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章 鸿门宴
    《葬花吟》花榭花飞飞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处诉;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岁闺中知是谁?

    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语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奏,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语花自羞;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岳州府。

    “抱天览月楼“是岳州府最有派头的酒家,酒席必须预定,兼且非是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富商巨贾,一般人要预定酒席还不受理呢。

    该楼位於长江之旁,附近艺社妓院店铺林立,笙歌处处,只要肯花钱,保君乐而望返,大叹人生若此,虽死无憾。

    这刻是入夜戌时初,抱天览月楼灯火通明,所有厢座摆满酒席,虽闻杯盘交错的响音,却不闻喧哗嚣叫,这里客人品流高尚,故少尘俗之态。

    在该楼最高的第叁层一个特别华丽的大厢房内,筵开两席,每席十二人,精美丰盛的菜肴流水般由美丽的女侍奉上,举杯劝饮,气氛欢洽。

    此时恰好当地色艺双全的名妓楚楚奏毕琵琶,施礼告退,众人报以礼貌的掌声。

    李怜花这次是第三次来到岳州府的抱天揽月楼,这次的他不在是一个人来,而是和怒蛟帮帮主上官鹰以及他的首席谋士翟雨时等一众怒蛟帮的精英来参加这个鸿门宴。

    李怜花近两年来一直在怒蛟岛深居简出,因此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虽然他的大名在江湖上已经响彻天下,但是见过他真实面貌的人却少之又少。

    这次陪同怒蛟帮上官鹰来岳州府,也是为了防备上官鹰有何不测。

    怒蛟帮的首席护法“覆雨剑“浪翻云早在几天前去出外远行,找不到踪影,而李怜花的两个妻子——左诗、虚夜月以及他的宝贝女儿雯雯也被他遣送回金陵的家中,这样他就再无后顾之忧。

    这些年上官鹰饱经变故,已非是当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加上这些年来潜心苦修,气度已经迥然大变。

    这时只见一个脸目精瞿,年约五十的老者首先开口道:“侧闻贵帮“覆雨剑”浪翻云,最近忽起远行之念,飘然而去,未知是否还有保持联络?还有那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小李探花'李怜花也不在帮中,不知贵帮这两大高手现在何方,上官帮主可否为在下解答一二?”

    旁边正在闭目养神的李怜花听这个老头提到他,微闭的眼帘轻轻地张开一条缝,看了他一眼,又继续闭目养神。耳中传来上官鹰的话语:“浪首座确有事出门,但只是暂时性质,一待事了,便会归来,多谢陈门主关心。至于浪首座的结拜兄弟李怜花只是我们怒蛟帮的客人,并不属于怒蛟帮的人,所以还请陈门主能够分清楚。”

    上官鹰的几句话,让与怒蛟帮存在敌意的这帮人的神经不仅放松下来,他们都轻轻地吁出一口气,而李怜花的嘴边则是露出一股充满寒意的冷笑。而翟雨时最擅观人於微,大感不妥,连忙思索其中因由,不过当他看到李怜花嘴边露出的那一丝冷笑,原本焦急的心又放下去了!

    今天这桌酒席是以洛阳为基地的黑帮“布衣门“的门主陈通假借金盘洗手的黑道元老叶真摆的,并且含有化解怒蛟帮和布衣门积怨的含意,是决定黑道势力划分的“和头酒”两围酒席为借口的鸿门宴。

    对这些计量,李怜花心中可说是一清二楚,谁叫他能够清楚故事的发展呢!

    这次鸿门宴,他想来亲身经历,就是想要看看这些家伙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原本参加鸿门宴上对上官鹰围攻的一个强敌——“逍遥门主“莫意闲早在几年前被他击杀在鄱阳湖中,现在还剩那个“十恶庄主“谈应手没有解决,今次如果这个家伙也向原著中那样来参加围攻的话,那么就顺便把他也送进阎王爷那里报到去,好和他的搭档莫意闲一起做伴。

    “覆雨剑“浪翻云名满天下,除了至尊无上的“魔师“庞班外,声势无人能及,还有那个不输于浪翻云的“小李探花“李怜花,若果这两人离开怒蛟帮远去,不知行踪,那怒蛟帮无论在生势和实力上,削弱将会一半都不止,众人最关心的两人都不在,这样的结果是他们最为重视的一则好消息。

    在座的怒蛟帮与其他江湖人士心中各有各的小算盘,脸上都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异样出来,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场面变得非常安静,静得落针可闻。

    这样安静的气氛持续了几分钟,一个面目阴沈的彪形大汉首先沈声道:“听说盗霸赤尊信为了专心武事,叁个月前让位与师弟‘人狼'卜敌,未知上官帮主可有所闻?”

    这发言的梁历生曾是横行洛阳一带的大豪,五年前惨败於“左手刀”封寒刀下,声望大跌,暂时归隐潜修,但仍有极高地位,是黑道父老级的人物,这次聚会,便由他和叶真联名邀约,否则上官鹰也不会亲来赴会。

    上官鹰可不敢怠慢这个家伙,说道:“关于这个情况,我们怒蛟帮也只是在十多日前才得到消息,具体情况还不太清楚。”

    韩柏慢慢地扶起还处于昏昏沉沉中的风行烈,准备把他扶到自己的爱马——灰儿的身上。

    风行烈艰难地说道:“小兄弟,你就不要管我了,赶紧离开吧!要不然等一会儿追踪我的敌人来到这里的话,你会被我连累的,快走吧!”

