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美女大小姐最新章节 > 我的美女大小姐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章真相大白
    第一百六十九章真相大白

    第二天中午,病房中,夏凯躺在床上,夏雪和夏雨在一边看护,刘星也坐在病房里面,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病房中。

    “小……小雪,小雨,你们先前跟我说的话,都是真的?”夏凯早已经醒了过来,,但是脑袋里面仍然想着的是史美凤的事情。

    “当然是……!”

    “爸爸,这件事情不重要,你应该先把你的身体养好。医生说您的情绪不能有波动,否则会很危险的!”夏雪拦要住了要说话的夏雨对躺在床上的夏凯说道。

    “你们放心,你们老爸我不是那么娇贵的人,你们只要告诉我,你们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史美凤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还有,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夏凯看着床边的夏雪和夏雨说道,虽然现在他的身体很不好,但是仍然放不下这件事情,他必须把这件事情弄清楚。

    “是,是真的!”知道今天再也避不过去了,夏雪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夏凯说道,然后指向一边无所事事的刘星对夏凯说道,“刘星确实是从北京分公司调来的王牌,同时也是我和夏雨的好朋友,在北京期间,我们受到他许多的照顾,这次带他回来,主要是为了调查史美凤的事情。”

    “他?”夏凯看了看一边的刘星,然后对夏雪说道,“小雪,小雨,你们俩怎么能相信一个外人呢?这么荒唐的事情你们也相信?”

    “爸爸,你怎么对史美凤还不死心呢,刘星他不会骗我们的。而且调查事情的时候,我就在刘星的身边。我知道的!”夏雨及时站了出来提刘星辩解。

    “其实我们在这里说什么也是白费,当事人不在没有用。我们最好能把史美凤,当然,能把冯坤找出来当面对证最好!不过我想他们俩是不会轻易的说出这件事情地。”刘星道。

    “刘星是吧?那你说怎么办?”夏凯看着刘星问道。

    “还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们今天上班一定会知道您住院的消息,现在又是中午,说不定他们现在正向这里赶来呢!”刘星笑着说道。

    似乎是为了呼应刘星所说的话。刘星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见病房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就看见史美凤走了进来。

    史美凤走进来后,一脸关心的样子来到床边。

    “你怎么样了?什么病?严重吗?”

    “还好啦,医生说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不能随你的愿了!”还不等夏凯说道,一边的夏雨早已经阴阳怪气的讽刺道。

    “夏雨,现在你地爸爸病了。我是来看望他的,不是来听你的冷言冷语的。如果是平常也就算了,但是你爸爸现在都住院了,你们……算了,你们回去吧。这里我来照顾!”史美凤看着夏雨没好气的说道,然后握着夏凯的手,不过却被夏凯抽了出去,然后收回被子里面。

    “哼!”夏雪冷哼一声。“演戏,你的演戏水平还真是不一般的高呀!”夏雪冷笑着,对进入病房地史美凤态度十分的不屑。

    “大家都是自己人,先别吵了,病人需要安静!”刘星打起了圆场说道。

    “谁和她是自己人了?不要脸!”夏雨瞥了史美凤一眼狠狠的说道,“她就是个野……!”

    “夏雨!”夏雨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一边的夏雪叫停,“正如刘星所说的。现在不是吵架地时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我爸爸的病养好,至于你……!”夏雪看着史美凤说道,“这里有我和夏雨就可以了,暂时还不用你来管!你还是回去好好的做你地本职工作吧!”

    “你……!”听见夏雪的话,史美凤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把视线转移到躺在床上的夏凯,用一种期求的眼神看着对方。大概是希望对方能位她说点儿好话。可是现在夏凯的心极其难受。看着床边的史美凤,从情人到女儿。这是怎样的一个转换呢?突然他想起来第一次在公司见到史美凤的场景,那个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地感觉,似乎很亲近,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单身二十几年后想要找个人陪伴自己后半生的原因。现在他仔细的看着史美凤,回想起当时的那种感觉。

