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章 审吴大明
    甄庆明回到县衙,一干衙役便问,“大人,怎么处置吴大明?”

    “处置什么。”甄庆明道,“没听见外面那些人议论么,要是把吴大明打一顿,三郎以后还要不要出去卖烧饼了”

    “啊?那就这样放过他?”太便宜他了!曹衙役不依,暗搓搓,待会就去找麻袋,大人不揍,他揍!

    “想得美。”小五躺在床上一动便浑身痛,恁大点的孩子有什么错,要遭这种罪。甄庆明即便不认识他,看到小孩那样也心疼,“通知所有街坊,本官半个时辰后升堂处理吴大明虐子一案。”

    “既不判又不打,升什么堂啊。”一群衙役小声嘀咕,甄县令一瞪眼,连忙出去做事。

    没到一炷香的时间,县衙门口便围满人了。王峰于伟一行正在外面潇洒,不知道打哪儿听说三郎被打了,他们这群人在桃源县好比地头蛇,看谁顺眼便和谁交朋友,不用像京城子弟那般,顾及这个考虑那个。

    这不,扔下酒樽佳肴便往县衙跑去,看到认识的衙役张嘴就问,“三郎咋样了?”

    “他有没有事?”

    “三郎在他家里。”对方话音未落,一群二十郎当岁的人就跑到三郎家,见小五脸色煞白,额头上青一块,顿时怒上心头,“该死的!”

    “我找他去!”王峰道。

    三郎一见他像个炮仗一样说走就走,倍感头疼,“大人说他会处理。”

    “大人打算怎么办?”

    三郎:“我也不清楚。”

    “什么?”王峰一瞪眼,“算了,我去找我爹。”

    “这是三郎的家事,王少你就别跟着掺和了。”梁冰见三郎比他还小一岁就要抗下养家大计,每天起早贪黑好不辛苦,这些天也老老实实地跟父亲一块出去跑生意了。

    眼界开阔了,梁冰思考问题时想的就多了,“王少,大人既然答应三郎,说明大人已经想好咋办了,就算你去找王大人也无济于事。”

    “对了,我爹说王大人去查凶手的事,估计他这会儿也不在县衙里。”于伟提醒他。

    王峰依旧抬脚往外走,“那我去看看这位新来的大人怎么断案。”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甄庆明又那么年轻,说白了,王峰不信他。

    别说王峰,街坊四邻也好奇县令怎么判吴大明打五郎。

    父母打孩子这种事几乎家家户户每天都在上演,从没有谁闹到见官,历任县令也没管过,便是因为这样,甄庆明让东来东宝把桃源县的秀才举人全请来。

    十来个二十至六十岁不等的秀才举人听到县令召唤,慌忙放下工作穿戴齐整赶去县衙。围观群众见书院里的夫子来了,“大人这要干啥?”

    “怎么把秀才公举人老爷全叫来了?”

    “不是要审那个吴大明么?”

    是的,就是要惩治吴大明,甄县令才这样做的。

    面对秀才举人们的不解,甄庆明首先说,“请诸位过来是本官遇到一件事,卖烧饼的吴三郎的爹要打死他,本官上前阻止,可那吴大明却跟本官说,他打他儿子,即便打死本官管不着。

    本官今儿想请教诸位‘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和‘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是哪位圣人之言?”

    “孔圣人啊。”一人脱口而出。

    甄庆明轻笑一声,眼中尽是鄙视,“是么?你再仔细想想,无论是《春秋》或者《论语》,里面都有很多圣人言论,有这两句话么?”

    “......我,我不记得了。”说着对方燥红了脸。

    “你们呢。”甄庆明走到一位看似最年长的人跟前,“这两句话出自何处?”

