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36章 血滴子!
    知道虚夜月就在竹林外面,李怜花可不敢在发出声音。

    “怎么……哥哥你怕了!”

    白芳华悄悄来到李怜花的身边,高耸的胸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就这样挤压在李怜花的右边肩膀上,而且还不停地左右摆动着,表面看来是在向李怜花撒娇,实际上也有引诱的成分在里面。

    李怜花感觉到右边传来的那种软绵绵的蚀骨的舒爽,鼻中闻着从白芳华身上传来的美人芳香,耳朵里听着她小声的喃喃细语,努力抵抗着这个魔女对他的勾引。

    这个死妮子是存心想看他的尴尬,加大了其高耸胸部在李怜花右边肩膀摩擦的力度,的魔音再次响起:“哥哥……你怎么不理小妹吃呢?小妹拉你出来是让你陪人家玩的,不是在这里发呆的。如果你怕被你的宝贝妻子发现,就早说,小妹好去寻找其他人。”

    死妮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把他整个人惹得心急火燎的,现在就想差身走人,哪有那么容易。

    李怜花决定好好惩罚一下这个妖女,乘她不注意,大手迅速攀上白芳华那娇挺的俏臀。

    “啊……”

    自己的臀部被突然攻击,引得白芳华呻吟出声,幸好被李怜花赶紧捂住她的樱桃小嘴,要不然肯定会引起竹林外面的人注意。

    “哥哥,你好坏……就知道占人家的便宜,不理你了!”

    说完,白芳华娇嗔着白了李怜花一眼,然后转身朝竹林深处跑去,李怜花正要去追的时候,忽然听见背后传来悦耳的声音把他叫住:“相公,你怎么在这里?你和阿爹他们吃好饭了?”

    原来是虚夜月进入竹林发现他的踪迹而叫住了他。

    李怜花看着已经消失的白芳华的身影,心中大叫可惜,原本以为可以拿下白芳华这小魔女的,看来只有等下次了,白芳华一定逃脱不出他的手掌心,嘿嘿……

    随着虚夜月走出来的是几个富家公子哥以及千金小姐,对这些公子哥和千金小姐李怜花一向都是很不感冒的,虽然他也算是一个公子哥(其父亲是金陵首富)但他一直都把自己和这些公子哥分开来。

    “月儿,你们打猎打完了,收获如何?”

    李怜花温和地笑道。

    “唉,别提了,真是扫兴,出来半天一只猎物都没有打到。夫君,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一身劲装,背着小巧的长弓,显得英姿飒爽的虚夜月睁着忽闪忽闪的美丽眼睛问道。

    而和她在一起的公子哥以及千金小姐都很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虚夜月的夫婿,公子哥的眼中是那种嫉妒家愤恨的眼神,就是这个人抢走了他们心中的女神,而那些千金小姐们则是羡慕虚夜月居然找到那么一个英俊的夫君,她们想着如果这个英俊的男子是自己的夫君那该多好。

    李怜花根本就懒得多瞧他们一眼,只是单独对虚夜月接着道:“月儿,我来这里是想看看你打好猎没有,还有就是你是想要跟我一起回去呢,还是准备再在鬼王府里多住几天,陪陪岳丈大人?”

    “唔……月儿已经好久没有回过家了,想在府中多陪陪阿爹,夫君你觉得如何?”

