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章 晚宴终结
    光雨由紫变蓝。

    韩怕一直在注意着场中的一切变化,突然感到暗器破空而来,那并非金属破空的声音,甚至一点声音也没有,而是一道尖锐之极的气劲。

    身旁风声飘飨。

    韩怕心中骇然,想也没想就来到陈令方身前,为他挡格下袭来的致命的气劲。

    “蓬。”

    小矮身上爆起一个接一个的你红球,绕场疾走。

    “波。”

    气功交接。

    两人在眨眼的功夫便对了一掌。

    此时众人以为小矮神乎其技的烟火表演弄得如醉如痴疯狂拍掌助兴,那听得到这些微弱的响声。

    两股尖锐气劲又突袭而至。

    至此韩柏已肯定施袭者是楞严本人,否则谁能在远达两丈的距离,仍能弹出如此厉害的指风,这个家伙在身受轻伤的状况下居然还有如此骇人的功力,令韩柏不仅心头暗暗吃惊。

    韩柏的一对大手迎上指风,“”两声激响,指风反弹开去,韩怕感到指风阴寒之极,差点禁不住寒颤起来,忙运功化去。

    小矮身上红球条地熄灭,大厅再次陷进黑暗里。

    衣袂声的微响由右侧响起,黑暗里一个不知名的敌人无声无息一掌印一股略带灼热的掌风,缓而不猛,迫体而至。

    韩怕肯定这模黑过来偷袭的人非是楞严,一方面闪内功路子不同,更重要的是功力太逊先前以指风隔空施袭的人。

    敌掌已至,虽没有印实在他额角处,一股热流已通经脉而入。

    韩柏心中冷哼一声,先把体内元气逆转,尽收对方热劲,再又把真气反逆过来,如此正正反反,敌方气劲袭上心脉前,早被化得无影无棕。

    而敌人的这一掌能潜隐至数日后才发作出来。陈令方乃不懂武功的人,自是受了致命伤也不会觉察,到时候他如果忽然猝死,根本不会有人怀疑到楞严的头上,楞严的这个计策可谓高明之及。

    “蓬!”

    光晕再起,由暗转明,颜色不住变化。

    韩柏知道敌人以为偷袭成功,再不用倚赖黑暗,烟花会变为明亮,而韩柏也趁着由黑转明的那一瞬间悄然回到自己的座椅去,刚完成时,场心的烟火琵地扩大,往全场射去。

    整个大厅满是五光十色的烟花光雨,好看极了。

    色光转换下,众人鼓掌喝采,女妓们则惊呼娇笑,气氛热闹之极。

    小矮大喝一声,凌空翻腾,人点不住送出,落到壁灯的油志上。

    灯光亮起。

    大厅回复灯火通明的原先模样。

    范良极转过来向韩怕低声道:“干得好。”

    李怜花也悄声微笑道:“专使大人好功夫,李某佩服,呵呵……”

    韩柏被夸赞地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道:“小使献丑,根本不及李先生的万一,李先生也不要笑本使了,嘿嘿,嘿嘿!”

    “你们到底再说什么,能否告诉芳华,也好为芳华解解惑?”

    白芳华睁着好奇的眼睛问道。

    “保密!”

    得到的只有李怜花与韩柏的一丝神秘的微笑。

    “哼!”

    白芳华哼了一声,不再理这几个男人,心中感到郁闷至及!

    小矮在众人鼓掌喝采声中,回到本台去。

    楞严若无其事,长身而起,眼光往韩柏以及李怜花这一席扫来,目光又扫过陈令方,眼神显得那样的诡异,然后不动声色地微笑道:“今晚真的很高兴如果来日专使和这位李先生到京后,本官必亲自设宴款待,到时杯酒言欢,必是人生快事。今夜之会,就到此为止。”

    韩怕乘机与众人站起来,肃立送客。楞严临行前,瞥了韩柏一眼,显是知道他出了手,韩柏惟有报以微笑。

    再一番客套后,楞严胡节首先离去,按着是其它府督,最后是白芳华。

    白芳华目光一直盯着李怜花,似乎有话要说,但是张了半天嘴,最终就是无法说出一句话。

    李怜花为了显示自己的绅士风度,二话不说便准备送白芳华一段路程。

    两人离船走到岸旁,一辆华丽马车,在一名大汉驾御下,正在恭候芳驾。

    李怜花关心地道:“小姐请一路走好,多多保重!”

    白芳华脸上泛起幽怨之色,道:“难道李先生就没有什么话要对奴家说吗?”

    “小姐想要李某对你说什么呢?我们彼此只不过也才见过一面而已,似乎还没有熟悉到要相互互吐衷情的地步吧!”

    白芳华跺脚娇嗔道:“你这人哩,就会取笑人家,难道我们现在就不熟吗?那先生说我们到底要怎样才算相互熟悉呢?”

    韩柏忽然诡异地笑道:“不若现在我们就到这马车上,好好地亲个长嘴,然后再慢慢地彼此熟悉熟悉对方的身子,那样在下想我们两人一定会熟得不能再熟了,如何?嘿嘿……”

    白芳华俏脸潮红道:“想不到李先生也是一个风流色狼,这件事芳华他日自会有妥善安排,芳华先走了。”

    李怜花继续调侃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彼此之间相互‘熟悉’啊?白小姐至少也要给个准信啊!”

    白芳华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叹道:“唉,不知是否前世冤家,竟碰上你这么一个人。”

    说完,转身进入车内,再没有回过头来。

    三俏婢跟着钻进车里。

    在马车走之前,白芳华这俏佳人掀开马车上的帷幕,一对美目幽幽地凝注着李怜花,低声道:“李先生,珍重了!”

    幕垂下,马车开出。

    在船舱的舱厅里,韩柏、陈令方、范良极、谢廷石、万仁芝、马雄等仍聚在一起谈笑。

    谢廷石对韩柏是一番感激之词,最后他被马雄等领着到前舱的寝室去了,万仁芝则是打道回府。

    众人去后,范良极脸色一沉道:“八只小鬼给楞严的人杀了。”

    韩柏愕然道:“你不是说藏在台下万无一失吗?”

    范良极叹了一口气,领着韩柏来到平台下,抓起盖子,指着一个嵌进台侧里去的铁筒道:“这道筒前尖后宽,筒身开了小洞,竟能破开铁片,钻到台底里去,放入毒气,把八小鬼全杀了。”

    接着再叹一口气道:“妈的,我听到那女人接近动手脚,听着八鬼断了呼吸,偏不能阻止她,真是平生大辱,有机会的话,我会把它的衣服偷个清光,让地出出丑态。”

    韩柏想起了楞严那娇媚的手下女将,暗忖若她脱光了,必是非常好看。

    范良极干笑一声道:“不过我们总算骗过了楞严,又让他以为睹算了陈公,暂时应不会来烦我们了。”

    陈令方走了过来,同韩怕谢了救命之恩,道:“专使也去好好休息吧,这里的一切善后工作,就交由我们做吧。”

    望着已经走远的白芳华的马车影子,李怜花是一丝苦笑挂在嘴边,像白芳华这种天命教的魔女,他根本不会去相信她会对别人用出真感情,至少目前不会,因为她和你也只是见过一面而已,她们不是那种肤浅的女子,所以千万不要以为只是一小会儿就会赢得美人芳心。

    马车已经走远,直到看不见踪影李怜花才慢慢踱步走向属于自己的妻子们的那艘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