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章 左右为难
    围观百姓听到甄庆明的话顿时呈惊吓状,没等他们回过神,先前抄写文章的人突然出现在大堂上。

    大堂之上一下子多了十来个人,这么一耽搁,衙役没接令也没人说什么。甄庆明顺嘴问,“诸位有何事?”

    秀才举人见到县令可不拜,其中一人出列,拱手道,“大人,不知者无罪,念吴大明初犯,望大人饶他一次。”

    甄庆明余光看到东来冲自己点头,便知道自己先前交代东来的话,东来教给面前人了。

    “饶?”甄县令得理不饶人,“如果每个父亲都像吴大明一样,动不动要踢死儿子打死闺女,百年之后,我朝还有新生婴儿?错了,是我朝还有人么!?”

    “这个?”说话的人犯难了,大人怎么不按剧本走。

    甄庆明又问:“你们都这样想的?饶了吴大明?”

    也不知道是甄庆明威严太盛,还是这些人腹中笔墨有限,被他教训一顿后,这会儿啥都不敢说了。

    可场子不能冷,戏还要唱下去啊。

    甄庆明又问,“吴大明说他打他儿子,无论打多狠,吴三郎兄妹三人都要生受着?”

    “一派胡言!”桃源县唯一的书院的院长站出来,三言两语把孔夫子教训曾子的言论通俗的讲一遍,末了又道,“吴大明,我问你,谁跟你说当父亲的有权打骂儿子,就算打死都没关系?”

    吴大明再次被诘问,脑袋轰轰响,他不就是听叔叔婶婶说三郎不孝,小气的连个饼都不舍得给大胖吃,一怒之下来找三郎么,为啥会变成这样。

    跪在一旁的吴梁氏心下惶恐,她本以为没做过的事,大人不敢当着父老乡亲的面诬赖到他们身上。毕竟上任县令便是因为查错案丢官的。

    而现在听县里最有名望的夫子说起小五郎的事,惊觉孩子打不得,看到县太爷面无表情,不敢再问为啥自己的孩子自己打不得,“大人饶命,草民不晓得,求大人饶了草民丈夫这一次。”说着拽一下吴大明。

    “扑通”一声,吴大明的脑袋磕到石板上,“求大人饶命,求——”

    “闭嘴!”惊堂木一拍,偌大的大堂寂静下来,被叫来听审的百姓们看到这种情况不敢再议论,谁要是再说一句打孩子,指不定立马被衙役拉出去重打二十大板。

    只听甄县令话锋一转,“如果不是三郎替你求情,本官今天绝不饶你!”

    静待他如何判决的百姓瞬间瞪大眼,看着跪在大堂中间的两人,小声道,“原来不是三郎告他爹啊?”

    “当然不是!三郎恁厚道的后生咋可能这样做。就算他的腿真被他爹打断了,估计也会说自己走路不长眼摔哩。”说着呶呶嘴,“听说大人碰巧看见这个吴大明踢小五郎,也不想想小五郎才多大,七岁还没六岁孩子高,哪禁得起他一脚。要不是大人及时拦住,小五郎说不定早没气了。

    人家不常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么,刚才秀才公和举人老爷都说,圣人讲过当父母的不能无缘无故打孩子,这样一来,大人不拿他立威拿谁立威!要我说,活该!”

    “原来是这样啊。”周围人听到这番言论恍然大悟,“不过咱以后是不是不能教训孩子了?”

    “听话咋不听完整咧。”说话之人极其无力,“大人说了,孩子如果调皮捣蛋是要教训,像吴大明这种随便打孩子又把孩子打的半死的父母才挨板子咧。”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万一教训那些熊孩子的时候出手重了,可咋办哟。”

    “凉拌!别忘了你也有爹有娘,回头你婆婆要是再没事找事,你就别给她饭吃!有本事让她来找大人,看她敢不敢!”

    “对呀!”围观的妇女双眼一亮,异口同声道,“大人,大人,不能饶了吴大明,今天饶了他,他明天还会犯!”

    吴大明身子顿时僵住,吴梁氏下意识扭过脸。

    “看啥看!当娘的眼见自己孩子被打也不拦着,还好意思求大人饶命,大人咋不连你一块打!”

