知道,是我太莽撞了。而德库拉导师,也确实是为了我好。”

    “这也不怪你,大概你也没想到启动法阵会有那样大的动静吧!”朱丽叶笑着安慰她:“好了,德库拉导师也是因为关心你,就算现在生气发火也是一时的。既然口头认错无效的话,那么你也许可以考虑其他的办法。”

    瑞夕双眼一亮,下意识的就去拽朱丽叶的胳膊:“其他的办法?!”

    ……

    在瑞夕绞尽脑汁想对策的时候,德库拉也在进行‘是把眼前这一群讨厌老头儿打包甩进异世空间一日游呢’还是‘不搭腔由着他们去折腾折腾够了自然就会走的’两种选择中天人交战。

    魔法公会和蓝星皇朝向来面和心不和。

    这次两拨人虽然目标相同,但是目的却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从第一次面见艾德卡维斯校长时,争吵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作为学院代表,德库拉每天处在这样没有意义和结果的争吵中都要**出本尊了。

    特么这些人怎么这么烦?!

    “虽然泰坦巨人和那天晚上出现的巨**阵有一定联系,但是却并不表示是同一个人所为啊!”

    “没错,德库拉导师,您的说法未免有些轻率!”

    ……

    轻率你妹!

    德库拉忍着额头直跳的青筋,尽量保持住脸上已经显得有些扭曲的微笑:“但是所有的证据都证明,卡丘斯就是这一切事件的制造者,最开始出现的召唤波动,是他对复原出来的召唤法阵的测试,这也是为什么卡玛恩魔法学院这段时间召唤波动极其频繁的原因;而后来他利用成熟的召唤法阵献出祭品,然后成功召唤出了泰坦巨人却被我除掉之后,为了得到更强的力量,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召唤,不过这次他的运气似乎不怎么样。”

    “被法阵反噬吞没,现在……”德库拉有些遗憾的摊手:“只怕是很难回答各位的疑惑了。”

    德库拉都忘了,这是他这几天第几次做出这样的解释了。

    问题是这帮老头儿压根就不信,他们吵个不停,却又偏偏拿不出任何质疑的证据。

    更让德库拉觉得糟心的是,这双方就算是争吵,重心也不是在质问卡玛恩魔法学院的调查上,而是互相挖苦讽刺为乐,这让德库拉只觉得身边围了一群苍蝇,嗡嗡嗡的烦躁个不停!

    艾德卡维斯校长的预见性让他除了在第一天招待这些家伙的欢迎宴上出场了一次之后,便进入了神隐状态。负责招待这些老麻烦的事情便毫无悬念的推到了他和格林导师的身上。

    就看手上的证据链,完全已经可以了解眼前的麻烦各自回家各找各妈了,可偏偏这些老东西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见面哪怕只有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吵个鸡飞狗跳!

    “其实是这样的。因为你们之前提供的资料信息,我们也曾去做过一些调查。”坐在德库拉左边的一位光头老者是来自魔法公会的艾德里**师,顾着艾德卡维斯校长的面子,他对德库拉也还算是客气。

    “我们探查到,在卡丘斯消失的地方,似乎还有其他一类的魔法波动,虽然很微弱,但我们却也无法坐视不管,德库拉导师,您说对吗?”

    “您说的是卷轴吧?”德库拉的回应很坦然,没有一丝慌张,就仿佛艾德里所说的一切完全就处在他的掌握中一样,他侧首对一旁的侍者示意,马上便有一沓新的资料搁到了会议桌上:“不光各位发现了这一现象,我们自然也有所发现,所以对此我们也做了一定的调查。”

    见到一群人盯着他目露怀疑,德库拉的笑容更深了:“各位不用奇怪,毕竟这样的事情对我们卡玛恩魔法学院来说,也是非常可怕的潜在威胁,如果不能将其处理的话,对我们学院也是极其不利的。”

    “那么,格雷森校长呢!”坐在皇朝特使团一边的留着两撇小胡子的马格列男爵无论在说什么的时候,下巴都保持着四十五度角的上扬,配上那身红白相间的礼服,活像一只时刻都在傲娇的火鸡。

    “尚无线索。”德库拉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看着马格列男爵:“要知道格雷森校长在学院里拥有者绝对的权利,我想如果他有什么事情要远离,就算是艾德卡维斯校长,也是没有办法阻拦的。”

    “这代表了对陛下的尊重,我想男爵你应该比我更为清楚才对。”德库拉撑着桌面站起身:“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艾德卡维斯校长为各位准备了丰盛的午宴,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可以吃完了午饭再继续。”

    午宴之后还有下午茶,下午茶接着晚宴……

    然后可能明天还会安排捕猎,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活动。

    至少他是不用再守着这些老不死的一耗一天不得安宁了。

    也许下一次的会议,可以考虑让格林导师过来主持。

    德库拉一边懒散的想着对策,一边毫不迟疑的率先往外走,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好的休息一下,最好谁都不要来打扰!