    虚夜月考虑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争取李怜花的意见。

    “这是应该的,既然你已经决定下来,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先在府中玩几天,过几天我再来府中接你,现在我还要进宫去见皇上,既然回来了,就必须进宫去一下。”

    说曹操曹操到,李怜花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铁青衣已经急忙从外面来到李怜花面前,吩咐说宫里来了太监想请李怜花进宫晋见朱元璋,并且要他顺便把自己的妻子左诗也一起带上。

    今次朱元璋接见李怜花夫妻的地方是五角形大殿的议政殿。

    进入殿内,只见殿顶有精致的斗拱和天花藻井,外环井心的圆光内有梵文,内环井心的圆光内则有福、禄、喜、寿等好意头的字样。五条巨型梁染饰满彩画,撑殿的圆柱重檐,除南面中间两条盘龙,护着中间高台上的龙座外,其它均饰黄琉璃瓦绿剪边,一派皇宫帝皇的豪华气象。

    初次到皇宫的左诗俏脸发白,咬着下唇,看得李怜花心中叫痛。对于这情深义重,垂青于他的美女,他是又爱又疼。

    两人在殿心跪了下来,不片晌朱元璋龙驾降临,坐到龙椅上,十多名近身护卫,分列两旁。

    朱元璋并没有赐他们起立又或坐下,看着两人行了跪拜大礼后,淡然道:“听说探花夫人酿酒之技天下无双,不知是传自何人呢?”

    李怜花心中一凛,左诗之父乃当日京师的首席酿酒宗师酒神左伯颜,以朱元璋情报的精密,自然知道左伯颜到了怒蛟帮从贼去了,现在这一问内中大有文章,一个答不好,随时是人头落地之局,这个朱元璋心中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左诗娇躯一震,沉吟小片刻后,微颤的声音道:“民女之父乃左伯颜。”

    她显然亦想不到朱元璋第一句便问在这骨节跟上。

    朱元璋声音转冷道:“果如朕所料,不知夫人如何认识朕册封的这个‘小李探花’的,可否说给朕知道。”

    左诗的声音反而镇定下来,平静地道:“民女十二岁时,爹带了民女到怒蛟岛去,后来……”

    接着一五一十,一字不漏地把所有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

    李怜花眉头深皱,如果朱元璋问起来,他还可以圆谎说是遵从其命令暗中探察江湖动态,顺便潜入怒蛟帮,如果朱元璋不相信自己,而要对付他的话,那么他就要对朱元璋说一声“对不起”了,现在的自己可以轻易杀死朱元璋而顺利逃出皇宫,就算殿中的这些大内侍卫和暗中的那些影子太监一起联手也不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朱元璋忽然喝道:“来人!把李怜花给朕拿下来。”

    李怜花猛咬牙,正欲不惜一切发难,一把柔和苍老的声音在他耳旁低喝道:“李探花!他是试你的,不要反抗!”

    李怜花一呆下,早给四名高手逮着,虽然他还有反抗的能力,但是他选择赌一把,相信这个暗中提醒他的高手,而李怜花心中也非常清楚,这个暗中提示之人正是那些影子太监中的一位。

    左诗吓得花容失色,捧心跌坐地上。

    朱元璋忽然哈哈一笑道:“冒犯爱卿了,你们还不放开他。”

    四名高手立马松开李怜花,退后两步。

    朱元璋容色缓和,道:“赐坐!”

    李怜花平静地扶起左诗,依指示到朱元璋那高台的下层左旁两张椅子生了下来。

    朱元璋回复以前的亲切态度,教人奉上香茗,挥退了侍卫后,道:“爱卿和夫人切莫怪朕,以爱卿的身手,相信刚才大可轻易地摆脱,甚至还有可能轻易地击杀朕,可是爱卿却全不抗拒,可见问心无他,来!先喝杯热茶。”

    左诗喝下热茶,脸色才好了点。

    朱元璋细看左诗秀美的容颜,露出赞赏之色,然后转向李怜花道:“爱卿不但艳福齐天,还酒福齐天,朕有一事和你打个商量。”

    “皇上请说!”

    李怜花起身恭敬地答道。

    “听说爱卿的夫人所酿造的绝世美酒‘清溪流泉’是天下间最好的美酒,被誉为‘酒中珍品’,而世间能够品尝得到的只不过千分之零点一,世面上根本就没有卖的,这次找你们进宫就是想向爱卿讨要几坛‘清溪流泉’,好解解朕的酒瘾。”

    “皇上放心,民女这次一定给皇上多酿几十坛‘清溪流泉’!”

