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章 共同破案
    “我怀疑凶手是死者的妻子,可又最不可能是她。”甄县令吃的好开心,一股脑儿啥都倒出来了,“一旦死者死了,就凭那老两口对她的态度,她多半会被送回娘家。”

    “也许她自己也不想活了呢。”三郎问。

    甄庆明摇头,“不可能。她如果不想活,这会儿早上吊或者一头撞死了,不会等到官府来捉她。”

    “你刚才说她婆婆骂她是不洁之人?查到什么了?”三郎好想去看看死者的妻子。

    “暂时没有。”甄庆明夹起一块白白的东西,“这是鱿鱼?”

    “对,你吃过?”说着一下子笑了,“忘了,这世上有啥你没吃过啊。”

    “吃过一次,味道不太好,所以记得清楚。”甄庆明道,“这道糖醋鱼好吃,鱼刺都被你炸酥了,不用担心卡到,太——”

    “咋了?”三郎见他突然愣住,“不会真卡到了吧?”

    “不是。我突然想到死者会不会是饺子卡死的,一想又不可能。”说着甄庆明摇摇头。

    “你真是办案办魔怔了,饺子咋可能卡死人。”三郎一边说一边往四周看,等他吃好饭,始终不见死者的妻子出来,三郎傍晚还要卖饼,家里一摊子事等着他,便没多待。

    三郎走后没多久,县里的大夫便到了,一番详细检查,“禀大人,死者不是病发身亡。”

    真是窒息而死?甄庆明不确定,想到被东来第一时间收来的碗,“把这碗没吃完的饺子带走,本官要详细检查。”说着扫一眼韩家三人,“尸体先抬到义庄,你们三个在本官破案期间不得离开韩大庄。”

    “是,大人!”三人没有任何异议。

    随即,甄庆明带着一干衙役返回桃源县,到了县衙便让衙差去打听,死者流连花楼的事。而他端着死者用的碗走到隔壁。

    三郎活好面正在炖肉,看他来了,张嘴便问,“又饿了?”

    “我又不是猪。”甄庆明揉揉出来迎他的小五的脑袋抬脚走到锅跟前,让孙婆子出去,他往小板凳上一坐,“要烧火么?”

    “添两根树枝就好了。”三郎见他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得人便问,“这案子很难?”

    “说难也不难,只有死者的妻子有杀人动机,把人抓来打一顿她自然会招。可你也知道,不碰到丁大壮那种没人性的,我断不会用刑。”甄庆明道,“问题的关键是,我现在还没搞清死者的死因。”

    三郎心想,要不是怕你起疑,我早去找死者的妻子了。又见不得他愁,干脆说,“要不你给我说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甄庆明一想,“对呀,旁观者清。你想听哪些?”

    “小韩氏为何咬定他丈夫是她婆婆害死的?”三郎对此案有个大致了解,便先问自己不明白的。

    甄庆明把小韩氏说的话向他重复一遍,“不过,我觉得死者那么不上进,他娘不骂他都不正常,所以我怀疑对方有意误导我。”

    “那知道她为啥要误导你么?”三郎笑着问。

    “还不是我写的那个‘父母长辈不得无故漫骂晚辈’的告示么,告示贴出去半个月,死者的母亲依旧唠叨诅咒儿子,对方可能是想让我先把她婆婆抓起来。”

    “现实是你非但没抓,还怀疑起她。估计那女人做梦都没想到吧。”三郎道,“她这是拿你当不食烟火的阀门公子呢。也不想想,你既然能写出那告示,自然对百姓的生活有所了解。

    “乡下人教育孩子,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死者二十多岁了还不务正业,要是我儿子,我早打的他皮开肉烂。“

    “幸亏小五不是你儿子。”甄庆明瞧着他咬牙切齿的样,万分好笑,“还有么?”

    “有啊。”三郎道,“你没查到那女人和别人有染,那有没有查她有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一心扑在事业上的甄县令一愣,“你的意思是让我派人去她娘家查一下?”

    “对啊。”三郎点头,“她时常遭到家暴,村里人却说她贤惠,脾气好,如果真是这样,死者对于母亲的漫骂都能容忍,怎么会三不五时地打他的枕边人哩。”

    “也是。”心无情爱的甄县令从没往那方便想,三郎一说,他就把所有的事串联起来了,“以小韩氏娘家的情况,如果单单因为死者流连花丛,她非但不会和死者吵闹,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保证自己不下堂。

    这样一来,死者不冲她发脾气,结合左邻右舍对她的印象,死者也就没理由把她打的全身没有一处好的。”

    “对。还有,死者心里不痛快可以去花楼找他相好的,反正死者的爹娘拿儿子没办法,又由着他啃老。”

    甄庆明摸着下巴,“我想,如果小韩氏身后没人撑腰,一旦他丈夫死了她被送回娘家,再被她娘转手卖掉,说不定遇到的人还不如死者。”

    “是的,女人碰到情情**就容易昏头昏脑。”说着挑挑眉,“看来你不日就可破案了。”

    “早呢。”甄庆明见他把肉盛出来,拿起筷子夹一块,烫的吸溜嘴,“对了,你那么会做吃的,看看这碗饺子有啥不同?”

