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章 县令震惊
    三郎也知道这样最好,可他怕时间不等人啊,万一甄庆明被叫回京城过中秋节,趁着花好月夜,他相中个世家小姐,到时候鸡飞蛋打有他哭的。

    “忙不过来可以雇短工。”说着一顿,“你同意了?”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别乱误会我的意思。”甄庆明看到他瘦瘦的面庞的确不忍拒绝他,想问三郎是不是想把花生当成种子卖掉,又一想,不对,花生是三郎买的,他转手卖掉,价格太高人家也不愿意买。

    那他为啥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甄大人百思不得其解。

    “听说你有好几千两银子,先借给我三百两?”三郎退而求次。

    甄庆明瞪眼,“你听谁说的!?”

    三郎抬手一指,东宝嘿嘿直笑,“小五郎好像在叫我,我去却隔壁看看。”说完就跑。

    甄庆明一阵气闷,见三郎盯着他要钱,“回头我看哪里有卖地的帮你买来,钱就别想了。还有,地契上会写你的名字,秋收过后必须把钱还给我。”

    “太好啦!”三郎乐的一把抱住他,“谢谢大人!”说着在他脸上“啵”一下,甄大人如遭雷击,少时,气急败坏的说,“你干什么!”

    “太开心了,大人见谅,大人见谅。”三郎说着这话,双眼盯着甄庆明的嘴巴,甄大人被他看的脑充血,反射性想找地方躲起来。抬脚走两步,外面的雨水骤然打在脸上,县令大人登时清醒了,转过身便问,“吴三郎,你啥意思?”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三郎号不准这位大人的脉,自然不敢说,我稀罕你。眼珠子一转,道,“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我,我激动。”说着很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甄庆明不信,却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有点失落,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全归结于三郎乱亲人。

    有可能是老天爷被三郎的诚心感动了,翌日一早,天边露出一丝朝霞。

    甄庆明昨晚便调出文件,看哪里有卖的哩,翻了半宿资料,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翻到一户农家要卖十六亩地,虽然不是三郎索要的二十亩,但他已经想好了,花生种不完就留着他吃。

    在吴大明拿到三郎给的花生粒,和吴梁氏两个忙着种花生的时候,三郎带着十来个大汉也到了田间。

    由于三郎给的工钱高,农家汉子干活好手,一天便把花生种完了。三郎不太会种田,等干活的人拿着工钱走了,他也拍拍屁股回城了。

    甄庆明问他花生种的咋样,三郎想了想,“还行吧,我看都埋土里了。”

    “你——”甄大人顿时气得仰倒,“明天带我去看看!”

    “可是,我明天得卖烧饼。”三郎见其脸色不好,下意识想躲,甄大人点着他的额头,“明天上午,又不是让你早上去!”

    “好!”三郎可怕把他气出个好歹来,连忙点头。可是到了第二天,没等他出门,吴大明来了。

    见着他就说,“三郎,爹给你说个事?”

    三郎心里一突,吴赖氏又作了?不动声色地问,“啥事?”

    “都怪我们,”吴大明说着看着三郎的神色,见他没变脸,“我跟你娘昨儿下地种花生的时候碰到满仓,他问我种的啥?我俩一秃噜嘴就跟他说种的花生,满仓听说是你叫种的,他非要种两亩。这可咋办啊?”一想到花生能榨油,榨的油可香了,吴大明不想让满仓种,可他又不能拦着满仓来找三郎。

    “就这事?”余光瞟到甄庆明在不远处等他,灵光一闪,往他爹跟前走两步,低声道,“爹,我给你讲,你可得把话烂在肚子里。”

    “你说。”吴大明也自觉得降低声音,“我谁也不讲。

    “其实,花生种子是大人给的,他自己没有地,想搁咱地里试种,无论收成好不好,大人都不会亏着咱们。”三郎见他瞪大眼,心底暗笑,“我这里还有三四十斤种子,满仓要种,你待会儿把种子背回家,等花生收上来,让他给你一百斤花生就好了。”

    “大,大人?”吴大明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就问,“大人为啥要我种?”是不是大人还看他不顺眼,想借此找他麻烦?

    “我和大人住的近,大人和我最熟悉,他把花生种交给咱,这是信任咱家啊。”三郎胡扯道,“你可一定要种好,千万别让爷爷奶奶弄来去。还有,花生和红薯的习性差不多,等花生收上来,花生秧也能喂牲口,千万看住别被谁的羊啊牛啊吃了。”

    “好,我一定会看住,你放心吧!”自打三郎来到县里就不太搭理他,头一次和他说这么多话,吴大明非常慎重的说,“回头我搁地头上搭个棚,和你娘轮流看着。”

    三郎哭笑不得,“没恁严重。这十里八乡也没人种花生,如果有人敢偷咱家的花生苗,大人很快就能逮到小偷,不用这么紧张。”

    “那满仓那里呢?”吴大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忙问。

    “满仓一家对我们很好,我也想让他种,可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解释。”他怕满仓不愿意种花生,毕竟在此之前没人见过花生,虽说以吴蔡氏的脾气,不会把自己往阴暗里想,但如今牵扯到甄庆明,三郎不想节外生枝,而满仓自己要种就不一样了,“你说我说的,要种就好好的种,花生种子来的不容易,其余的别多说,说的越多越露馅。”

