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62章 青藏四密尊者
    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却把浪翻云与李怜花定为了唯一的两大对手,可见这“黑榜“首席高手与“小李飞刀“的出色之处,这两人是多么令人期待的两个人物啊。无论将来处于何种立场,自已都不可能不去和这样的人物结识一番。

    这次端木天衍受“魔师“庞斑和蒙古皇族后裔“小魔师“方夜羽的邀请,打破魔相宗几百年来不出江湖的誓言,几百年后又带着自己的徒弟端木羽重出江湖,这次游历到黄州城来,听说黄州城的“小花溪“中有天下第一名妓怜秀秀,两人便顺便慕名来到“小花溪“,想要看一下这个名传天下的第一名妓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师徒俩鬼使神差地便走进“小花溪“这个在黄州城非常出名的风月场所。

    端木天衍和端木羽师徒二人来到“小花溪“大厅以后,依旧有龟奴来招待,这些龟奴见到每一个顾客光临无非就是那几句话,前面李怜花来到“小花溪“的时候也是如此,因此作者本人就不在这里浪费笔墨去描写了。

    端木天衍一来,等龟奴说完,他就直接说道:“听说你们小花溪的怜秀秀是天下第一名妓,因此这次我们来这里主要是想见一下怜秀秀姑娘,麻烦你去通报一下如何?”

    龟奴听到这句话,心中不仅民又是发苦,这些家伙为什么总是跟我们这些下人过不去呢?那个怜秀秀正在和一个连他们老板察知勤都惹不起的大人物在一起,他怎么能够去喊得动呢?不过这些消息他是不能告诉外人的,只能勉强挤出一丝难看的笑脸对端木天衍道:“对不起,客官,您来晚了一步,我们家怜姑娘现在正在招待其他客人,暂时不能招待客官,要不您另外找其他姑娘如何?”

    端木天衍眉头一皱,怎么会那么巧,自己想要找怜秀秀,偏偏就有人先他一步呢?不行,好不容易来到黄州城,如果就这样空手而回,不是太遗憾吗?

    而他的徒弟早已经不耐烦了,直接冲上来,抓住龟奴的前胸的衣襟,不费吹灰之力便把他轻松地提了起来,而龟奴的双脚已经离开地面有一公分的距离,这个龟奴被端木羽的动作吓得浑身直打哆嗦,端木羽才不管他是否害怕自己,只是用冷冷的眼神看着被他提在手中的龟奴冷声道:“今天无论如何你也要给我们把怜秀秀叫出来,要不然当心我一把火把这个小花溪烧得干干净净,听到没有。”

    端木羽的一句威胁话语,把个龟奴吓得屁股尿流,他吞吞吐吐地哆嗦道:“客……客……官……您……您……别急,我……我……这……这就去通……通知我……我家东……东家,一……一定让……让他帮……帮您叫……叫怜姑娘下来!”

    端木羽轻蔑地看了这个胆小如鼠的龟奴,不屑地道:“滚吧,赶紧去叫怜秀秀出来。”

    说完,他随手一扔,顿时把原本提在他手中的龟奴扔到十米远的地板上,而这个龟奴在屁股被摔疼,自怨自艾中从地上慢慢爬起来,畏缩地看了端木羽一眼,然后去找小花溪的东家察知勤来应付这两个难缠的人物了。

    武昌韩府的凶案弄得秦梦瑶有些头疼,最主要的是她感应到自己的师傅言静庵的突然辞世,令的她都有些有心无力的感觉,但是如果不把韩府的凶案追查清楚,她就不能消除八派之间的嫌隙,也就不能更好地让八派团结起来应付现在正日益猖獗的方夜羽和早已消失几百年的魔门两派六道的人,不过查到现在,最终还是有点线索了。

    看着跟在自己旁边的这个家伙,一身痞子的气息,他就是韩府凶案最直接的关键人物——韩柏,这个家伙得到“盗霸“赤尊信牺牲自我,成就他练成千百年来魔门没有练成的“道心种魔“,从而从一个不名一文的下人,一越而成为一流高手,不过这个家伙再怎么厉害,还是没有那个“小李探花“李怜花厉害,前次见到面前的韩柏的时候,自己会被他体内的魔种所吸引,但是自从在柳林见过李怜花以后,这次在见到韩柏,居然没有以前那种会被起魔种吸引的感觉,反而是心境平静无波,淡然自若,这种感觉令得秦梦瑶非常好奇,这一切恐怕都离不开那个李怜花的帮助吧!她不知道李怜花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功夫,其对自己的影响力居然会超过魔种对自己的影响力。

    韩柏望着面前这个自己心目中的仙子,完全引不起一丝对她的亵渎,本以为以前凭借自己体内的魔种能够影响到她,很可能会实现自己抱得美人归的夙愿,但是这次再见,她又回到第一次的那种凛然不可轻犯的样子,难道自己的魔种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了吗?哎!真是遗憾啊!

