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43章 自有对策
    “令公桃李满天下,甄家一门皆栋梁,于公于私,本王都不会把甄相扯进这潭浑水里。”端王道,“叶将军已派人潜入京城,他们会保证甄府众人安全。”

    “谢王爷!”甄庆明没废话,“下官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本王就不远送了。”端王站起来,甄庆明和三郎冲他抱拳行礼便转身出去。“哦。对了,”端王突然又道,“甄大人这朋友挺不错的。”

    甄庆明听他那口气,好像也没别的意思,喜笑颜开,“谢王爷夸奖。”

    甫一出府,三郎长呼一口气,“王爷啥意思?”

    “王爷想说,三郎是个重情重义之人。”甄庆明为自己的好眼光高兴。

    三郎一听这话也乐了,如果他没会意错,王爷应该看出自己喜欢甄庆明。待他和随行人员分开,坐上甄庆明驾的马车,才问,“为啥你看到王爷有孕,就确定太子要杀王爷?”

    “因为皇室之中的男人但凡能怀上孩子,到最后都会成为皇帝。”

    “还有这说法?”三郎不信,“那要是哪个王爷想当皇帝,找个男人睡一觉,就能当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试过。”甄庆明恶趣味的想,“说不准太子已经这样干了。”

    “啊?”三郎打个哆嗦,像他这种天生弯的,一旦碰到非常非常喜欢的人,不怎么乎谁上谁下,“太子喜欢男人?”

    “我在京城多年从未听说过。”

    “那你还敢说?”三郎也佩服他的脑洞。

    “为了那张至高无上的龙椅,屁股算什么。”甄庆明说的很随意。

    三郎看他一眼,便问,“端王也是么?”

    “他不是。”甄庆明非常肯定的说,“就算他愿意,叶小将军不同意,他也没办法。”

    “叶将军是什么人?咋感觉比端王还牛逼?”

    甄庆明深深看他一眼,“你如果跟我读书,何必要问我呢。”

    三郎听到这话就头痛,如果他是孙悟空,那甄大人就是唐僧,一念一个准。他干脆往角落里一缩,也不问了。

    县令大人看他这样,好气又好笑,可想到三郎死活要跟他来见王爷,也不再折磨他,“以前给你讲过,皇家的王爷没有军权,我朝的军权大部分掌握在世家手里,而世家不像外人看到的那样铁板一块,所以,皇帝并不担心世家拥兵自重。

    “但是,有一家除外,那就是位于东北省的叶家。朝廷二成的精兵都在东北省,而东北军又称叶家军。

    由于叶家一直守卫着东北边境,叶家男人以军营为家,常年作战,有的年纪轻轻就伤了身体,子息不繁,到叶将军这一代,他成了叶家嫡系的独苗,不出意外,也是未来叶家军的大将军。”

    “和王爷有孕有什么关系?”三郎还是不懂。

    “叶家众人为了护着这颗独苗,自小便禁止他出入军营,更惶论学武。为了让他断掉从军的念头,听说叶家人给他请了一堆夫子,势必把他培养成书不离手的书生。

    “可惜,理想是好的,现实很残酷。叶小将军很会利用自身优势,不让他跟长辈学武,他就绝食,叶家男人能狠下心,叶家女人不舍得看到他饿肚子。到了后来没办法,叶将军就说,如果小叶能考中进士,那便不再管他。”

    “考中了么?”三郎问。

    “去年的状元便是这位小叶将军。听父亲说,皇帝和文华殿大学生看到状元的名字和籍贯,愣是不敢相信他是东北叶家的人。

    “那段时间端王也在京城,估计他们就是那时候看对眼的。太子之所以到现在才派人来青州,一是因为叶将军是叶家独苗,为了子息,叶家不可能同意他和男人成婚,一旦和端王在一起,叶将军就不能纳妾。对了,皇室已有两三百年没有出现孕夫了。

    “可现在情况变了,端王有孕,虽然他们两人还没成婚,以叶家稀罕孩子的劲头,等王爷把孩子生下来,叶家军可以说随他调遣。

    “王爷刚才说叶将军派人潜入京城,据我所知,青州地区的守备军将领,这几年被动了个变,十之有八,是小叶将军的手笔。”

    “好厉害!”三郎崇拜成星星眼。

    “不厉害王爷也看不上。”甄庆明说着一顿,“王爷说那些人没摸到端王府的院门就撤了,我总感觉,他们一进青州府便没盯上了,发现不好才跑的。也许是被人追着跑的,不然腰牌恁重要的东西怎么会掉。”

    “那你刚才咋不问王爷,他的人有没有追赶对方?”