    “德库拉导师,请等一等。”

    他刚刚走出去没多远准备转弯下楼梯时,听到了身后有人叫他。

    是刚刚那位对他提出质疑的艾德里。

    艾德里和艾德卡维斯校长曾经是一起的同学,后来一起入世历练,最后只不过艾德卡维斯来到了卡玛恩魔法学院任职,而艾德里则留在了魔法公会。

    所以德库拉在艾德卡维斯心里的地位,艾德里自然很清楚。

    这些年依托卡玛恩魔法学院,艾德卡维斯的声望是越来越高,比起常年呆在魔法公会里任职的艾德里自然是要有地位的多。而再加上德库拉原本的身份,所以即便艾德里和艾德卡维斯是平辈,对德库拉也是相当的客气和谦让。

    “自从上次魔法公会一别之后,我们已经有几年没见面了吧。”艾德里走在德库拉身边,不动声色的和他套近关系。

    “是啊,那时候我才刚刚从卡玛恩魔法学院毕业,跟着艾德卡维斯校长一起去魔法公会述职。”德库拉点头:“能够在这里见到您,实在是很高兴。”

    “等到眼前的这摊事情顺利解决,我一定请艾德里先生好好的喝一杯。”比起艾德里,德库拉套近乎的手段要更加的平和不着痕迹:“您知道,虽然现在我有这样的想法,却毕竟还有着……总是不太好看。”

    这种‘我有的难处和顾虑其实你懂的’暗示一出,立刻得到了艾德里的共鸣,他连连点头:“皇朝那帮人实在是有些太过计较了,你大概不知道,他们拿着格雷森校长失踪的事情做幌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们得出的结论质疑和推翻,实在是太过分了!”

    如果只有皇朝那部分人的努力,没有魔法公会的推波助澜会有现在这样的纠结?

    对于艾德里将污水整个往别人头上泼的行为,德库拉只当是没看到,他笑了笑:“是啊,不过,格雷森校长现在仍然没有下落,确实是让人很着急。”

    “真的没有一点下落吗?”艾德里脸色凝重,压着声音低声道:“这件事情如果不给他们一个说法,只怕那些家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呢!”

    何止是皇朝的人不会善罢甘休,只怕你们这些魔法公会的老家伙们一样在等着看戏吧!

    如今来套近乎的问这些事情,还不是想知道一些底细然后赶在之前做好发难的准备?哼哼,一个个都老成精了!

    真以为没有人活的比他们久吗?

    德库拉一边在心底腹诽,面上却比艾德里还要沉重:“没有。其实说起来您也不是外人,我和艾德卡维斯校长……”德库拉四下看了看,见没有旁人才继续轻声道:“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蹊跷?”艾德里有些不明所以,但明显的已经咬了勾。

    德库拉不慌不忙,一反刚刚的配合,而是狠狠的对艾德里卖了个关子:“是啊,哎呀这说起来也是卡玛恩魔法学院内的事情,艾德里先生这些天已经够辛苦了,怎么还好意思让您继续为我们操心呢?!”

    “……无妨,我和艾德卡维斯是多年的好朋友。他的事情,我自然是要全力而为的!”艾德里嘴角抽了抽,脸上的笑容差点就没挂住,都到这份上了你再来个不能说,不是讨打吗?!

    “这件事情说起来话长。”德库拉抬头看了一眼顶拱上的巨幅壁画,神魔大战什么的老掉牙内容现在看起来仍旧是栩栩如生,让人挪不开视线。

    “……”你够了喂!说起来话长你就长话短说啊,你悬在这里没了后文是个怎么回事?!

    艾德里急的差点要跳起来,可德库拉却像不知道一般,等了良久才一脸抱歉的抬手拍了拍额头:“哎呀,我一时间有些入神,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艾德里先生?”

