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章 凶手受审(捉虫)
    三郎抢先问,“丁大壮?”

    来报的衙役道,“大人,属下发现有个人鬼鬼祟祟的往衙门里看,不确定是不是他。”

    “三郎,看看去。”甄庆明:“别露头也别坑声,从门缝里看一眼,如果是他就点点头。”

    三郎一点头,甄庆明冲待命的衙役打个手势,一群人快速冲向丁大壮所在的位置。丁大壮看到衙役,想都没想抬腿就跑。

    “看来是他无疑,可丁大壮为什么要杀赵氏。”甄庆明百思不得其解,他不可能不知道,即便赵氏死了丁秋花也不可能为正,他为何还要这么拼。

    “二十大板下去,一切都清楚了。”三郎说的干脆,甄庆明笑道,“我不喜欢动刑。”

    “你喜欢用大刑吓唬人。”三郎想到他是丞相之子,不免多看他一眼,见他噙着淡笑,脸色一派温和,忍不住嘀咕,明明可以靠爹靠脸吃饭,干啥非要考实力咧。

    此案是甄庆明上任接手的第一个案子,看到衙役压着丁大壮从远处走来,慎重道,“三郎,你去后堂。”

    “我在旁边看着,绝对不让丁大壮看到我。”三郎很想印证一下他的读心术,也想亲眼看着丁大壮伏法。

    “那你在那边站着。”甄庆明抬手指着往内衙去的过道。三郎点点头,等一声“威武”唱后,他脑袋露出来了。

    甄庆明给他使眼色他装作不知,由于要问案,甄庆明狠狠瞪他一眼,心想早知道就不该把他留下来,“丁大壮,可认识此物?”衙役把铁钉呈到丁大壮眼前,丁大壮瞳孔一缩,“回大人,铁钉。”

    “知不知道本官为何派人抓你?”甄庆明慢悠悠的问,三郎都替他捉急,赶紧宣判,磨叽啥!

    “不知。”丁大壮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虚,但他表现得很镇定。

    “那本官问你,三月十七下午未时到申时,你在什么地方?”甄庆明看似随意,其实一直盯着丁大壮。

    “在家!”丁大壮的身子一晃,甄庆明心底暗喜。

    “胡说八道!守门士兵说你没到申时便出城,你邻居说你将近酉时才回家,从此地到吴家村才多远,就是爬你也不用半个时辰!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说,赵员外的夫人是不是你杀的,从实招来!”甄庆明拿起惊堂木。

    随着“啪”一声,丁大壮高高壮壮的身子萎下来,瞬间又直起腰,抬起头,“草民从没见过什么赵夫人,我和她无冤无仇,赵夫人的死和草民没关系!”

    “事到临头还敢嘴硬,本官且问你,你出城后不回家去了哪里?”突然拔高声音,“胆敢隐瞒,大刑伺候!”

    丁大壮:“都过去恁多天了,草民也记不清了。”

    “|是么?”甄庆明淡淡地睨了他一眼,“本官帮你记起来!来人,重打二十大板!”

    桃源县民风淳朴,虽然时不时有凶案发生,像丁大壮用铁钉杀人的却是头一遭,两列衙役认为丁大壮十成十是凶手,一想到他恁残忍就感到头皮发麻。

    接下令签,“噗通”一声,丁大壮被执刑衙役一脚踹趴在地上。

    “大人,冤枉,草民冤枉……”丁大壮的腰被两个衙役不客气的踩着,只能仰起脖子,双手不停的拍打地面,鬼叫般喊冤。

    如果甄庆明没从三郎和李四口中得知丁大壮是什么样的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有可能认为他是冤枉的。

    清楚他是个自私凶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后,看着丁大壮委屈惨了的样子,甄庆明心底发寒。没想到一个小小桃源县有如此残暴之人,甄县令不敢再轻视此地百姓,也为他在未来的日子里躲过一次又一次麻烦。

    甄庆明眼皮一动,“行刑!”

    接着“啪——啪——”声响彻整个县衙。少顷,丁大壮如一滩死水趴在地上,无力□□着,“冤枉……冤枉——”

    三郎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丁大壮的双眼,见此往后退几步,冲甄庆明招招手,甄县令倍感无语,还是走了过去,无声地问,“干啥?没看我正审案?”

    “我知道他为啥杀人。”三郎踮起脚趴在甄庆明耳边说,话音刚落,就被甄庆明半拥着推到后衙,“你怎么知道?”

    三郎冲他笑笑,想到他晌午有意为难自己,斜着眼瞟着他:“求我,求我就告诉你。”

    “爱说不说!”甄庆明抬手往他脑袋上拍一巴掌。由于他比三郎高了将近半头,一巴掌下去,三郎顿时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吴家三郎顿时觉得脸上不断冒热气,虚张声势道,“不想知道就算,我还就不说了!”说完转身就走,打算从后门穿过甄庆明住的地方,然后再从胡同口的角门出去。

    “气性不小啊。”甄庆明好笑,“别闹,上午是我过分,可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为了帮你教训你爹娘,把县令有功名的人都请来了,你倒好,不说谢谢我,见了我就给我没脸,还不许我提点小小要求啊。”

    “我才一句话,你看你多少句等着我。难怪小五说你学问大!”三郎被他念的想翻白眼,“看在你为我劳心劳力的份上,那我就告诉你。记得我说过丁大壮动手打我么,其实那次我就想见秋花一面,算是最后的告别吧。可他倒好,逮着我一顿胖揍。

    “他当时说了句,‘等秋花生下儿子,赵家的家产都是秋花的,我拿啥配秋花。’我以前没在意,现在想想,他估计知道赵氏怀孕了才对他下杀手。至于他咋知道,我就不知道了。”三郎听到了丁大壮的心声,可是再说下去,一定会引起甄庆明怀疑。

    而甄庆明听他这么一说,一切不合理的地方变合理了。当务之急,先把丁大壮收押,再次审问马六。、

    马六不知道真凶已找到,为了不把自己牵扯进去,这些天努力回想赵氏遇害那天的事,别说去赌场,老实的比家猫还乖。

    听到甄庆明问他那天都在干啥,马六一五一十说,“草民早上吃过饭就跑去赌场,由于草民身上没钱,也没下场,到了晌午,赌场里人少草民就回家了,下午刚到街上便碰到个小乞丐,下面的大人都晓得了。”

    甄庆明:“小乞丐找到你以后,你有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

    “草民当时身上没有一个铜板,听说赵夫人要见草民,草民心想她是不是怀上孩子了,一想到有钱拿草民忙不迭往城外跑,期间没见过任何人。”

    “那你再想想。”三郎突然出口,“有没有碰到人,或者有没有被人跟踪?”

    “这个?”马六挠挠脑袋,“我想想啊。对了!我记得,我记得,快出城的时候不小心撞倒个人,不过,”说着怯怯地看向甄庆明,“不过,我那时候满心满眼都是钱,没看清他是谁。大人,那人不会就是凶手吧?”

    “快出城也就是城门边,那里离小树林也就半里地。”甄庆明沉吟片刻,“行了,没你的事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