    “出自......”饱读诗书的众人突然语塞,出自?难不成是俚语?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两句到底话出自哪里。

    甄庆明当年参加科举考试在百位学子中勇夺传胪,那靠的全是真本事,不然他也没那个自信问这些人,“你们慢慢想,本官半个时辰后过来。”说着转身回到后殿。

    “大人,要提审吴大明么?”跟在他身后的衙役好奇地问。

    “半个时辰后把他带上来。”甄庆明说完拿起毛笔洋洋洒洒写了一篇文章。

    “少爷写的什么啊。”东来收起毛笔勾头一瞧,“不会是诉状吧?”

    “诉你个头!”甄庆明瞪了他一眼,“收起来,跟上!”说着再次回到大堂,看到众人苦思冥想,万分好笑,一帮书呆子。“诸位,想起来了么?”

    十来个人同时摇头。

    甄庆明见此便问,“是没想起来,还是古籍史记中根本就没这两句话?”

    “不可能!”有人接道。

    “怎么不可能?话本里的人为了一己私1欲说出这两句话,然后被好事者传播开来,你们却当当做至理名言!?”甄庆明目光灼灼地看向众人,“亏你们还是有功名的人,连民间俚语和圣人之言都分不清,你们好意思享受朝廷的优待么!”说着一顿,“东来,让他们睁大眼睛看清楚!”

    东来把甄庆明刚刚写的文章递给众人,“看看先人是怎么看待父子关系的。”

    甄庆明的文章开头拿舜做例子,舜的父亲需要舜时,舜总能及时地出现在他父亲跟前照顾父亲,每当他父亲要杀他时,舜不是坐着等死,而是逃之夭夭。

    接下来,又点出曾子受杖后孔夫子的态度,随即问,“‘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这种话孔夫子能说出来么?”

    “......不能!”众人细细一想,顿时羞的脸红,孔圣人如果说出类似言论,他也不会被后来者尊为圣人。

    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言论他们听多了,说的人也多了,就误认为这种观点是正确的,从未想过这种言论是不是一偏之见。

    “既如此,都说说吴大明随意打骂孩子,小五郎被他打的半死,这事该怎么办?”甄庆明问。

    这可难为了这帮书呆子,“单凭大人处置!”

    “外面听审的百姓如有异议,觉得本官乱判,该怎么办?”

    “但凭大人做主!”众人不知道甄县令盘算什么,又怪自己学艺不精,此时此刻也不敢坚持己见,乱发表言论了。

    甄庆明不禁扶额,“既然你们这样说,那每人把这篇文章抄写十份,然后贴到各个村上,务必让桃源县的百姓都看到!

    为人子女必须孝顺父母长辈,但是不能愚孝,调皮的孩子要教训,但不能随意辱骂打他们,如有违令,本官盖以寻衅滋事罪论处!

    “是。”众人听到最后一句话忍不住想辩驳两句,不知谁偷偷说句,“大人参加科考时是二甲头名!”

    此言一出,众人神情一震,看向甄庆明的双眼中里全是佩服,再次陷入盲从——大人果然学识渊博!

    甄庆明看到他们脸上的崇拜,身子晃了一下,“赶紧去抄文章,写好别忘了把你们名字写上去。”随即就让衙役带吴大明上堂。

    看到吴大明,甄庆明拿起手边的惊堂木,“吴大明,本官问你,你可知罪?”

    “草民不知犯了什么罪。”吴大明和吴梁氏双双跪下,“草民没杀人。”

    “本官亲眼所见还敢狡辩!”甄庆明怒气腾腾的说,“吴小五被你打的半死不活,难道是本官看错了?”

    “小五是我儿子,父亲教训儿子天经地义,求大人明察。”吴大明一听这话抬起头,原来大人说他杀人是指小五,顿时什么都不怕了。

    “放屁!”年轻气盛的甄县令不禁爆粗口,“我朝律令明确规定杀人者偿命,打人犯法,谁跟你说父亲教训儿子天经地义!吴小五是天子子民,你吴大明胆大包天打杀天子子民,来人!被本官重大二十大板!”说着扔出一支令签。

    三班衙役登时傻了,大人不是说不打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