    “呆子,你在想什么?”

    一声悦耳的声音突然在韩柏的耳旁响起来,把正在沉思之中的韩柏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他抓抓头,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处境,道:“秦仙子,我是想这次找到那个何旗扬就能洗脱我的罪名了,所以我心中非常开心。”

    “你不用喊我什么秦仙子,可以直接叫我梦瑶就行,我不是什么仙子。至于那个何旗扬嘛,到时候让他出来作证,就能够挽回八派逐渐分裂的危机,并不是主要给你洗脱罪名,不过这样顺便帮助你也是很不错的,我一直以来都不相信你会是什么凶手,只不过是做了别人的替罪羊而已。”

    秦梦瑶不蕴不火地说道。

    “谢谢仙子对我的信任,韩柏非常感激仙子。”

    韩柏感激涕零地道。

    “不是叫你不要叫我仙子吗?”

    “这怎么行呢?你是慈航静斋的仙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而我只是一个尘世之中的俗人而已,能够和你仙子同行,可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你这个人就知道贫嘴,我懒得说你。”

    就在这时,秦梦瑶至静至极的禅心突然警兆乍现。

    秦梦瑶停下脚步,静立在大街上,而韩柏也不得不跟她一起停下来,奇怪地问道:“怎么了,仙子?为什么停下来啊?”

    秦梦瑶还没有回答他,这时在黯淡的月色里,东南西北四方缓缓走出四个高矮不一,身穿素黄僧袍的喇嘛僧。

    看着这四个喇嘛僧,秦梦瑶没有多少惊慌,而是上前微微一笑道:“方夜羽的面子可真大,竟能把四位前辈从青藏高原上的大密寺邀来中原,还为他出力。”

    立于东位的喇嘛满脸皱纹,年纪以他最长,身形亦以他最是雄伟,神态却最是闲适自得,悠悠道:“太阳密尊者哈赤知闲见过梦瑶小姐,若小姐以为单凭方夜羽的脸子,便可请得动我们,那就大错特错了。”

    西位的喇嘛身裁虽最矮,但却丝毫没有给人“小”的感觉,因为他体形长得极为均匀,而且看上去非常年青,嫩滑的肌肤像刚发育的少男,容颜俊俏,若非剃光了头,又穿上喇嘛僧服,确是个翩翩俗世佳公子。这时他手挽佛珠,一粒一粒数着,口中低念经文。

    他欣然一笑,停了念经,接着哈赤知闲道:“本座少阴密尊者容白正雅,今次我们不远千里而来,为的只是两件事,其它一切都没有兴趣去管,请梦瑶小姐明察。”

    他看上去既年肯又文秀,偏是神态稳重而气势浑厚,语调老气横秋,与他的外观恰成相反的对比。

    不待秦梦瑶说话,南方那瘦硬如铁,千托铁钵,一脸凄苦的中年喇嘛一声长叹道:“若能留在青藏,闭关潜修,自是最美,可惜我们不得不来此找寻鹰缘活佛,取回他携走之物。何况梦瑶小姐今次踏足尘世,摆明不将大密宗三百年前的警誓放在心上,我们那能坐视不理?”

    余下尚未说话的喇嘛柔声道:“刚才说话的是少阳密尊者苦别行,本法座则是太阴密尊者宁尔芝兰,看在梦瑶小姐身上无剑,我们也不会厚颜捡便宜,只要小姐在这里留上一炷香的时间,我们掉头便走。”

    若说那少阴密尊者是俊俏,这看去同样年青的宁尔芝兰只可以“娇美”来形容,甚至会使人怀疑他是女儿之身,究竟是男是女,实是扑溯迷离。

    四人赫然正是名传青藏高原的藏密高手青藏四密尊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