    “……您说,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艾德里强忍着给德库拉一记禁咒送他飞升的冲动,很配合的提醒他。活像两个久别的老友一边散步一边聊天一样的惬意。

    “喔,对,说来话长。”德库拉点头,末了又一脸认真并且带了几分讨好和期待的看着爱德拉请教道:“那么,我们从什么地方开始说呢?”

    “……格雷森校长失踪的事情!”艾德里再一次完成了自我忍耐素养的提升,至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没有发火,甚至还能保持微笑的和身边这个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家伙耗了这么久!

    “发现格雷森校长不在学校的时候,正好是第一名学生遇害的同时。而后来我们便和他彻底失去了联系!”

    “时间上,您不觉得太过巧合了吗?!”德库拉见已经刺激得差不多,方才不紧不慢的顺着艾德里的问话往下分析道:“您大概还不清楚,格雷森校长不在的消息,我们并没有通知蓝星皇朝,但事实上就在格雷森校长失去联系后的第三天,艾德卡维斯便收到了克里曼德**师的亲笔信,信中明确的问责了有关格雷森校长的一切事情,您说,是谁暗中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皇朝呢?!”

    “你怀疑什么?”艾德里瞪着德库拉,就算是他再不懂得卡玛恩魔法学院这些年的事情,但只听德库拉的讲述,他也大概的猜测到了一些东西。

    “卡玛恩魔法学院这些年的声誉越来越高,每年从中毕业的不乏有许多优秀的魔法师人才。这些人无论是对魔法公会还是对蓝星皇朝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发展需要。”

    “相比较后来的格雷森校长,艾德卡维斯校长在学校的声望自然要高上许多,所以这些年虽然格雷森想尽办法要控制卡玛恩魔法学院,却总是没有得逞。”

    “这只是一面之词。”这样的怀疑,艾德里虽然能听却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相信,何况,就像是德库拉之前说的,这不过是卡玛恩魔法学院内的事情,与他,与眼前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我当然知道没有具体的证据,您是不会相信的。”德库拉倒也不急,他抬手将一个信封悄悄的递给了艾德里:“您大概还不知道,格雷森校长对于召唤师有着非常执着的追求,他来到卡玛恩魔法学院,无一刻不在想着如何去完成他的愿望,而后他在努力没有任何结果之后,便又将注意力转到了那些记载了神秘法阵的古魔法手札上。”

    “卡丘斯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学生,还是一个资质并不高的紫袍七级,他有什么能力去获得和破解那些魔法手札?”

    “你的意思是?”艾德里将手里的信封匆匆的塞进储物戒指里,才似刚刚的这场交换没有发生一样,继续顺着德库拉的话题往下继续:“格雷森和那个卡丘斯是一伙的?”

    “不,我更觉得格雷森是幕后主使,而目的就是为了让艾德卡维斯校长离开卡玛恩魔法学院。”德库拉笑了笑:“要知道艾德卡维斯校长如果在学院的话,那么他将永远也无法获得卡玛恩魔法学院的主导权,自然也完成不了帮助蓝星皇朝的魔法军团扩张的任务。”

    “您其实可以想一想,如果艾德卡维斯校长真的离开了卡玛恩,而卡玛恩魔法学院又像其他学院一样归为蓝星皇朝控制,那么……魔法公会去哪里再建立一个能够让平民学生畅快学习魔法的地方?”

    魔法公会的成员,大多是来自中下阶层的平民魔法师。

    卡玛恩在艾德卡维斯校长的努力下,不仅成为了整个东**最为出色的魔法学院,还是唯一一个**贵族特权,给平民学员充分**和身份的地方。

    平民学员可以在这里选择导师,学习到很多在其他魔法学院所不能够了解的知识。

    而这些成长起来的学生毕业之后,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大半会加入魔法公会,进行属于他们的试炼和发展,向着更高阶段的地位还有实力去努力。

    “听到你这么说,我还真是欣慰,要知道德库拉导师您,可是贵族子弟呢。”

    但是这番话从德库拉口里说出来,多少让艾德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他可是贵族,而且还是未来继承爵位的贵族之后!

