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章 韩柏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微风轻轻吹拂洞庭湖的湖面,激起一阵涟漪。

    李怜花望着那“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波澜壮阔的美丽湖光山色,眼神之中显露出满腔豪情。

    “夫君,你又来湖边观赏美景了,快回去吃饭吧!”

    李怜花转过身,微笑道:“月儿,为夫观赏洞庭湖的一山一水,就是为了想像浪大哥那样从洞庭湖中去领悟一些人生道理,也可以更好地提高自身修为!”

    原来来人是他的妻子虚夜月。

    虚夜月的到来并不是什么偶然。李怜花当初从双修府回到怒蛟岛,到现在已经又过了两年多的时间。

    当时他是因为左诗怀孕才回到怒蛟岛,同时写了一封家书让怒蛟帮的帮众带给居住在金陵应天府的父母以及自己的另一个妻子——虚夜月。

    他的父母与虚夜月三人收到这封家书,就星夜兼程从应天府赶到怒蛟岛。李怜花由于事先没有给家里,尤其是虚夜月打过任何招呼,便又另外娶了左诗为妻,他有点担心虚夜月会责怪他。

    当虚夜月和他的父母来到怒蛟岛以后,李怜花的心都是高高悬着的,但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虚夜月不但没有责怪他,相反的,虚夜月很快便和左诗有说有笑,就像一对亲姐妹似的,当时的场面把李怜花看得傻愣当场,让他悬在高空半天的心终于又落回原处。

    在以后的日子,李怜花可谓是左拥右抱,幸福美满。

    十个月后,左诗顺利产下一个女婴,李怜花想起原著中左诗有个女儿叫“雯雯“,而自从他来到这个时空以后,历史难免有点偏差,原著中左诗那个叫“雯雯“的可爱小女孩已经消失无踪,为了不让这个人物消失,李怜花便把自己与左诗所生的女儿取名为“雯雯“。

    “就你理由多,就算要领悟什么人生道理,也要先吃过饭再说吧!现在诗姐和小雯雯还在家中等着你呢!你不会让你的宝贝女儿就这样饿着肚子等你这个家伙吧!”

    虚夜月娇嗔道,一说到小雯雯,她的眼神之中不仅透出一丝黯然之色。

    李怜花看到虚夜月的表情,心中也是一声感叹!

    自从左诗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后,虚夜月也嚷着要给他生一个孩子,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故意玩他。

    几年来,虚夜月的肚子就是没有任何反映,虚夜月刚开始时认为是自己的肚子不争气,整天自怨自艾的,李怜花多次安慰都效果不佳。

    后来才搞清楚是什么原因,原来是李怜花体内的“混元道胎“在搞鬼。

    李怜花现在的“混元道胎“已经慢慢成长,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精华,而顺着他功力和“长生真元“的不断成长,体内的“混元道胎“也迅速地成长着,一旦成长到一定的时候,李怜花便可以踏出那最后一步,像百年前的传鹰大侠一样破碎虚空而去,到时候就可以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寿,长生不死。

    这种境界是许多武人梦寐以求的结果。

    但是,相反的,也会有一些副作用,那就是使跟随李怜花的女子不在那么容易怀孕,也就是怀孕的几率微乎其微,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

    而左诗能够怀孕,除了当时李怜花的“混元道胎“还没有成长到一定的程度,而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占了李怜花这个怀孕几率万分之一的那个“一“,也是作者我不想看到他绝后而赏给他的一个女儿,呵呵……

    弄清楚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不是虚夜月自身的缘故,虚夜月才慢慢开心起来,但是心中依旧有一丝阴影,不能为自己的夫君怀孕,始终感觉缺少点什么似的。

    现在要想怀孕,只有看老天帮不帮忙了!

    为了不让虚夜月处于黯然神伤之中,李怜花岔开话题道:“既然已经做好饭,月儿,我们一起去吃吧!”

    “恩。”

    虚夜月答道,便和李怜花离开这个地方,回转他们那温馨的小屋。

    武昌府长江之畔。

    风行烈逃脱了“魔师“庞斑的毒手,跳入江中,而当他游到这个位于武昌府长江之畔的时候,已经虚脱得昏了过去。

    这时只听一阵马蹄之声响起,不一会儿的功夫,从远方骑来一个人。

    这是一个瘦弱的身形,只见他一手策马,一手持灯笼,正在连夜赶路。

    灯火照耀出一张年轻的脸,看样子是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的虽是粗衣麻布,一对眼睛非常精灵,额头广阔,令人感到此子他日必非池中之物。

    这时他神情焦灼,显然为错了渡头而苦恼。

    马停。

    他跃下马背,走到空无一人的渡头尽端,苦恼地叫道:“这回惨了,回去时那恶人管家必要我一番好看了。”

    江水滔滔,对岸一列民居透出点点灯光,份外使人感到内里的温暖,又那样地使人感到孤独和隔离。

    马儿移到他身後,亲热地把马头凑上来,用舌舔他的後颈。

    少年怕痒缩颈,伸手爱怜地拍着马嘴,苦笑道:“灰儿啊灰儿,你可知我的心烦得要命,去吃草吧!”

    这个瘦弱的人一边给自己的爱马说着话,一边到处张望,希望能够找到一艘船,能够搭自己到对岸去,但是他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哪怕是一小艘渔船,心中不仅失望不已。

    正在他焦急张望的时候,忽然看见自己的脚边躺着一个人影,他以为是鬼,害怕得“啊“的大叫一声,身子不住地往后退。

    他等了半天,见这个躺在地上的人影没有反映,才慢慢又走上前去想要看看这个到底是人还是“鬼“。

    他小心翼翼地接近地上的人影,先用脚踢了题,没反映,然后他好奇地蹲下去想要望清楚这个人影的长相。

    在月光的照射下,他看见这个人是一个长相颇英俊的年轻大汉。

    风行烈在迷迷糊糊之中感到有人在动他的身子,微微睁开蒙胧的眼睛,看到自己躺在一个瘦弱的年轻人的怀里,用极其微弱的声音问道:“小兄弟,你是谁?”

    那人一听风行烈的问话,立马答道:“我叫韩柏,是武昌韩府的一个下人,大哥,你受伤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