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瑞夕的态度
    瑞琳娜的晕倒让与她一起过来的刚刚还威风八面的妹子们瞬间都变成了脆弱的小绵羊。

    在惊慌失措的惊呼尖叫还有哭着求饶一系列卖萌卖纯情等等的策略不要钱的甩出来却只换回了亚岱尓的一句‘不要再给艾比利亚导师的脸上抹黑’了之后,妹子们虽然不甘,但也不得不扶着虚弱的瑞琳娜含恨而去了。

    PS:这恨意只争对瑞夕一人!

    瑞夕看着那群妹子们离去的背影,正想着要不要挥小手帕提醒一下她们‘一会儿等瑞琳娜醒了,别忘了提醒她去纪律处领鞭子哟!’的时候,却被站在一旁一直观察她反应的亚岱尓轻笑着打断了。

    “我以为,你会放过她们的。”

    夕阳给少女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浅金色光晕,她至始至终都很安静,安静的就像是这一切都和她无关一样。

    其实从这几个女孩子拦住她去路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到了。

    原本他以为会看到这姑娘软弱惊惧的一面,不过结果是失望了,瑞夕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势,而这种强势,并不是漫无目的的只为了一口气的支撑而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她是有着考量的。

    而且他绝对相信,如果那几个女人真的敢揍她,她也绝对不会吃亏。

    亚岱尓很清楚,即使他今天不出面帮瑞夕解围,她也绝对不会让她自己在这场冲突冲吃亏。而他之所以会多此一举,完全是因为出自他自己的考虑。

    如果错过眼前这次看起来她处于弱势需要人出面帮忙拯救的机会,那么等她再成长一些,只怕再想和她拉近关系就更难了吧?

    不过帮忙归帮忙,对瑞夕的想法他却实在是很好奇。

    按照他所熟悉的,女孩子在遇到这种事情不都是该顺着柔软又慈悲的帮着说好话么?就算不帮着求情,至少也会是沉默的静待事情的发展,或者是说一通无能为力法不容情等等的大道理来把自己置身事外表示无辜,而不是像她这样如此明目张胆干脆利落的落井下石吧?

    “我放过她们,她们会放过我吗?”瑞夕垂头整理刚刚因为挣扎而被扯得有些凌乱的长袍,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了,大度什么的真不如去喂狗!”

    噗——

    亚岱尓再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这让瑞夕难免有些莫名其妙,她抬头看着亚岱尓:“这难道不是事实么?”

    她和那帮妹子是无冤无仇,但是现在中间却多了个瑞琳娜。

    她虽然不知道瑞琳娜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但只看这些妹子对她热情的态度也能猜测出个大概。

    原本对她这个新生第一,入学就是绿袍四级的D级资质的家伙学院里就没有几个真正信服的,再多了瑞琳娜这一层关系,她们以大姐姐的姿态出面来帮自己心疼和喜欢的小妹妹出头,警告她这心思歹毒只会欺负柔弱小白兔的大巫婆也就成了情理之中。

    如果今天亚岱尓没有出现,那么她们会怎么样对她呢?!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现在再推测也没有了任何意义,不过有一点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如果今天她开口为瑞琳娜她们说情,换来的绝对不会是感动,而是下一次越发的变本加厉。

    有些人就是如此,你越是对她胸襟宽大,她越是会觉得你这人好欺负实在怕她;但如果从一开始就寸步不让,争锋相对,她反倒会对你客气。

    对这样的人圣母,无疑是自绝生路!

    “没错,这是事实。”亚岱尓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回头看着瑞夕:“不过,你的说法也太直接了,一般的淑女不都是希望在别人的印象里是温柔似水善良温和的么?”

    “温柔似水善良温和能当饭吃么?”瑞夕叹了口气,想到她穿越过来到现在遭遇的一堆烂事儿难免有些有感而发:“曾经我救过一只在野外被饿的奄奄一息的流浪狗,然后抱它回来给它吃的好好的照顾它,结果它吃饱喝足,然后重重的咬了我一口跑掉了。”

    “嗯?”

    “管家告诉我,那其实不是狗,是狼。”瑞夕顿了顿,看着亚岱尓:“狼,是不会感恩的。所以,您会对狼保有一颗慈悲之心吗?”

    “我记得不少人都会说,以德报怨什么的。”亚岱尓笑了笑,抬手指了指抱在瑞夕怀里的笔记本:“书上经常如此说。”

    “都以德报怨了,那何以报德?!”瑞夕后退了一步,恭敬的向亚岱尓鞠了一躬:“今天的事情,谢谢学长。”

    这种要闪人的赶脚让还没有想好下一步策略的亚岱尓难免有些发慌,他轻咳了一声决定先来个没话找话说:“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顺路见到了而已。不过你不是要去图书馆吗?”