    “问了也白问。”甄庆明道,“王爷再过几个就生产了,他比谁都希望现在稳,除非真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不然他不会出手。”

    “那他还不准你草草结案?”三郎气结。

    “由我出手就不一样了。京城人都知道,我随刑部尚书办案时,最讲究证据,有一丝疑点都不同意结案。

    “其次,甄家一直处于中立位置,我把疑似东宫侍卫的令牌写到案件中,大多数人会认为我办案严谨。少数人猜到我别有用心,但端王的名声比太子好,而又确有其事,太子的拥护者只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说找我麻烦,他们说不准还会在皇上面前称赞我。”

    “所以,受累的就成了你家人。”三郎叹气。

    “正如端王所言,我父亲的学生遍天下,只要他不明确站队,太子寻常不敢动他,最多给他添点堵。我这次并不打算和父兄通气,届时太子或查或问父亲什么,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碍于大局,太子只能认栽。”

    三郎不禁揉揉额头,好麻烦,“那个,我能问一下么,端王和叶将军都是男人,他们俩在一起,你不觉着别扭?”

    甄庆明不懂,“有什么好别扭的。”

    “难不成你也喜欢男人?”三郎小心翼翼地问。

    “这和我喜不喜欢男人没关系。”甄庆明晒然一笑,见他不解,“这种事我见的多了。不过,男人怀孕倒是第一次看到。”

    “哦,我懂了。”三郎似有所悟。

    “我可没说你见识少。”甄庆明好怕三郎想歪了,回头生气起来不做饭,他哭都没有眼泪。

    三郎自然非但不气,还冲他咧嘴笑了笑,甄大人登时放心了。

    青州离桃源县太近,他们晌午便赶回来了。三郎回家做饭,甄庆明喊来巡街的衙役,“你们上午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众衙役摇摇头,“没注意。”

    “比如陌生的面孔,身上带着刀或者剑的,对了,待会儿回家吃饭的时候,到今天发现尸体的四周悄悄打听一下,如果打听不到,让那周围的店家帮忙留意一下。”

    “大人,有线索了?”一个衙役忙问。

    “是的。不过事关重大,本官也不敢轻易断言。”甄庆明看似很为难。众衙役头次见他这样,不禁说,“大人有事尽管吩咐。“

    桃源县的衙役都是这周边的人,甄庆明便问,“你们觉得太子好,还是端王好?”

    衙役们下意识往外看,见外面没人,“大人,你咋问这个?”皆瞪大眼,“是不是端王要那个?”

    那个自然是指造反,“没有的事。你们说实话,我就告诉你们发现了什么线索。”

    “这还用问,当然是端王!”一个衙役张嘴便说。

    桃园县百姓只知道端王不知道太子,这种况,甄庆明来的第一天便清楚,“如果有机会能让你们升官发财,跟着太子吃香的喝辣的,你们干不干?”

    “大人说笑么,我们听东来说,太子动辄打骂手下人,那可都是皇城根下的贵人,在太子手下都讨不了好,我们?我们还想多活几天哩”

    刚好甄庆明又不惧他们,便把令牌拿出来,“这个认识么?”

    “大人今天在案发现场捡到的?”几个眼尖的衙役说,“好像令牌。”

    甄庆明面无表情的说,“实不相瞒,这便是东宫侍卫的令牌。”

    此言一出,犹如平地一声雷,震的众人七荤八素,“真,真的?”

    甄庆明点头,“那些人来暗杀王爷,没得手,跑路的时候让王来保瞧见,所以他们就把人杀了。”

    “混账!”有人满脸愤慨,“王来保又不认识他们,而且天那么黑......”余下的话如何都说不出来。

    “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继续查下去,以他们残忍的手段,估计我啥时候死的都不知道。如果不查,他们再派人来,王爷啥时候没的也不知道。”甄庆明见他们很生气,“一旦王爷去了,太子接手青州,那未来的日子,唉,可没法过了。”

    “大人,你快想想办法!可不能让他们再来!”衙役们都是土生土长的青州人,绝不可能因为太子接管青州而逃离故乡。再说了,如果太子登基为皇,天下之大,皆是王土,又能逃到哪里去。

    “我有个主意,但必须你们配合,不然很难实施。”这就是明晃晃把他们扯上船。

    众人想好一会儿,相视一眼,终拿定主意,“大人,我们听你的。”

    “我是这样想的......”甄庆明与他们耳语一番,这些人便回家吃饭了。

    到了家里,父母妻儿免不了问,“早上那案子进展到哪里了?”

    诸衙役皆唉声叹气,“此案难办,大人不敢再查下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