    “死者不是没中毒的迹象么?”三郎奇怪。

    甄庆明一点脑袋,“我知道啊。饺子也没有毒,大夫已经查过了。可是,死者吃饺子的时候断的气,如果不把这些饺子掰开来挨个查,我不放心啊。”

    “这家人也真是的,大清早吃什么饺子,不嫌麻烦。”三郎嘟囔一句接过碗。

    “等等!我想起来了,韩家的饭桌上只有死者面前是饺子,这说明什么?”

    “说明死者正如他娘说的,挑嘴,好吃懒做,稍不如意就发脾气,他大清早想吃饺子,他娘只能给他做啦。”三郎说着把剩余的三个饺子弄烂。突然,手一顿,“不对!”

    “怎么了?”甄庆明抬脚绕到他身边,从侧边看就像三郎倚在他怀里。

    “离我远点。”呼吸的热气喷洒在三郎耳边,三郎很不自在。

    “都是男人还怕我占你便宜啊。”故意冲着他的耳朵吹口气,看到三郎的耳根瞬间红了,像发现了惊天秘密,“哈哈哈,你太好玩了,这就害羞啦。”说着伸手摸摸他的耳朵。

    身子一激灵,三郎头皮发麻,“松手!”

    “不松。”甄庆明手残,又弹一下他的耳垂,顿时把三郎惹毛了,“幼不幼稚?无聊不无聊?还想不想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你说呗。”甄庆明头次发现三郎这么好玩,干脆趴在他背上,胳膊放在他肩上,爪子时不时调1戏一下他的耳朵,一手指着碗,“肉,面皮,除了这些还有啥?”

    三郎深吸一口气,压下踢开他的冲动,“有个饺子皮上面好像掺了糯米面。”

    甄庆明问:“然后呢?”

    “你起来。”三郎道。

    甄庆明也就看他的反应好玩闹闹他,说起正事比三郎还认真,很是干脆的站直,又往旁边退一步。

    三郎满意了,想起他们晌午讨论的事,“去找只猫,我想做个试验。”

    他这边说完,没过片刻,东来就抱来只三花猫。三郎把三个还算完整的饺子馅分别弄到地上,小猫“咩”一声,率先咬住最右边的那个馅。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应该先吃离它最近的么?”甄庆明瞪大眼问。

    “因为这个馅里有鱼腥味。”三郎肯定的说。

    “什么意思?”破获上百件案子,饱读诗书的甄县令很是不解。

    三郎想一下,“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没猜错,死者喉咙深处应该有个没咽到肚子里的饺子。而这个饺子皮上掺有一半糯米粉,在糯米皮里面还有根鱼刺?”

    “死者被鱼刺卡到时,想把饺子吐出来,可糯米皮黏在他喉咙上,就这么噎死了?”

    “是的,就像你先前说的,饺子也能噎死人。”三郎点头,“不过这也只是我猜测,不一定是真的。”

    “一定是真的!”甄庆明抬手往他肩上拍一巴掌,“干得漂亮!”说完抬腿就往外走。

    “等一下。”三郎忙叫住他,“晚上吃啥?”

    “饺子。”说着回过头,“我看到盆里有两条鲶鱼,我要吃鲶鱼饺子!”

    “滚!”三郎抬手把碗扔出去,“啪嗒”一声,甄庆明跳起来,急切地喊,“这是证物,这是证物!”

    三郎才不管他什么证物,炒好青菜,就端着肉和菜,准备开始做饼。

    甄庆明回去安排好人去查小韩氏的竹马,然后又回到三郎这边。

    三郎白他一眼,“不去捉拿真凶,过来干啥?”

    此时还没人来买饼,甄庆明拉张凳子坐到他身边,明明在思索案情,嘴上却说,“帮你吆喝。”

    “我可不敢用你。”三郎没好气的说。

    甄庆明咧嘴笑道,“刚才和你开玩笑呢,我可怕被鱼刺卡到。而且一旦确定小韩氏真有个竹马,衙役从花楼里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便要去韩大庄捉人了。”

    “让曹衙役带人去就是啦。”

    “不行啊。如果韩家没有糯米饭,最近也没吃过鱼,先前的推测就要推翻重来。”

    “不会吧?”三郎和面的手一顿,“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你去干么?”他的好意县令大人心领了,“放心吧,至今还没有什么案子能难倒我。”

    三郎心想,你再厉害也没我读心术厉害,于是便说,“你要是让我跟着,咱们晚上就吃鱼肉饺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