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56章 燕王遇刺
    燕王对盈散花有着很大的兴趣,但是却被自己的儿子这样一搅和心中顿生不悦之情,不过他不愧为一代枭雄,考虑到现场的特殊环境,原本有些不悦的神情很快便恢复到平静无波的状态。

    平复下心情,才微笑道:“今天本王心情不错,正好可以痛饮它三百杯,哈哈……”

    弦管声中,乐师们专心地吹奏着,早先陪酒的美妓们则翩翩起舞,并轮流献唱,都是些情致缠绵的小调。

    气氛轻松热闹。

    这时众人均已入座,韩柏左上边的是燕王,再下是范良极、李怜花以及李怜花带来的【血滴子】密探;右边是白芳华、小燕王朱高炽和盈散花。厅子四周均有燕王近身侍卫站立,负起保安之责。

    盈散花与朱高炽态度亲昵,众人平时看她一贯慵懒娇俏的风流样儿,轻颦浅语,一皱眉、一蹙额,立时把白芳华比了下去,众妓更是远远不及。

    燕王棣对她的兴趣要超过其他几女,目光不时在她悄脸酥胸间巡梭,而盈散花有意无意间一对剪水双瞳亦滴溜溜地不住往燕王飘去,李怜花看着盈散花不停地在燕王父子之间互相眉目传情,令得他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心机和表演天赋,为了刺杀燕王,她恐怕就算牺牲掉自己的身体也在所不惜。

    众妓逐一唱罢,燕王笑道:“芳华!本王很久没有听过你甜美的歌声了。”

    白芳华幽怨地瞅了他一眼,大方地走到厅心。

    她才开腔,立时像转了另一个人般,表情变化多姿,无论声色技巧,均远胜众妓,听得众人如痴如醉时,她已回到席内。

    众人鼓掌叫好。

    这时下去吩咐置办酒菜的媚娘又走进厅中,当她在韩柏与白芳华之间横插入一个位置坐下后,韩柏立时殷勤相待,不住把饭菜夹到她碗里,哄得她意乱情迷,芳心欲醉,任谁都看出她对韩柏这俏郎君产生了兴趣。

    一边的燕王却和盈散花调笑起来,互相对酒,看得小燕王更是心头不快。

    这时盈散花对燕王越发露骨,发挥着她惊人的诱惑力,当她捧胸抚心时,燕王的目光便肆无忌惮地落在她的酥胸处,视小燕王若无物。

    皇室的伦常关系,确大异于平常人家。

    这时,燕王身后的一个侍卫忽道:“燕王殿下!是时候了。”

    燕王依依不舍地收回与盈散花纠缠的目光,拍了两下手掌。

    灯火倏地熄灭,只剩下四周花糟的亮光,比前暗了很多,平添神秘的气氛。

    韩柏乘机探手下去,摸上媚娘的大腿。

    媚娘一颤挨身过来,咬了一下他的耳珠,呢声道:“专使大人,你真坏!”

    韩柏大乐,待要说话,侧门开处,一个全身罩在黑色斗篷里的人跳跃飞舞地奔了出来,脸庞虽藏在斗篷的暗影里,但谁都可从她优美修长的体态辨出是个身材动人的女性。

    众人看得屏息静气,连盈散花等三女都给那神秘的感觉吸引着。

    燕王凑过来低声向韩柏道:“这是外兴安岭柔夷族部酋献给本王的大礼,朴专使留意了。”

    在暗淡的光影里,这柔夷族的女子利用宽大的斗篷,做出各种充满劲力的动作和舞姿,却始终不露出庐山真貌,教人更增一睹玉容的好奇心。

    这时那柔夷美女踏着充满火和热的舞步,以最狂野的姿态,忽进忽退地往酒席靠近过来,充满了诱惑性。

    蓦地她用力往后一仰,腰肢像弹簧般有力的把身体一抛,斗篷掉往背后,金黄的秀发瀑布垂流般散下,眼看得她站直娇躯时即可看到她的玉容,柔夷女偏仰脸一个转身,背着了他们。

    连盈白二女都给引得心痒难熬,更不用说其它男人了。

    这柔夷女昨天才送抵京师,燕王亦是首次见到她,这时不由有点后悔说要把她送给韩柏。

    哼!这小子真好艳福。

    披风缓缓落下。首先露出是闪亮的裸肩,腻滑雪白的皮肤,按着是抹胸在背后结的蝴蝶扣,然后是汗巾形的紧身亵裤,和比得上庄青霜的修长浑圆。

    披风堕到地上去。

    众人呼吸都停了,不能置信地看着那夸张的宽眉蜂腰和隆臀美腿。

    燕王强压下心中的悔意,拍了一下手掌。

    灯火亮起,金发柔夷女缓缓转身过来。

    不论男女,一时无不赞叹。

    她虽比不上盈散花,甚或白芳华的美貌,可是阳光般的金黄秀发,白雪般的皮盾,澄蓝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角分明的红,但要随时由抹胸弹跳出来的骄人,却组成了充满异国风情的强大诱惑,足可使她比之两女,仍是各擅胜场。

