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章 折辱楞严
    李怜花刚刚才站起来准备走出船舱的时候,一阵鼓乐声中,一摹人突然拥进舱厅来。

    带头的是个脸目冷峻,双目神光悯悯,身裁高瘦硕长。年不过四十的中年男子。身穿青色长衫,双手负后,冷静沉狠之极,看来显是楞严无疑。

    随后小牛步是个扎沟绕颊的凶猛大汉,一身军服,腰配长剑,比对君楞俨的长衫便服,使后者更是显眼和身分特别,这人应就是胡节。

    跟在这两人身后是一对身穿劲服的男女。

    男的背插长刀,身裁矮瘦,可是一对眼特别明亮,女的背看长剑,生得百媚千娇,英姿爽佩,非常惹人注目,邓色差点儿直逼白芳华,虽欠了后者的妓媚风姿,却多了白芳华没有的阳刚健美。

    然后是一个乍看以为是十二认、二岁的小孩,细看下头手部比一般小孩子大得多,原来是个株儒。

    最后是八个身穿军服的将领。

    当楞严和胡节进来的时候恰好碰到正准备离开的李怜花,眼看两帮人就要撞在一起,忽然楞严身后那个株儒突然上前拦阻道:“你是什么人,居然赶阻拦统领大人的去路,是不是不想活了?”

    说完他正要上前对李怜花动手,忽然听到楞严拦阻道:“小矮精,不得对这位朋友无理!”

    小矮精听到楞严的吩咐,只得悻悻地退后,狠狠地瞪了李怜花一眼,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相信李怜花现在已经死了很多回了。

    “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刚才实在对不起,我的属下不懂礼貌,还望阁下见谅!”

    楞严客气地说道。

    “没事,在下不会为了一条狗在我面前乱吠就胡乱发脾气的。”

    “你……”

    李怜花一句侮辱的话语一出,顿时把那个小矮精气得满脸通红,而现场的气氛也尴尬到极点。

    “朋友说话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这样子不给主人面子!”

    俗话说的好,“打狗都要看主人”李怜花的这句话完全得罪了面前的楞严等人,原本非常和气的楞严也露出了一丝难得的怒气。

    现场的紧张气氛令得那些在座的官员们都忘记起身给楞严见礼,个个只得干瞪着眼看着发生的一切。

    楞严的眼光一直盯在李怜花的脸上,眼中神光凝射,面对他森冷的目光,李怜花一直都是淡淡地笑着,整张脸上显得波澜不惊。

    众人都大感愕然,不知楞严将意欲何为。

    紧张的气氛持续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楞严脸上忽然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步上前来,伸出双手,往李怜花探过来,竟是要和李怜花拉手。

    要知这种拉手的见面礼,流行于江湖娴道,作用多是要互试斤两,楞严这样做的原由,就是想要探探李怜花的根底。

    事到临头,李怜花也淡淡地微笑着伸手,和楞严精瘦有力的手握个正着。

    楞严拉着李怜花的手,哈哈一笑道:“本官出身武林,今日一见朋友神采照人,显亦是武林一流高手,所以就以这种江湖礼节来和朋友你亲近亲近,朋友莫要见怪啊!”

    众官员原本以为他们二人定会大打出手,没想到两人的手会握在一起,令得众人莫名其妙,他们又怎想得到其中剑拔弩张的凶危。

    李怜花感到对方由两手送入一丝似有若无的真气,钻进自己的经脉里去,他也若无其事地运起“长生真元”迎了过去,同时微笑道:“楞统领果然豪气干云,在我如此恶毒语言的刻意侮辱之下都能够淡然不惊,可见统领大人的心胸之宽广,真是令在下佩服,也令李某人汗颜啊!”