    对,没有错!这种感觉是对史云的感觉,可是当时夏凯差不多已经把史云这个女人忘记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如果不是夏雪和夏雨提起天目山史家村,也许这件事情就会烂在夏凯的心理。

    可是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史美凤,同时也不知道史美凤现在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见了吗?还不快走?”夏雨对史美凤大声的说道。

    史美凤不解地看着夏凯,然后在刘星与夏雪之间来回地看着,突然微微一笑,走到刘星的身边。

    “刘先生,我们可以出去谈谈吗?”史美凤看着刘星问道。

    “不许去!”夏雪冲着刘星说道。

    “当然可以!”刘星没有理会夏雪,而是笑着对史美凤说道,然后先走了出去。

    “刘星,刘星!可恶!”夏雪大声地喊道,不过刘星已经走出病房。

    史美凤和刘星走出医院,来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坐了下来。

    “这里的情调不错,很适合谈情说爱。”刘星坐下后笑着说道,“对了,史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和夏雪还有夏雨究竟是什么关系?”史美凤看着刘星直截了当的问道,

    “同事不算同事,朋友不算朋友!”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说道,同时心理也在揣摩着对方这次找自己出来的目的。看着对方的样子,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夏雨去天目山的事情了。而告密地,应该就是冯坤!

    “不会这么简单的!”史美凤板着脸看着刘星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和夏雨为什么要去天目山?夏凯他是因为什么事情而突发心脏病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问这个多,可我只有一张嘴,先回答哪一个呢?”刘星不紧不慢的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中国人,今年二十五岁,家穷人丑,至今未婚!”

    史美凤听见刘星的话后没有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星。

    “好吧。我告诉你,我表面上是分公司的销售员,实际上是……夏雪请来的私家侦探!”刘星装出一副神秘地样子看着史美凤说道。

    “私家侦探?”史美凤听见后上下打量着刘星,“那你们为什么去天目山?”

    “史小姐都已经说了,大家是明白人,相信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的。况且史小姐难道还不知道,我和夏雨差点儿回不来了吗?”刘星道。

    “呵呵。刘先生说笑了,你们能不能回来,我怎么会知道呢?况且……!”

    “别在演戏了,如果史小姐这次找我出来这么没有诚意的话,那我看我们就没有必要在继续谈下去了。如果是平时。找我说话可是要收费的!”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话就可以了!”

    “等等,你好象搞错了,即使你给了我钱。我也并没有义务回答你的话!”刘星道。

    “刘先生不是说过自己是一个利字当头的人吗?夏雪给你多少钱,我出她地三倍,怎么样?”史美凤看着刘星说道。

    “哇,三倍?真是多呀。不过我有职业道德,否则让外人知道了,我还怎么在这圈里面混呀!”刘星笑着说道,闲着也是闲着,就跟这个女人玩玩。不过自己的辛苦终于没白费。史美凤这样聪明的女人,也开始露马脚了。

    “刘先生不是一般人,我想你不会看着一个弱女子被别人欺负吧?”

    “别这么说,一般的我,一般的坏,一般地女人我不爱!”

    “莫非刘先生喜欢夏雪或者夏雨?”史美凤听见后问道。

    “呵呵,你的想象力不错。”说完后刘星突然严肃了起来,看着史美凤说道。“放手吧。这样不仅会害了你自己,还有你的妈妈。你的爸爸……!”

    “我没有爸爸!”

    “行,就算你没有,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对待别人地家庭呀。现在的你就象一个华丽的木偶,演尽了世间的悲欢离合,最终却逃不过背后的那条银色丝线。”刘星看着对方语重心长的说道,“以你现在的能力,过上幸福的日子很容易,为什么要让仇恨埋没你地心呢?你没有想想结果会怎样?其实最后受伤的还是你自己。不要在这样糟蹋自己了。”

    “第一次见到私家侦探还负责说客的工作!”史美凤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

    “站在天堂看地狱,人生就象情景剧;站在地狱看天堂,为谁辛苦为谁忙。铁杵能磨成针,但木杵只能磨成牙签,材料不对,再努力也白费。你觉的你这样做值的吗?不要忘记了,夏凯终究是你的爸爸,血融于水呀!”刘星道。

    “血是融于水,但摆在我面前的却不是水,而是一块冰,他在这里享受着家庭带来地幸福,他怎么会想到我和妈妈这些年是怎么过地呢?被村子的人辱骂,被村子地人隔离……!”