    左诗接过话头说道。

    “好!朕就在宫里等着夫人的‘清溪流泉’,还有一件事就是……恩,夫人,这件事是朝廷机密,你可否回避一下!”

    “是,民女告退!”

    说完,左诗在侍卫的带领下走出大殿,这时朱元璋的神色又变得严肃起来:“爱卿,你知道朕找你进宫除了‘清溪流泉’一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吗?”

    “皇上但请吩咐,微臣洗耳恭听!”

    “想必你也听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吧!”

    朱元璋抬起头,望着殿顶,接着道:“东厂大统领楞严和其手下的十几个精锐密探在城郊死于神秘人物之手,而朕的爱妃陈贵妃至今下落不明。朕派出锦衣卫和东厂的精锐也无法查到。

    如今楞严一死,东厂大统领这个位置便空了下来,朝廷中的宰相胡惟庸以及蓝玉两党都对这个位置势在必得,如果这个位置被这两党的人得到,朝廷势必危矣。

    朕先前是比较属意西宁派的叶素冬来接任这个位置,但是叶素冬现在已经是锦衣卫和禁卫军的最高统帅,如果让他再当东厂的大统领,那么他的权利就太大了,为了制衡他过于庞大的权利,朕准备由爱卿你来担当东厂的大统领一职,朕还要下旨让你重组东西南北四厂,由你从这四厂中选出精锐人员重新组合成一个新的机构,把东西南北四厂全部撤消,由这个新的机构取代四厂的职能,不知爱卿意下如何?”

    一系列的惊人之语从朱元璋的口中说出来,让李怜花心中惊讶不已,没想到他一下子又要升官了,而且还要接受重组东西南北四厂的特务机构。

    大明朝除了锦衣卫,还有东西南北四厂(注:这只是对于小说《覆雨翻云》而言,历史上明朝从来没有出现过南北二厂,而东西二厂也是在明成祖朱棣以后才有,朱元璋时期只有一个锦衣卫,请大家注意区分小说和历史,谢谢!特务机构,机构过于臃肿,效率低下,朱元璋准备重组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李怜花仔细想着重组以后的这个属于自己一手接管的特务机构该叫什么名字好呢?

    忽然,一个熟悉的名字在他的大脑中一闪而过——“血滴子”没错,就是后世清朝雍正皇帝所组建的特务机构——“血滴子”“血滴子”的名字起源于这个特务机构所使用的一种血腥的暗杀武器——血滴子,这种叫“血滴子”的武器是清朝雍正年间,由西藏密宗喇嘛僧赠给雍正皇帝铲除异己之用的,为藏密绝密而残酷的一种武器。

    它由西藏密宗圣地拉萨布达拉宫的十大喇嘛高僧花费数十年时间研制而成,是一种很独特的兵刃,可以兼暗器使用。其身为一只口扎银链的柔软革囊,囊口内藏有一圈缅钢打造,其薄如纸,其利可以吹毛断发的半月形利刃,隔空抛掷,疾速如电,专套人的头颅,一旦套住头颅,头颅就会齐颈落入革囊之中,囊中另藏有“化骨散”一个时辰之后,可以化尽骨肉毛发,歹毒霸道,防不胜防!武功高深的人甚至不需要使用银链来驱使血滴子,也能轻易杀人于百步之外。

    “血滴子”成员一律着装和日本的忍者一样,全身必须包裹在衣服和蒙面的头巾之中,只有一双眼睛裸露在外,只是衣着为血红色!

    李怜花在征求了朱元璋的建议以后,最终决定以“血滴子”来命名这个重新组合的大明朝新的特务机构,就这样,本来应该在几百年后的清朝雍正年间才会出现的神秘暗杀机构——“血滴子”在李怜花这个家伙的一时兴趣之下,提前了几百年出现在明朝初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