    当李怜花的“长生真元”反击过去的时候,楞严大吃一惊,面前之人的修为明显高过自己许多,现在自己的内腑在对方的真元反击之下不停地翻滚,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就算想要撤回自己的真气也是不能,只得运起全身的真元进行反抗,而他的头上已经憋出冷汗来了,而李怜花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微笑着,没有任何的变化,内心中却笑破了肚皮,今次终于可以好好教训楞严这个匹夫,看他以后还敢小看天下人不!

    他后面的人看到楞严的情景,顿时都吃惊得大张着嘴,很显然楞严与面前之人的较量已经处于下风,现在的他只是在无力地反抗而已,不过还是无济于事,眼看着楞严就要落败出丑,并且受伤,李怜花突然间就收回自己的真元,不再难为他,收回真元的李怜花神色丝毫不变地笑道:“今天既然能够见到楞统领这样大方豪爽的人,李某人也不急着回去了,在这里再好好陪各位喝酒,哈哈……不知统领大人以为如何?”

    现在的楞严终于缓了口气,气血翻腾的内脏也回归平静,不过他知道自己还是受了一点小小的内伤,这个暗亏自己是吃定了,谁叫他技不如人呢!

    等到他脸色恢复以后,也笑答道:“既然朋友给楞某这个面子,那么楞某怎么会拒绝呢?”

    现在的他根本就看不出刚才吃过一个小亏,除了眼神精明的一些人之外,其他人是不会知道的,当然这些精明的人也不会说出来的,毕竟面前的人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

    楞严转向白芳华一揖道:“不见恐已有一年,白小姐艳容胜昔,可喜可贺。”

    白芳华敛衽还礼,垂首道:“芳华怎当得起大统领赞赏。”

    楞严微笑点头,吩咐了一声继续喝酒以后,便转身走回胡节那蔓人里,然后步往虚位以待的右边客席台上。

    到楞严等人坐定后,众人纷纷坐下,自有美妓斟酒侍奉,献上美点,歌舞表演亦继续下去,而李怜花照样坐回原位,没有再起身离开的意思。

    白芳华凑到李怜花耳旁,低声道:“刚才先生真是大显威风啊,令贱妾刮目相看。”

    李怜花只是淡淡地微笑不语,白芳华讨了个没趣,翻翻白眼,不再理他。

    一会儿,两下清脆的掌声,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全场静了下来。

    拍掌的原来是楞严。

    所有目光一时都集中到他身上去。

    楞严安坐椅上,望向韩怕和李怜花一方,微微一笑道:“今晚难得如此高兴,让我手下的儿郎,也来献艺助兴可好?小矮。”

    坐在他身后的休儒一声尖叫,跃离椅子,凌空打了一个筋纠,落到大厅之中,韩柏和范良极对望一眼,均大感不妥,偏又无法阻止。但是当他们看到李怜花微笑着波澜不惊的安稳地坐在位置上,两人心中又安心不少,怎么说也有一个高手在这里,相信己方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株儒小矮刚站定场心,忽又弹起,两手挥扬,嗤嗤之声不绝中,壁灯纷纷熄灭。

    楞严大笑道:“小矮精檀烟花之技,定教专使叹为观止。”

    他话尚未完,大厅陷进绝对的黑暗里。

    范韩两人发梦也想不到楞严有此一着,虽然有李怜花这样的高手在旁,也不免骇然大惊。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范良极不能动手,而李怜花究竟是什么心态他们也不知道,范豹等的武功却是不宜动手,而要保护的人除了台里的八鬼外,还有陈令方,以韩柏一人之力,该如何兼顾?

    范良极的传音在韩柏耳内响起道:“你现在什么都不要理,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护好陈令方。”

    韩柏赶紧起身来到陈令方的旁边,这一系列的动作是那样的快速,除了李怜花外,就连挨得最近的白芳华都没有发觉。

    “蓬!”

    一阵紫色的光雨,由场心冲天而起,撞到舱顶处,再反弹地上,隐见小矮在光雨里手舞足蹈,煞是好看,教人目炫神迷,有种如梦似幻的诡异感觉。光而外的暗黑里,众人鼓掌喝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