    韩柏听风行烈说后面还有追踪他的敌人,虽然他不知道是谁,甚至这些敌人也不是自己这样一个小小的人物所能对付的,但是他依旧没有想要抛弃风行烈,自己逃跑,让风行烈一个人面对危险,这不是他做人的原则。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你们哪里都不要去了,乖乖待在这里吧!”

    蓦地风声呼呼,一卷风从他们的身旁吹,狂风消去。韩柏与风行烈的身旁多了两个怪人。

    两人一穿黑一穿白,身形高瘦,一眼看去像很年轻,但细看又像很年老,冰冷的脸容,使人感到不寒而栗。

    尊信门的“人狼“卜敌性好女色,人却生的风流潇洒,一表人才,武功逊於赤尊信但狠残狡辣处,则连赤尊信也瞠乎其後。

    上官鹰道:“这件事情的具体内幕各位不知清不清楚?”

    一直未有发言,坐於上官鹰右侧的美女燕菲菲美目水溜溜地转动,未语先笑道:“听说这次赤尊信并不使心甘情愿让位的!”

    燕菲菲身为“黑榜”高手之一“十恶庄主”谈应手情妇的特殊身份,在场的根本没有人敢惹她,而且其本人一身武技也是不俗。

    听到这个消息,上官鹰霍然动容道:“以“盗霸”赤尊信的武功威望,谁能迫他做不愿意的事?”

    燕菲菲接着道:“上官帮主如此在意,妾身倒有秘密消息提供参考。”

    抱天揽月楼上的各人都是老江湖,故意不动声色,也不追问。

    燕菲菲知道不主动说出,没有人会出言请求,忽尔娇笑起来,她喜欢那成为众人注意目标的感觉。

    其他人见她笑得娇态横生,烟视媚行,心中都大叫可惜,因为她已经是谈应手了禁脔,名花有主,谁敢弄她上手?

    燕菲菲笑声倏止,轻描淡写地道:“各人知否“人狼”卜敌,两年前已入了方夜雨门墙,成为“魔师”庞斑的徒孙,有了这硬得不能在硬的大靠山,赤尊信怕也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呼风唤雨了吧?”

    这一消息顿时引起涛天巨浪,所有人都脸色一变,好像末日刚好在这一刹那降临。

    要知方夜雨乃“魔师”庞斑亲传叁徒的二弟子,庞斑潜隐後,“魔师阁”的一切便由他主理,隐焉为庞斑的代表,天下黑道无人敢拂其意,幸好他一向极为低调,从不理江湖之事,但假若卜敌真在他支持之下向赤尊信夺权,那便代表庞斑开始将魔爪伸向黑道了。

    李怜花坐在旁边一直都是神情镇定,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因为魔师庞斑打破二十年的闭关不出,踏入江湖,天下凶邪归附,是必然的事,燕菲菲的男人是“十恶庄主”谈应手,位居“黑榜”地位显赫,当是庞斑招揽的对象,消息自是由其中辗转而来,而且这个家伙早已加入了庞斑的阵营。

    如今庞斑一统黑道的第一目标是三大黑帮,一向被称为“黑道里的白道”的怒蛟帮当然更不会放过。

    他的眼光同时掠过同台的其他人。

    主人身分的叶真神色有些微紧张,“布衣门”门主陈通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脸有得色,梁历生和霍庭起注意力都集中到上官鹰身上,反似对燕菲菲要说什麽毫不在意。

    这种种的表现无不显示今晚的宴会是个对付怒蛟帮的陷阱。

    当燕菲菲说到“那告知我此事的人是……”

    时旁边的翟雨已经双手一合,穿在他左右手腕的两只铁镯猛地相碰。

    “叮!”

    清响镇彻全场。

    这是早先约定的警号,自从知道卜敌出掌尊信门,怒蛟帮便处在最高警戒,因当年赤尊信曾立下誓言,只要上官鹰”在生一天,尊信门便一天不犯怒蛟帮,所以尊信门若要来攻,首先便要取上官鹰性命。

    这时除隔桌十二人中有六名是怒蛟帮的精锐外,厢房还有另十八名帮主的随身铁卫,这警号正是要通知个人立时护驾。

    不等外面有人反映,李怜花已经先出手制住了燕菲菲这个美丽的黑道女,而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一根长五寸有余,金光闪闪的金针。这根金针是李怜花仿照“毒医“烈震北的华佗针的样式制作的一个样品,而且质地和毒医的华佗针不分二致,可谓是第二根华佗针,因此我们也以华佗针称呼它吧!