    “可我也是艾德卡维斯校长的**。”德库拉的回答很简单,但是配上他的表情和语气,却有着绝对的说服力。

    “啊,艾德卡维斯真是好福气啊!不过说起来,我听说你才收了一个学生在身边?”艾德里往前走了两步,似想起什么一般话锋一转,拐到了德库拉的身上。

    果然还是来了。

    德库拉不动声色的陪着艾德里往前走了两步,才点了点头:“是的,这次新生入学的第一名。纳兰家现任家族纳兰睿的女儿。”

    “喔,纳兰家啊,那曾经也是一个辉煌的家族,我还记得曾经书上的记载,纳兰家的先祖是一位能够召唤出战龙的大召唤师呢!”艾德里扭头看了看德库拉,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些什么,可惜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个姑娘的资质并不好,只是D级。”德库拉这时才露出了几分遗憾的神情,却完全是一个导师对**的怜惜:“不过,因为家父与纳兰家素有些来往,所以有些事情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D级啊,那可真是太遗憾了。”艾德里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不过马上他又换了一副兴趣十足的表情:“不过,D级的话能够成为新生考核第一,这实在是……”

    “她一拳**了对手。”德库拉并不回避,这些事情想必眼前这老头儿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会来问他也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

    “她很有灵性,所以这也是我决定收下她为**的缘故,也许这样的聪慧能够弥补她资质的不足。”德库拉站定脚步:“时间也不早了,艾德里先生这么久不过去的话,想必那些尊贵的先生们一定等急了呢!”

    “好吧,代我问候艾德卡维斯好,等到事情结束后,我一定亲自上门去找他喝酒。”

    问到了该问的问题,艾德里倒也不恋战,和德库拉简单的告别之后便离开了。

    其实不管瑞夕这次如何,只要是曾经家族里出现过召唤师的后代,进入魔法学院之后都会是重点被关注的对象。

    而瑞夕的表现,则让她比资质是S的瑞琳娜更多的吸引了那些家伙的注意。

    现在只是没有证据,只怕有一点由头,那些家伙估计就会像闻到了蜂蜜香味的苍蝇一般蜂拥而至了。

    而想到这里德库拉就更生气了――

    明明就是这样的多事之秋被人盯得死死的不好脱身的时候,她竟然还那样胆大妄为的在学校外来那么一出!!

    不可原谅。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够原谅她!

    德库拉在生气,瑞夕却在发泄。

    自从那天和卡丘斯的事情解决之后,再回到宿舍她就没有见到瑞琳娜了。

    一想到曾经瑞琳娜为了对付她而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情,瑞夕就气不打一处来。可瑞琳娜却仿佛是知道瑞夕要找她麻烦一般,这几天不知道躲去了哪里,人影儿都见不到一个。

    别说是瑞琳娜,就连和她一起进入宿舍的另外两个姑娘,也都在一夜之间卷起铺盖搬走了。

    这种无异于火上浇油的做法更是让瑞夕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学校统共就那么大,瑞琳娜就算是要躲,又能够躲到哪里去?

    在没有摄像头GPS定位的时代,朱丽叶交给她的‘水镜’就无疑成了缉凶找人的大杀器!

    可无奈瑞琳娜这女人滑头的很,竟然打着心疼照顾导师的大旗躲进了疗养院,腻在艾比利亚导师的身边不挪窝!

    夜深人静之后的**级镜头更是看得她和朱丽叶面红耳赤……

    而这一切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朱丽叶再见到古诺斯的时候会主动打招呼,亲切带着几分怜悯的表情让古诺斯活像是见了鬼。

    功夫不负有心人,过了这么多天以为风头已经过去的瑞琳娜刚刚从疗养院一出来,便被早早守在外面的瑞夕逮了个正着。

    有朱丽叶做帮手,瑞琳娜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就被她们挟持到了学院图书馆背面的一处偏僻的山坡后。一到点儿,朱丽叶便一脸嫌弃的将瑞琳娜推到在了地上,仿佛是多沾两分钟就会被传染上的脏东西一般。

    “瑞,瑞夕?你,你要干什么?”瑞琳娜看到瑞夕的表情,有些惊惧的往后缩了缩,直到撞到身后的树干才不得不停下来,泪汪汪的大眼睛清澈无邪:“我,我没有伤,伤害你呀!”

    “够了!”瑞夕哼了一声,不想再听瑞琳娜的辩解:“你做了些什么,和卡丘斯有什么关系,在我的床上放了些什么,包括这两天你每天晚上和艾比利亚导师都交流了些什么,我不说你也相当清楚。”

    “你不能杀我!”瑞琳娜听到瑞夕说了这些,脸微微一红,不过转而她倒是也很顺从的收起了之前的那份伪装,讥诮而笃定的自下而上打量着瑞夕:“你不敢!”

    “虽然我一条贱命,但是在眼下无论是从校规还是从其他的角度,你都不能杀我!”

