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 > 小李飞刀系列集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章 怒惩倭狗初遇庄青霜
    当李怜花从白依然的茶楼里面出来的时候,心中是非常高兴,嘴上是带着微笑的。

    这说明他今天的这一躺没有白跑,因为阴癸派已经被其收服,成为属于他的一股不可或缺的强大势力。李怜花现在心中想的是该如何把白依然收服,因为他知道白依然是现今的阴癸派掌门祝心妍的关门弟子,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白依然就是下一任的阴癸派掌门,李怜花想到只要他能够把白依然收服的话,还怕阴癸派逃出他的手掌心吗?

    一想起白依然那令人的身躯,李怜花就不仅心头一荡。李怜花觉得非常奇怪,以前的他可是非常专情的一个人,除了自己的女朋友以外,从来都不和其他的女孩子多说一句话,他把他的女朋友当作一块宝一样的供着,平时连小手都很难拉一回,更甭提亲吻这样比较亲密的动作了。真是“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得不得了。但是,李怜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女朋友最终还是背叛了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并和他提出分手,直到他被汽车撞死,然后他的灵魂便穿梭时空莫名其妙地来到黄易大师的《覆雨翻云》的世界中来。李怜花现在想想,自己当初真是愚蠢得可以,他每当想起这件事都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应该先把他的那个贪慕虚荣的婊子女朋友干过再说,那样的话她也不会再是一个处女而白白便宜了其他男人,可惜的是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现在的李怜花也只能在心中抱怨一下。不过既然让他来到《覆雨翻云》这个美女如云的世界,老天爷又让他重新活一次,他就不会再辜负上天给予自己的这么难得的机缘,千万不能再箱从前那样犯傻,他要泡尽所有的美女,而且只有自己背叛女人,不能再让女人背叛自己,如果有哪个女人再敢背叛自己的话,他将会以最最残酷的手段来打击报复这个女子,让她生不如死,哼哼哼哼……走在秦淮河的河岸,吹一吹河风,那种醉人的享受是现代的人无法享受得到的,李怜花是一个例外,因为世间只有他一个人是从现代穿梭时空回到古代,因此他能够享受到这种用钱也无法买到的秦淮河那清新而不带污染的河风。正当他自己感受河风吹拂脸畔的时候,他的耳中传来一声难听的声音:“哇哈哈……没有想到中原的花姑娘那么多,哟唏,花姑娘,陪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最高等的武士玩一下吧,保证让你欲仙欲死啊!”

    操,李怜花不仅大叹晦气,以前在他的那个年代没有见到一个日本狗,没有想到来到古代居然让他见到真正的日本狗,而且还是在中国自己的土地上,尽敢当街调戏中国的女子,真他妈找死!

    你问为什么李怜花会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会是日本人,一听这个讲话的腔调,就和以前他看过的那些电视电影上的小日本狗的腔调完全一样,而且还没有任何错误,看来电视上的也并不都是虚假的,至少在描述小日本狗这样的垃圾人的讲话方式上就没有任何的弄虚作假。当这个倭狗刚刚说完,李怜花耳中又传来一声悦耳的女子的惊慌而恐惧的声音:“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在不住手的话,我可要叫官了!”

    “叫官,呵呵,花姑娘,你尽管叫吧,看看你们中原的那些当官的是否能够管得到我们这些来自大日本的幕府将军的使团。”

    原来这些小日本是东瀛幕府将军派到大明朝的使节,怪不得那么嚣张呢!

    李怜花实在听不下去了,他不能任由这些日本狗来到自己国家的土地上欺负自己国家的人而袖手旁观,于是他便转过身来对那些倭狗怒喝道:“住手,你们这些倭狗,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在我大明朝的土地之上调戏我大明朝的女子,真是不想活了!”

    那几个倭狗刚刚非常愉快地想到自己在大明朝的土地上调戏大明朝的花姑娘,周围的人看到他们就都走开,害怕惹祸上身,让他们觉得这些大明朝的人根本就是一些懦夫,说不定到时候可以把这些消息带回日本,向幕府将军大人报告这些情况,到时候就可以带兵打到大明朝,那还不轻而易举地就把大明朝这块肥沃的土地纳入到自己的大日本帝国的版图之内吗?