    如果这时候转身,不是宿舍的方向么?

    “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是改天再去看阿达拉夫人好了。”主要是她现在的状态,实在不太好去见一位对她和颜悦色如同奶奶一样和蔼可亲的老人。

    她怕她会忍不住哭出来。

    “我一直有一件事情很好奇。”亚岱尓没有错过瑞夕眼底一闪而过的脆弱,他的心陡然一软,不自觉的就想将眼前的话题移开:“入学考核的那天我也在看台上,看你这样瘦弱的模样似乎并不是一个擅长打斗的人,怎么就能……咳咳,我是说一拳就把刚刚那位小姐打晕这件事情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件事情的话,其实我是动用了一点工具的。”瑞夕愣了愣,不过亚岱尓既然问了她,她还是回答的很诚实:“我在上场的时候,随手拿了一个场边桌上搁着的杯盖。”

    “……”看着瑞夕一本正经的给出这样坑爹的答案,亚岱尓当场就差点给跪了。

    虽然瑞夕已经习惯了某人的不打招呼登堂入室,但这样毫无顾忌的躺在她床上睡觉的行为,是不是也太嚣张了?

    真的怕她不敢站在门口大声尖叫寝室里进贼了么?!

    瑞夕站在门口一忍再忍,最终为了自己的名誉着想,还是认命的进门然后紧紧的关上了房门:“您现在是卡玛恩魔法学院的导师,请注意一下最基本的礼仪修养!”

    你不要脸我还要呢魂淡!

    “一个才和男人打情骂俏归来的人有资格这样指责我么?”某人懒洋洋的抬手拿下盖在脸上的第二卷《魔法宝典》,回头一眼瞟过来,蕴含的酸气让瑞夕瞬间认为自己乱入进了镇江醋厂的大醋缸!

    这种等待红杏出墙的妻子归家的怨念的小眼神儿要不要酱紫*?!

    尼玛明明他们之间还什么都没有呢,他凭什么来管她和,啊呸,她现在和谁都没关系好不好!

    不过,既然他知道了她和亚岱尓在图书馆外说话的事情,那么之前瑞琳娜她们拦住她的事情……

    “你都看到了?”瑞夕磨牙,这时候知道放酸气了,那刚刚看戏的时候他都干嘛去了?!

    “啧,那种三脚猫的小角色都对付不了,你以后要怎么混?”魔王对瑞夕的指责很是漫不经心:“话说你人缘怪好的嘛,瞧瞧,格瑞克的笔记,橙袍八级亚岱尓的示好,这才过了几天,要是再这样下去,岂不是全校的男生都会对你心生爱慕情有独钟?”

    “你说错了!”瑞夕板着脸,木然的提醒德库拉他犯下的低级错误:“就是天塌下来,古诺斯少爷也会恨我入骨的!”

    “恨也是爱的一种表达方式,也许他是因为求之不得而因爱生恨呢?”德库拉好不客气的反驳瑞夕:“这让我心情很不好,你说怎么办呢我亲爱的小瑞夕?”

    “那你也跟着一起恨我吧!”瑞夕面无表情盯着躺在床上就差打滚卖萌的某人,心情不好什么的话外面不是有一堆红粉知己么?有必要寂寞空虚到独自一个人在她的床上滚床单吗?!

    “小瑞夕,你的冷漠让我心碎。”德库拉喟叹一声,缓缓的从床上坐起身:“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刚刚和亚岱尓聊得挺开心的。”

    “您的眼睛瞎了么!”瑞夕嘴角抽搐,反正这里没外人她也懒得和面前这个每天晚上必来报道脸皮厚过马里亚纳海沟的老男人客气。

    “其实你完全没有可以不必处于像今天这样的劣势的。”德库拉在面对瑞夕的时候,向来极少在细枝末节上去纠结,他走到瑞夕身边,随手拿起她搁在桌面上的笔记翻看:“你很聪明,但为什么就是这样倔呢?”

    瑞琳娜今天能够站在她面前耀武扬威,极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成了导师艾比利亚的爱徒,而她,却空顶着个第一的身份无人问津。就像德库拉所说的,如果她能够像瑞琳娜一样,被某一个导师看重,那么她的未来,绝对又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德库拉这番话暗示性很重,不过瑞夕却从中听到了更深一层的意思:“一直没有导师愿意接收我,这其中是不是有你的一份功劳?”</P>

    <T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