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39章 再度调戏白芳华
    白芳华一楞,眼神奇怪地看了李怜花一眼,道:“哥哥,你真的很大胆,居然连当今皇上都不怕,妹妹听说前不久皇上的宠妃陈贵妃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是不是被哥哥你给藏起来了,陈贵妃可是天下十大美人儿之一啊,妹妹想哥哥对她的兴趣应该会比人家更大,是不是啊?”

    李怜花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有些担心这个妖女是不是从自己的话语中猜出一些什么了。

    陈贵妃和她都是天命教的人,如果知道被他藏起来,会不会去朱元璋那里告密呢?

    “妹妹,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皇上听到的话,哥哥我可要被杀头的。”

    李怜花故做虚惊一场地拍拍船胸口。

    “咯咯……哥哥,妹妹只不过和你开个玩笑,哥哥又怎么会干这种违反朝廷律法的大罪呢,小妹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了。”

    说完,白芳华果然低下头去赔礼,这下还得了,只见她原本就已经非常松的胸前衣襟现在更加松散,里面的亵衣也是松开的,从李怜花眼睛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白芳华胸前那对饱满的玉兔在他眼前一晃一晃的,把李怜花的眼神都吸引了过去,直直地盯着那对玉兔猛瞧。

    好象也感觉到李怜花那贼贼的眼光,白芳华赶紧抬起头,用手把自己裸露的春光遮住,嗔怪道:“哥哥,你怎么看人家那个地方嘛?”

    “呵呵,好妹妹,又不是我故意去看,是你不小心露出来,怨不得哥哥我,我也是不小心看到的,抱歉抱歉!”

    李怜花尴尬地道。

    白芳华幽怨地横了他一眼,一边整理衣襟,一边幽怨地道:“哥哥,人家真的给你害得很苦,可是燕王对人家恩重如山,人家又怎可见异思迁呢?”

    忽地扑入李怜花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李怜花现在欲火全消,怜惜加安慰地摸着她的玉背,柔声道:“不要哭了!岳丈大人知道这事吗?”

    白芳华饮泣道:“当然知道,芳华之所以能成为鬼王的干女儿,全赖燕王从中引介,现在该如道芳华对哥哥你矛盾的心情了吧。”

    知道才怪,谁知道你这个妖女心里卖的是什么药。李怜花心中不以为然,表面上故意装作不满地道:“那为何你又来逗我呢?”

    白芳华跺足嗔道:“谁来逗你?是你挑诱人家才对,累得人茶饭不思。唉!为何芳华不可早上三年遇到你呢?”

    缓缓离开他的怀抱,抬起盈盈泪眼,向他送来对命运无尽的怨怒。

    李怜花探手抚着她香肩道:“三年前我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而且还身患绝症,那个时候你怎么会瞧得上我呢?现在好了,妹妹终于找了一个好归宿,若将来燕王当上了皇帝,你就是白贵妃了。”

    语气是那样的自怨自艾,说不出的伤怀,那悲伤的神情,就连白芳华这种善于掩饰内心真实表情的大行家也分不出真假,的确厉害。

    李怜花的这个悲伤神情如果拿到现在,肯定会获得一个国际级的奥斯卡最佳表演奖。

    白芳华差点给他一巴掌,挣了挣怒道:“你就尽情地羞辱人家吧!若我白芳华是贪图富贵的女人,愿受地灭天诛。”

    李怜花把她拉入怀里,托起她的小下巴,大嘴凑下去道:“只要芳华妹妹你说一个‘不’宇,哥哥我便不再吻你。”

    白芳华俏脸一红,避开他灼热的眼光柔声道:“只要哥哥你不像刚才般对人家无礼,爱怎么抱和吻妹妹都不会反对的。”

    李怜花沉声道:“那么妹妹不觉得搂抱亲嘴也是背叛了燕王吗?”

    白芳华点头道:“人家当然知道,但若连这都不可以和你做,人家情愿自尽算了,免得受活罪。”

    李怜花叹了一口气,只蜻蜓点水般在她上轻轻一吻,无奈地道:“芳华妹妹,不管你心中有何想法,是真的愿意和燕王还是和我,又或者出于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哥哥在这里向你保证,无论你愿不愿意,你的人和你的心,甚至是你的一切都是我李怜花的,任何人都别想改变,否则神阻杀神,佛挡杀佛!”

    顿时四周杀气凛然,在这庞大的杀气笼罩下,周围的花草树木都纷纷垂头丧气,没有一丝神采,就连白芳华也半天都喘不过气来。

    大约一眨眼的工夫,李怜花把自己所散发的杀气收敛,然后离开白芳华,就这样一声不响地朝鬼王的金石藏书楼疾掠而去。

    看着李怜花远去的背影,白芳华陷入了沉思,就连一片树叶落到她的脸上也没有发觉,周围静得落针可闻。

    李怜花经过了虚夜月那典雅宁静的小楼香闺,沿着碎石路,穿过小楼的后园。再过了一个方形单椽攒尖的小石亭,前方出现了一堵高起的围墙,内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建物,五进三间,梁柱粗大,正门处刻着“金石书堂”四字,古劲有力,非常有气势。

    四周静悄无人,亦没有被人监视的感觉,与外府岗哨林立的情景迥然有异。

    书堂中门大开,李怜花昂然步入,先是一个门厅,然后是前天井、布满字画藏书的大堂,接着是后天井和另一座闭上了门的后堂。

    书室两旁均开有侧门,内里另有藏书处,一时间真不知鬼王和他的宝贝女儿身在那里。他默运玄功,察查动静,蓦地心有所感,直朝呈长形的后天井走去。

    后天井比前天井最少大了一倍,两侧建敞廊,天井四周檐柱均用方形石柱。满布浮雕,人物走兽均造型生动,一看便知是描述佛典内的故事。至于内容嘛,就非他李怜花所知了。

    后天井尽处的华堂等于另一间华堂,地坪较高,由两侧廊内的石阶登室,规格一丝不苟,处处显出鬼王这建筑大师对自己住处的严谨布置心思。

    李怜花才步上石阶,紧闭的大门“依呀”一声由内推了开来,一位高盛装,刻意打扮过的绝世佳人,笑盈盈福身施礼道:“夫君,你来了!”

    当然是艳冠京师的美人,李怜花的妻子——虚夜月。

    现在的虚夜月经过了刻意的打扮,长裙曳地,香肩处里着差点长至裙脚的披风,在胸前打了个蝴蝶结扣。

    披风外白内红,配着淡黄绣双蝶图案的衫,高髻上闪闪生辉的发饰,那种揉合了少女娇俏风情和成熟女性打扮的迷人风韵,以及玲珑浮凸线条所呈现出来的优美体态,看得李怜花两眼放大,无法闭眼。

    现在的虚夜月整个看上去就是一个雍容高雅,天香国色的丽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