    更诱人的是她的眼睛大胆狂野、充满了挑逗性,别具冶荡的丰姿。

    如此艳丽的金发异族美女,那个男人能不动心。

    燕王咬牙叫道:“美人儿还不过来拜见新主人。”

    金发美人儿欣然一笑,正要向韩柏见礼时,舫外水声忽响,接着是侍卫的声音喝道:“何方高人!”

    “当当当!”

    连串激响后,传来了两声惨叫。

    这下众人都大吃一惊,到底是何人敢硬闯香醉舫。

    当众人吃惊的刹那,风声响起,惊人的刀气透窗而入,一个蒙着头罩的高大黑衣人,在一团刀光里破窗而入,刀锋直逼燕王朱棣。

    燕王身后的众侍卫同时出手夹击。

    顿时十几把剑影狂涛拍岸般往来人卷去。

    燕王亦神色一动,往那人看去,但很快便回复冷静,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气概。

    “砰砰砰!”

    左右两边的窗门同一时间被其他的黑衣蒙面人破入,李怜花晃眼一看这些人的打扮,完全就是那些小日本忍者的装束,光凭他们手上握着的日本武士刀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东瀛忍者擅长隐蔽和暗杀,因此这些后来进来的忍者第一目标便是把厅里的灯光给弄灭了,顿时整个厅中黑乎乎的一片,只能看到刀光不停地在虚空中闪现。

    黑夜并不能阻止李怜花的视力,他在黑暗中视物如同白昼。

    现在的他一个人暗中躲在一个不易被人发觉的角落,作壁上观,厅中不时发出“乒乒乓乓”的兵器互击声,偶尔还夹杂着几声短促的惨叫,忍者与那些侍卫互有损伤,但是今天这些刺客看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时地有忍者冲进来,占了人数上的优势。

    尤其是先前的那个刺客身手更是高绝,在那些侍卫的围攻下依旧不慌不忙,只见他长刀一点窗沿,蓦然升起十多尺,几乎是贴着舱顶蝙蝠般滑行而去,避过了燕王侍卫们的长剑,然后像违反了所有自然之理似的失速堕下,人影一闪,已经傲立厅心,往燕王的方向扑往地上,在快要触地时,两脚一屈一撑,炮弹般向坐在圆台另一边的燕王射去。

    整个过程只是眨了两次眼的短暂时光,可是这刺客却显示出能媲美庞斑浪翻云之辈的绝世轻功刀法。

    燕王仍是气定神闲,这时刺客连人带刀向他射来,人未至刀气已至。

    刀芒破空而来。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一刻,忽听燕王一声狂喝,挥拳击刀,另一拳朝对方面门遥击过去。

    刺客眼中闪过嘲弄的光芒,两手一推,形样古怪的武士长刀带起森寒刀气,由胸前标射而至,另外吐出一口真气,挡架对方拳劲。

    岂知燕王哈哈一笑,击向长刀的拳头回收护在胸前,正在这时与燕王站得最近的盈散花以及不远处的白芳华两女忽然在这一刻对燕王展开了攻击,盈散花手中深藏的奇诡的“天蚕丝”袭往燕王左肋,而白芳华则袭往燕王的右肋。

    这一下三面夹攻,燕王正处于生命危急的时刻,燕王忽然诡异地违反物理规则地拔地而起,就这样躲过了武士刀与两女对他的夹攻,但是还没有等燕王高兴的时候,他头顶上方又有一道凌厉的刀芒朝他头顶直劈下来。

    燕王顿时吓得亡魂皆冒,暗道:“吾命休矣!”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燕王如今已经是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尴尬境地,无论如何也无法对头顶的敌人进行反抗。

    燕王头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怜花。

    李怜花趁现在整个大厅都处于黑暗中,没有人去注意他的行踪,悄悄击杀了一个忍者,把其身上的忍者服脱下自己穿上,伪装成一名忍者,然后才手握忍刀向燕王的头顶劈来。

    为什么李怜花要刺杀燕王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