    “谁说我要杀你了?”瑞夕哼了一声,慢悠悠的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小瓶药水来:“放心,我会让你好好的活着,活的比之前还要滋润还要快乐呢!”

    然后就在瑞琳娜的惊叫和挣扎中,由朱丽叶帮忙,将那一瓶药水全部给瑞琳娜灌了进去。见到瑞琳娜趴在地上,努力抠着嗓子想要把药水吐出来,瑞夕笑了:“别费力气了,那药水是特制的入喉便化,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和罪证,我目前的魔药研究中最为完美的作品。你口口声声说要和我做一对好姐妹,那么妹妹我得到的好东西,自然要先呈给姐姐你享用才能表达我的尊敬不是?!”

    “你,你到底给我喝了些什么?!”瑞琳娜抠了半天也只是干呕,就像瑞夕所说的那样,她并没有吐出一丁点儿药剂,而她身上也没有出现什么不适的反应。

    可越是如此,她反倒是越发不安和痛苦了起来,抬起头瑞琳娜一脸怨毒的瞪着瑞夕:“你,你这个歹毒的JIAN人!”

    “我给你喝了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瑞夕来回捏了捏手指关节:“现在,还是让我们用彼此都熟悉的方法,好好的培养一下我们的姐妹感情吧!”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就在瑞夕上前,准备对瑞琳娜做更深一步的交流时,一个好听的声音带着几分疑惑响起在离她们不远的小道上。

    亚岱一袭长袍拽地,银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样顺从的垂在脑后,如同星子一样的耀眼迷人。

    “学长,学长救救我……”瑞琳娜是认得亚岱的,至少第一次如果不是亚岱的出现她也不会被鞭打的那么凄惨,不过他说他是纪律处的成员,那么既然上次他能够那样要求秉公执法,那么现在呢……

    就算是不能够出发瑞夕,至少能够救救她吧!

    “学长,她们要杀我,要杀我呀!”

    “你们在排练这个月月底校庆要表演的节目吗?”亚岱不等瑞夕她们给出回答,忽然笑起来,抬手翻了翻握在他手里的资料夹:“哎呀,看到你们这样卖力,又表演的这样真实,我还真是压力巨大。”

    “……”

    瑞夕。

    “……”

    朱丽叶。

    “……”

    瑞琳娜。

    瑞琳娜看着已经抬步打算离开的亚岱,如同疯了一般的尖叫起来:“学长,学长你不能这样对我,她们要杀我啊,你怎么能够这样见死不救?你不是纪律处的人吗?难道你要违反校规的要求视其为无物吗?!”

    “瑞夕,你们这样不行。”亚岱听到瑞琳娜的尖叫停下身,回头一脸认真的看着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的瑞夕和朱丽叶,以一个专业人士的身份很严肃的对她们建议道:“虽然你们的表演很真实,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真实闹不好容易引起别人的误解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看你们还是布下一个隔音禁制更为妥当。”

    “而且,现在正是中午,这样大的声音要是影响到别的同学休息也不好。要是投诉到纪律处,我可没有办法置之不理的!虽然我们认识且关系不错,但是违背校规要受到惩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知道我不能徇私!”

    “……”

    瑞夕扭头,她什么都没听到。

    “……”

    朱丽叶望天,这位一定不是亚岱学长,一定不是!

    “……”

    瑞琳娜要疯了。

    不,不能徇私?!那么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瑞琳娜想要尖叫,却被朱丽叶更快一步的下了禁言咒,然后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的朱丽叶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盯着瑞琳娜笑意越来越浓:“你那样体贴的照顾卡丘斯,我还没有好好的感谢过你呢,今天就一次够本儿吧,虽然我们不熟悉但是瑞夕却很清楚,我这人向来最讨厌欠别人东西!”

    ……

    “你说,瑞琳娜会不会再学校内呆不下去?”

    适量的运动之后,显得神清气爽的朱丽叶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回头问走在她身边的瑞夕。

    打一顿并不是什么大事,要命的杀招还是那瓶药水。

    她原本以为瑞夕会狠不下心来,但是没想到这个丫头下起手来会是这样的……

    不过爱憎分明,她是越来越喜欢了!

    “不会。”瑞夕摇头,回答的很肯定,白莲花的耐性强着呢,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被**?!

    “如果她不走,那可就真的是让我佩服了!”朱丽叶的脸色变了变,转而一想倒也释怀了:“不过真格的都动了,那些虚的东西她大概也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吧,说不定还会更喜欢才对!”