    “就因为如此,你才更应该让你妈妈幸福。你看看你现在,你是怎么当女儿的?把妈妈一个人扔在大山沟里过苦日子,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住好的吃好的,还不满足,还想着报仇。你觉的你这样做对吗?你这样做,难道你妈妈不会伤心吧?”

    “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妈妈!”史美凤辩解道。

    “你说谎,你这样做不是为了你妈妈,是你嫉妒,你嫉妒你周围的孩子都有爸爸。你嫉妒你爸爸现在的生活。但是你知道吗?嫉妒是无穷的罪恶之根,你要知道,所有别的恶德总都还有几分可喜的地方。但是唯有嫉妒带着来地就只有憎恶、仇恨和愤怒!一个女人,一个处在人生中最灿烂年龄的女人,你不觉的你这样做太亏了吗?难道你人生的意义就是为了嫉妒?就是为了去复仇?冯坤把你从山沟里面带出来,就是为了让你这样做吗?”刘星看着史美凤大声的说道,情绪甚至变的有点激动,他觉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怜了。这种可怜不是对她的遭遇,而是对她人生地态度的可怜。

    “你不是私家侦探,私家侦探绝对不会这样说的。你究竟是谁?”史美凤听见刘星的话后沉默了半晌,然后猛的抬头对刘星说道。

    “我是一个旁观者,用最公平的眼睛去看待这一切的旁观者,我没有偏袒任何一方,否则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谈论这些事情了。侦探?原谅我这样骗你,如果我不这样说。如果我不一直在你面前装住一副利字当头的模样,你还会找我吗?你还会对我说这些话吗?我相信处心积虑地你也不会露马脚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听见刘星的话,史美凤愣愣的看着对方,仿佛一时间迷失了方向一样。刘星说的话她很明白,可以说是讲到了她的心坎里面。她从来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会这样地了解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男人他会放弃妈妈和我回到他的家?为什么夏雪和夏雨能够遇见你这样的朋友,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是属于夏雪和夏雨地?嫉妒,我是嫉妒!那又怎么样?我要让那个男人永远后悔一辈子。让他一辈子痛苦。”史美凤激动的说道。

    “蚜虫吃青草,嫉妒吃灵魂。人没有了灵魂,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放弃吧,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而且你的阴谋夏家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你在继续做下去,也无济于事。阴谋是丑陋了,它只会在百鬼穿行的夜里出现,它从来不知道白天和光明是什么味道。黑暗和光明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你应该好好的去把握。你应该知道你的妈妈,还有其他人都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如果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可以来找我,我说到做到。”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站了起来转身离去。

    史美凤坐在椅子上,看着刘星地背影,一时间脑袋里面混乱不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多少年来的‘意志’在这一刻崩溃。突然趴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

    医院病房中。

    “啪!”刘星把手中的录音笔关掉,看着屋子里面的三个人。特别是夏凯,情人变成了女儿,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悲哀。

    “你们都听见了吗?现在应该相信我的话了吧?”刘星看着众人说道,然后把录音笔扔到了床上。

    在与史美凤聊天的时候,刘星的兜里就放着一个录音笔,把整个的‘聊天’过程全部录了下来,一句话也没有差。为什么刘星要先走?因为录音笔地内存已经不足了!

    “我说为什么我叫你你却不听呢,原来是藏着一手呀,够奸,不错!”夏雨来到刘星地身边笑着说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夏先生不相信我,我只是想证明一下事实而已,我想夏先生最好找冯坤谈一下,你们俩相处这么多年,相信他也不会有什么恶意,大家说清楚就可以了。至于之后怎样处理,那就是你们自己家地事情了,我这个外人也不好插手。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想我应该是时候回北京了。”刘星看着三人说道。

    “回北京?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也不是不给你工资,在留段日子,等到史美凤的事情出来完之后再走!”夏雪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

    “也行,不过公司我就不去了。即使去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铛铛铛……!”这个时候响起敲门声,接着就看见冯坤从病房外面走了进来,当看见刘星的时候微微一愣,然后微笑的冲着刘星点了点头,最后走到夏凯的身边。

    “我想我还是先走吧!”刘星看着众人说道,然后向外面走去。

    “小雪。小雨,你们也出去吧,我要和你们冯叔谈些事情!”夏凯对身边的夏雪和夏雨说道。

    “爸爸,他……!”

