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获取虚夜月的芳心!
    李怜花揭开蒙面女子脸上的黑巾时,展现在李怜花面前的是虚夜月那吹弹得破的绝世容颜,被李怜花的身体压在下面的虚夜月则是紧张地闭上眼睛,脸上因害羞微微泛起红晕,更加衬托出虚夜月的美丽不可方物。

    她的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嘟起,特别的诱人,李怜花顿时被虚夜月这样的诱人神态弄得精虫上脑,这样的诱惑场面是任何男人都无法不为之喷血的。

    李怜花看着自己身下的虚夜月,他又不仅想到刚刚在秦淮河的时候,这个鬼丫头居然会去想到要把自己与庄青霜乘坐的小船凿穿,害得自己现在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落汤鸡,一想到这些令人恼怒的事情,李怜花就恨不得把这个虚夜月报复一顿,但是虚夜月毕竟是一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世间难得一见的大美女,自己堂堂的一个七迟男儿又不能对她动粗,那么只好考虑用其他比较温柔的方法来报复这个美女了!

    现在的虚夜月的神态又是那么的勾引人,我们的李怜花便不客气地狠狠地用自己厚厚的男人嘴唇吻上了虚夜月那诱人的充满女人芬芳气息的樱桃小嘴,而属于虚夜月这个大美女的第一次初吻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献了出去,而且还是献给一头大色狼,哎!为她默哀三秒钟,嘎嘎嘎嘎……

    当李怜花那厚实的男人独有的嘴唇印上虚夜月的嘴唇时,虚夜月顿时懵了,大脑呈现空白的状态,她想不到面前的这个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小李探花“李怜花居然会那么大胆地在不经过自己的同意下,把自己的初吻就这样夺走了,虚夜月的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不过虚夜月还是知道自己被李怜花轻薄了,一时间,心中有些恼怒,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一把撑开了李怜花,向旁边滚了开去。然后再跃了起来,对李怜花叫道:“人家恨死你了!”

    不待说完,已首先朝前走去。

    当然,李怜花也想到自己刚才的确是有点猴急,唐突了面前的佳人,赶紧追上前面的虚夜月,小心地陪礼道歉道:“月儿,对不起了,都是我不好,谁叫你刚才的样子那么诱人呢?是男人都会为你的样子所迷醉,那个时候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我想只要是一个男人都会义无返顾,勇往直前的,俗话说的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是每一个男人的正常反映,希望月儿能够原谅我刚才的唐突!”

    虚夜月听到李怜花居然得寸进尺地称呼起她的昵称“月儿“来,心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转过身对跟在她屁股后面的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说道:“‘月儿'也是你能够叫的吗?哼,也不看看你是我什么人!”

    “呵呵……我是你什么人,月儿你说呢?我们刚刚都有肌肤之亲了,难道你除了我之外,还能嫁给其他人吗?”

    李怜花就是吃准古人没有现代人那么开放,厚着脸皮对虚夜月赖皮地说道。

    一般中国古时候的男女一旦有了肌肤之亲,这个女子除了嫁给和她有肌肤之亲的人之外,没有其他选择,因为其一旦和别的男人有肌肤之亲后,可以说她的名誉已经败坏,为了不被人说闲话,只能选择嫁给这个男人,而这些肌肤之亲主要表现为什么牵手、亲吻等等,像牵手这样都是比较轻的,但是依然摆脱不了有嫌疑,更何况亲吻这样比较更进一步的亲密动作了。

    像这样的情况在现代人的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现代人就算是比亲吻更进一步的上床,事后女子照样不会受到什么约束非要嫁给男人,所以古时候的女子提倡“三从四德“可是把女性害得不浅。

    当然,对于我们现在的李怜花来说,他是非常感激这些古人提出来的那些所谓的“三从四德“的,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地泡得美人归,如果是现代,你看虚夜月会理李怜花这头大色狼才怪!

    虚夜月听李怜花说起刚才的那个非常羞人的事情,顿时气得用她那葱葱玉指指着李怜花说道:“你……你……你……你这头大色狼,只会欺负女人,555……”

    说完,虚夜月还气得哭了起来。

    这个场面顿时把我们的李怜花搞慌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最怕女人哭。

    李怜花赶紧上前把正在哭泣当中的虚夜月抱进自己的怀里(又趁机占女人的便宜,卑鄙的家伙!而虚夜月也对李怜花的这一举动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还柔顺地顺着李怜花的手势乖乖地投进李怜花那宽大而温暖的充满男人味道的怀抱。

    李怜花用手轻轻地拍着怀中虚夜月的后背,温柔地说道:“月儿,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我不应该口没遮拦地胡乱说话,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哭了,把我的心都哭乱了!”

    躺在李怜花怀中的虚夜月被他的温柔所打动,慢慢地停止了哭泣,但是她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带给她别样气息的安全温暖的怀抱,就这样和李怜花紧紧地抱在一起,感受那份属于自己的温柔。

    但是虚夜月没有看到李怜花脸上那奸计得逞的狡猾嘴脸,如果她看见的话,恐怕又是一场永不停歇的哭闹!

    待在李怜花的怀中大概有十多分钟的时间,虚夜月才不好意思地慢慢从李怜花的怀抱里离开,脸上因为害羞而显得更加嫣红。

    李怜花对她说道:“月儿,你放心,我李怜花对天发誓,今后一定对我的月儿如同对我的生命一般重要,如违此誓,天诛地灭,不得……”

    李怜花的“好死“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便被虚夜月用手捂住嘴巴,虚夜月对李怜花说道:“李郎,月儿相信你!”

    虚夜月的眼中射出坚定的光芒,而李怜花则是爱怜地望着虚夜月,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集在一起,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