    “就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后娘咧。”

    一帮妇人七嘴八舌堵的吴梁氏胸口发疼,吴大明是她男人,出嫁从夫,她能咋管。背着丈夫偷存五两银子已惹得叔叔婶婶不快,万一她被休回娘家,她还要不要活。

    这帮妇女可不管她咋想的,反正看吴大明不顺眼,看吴梁氏更不顺眼。本来甄庆明让衙役去喊街坊四邻来旁观,由于来赶集的人多,男人在家看店,来的人中有一大半是老娘们。

    爱八卦是女人天性,更何况这些下集后便没事的妇人,除了东家长李家短平时也没什么消遣。一听大人要审虐子案,一群半边天直接把县衙大门堵得严严实实,从衙门口经过的男女老少想进去瞅一眼都挤不进去。

    “肃静!”甄庆明拿起惊堂木,“吴大明,虽然三郎替你向本官求情,但是本官今天要是放了你,明日又不知有多少像小五郎那般无辜的孩子被父母打杀!”

    “大人......”吴大明嘴角哆嗦。

    “大人说的对!”群众的声音很响亮,“必须严惩吴大明!”

    “可是本官答应三郎,不追究了。”甄庆明犯难。

    立在一旁的举人秀才们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试着说,“大人,有句话叫‘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如果因为三郎求情就放过吴大明,改天您再为受虐的孩子主持公道,那些无良的父母让孩子替他们求情,届时又该怎么办咧?”

    “也对!”甄庆明听到此言微微一笑,这帮书呆子还不算太呆。于是冲东来东宝耳语一番,两人就带着一班衙役出去了,甄庆明指着说话的人,“我看吴大明还不明白他哪里错了,你们给他讲讲,”又指向旁听的众人,“你们也跟着听听,以后有谁无故打孩子被本官抓到,再敢狡辩自己无罪,罪加一等!”惊堂木一拍,“退堂!”随即转身回内殿。

    桃源县有了临时收押犯人的牢房,在县衙最深处,里面只有小猫三两只,相对来说大牢就有些空旷。

    由于每间牢房上只有个很小很小的窗口,甄庆明一进去顿感觉阴森森的,“东来,让你们捉的老鼠、蚂蚁、蟑螂捉到了么?”

    “来了!”东宝道,“这些东西臭水沟粪坑边到处都是,就是老鼠有点麻烦。”说着提个大木桶突然窜出来,甄庆明吓一跳。

    “扔进去。”指着最里面,看起来最阴森森的牢房,“待会就把吴大明夫妇关进去,别忘了在那间牢房外1围撒上药,以防老鼠蟑螂跑的到处都是。”

    “啊?少爷,你厉害!”东来更想说,你真损!“关多久?”

    “日落时便把他们放出来,不然吴家没个人,三郎还要回去照应家里。”甄庆明想了想还要继续说,外面传来一声,“大人在么?”

    “王县丞?”甄庆明看到来人,“何事?”

    “大人,您让下官查的事下官查清楚了。”甄庆明点点头,“继续讲。”

    “是!下官去那些买过铁钉的人家问了,一部分村民当天上午便到家了,有几个是下午回的家,可他们如果在南边小树林里杀了人再绕到北面,从北面回家,紧赶慢赶在申时前他也赶不到家。”

    “也就是说丁大壮极有可能是凶手。”

    “八1九不离十。不过下官有一事不明,丁大壮为何用铁钉杀人,刀不是更干脆么?”

    “前面我已说过,凶手杀赵夫人是临时起意,如果有预谋,他把尸体埋了,这样过个十年八年可能都没人知道赵夫人被人杀了。”

    “那他杀人总要理由吧。眼看丁秋花要进赵府了,他在这节骨眼上把人杀了,不合理啊。而且丁秋花一个村姑,啥规矩都不懂,就算赵夫人死了,赵员外也不可能立她当正室。”

    “你说的也对。”甄庆明托着下巴,“他应该也知道这边的规矩,家里如果有丧事,百日内不办喜事便要等三年,他就不怕耽误丁秋花?”说着顿了顿,灵光一闪,“对了,去把菜贩李四找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