    正当他们做着这样的美梦的时候,没有想到这时候会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跳出来找他们这些大日本幕府最最尊贵的武士的麻烦,他们决定要好好地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顿,让他知道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武士的厉害,让他知道我们大日本的武士并不是那么好惹的。

    于是这几个头上匝着难看的非常像猴子屁股上的小尾巴一样的辫子的倭狗浪人就一起看向对他们怒喝的不知死活的臭小子,但是落入他们眼中的居然会是一个看起来弱不惊风,身穿大明朝的那些儒生们都爱穿的白色儒装的白面书生,顿时把他们看得大笑不已,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是什么人居然敢对他们无理,没有想到是面前的这个看起来用一只小手就能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轻易捏死的白面书生,看来大明朝真的是没有人了,居然由这样一个文弱的书生出面,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好笑呢?

    而就是他们这种自大的想法,注定了他们那悲惨的下场,他们也就不要再想回到他们自己的那个狗窝——日本了!

    李怜花看见几个倭狗望着他发出一阵狂笑,他心中对这些倭狗的自大更是不屑一顾,只是用冷冷的眼神看着他们,说道:“你们这些倭狗,如果你们现在乖乖地向你们面前的这个姑娘道歉,并从我的胯下钻过去的话,也许我会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错的情况下,让了你们几个的狗命!”

    几个倭狗听到李怜花用那么毒的语言侮辱他们大日本帝国最高尚的幕府将军的武士,他们简直要气炸了他们的肺。俗话说“是可忍,俗不可忍“,几个倭狗现在心中就如一股大火在燃烧着他们,把他们的怒火烧得更加的旺盛,只见几个倭狗中的一个倭狗脚踩小木屐,发出“踢踏踢踏“的噪音来到李怜花面前,伸出右手指向李怜花说道:“八嘎,你地什么的干活,居然敢侮辱我们大日本帝国幕府将军的最高等的武士,你地死了死了地。”

    话刚说完,也不等李怜花有何动作,这个倭狗立马抽出配挂在自己腰间的小日本的武士刀,双手握住刀柄,向李怜花狠狠地劈来!

    只见倭狗的武士刀划破虚空,刀光在阳光的照耀下非常的耀眼,武士刀刀上的锋刃锋利无比,武士刀在这个倭狗全力一击的下劈之中,隐带风雷之声。可想而知,如果这把锋利的武士刀真的劈在李怜花的身上的话,李怜花不用想都能够清楚他会被立马劈成两半,立刻横死当场,可见这个倭狗的心肠之歹毒,不是用语言能够形容的。当倭狗的武士刀将要劈到李怜花的头上的时候,他眼睛一直盯着武士刀的刀刃,在武士刀刀刃近身的时候,他右脚轻轻向外一撇,一转,整个身体就往一旁一侧,立马就将身体侧过,堪堪躲过了下劈的武士刀。这个武士刀当时离他的整个身体只有一厘米的距离,真的好险,而李怜花则是乘倭狗全力劈出一刀,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忽然身体旋转起来,其旋转的身体就如一个旋转的陀螺似的。当他转到倭狗的背后的时候,他立刻并手如刀,狠狠地向倭狗的后颈劈出一记手刀,手法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手刀快速地劈在倭狗的颈动脉处,当倭狗被李怜花的手刀劈中的时候,他只觉得大脑之中“嗡嗡“之声不绝于耳,眼前一黑,手中的武士刀根本就不能拿稳,掉落地面,发出“当啷“的声音,而其本人更是非常干脆地“扑“地一声摔倒在地上,就此昏死过去。李怜花和这个倭狗的一系列动作看起来是那样的洒脱,快速,外人根本没有看清楚他们是如何动作的时候,打斗就已经结束,然后就是那个倭狗倒下昏死过去,让旁边的几个倭狗的同伴当场就惊愣住了!

    这几个倭狗都知道和李怜花决斗的同伴是他们当中武功最高的一位,出身于日本最大的流派——影月流。日本影月流是日本最大的武术流派,在日本非常有名,是日本室町幕府大将军——足利义齿的御用武术流派(明朝初年的日本好像应该是室町幕府足利家族统治的时代,也不知道对不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但是现在居然被大明朝的一个看起来文弱不堪的白面书生一个照面不到,就把他打败了,怎么能够不让这几个倭狗震惊呢?

    不过震惊归震惊,为了挽回他们大日本帝国幕府武士的荣誉,他们明知不是李怜花的对手,也不得不拔出自己身上的武士刀硬着头皮“呜啊啊……“地鬼叫着冲上来,哎!小日本的武士道真是害人不浅啊!