    那是利用双头魔猪体内的某种成分制作出来的强力药。

    这种药最为可怕的是持续性强,发作时间不定时,一旦药效发作便会让中毒者产生极强的XING幻觉……

    朱丽叶摸了摸鼻子,要知道这主意虽然是她想出来的,制作魔药的素材也是她提供的,但……

    她真的没想到瑞夕还会对其进行改良,在其中加了更多的促进稳定和持久的成分,愣是让原本只能持续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药效延长了十倍!!

    最重要的是,这种魔药一旦入喉便会融化分解,绝对不会留下任何会被人拿来抓把柄的证据!

    “但是,也许她会因为这个而更加针对和怨恨你,以后你怕是要更加注意了!”朱丽叶想到刚刚她们离开时,瑞琳娜的眼神。

    “就算是我不这样报复她,她就会不怨恨和针对我吗?!”瑞夕勾了勾唇角:“朱丽叶,如果我不是召唤师,也没有从布拉提手里得到那本资料,没有德库拉导师留给我的那些防御饰品,那么你觉得我现在在哪里?!”

    “卡丘斯是可恨,但是她利用卡丘斯来对付消灭我的想法更加让我不能容忍!”瑞夕眼底闪过一丝狠戾:“因为我和她的关系,所以我暂时还不能杀她!但是,我却也不是什么都能忍得下的菜包子!”

    因为纳兰家拥有召唤师血脉的缘故,她和瑞琳娜其实从一入学开始就已经成为了别人关注的对象。

    如今蓝星皇朝和魔法公会的使者们还没有从卡玛恩魔法学院离开,她在这个时候要是和瑞琳娜惹出什么事情出来,那么极有可能活下来的她会立刻取代卡丘斯成为各方关注调查的对象!

    她不想再给自己也不想再给德库拉添麻烦!

    何况眼下德库拉还处在气头上呢……

    瑞夕叹了口气:“朱丽叶,现在还有点时间,要不你陪我去一趟市场吧!”

    “干嘛?!”朱丽叶有些奇怪,最近也没有听这丫头说缺什么呀,怎么会突然想到去逛市场呢?

    “今天早上你不是建议我,给德库拉导师送点什么东西吗?”瑞夕想了想,这个计划要实施说不定还要请朱丽叶帮忙呢,所以也没有想要瞒她:“我想来想去,不然我去买点浆果,回来给德库拉导师做点小点心送过去?!”

    “这个提议好,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朱丽叶点头,很干脆的便同意了瑞夕的提议:“甜点能够缓解人的情绪,让人变得心情愉快,用来作为致歉的礼物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朱丽叶又似想到什么一般停下了脚步,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瑞夕:“你确定德库拉导师是和尤娜一样的吃货?!”——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更新放上。

    明天礼拜六双更,求支援啦啦啦……

    虽然你们热情似火,不过空调房里我还是消受得住的!

    昨天因为扇子的粗心,在更新时出了一点问题,谢谢先看文的亲们私Q对扇子的提醒,要不然不知道一直错下去可就要影响更多亲的阅读了嘤嘤,因为扇子的过错给大家带来的麻烦还请大家谅解。

    鞠躬道歉!

    扇子的专栏,喜欢扇子文风的亲们可以点下面的传送门进入,戳戳下面的收藏按钮包养一下嘛!可以新文早知道,还能帮扇子增加一下积分什么的:)对扇子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喔!

    扇子的读者群号【44182878】,有关文文的事情也好还是想要戳扇子的也好,都可以进群来哟!

    感谢看文给扇子鼓励的同时还给扇子炸霸王票的女汉子萌妹子们~扇子的感激之情无以为报,只有用努力更新来回报大家喵~

    桃花鬼、浣兮、45度的忧郁、白果、比克大魔王、鱼丸和粗面樊翡、喵了个咪的猫猫、ladybugzzzz、寒月殇秋、佟肿肿、Yolanda-Archer、酱油瓶会飞、弥满、小月、优一酱油、玉山上的黑熊、鸩sama、灬灯蕊、小如、一颗花菜_66868、星宇梵辰、青色羽翼、8609649、辞缘、喵又、雅素、月影稀疏、式微、buoudeai1984、关耳、982177、伽楼罗、爱打酱油的小老鼠(截止最新章节更新,此排名不分先后)</P>

    <T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