    “你们出去吧!”

    “哦!”夏雪和夏雨听见后点了点头,看了看一边的冯坤,然后跟着刘星走出病房。

    “爸爸为什么要让我们出来呢?”出了病房,夏雨不解的问道。

    “你真是笨死了,这还用问?当然是要谈事情喽。刚才地录音你们也听见了,现在可以肯定史美凤是冯坤从山沟里面带出来的,你爸爸当然要问问这是怎么回事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要回北京呢?”夏雪看着刘星问道。

    “回家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刘星看着两女说道,“我来上海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这里毕竟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想回去是因为我的家在那边,我的亲戚我和朋友!”

    ……

    等到夏雪、夏雨还有刘星离开后,夏凯把录音笔拿在手中,从新的放了一遍录音。

    “阿坤。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瞒着我?”

    “董事长,你……原来你都知道了!”冯坤听着录音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变了好一次,不过眼神却依然没有变,似乎并不认为他做错了什么一样。

    “说吧。咱哥俩从小就认识,什么事情都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夏凯看着冯坤说道。

    “董事长……!”

    “别叫我董事长!”

    “大……大哥,当年我们一起去为嫂子到天目山采药,其实当初……我也很喜欢史云地!”冯坤想了半晌对夏凯说道。正如夏凯所说的,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必要了。

    “你当初为什么不跟我呢?”夏凯问道,并没有太过于惊讶。

    “我知道史云是喜欢大哥您的,所以……年轻的时候没敢说,人老了却说出来了,可是一切都没有用了!”冯坤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史美凤的?”夏凯问道。

    “我们从那里回到上海之后,我一直对她恋恋不忘。后来又去过一次,才知道她怀孕了。后来每年我都会去那里一次,二十多年了,一直是这样。十五年前,史云的老父亲死了,当时史云为了能让能让史美凤有一个好的环境,所以把史美凤托付给我,这些年一直是我照顾她地。上学。招到我们公司……!”

    “难怪你这些年都没有结婚。原来是这样!”夏凯听见后说道,然后紧紧的抓住冯坤的手。“阿坤,是大哥对不起你呀!”

    “大哥,您可千万不要这么说,这都是我自愿的!”冯坤道,“史美凤年幼的时候最大地愿望就是知道她的爸爸是谁,有一年过生日,我告诉了她,也让她进入了公司,让她见到了你的面。可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史美凤会做出那样荒唐的事情。我也劝过她,可是她地性格和她妈妈一样,都很倔强,我说什么她也不听,这么多年我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看待,又不忍心她再受伤,所以……!”虽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夏凯却听的明白。

    “哎,都是我的错呀!”夏凯听见冯坤的话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语气充满了自责。两位五十多岁的老头相互之间紧紧的握着手。

    “大哥,现在你都知道真相了,怎么办?”冯坤问道。

    “不知道,也许,我应该把她们母女俩都接过来住,但是小雪和小雨肯定不会同意。”夏凯道,“阿坤呀,我现在地身体又不是很好,要不然,这件事情就由你去提我办吧。即使不能接到上海那么给她们母女俩在别处买一套房子吧,离开那个穷山沟。等我身体好了,我……我会去他们母女的!”

    “大哥……!”

    “如果你还喜欢着史云,那么这次,大哥就把她们交给你了。不管怎样,这里是我的家,小雪和小雨在这里,你嫂子她也在这里!”夏凯叹了口气说道,“年轻的时候做的错事,老了终于要补偿了,真是世事难料呀。”说完之后,夏凯似乎一下子变的苍老了许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