    看到冲上来的几个倭狗,李怜花嘴角不仅露出嗜血的微笑,看来他对这几个令人生厌的倭狗已经动了杀心,而这些冲上来的倭狗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还在拼命地向李怜花奔来,阿门,首先让作者我为这几个倭狗祈祷一下,希望他们来生不要在投身到小日本那个龌龊的国家吧!

    几个倭狗还没有冲到李怜花面前,李怜花就首先发动了进攻,只见他脚一踏地面,运起身上的“长生真元“于脚底,整个人立刻飞上离地面有四米高的半空之中,然后在半空当中来了一个高难度的后空翻,当几个倭狗冲到李怜花原先站的地方的时候,他们的眼中已经失去了李怜花的身影。他们不知道现在的李怜花已经处在他们身后,李怜花双脚轻轻落地,完全没有发出任何一丝一毫的声音,他的轻功已经达到高超的踏雪无痕的境界,当然不会有声音发出。当李怜花双脚一踏实地面,他又运劲于足底,又向几个倭狗的方向奔去,当他奔到最接近的一个倭狗的身边时,立马使出了一招空手入白刃的绝技,从这个倭狗的手中抢下他锋利的武士刀,李怜花把抢下的武士刀反握在右手掌中,也就是刀柄在前,刀刃在后,这样握刀的方法有点类似于小日本传说中的那些神秘的忍者握刀的手法。然后,李怜花握刀的手上举,然后在迅速地下滑,他手中的武士刀锋利的刀刃很干脆地轻轻地从被李怜花夺下武士刀的这个倭狗的喉咙处无声无息地划过,然后就是这个倭狗用手捂住被武士刀划过的喉咙,嘴中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很快,鲜红的血液便从这个倭狗的喉咙处飙射而出,就像一股小小的喷泉似的非常壮观!

    李怜花并没有多少时间来欣赏这个由他所创建的壮观的景色,他的动作没有任何一丝一毫地停留。手中的武士刀依旧向另外几个倭狗劈去,很快便听见“叮叮当当“的武士刀碰撞在一起的悦耳的声音,李怜花的身影穿梭在几个倭狗之间,他每穿过一个倭狗的身体时,这个倭狗的喉咙处便会像先前的那个倭狗一样喷射出鲜红的血液,然后就是倒地的声音。一眨眼的功夫,这些倭狗就从原先的几个活生生的人,变成几条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死狗!

    李怜花解决完几个倭狗,心中特别痛快,他把手中还在滴血的武士刀扔在地上,拍了拍身上,没有想到他洁白的身上居然没有沾上一滴倭狗身上的血,真是高明。他走过这些倭狗的尸体,来到早已被他残酷冷血的手段震惊的那个刚开始被几个倭狗侮辱的清秀女子身旁说道:“姑娘,没有事了,你赶紧回家去吧,这里的善后事宜我会解决的!”

    但是这个姑娘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转,她背后却有一个非常悦耳地如同黄莺般的女子声音向她和李怜花这个方向喊道“小翠,你怎么出去那么久啊,害得我好找,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听到这个声音,李怜花身前的这个女子才回过神,赶紧转身对声音的来源说道:“小姐,呜呜……”

    只喊了一声,她就哭出声来。看来被李怜花救下的这个女子是别人家的丫鬟,而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她的小姐了。李怜花很好奇这个好听的声音的主人是谁,于是他抬起头向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来人是一个婀娜娉婷的美丽女子,她的秀发扎了一条长辫子,动人之及。她和李怜花所见过的虚夜月是绝对不同的类型的美女,若说虚夜月是黑夜里照人的明月,那么她就是深山孤峰上孤傲的霜雪,使人难以亲近。这并不是她特意作态,而是她那种美丽是像霜雪般既使人目眩,亦令人只敢俯首远眺,偷偷欣赏。她的皮肤晶莹雪白,气度超凡脱俗,就算是在众多男士的簇拥中,她也能够透出一种傲然不群,偏又醉人之及,遗世独立的风格。这不单因她冷若冰霜的神情,更因她那能令任何人都能感到她应该骄傲的体态。和虚夜月相比,李怜花觉得她有着决不逊色,另具一格的风味儿。而李怜花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美丽的女子就是《覆雨翻云》中排行第七的大美女庄青霜,这样的认知是不需要用语言来描述的,完全是凭他的一种直觉,让他非常肯定来人就是庄青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