    在场的各人被李怜花的这个动作惊呆了,尤其是被李怜花制住的燕菲菲,看着一根长长的金针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那种滋味可不好受,所以,燕菲菲的头上冷汗直冒,嘴唇都有点发青了。

    李怜花知道只要制住了燕菲菲,抱天揽月楼中的各人便不敢乱动,而燕菲菲并不想这样受人所制,一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位少侠为何拿着一根长针指着奴家的太阳穴,奴家没有得罪你的地方吧?”

    一边还准备拿出深藏的喂毒匕首想要给李怜花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她这些计量早被李怜花看在眼中,李怜花冷笑道:“燕姑娘,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我的金针可是不长眼的,如果有什么闪失,可别怪在下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啊!”

    李怜花的话已经说到这分情上,燕菲菲也不敢在乱动,而她身上的喂毒匕首也被李怜花收出来,并且把它交给旁边的翟雨时,说道:“翟大哥,你先带上官帮主离开这里,这里有我来应付。”

    “这……这……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恐怕不妥,还是我们一起冲出去吧!”

    上官鹰在旁边焦急地说道。

    “上官帮主,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这些人还没有放在我的眼中,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

    上官鹰想想,李怜花的实力几乎不输于“覆雨剑“浪翻云,这里的人也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想到这里,他不在迟疑,和翟雨时向厢房外走去。

    厢房中的人想要拦阻他们,李怜花大声喝道:“你们让开,否则的话,燕姑娘的生命我可不敢保证!”

    众人的弱点都被李怜花掌握,弄得他们进退两难,李怜花看这些家伙不听,手中的华佗针慢慢地伸进燕菲菲的太阳穴有几微米,而燕菲菲的太阳穴已经有血丝溢出,众人一看,只得给上官鹰放行。

    厢房内的气氛紧张,而厢房外亦是喊杀连连,显然外面怒蛟帮帮主的“十八铁卫”亦和敌人动上了手。

    不过当上官鹰与翟雨时刚要走出厢房的时候,外面的打斗声已经停止,不,应该是完全死寂,怒蛟帮的那“十八铁卫“也没有出现。要知守在厢房外的“十八铁卫”功力虽是稍逊於房内陪宴的六名怒蛟帮好手,但他们曾经怒蛟帮仅次於浪翻云的“鬼索”凌战天多年苦心训练,负起保护帮主之责,除非是名列“黑榜”的高手,否则想干掉他们绝非易事,但刻下厢房外的沈寂,指代表了一个可能性,就是他们都死了。

    这样的念头在上官鹰等人的心头闪过。

    “轰!”

    房门四散碎裂。

    一名锦衣大汉负手悠然步入,便像是赴宴来的。

    被李怜花制住的燕菲菲忽然喊道:“庄主啊,你怎么现在才来,赶紧救奴家吧!”

    原来竟是“黑榜”高手之一“十恶庄主”谈应手。

    谈应手脸色沈凝,眼睛直盯着李怜花道:“唉!这是何苦来由,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何苦作那无畏的反抗呢?今天除非“覆雨剑”浪翻云亲临,否则你们能逃到哪里去?”

    李怜花见“十恶庄主“谈应手已经出现,就收起华佗针,悠哉悠哉地来到谈应手和上官鹰等人的中间,对燕菲菲也难得在去拿她当人质了,现在他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个蒙古人的走狗——谈应手。

    “哈哈哈……终于等到谈庄主出现了,李某不虚此行啊!”

    李怜花大笑道。

    “哦,看来你是专门在这里等我的,不过我好像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阁下啊!”

    谈应手听到李怜花奇怪的话语,不在像刚进来时的那样潇洒,反而心中非常吃惊。面前的这个家伙居然是专门等自己出现的,难道他已经早已猜出今天自己一定会出现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人的实力就不可小觑了。

    “哼,如果以前你早见到我的话,现在已经早已去阎罗王那里报到了,还会像今天这样嚣张吗?你这个蒙古人的走狗,历来都是在下最痛恨的人,只要被我遇到,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他送进地府!”

    “好大的口气,谈某倒要见见你是何方神圣,居然敢不把老夫放在眼里。”

    谈应手被李怜花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你这个老匹夫,果然和两年前的那个‘逍遥门主'莫意闲一样夸夸奇谈,居然会被列为‘黑榜'十大高手,我真不知道评‘黑榜'的这个家伙是怎么评的,你们这样的垃圾也能名列‘黑榜',哎,真是‘黑榜'的悲哀啊!”

    谈应手听李怜花提及早已死去多时的,自己的老搭档莫意闲,心中更是大吃一惊,吃不准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他颤巍巍地道:“你认识莫意闲,你……你……你到底是谁?”

    “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李,名怜花,在下就叫李怜花!”

    “李怜花!”

    当李怜花自报家门的时候,“抱天览月楼”的众人都倒呼了一口气,“小李探花“李怜花的威名几乎可与“魔师“庞斑和“黑榜“首席高手——“覆雨剑“浪翻云相媲美,早年大战“盗霸“赤尊信,战成平手,后来又在鄱阳湖中一举击杀逍遥门正副门主——莫意闲与孤竹,使得逍遥门一夜之间冰消瓦解,尤其是他的“小李飞刀“更加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这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了这个人是一个不易招惹的非常难缠的人物。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