    “好!”吴大明使劲点头。

    三郎从厢房里背半袋子花生出来,想到锅里还有六七个卖剩的烧饼,找张油纸包起来,又把孙婆子早上买回来的排骨拎上,一块放在袋子里,“爹,到家再打开,千万别让人家看见,大人不喜欢麻烦。”

    吴大明可怕甄庆明了,一听这话,抬手把袋子口绑上,回到家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烧饼和肉,忍不住吸鼻子,暗暗发誓,定不负儿子所托。

    随着花生出苗,三郎补完缺苗的地方,整个人累的直不起腰来,不禁想念他那诡异的空间,念力一动,不但可以自动收获还能自动脱粒,不过,那两亩地如今被他种上小麦了。

    说起小麦,他隔天便弄一篓子麦粒到面粉厂让人家帮他磨成面粉,走在路上的时候爪一把面粉喂路边的野狗,见野狗吃着没事,在路人侧面的眼神下,慌忙逃走。他可不想待会听到人家说他败家。

    甄庆明见着三郎便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吻,饶是面对死人时都不眨眼,甄大人这几天碰到三郎就感到尴尬,不过,瞧见三郎满脸笑容地背着半袋子东西,食欲瞬间压下尴尬,“今年的新面?”

    “你的鼻子可真灵。”隔着布袋都知道里面是面粉。

    “我闻到面香了。”甄庆明笑了笑,“晌午做啥吃?”没等三郎开口又说,“猪肉白菜饺子成么?”

    三郎摇头,“凉皮吃过么?”

    “好吃么?”甄庆明问。

    “好吃。”三郎道,“还有粉肠,你要是都没吃过,咱们晌午就吃这个?”

    离晌午还早,甄庆明想了想,“再做点饺子呗?”

    “爱吃不吃!”昨儿忙了一天,三郎的腰还酸着,不打算由着甄庆明,和好面,揉出面筋,然后就开始做凉皮。

    甄庆明见此,可不觉得凉皮有什么好吃的,“三郎,我饿了,先做点面筋汤呗?”

    “饿了吃这个。”说着从锅里揭出一张凉皮,浇上他率先调好的调料,递给他,“吃吧。”

    偷偷嘀咕一句,做饭的是大爷,甄庆明心不甘情不愿接过碗,虽说不想吃,但东西是三郎做的,即便很难吃,甄大人都没想过给他身后的东宝。

    夹一筷子面皮塞到嘴里,甄庆明瞬间瞪大眼,“三,三郎,好香!”

    “香?”见他眼睛瞪的很大,这下换成三郎诧异了,甄庆明经常吃他调的酱料,为啥恁大反应?突然想到,做凉皮的面是空间里的,连忙夺下他的筷子,“我尝尝。”说着夺过他的筷子。

    “哎——”

    甄庆明话没出口,三郎一口凉皮下肚,神情一动,“大人,凉皮有点凉,我再做个面筋汤吧。”

    独留甄大人对着他用过的筷子纠结

    说着暂停做凉皮,用小锅做半锅面筋汤。看着没有加淀粉反而浓稠的面汤,三郎惊疑不定,直觉空间里的面粉比他们寻常吃的好很多倍,却一眼不眨地盯着甄庆明,见他把整碗凉皮吃完都没事,才放心。

    接着,三郎便继续做凉皮和粉肠。

    小五和四妹吃的肚子圆滚滚的,还紧扒着碗不松手,“三哥,晚上还吃这个么?”

    “晚上吃饺子。”炎炎夏日,三郎依旧不敢让他们吃太多凉的,包括他自己,吃半碗凉皮反而喝一碗面筋菜汤,见盆里还剩不少,抬手端起来,“我放井里冰着,留你们下午饿了吃。”

    甄庆明一边打嗝一边说,“饺子有什么好吃的,三郎,等傍晚不热了,再做些。”

    三郎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刚才谁说凉皮没味?”

    “反正不是我。”说着站起来,打算出去遛一圈。

    三郎见他不再躲闪自己,说话也正常了,“等我一下。”说着就收拾碗筷。

    孙婆子忙说,“我来就好了,三郎,你们出去逛逛消消食。”人老成精的孙婆子终于看出三郎对甄庆明有意思,虽然她觉得两人门不当户不对,见大人整日里和三郎有说有笑的,再想想三郎家里那些糟心事,便希望县令大人能和三郎好,三郎兄妹以后也有个依靠。

    三郎可不知道老婆子的小心思,对能多和甄庆明独处一会儿,他再乐意不过了。

    “咦?东来回来了?”三郎甫一出门,看到县衙门口的几个人,“他前面那孩子是谁?”

    “哪儿?”甄庆明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他怎么来了?”

    正纳闷,听到他俩声音的东来转过身,一见三郎和他家少爷迎面走来,伸手拉住甄琛,“孙少爷,少爷身边的那人就是吴三郎。”

    甄琛猛抬头,睁大眼,就看到面前多个白白净净,脸蛋红扑扑笑眯眯的大哥哥,想到奶奶的交代,冲三郎咧嘴一笑,“小婶婶!”

    甄庆明脚步一踉跄,直直的往前摔去,“阿琛,你叫什么?哪里有你小婶婶?”

    “小叔,他不是小婶婶么?”甄琛丝毫不惧他,指着三郎,非常肯定,“奶奶说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