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章 男色迷人
    三郎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家,长吁短叹的坐在饭桌前,“吃吧。”有气无力地拿起筷子。

    “是不是大人不喜欢你做的菜?”孙婆子小心翼翼地问。

    “喜欢。”三郎只要想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要多做三个人的饭,便提不起精神。

    “那三哥为啥不高兴?”小五歪着脑袋问。

    “因为这个,高兴不起来。”掏出银子往桌子上一放。

    “哇!”小五开心的惊呼一声,“真咧吗?”拿起来张嘴一咬,“啊,痛,痛痛......”

    “活该!”三郎点点他脑袋,“大人给的银子能有假,你个小心眼的小鬼头。”

    “大人给的?大人为啥给咱钱?”小五赶忙抱紧银子,好险弄掉了。

    “大人说他以后天天来咱家吃饭。”说着眼一睇,“这是给的饭钱。”

    “嘎?”小五呈呆滞状,“啪嗒”一声,银子掉在了地上。三郎弯腰捡起来很自然的把银子揣进怀里,其实是扔进空间里。不但这锭银子,他这段时间赚的钱除了基本家用其余都在空间里。

    “三哥,要是大人嫌不好吃,会不会把咱们抓起来?”小五好担心,四妹一听这话吓得脸色煞白。

    “哥努力做好,不让大人有机会抓咱们,所以你们别担心了。”三郎有点后悔跟他们说了,但是,有的话必须讲,“小五,以后家里再*鸭鱼肉,可不能苦着脸说我不会过日子。还有,千万记住,不是什么人的钱都能拿。”

    “我记下了!”小五捂着腮帮子,感觉牙更疼了。“

    三郎意外的看他一眼,好怕这孩子要钱不要命,“真乖。想吃什么跟哥说,我明天去买。”

    “买啥?”小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大人给那么多银子,又说随便我做什么菜他都喜欢,我想了一下,当然要做小五和四妹喜欢的咯。”

    “还可以这样?”小五双眼发亮。

    三郎点点头,“我要吃糖糕,烧鸡,蒸肘子。”四妹忙说。

    “那我明天就去买鸡和肘子,让孙婆子给你们做糖糕。”三郎说着一人给他们夹一块鸡肉,“都吃吧,别省着,以后咱家天天吃肉。”

    俩小孩相视一笑,同时给三郎夹一块,“三哥也吃。”

    “好,咱们都吃。”说着三郎指着下首的位置,“孙婆婆,快坐下吧。”

    与此同时,东来东宝盯着桌子上的菜和饼,舔舔嘴角,“少爷,您吃好了么?”

    “没——嗝——”甄庆明神情自若地挪挪屁股,“不过,看在你俩跟我忙一天连口水也没喝,这些,赏你们了。”

    “谢谢少爷。”东来东宝最知道他家少爷什么德行,直接忽略前面的话,一人端菜一人端饼,同手同脚转身回房。

    甄庆明:“去哪里?在这儿吃。”

    “不合规矩。”宰相府里的规矩大,下人万万不敢跟主子同桌。

    “我就是规矩!”甄庆明见他俩不动,干脆站起来,“吃好了给我打水洗漱,我先回房了。”吃饱了,甄县令不由得泛起困来,没精神想案情,这一睡就睡到五更天。

    甄庆明自打十九岁中进士,到如今二十三岁,一直没拉下早起看书的习惯。

    在东来东宝的服侍下,甄庆明洗把脸精神抖擞的坐在书房里,少时又走出来,“东来,闻到什么香味了么?”

    昨日半夜刮大风,刮了一地树叶,东来正专心扫地,“没有。东宝,闻到了么?”

    东宝也没闻到,很想问少爷的鼻子怎么长得,不过,当他看到隔壁炊烟升起,“三郎起来做饭了。”

    “是吗?”他这一说,东来潜意识里闻到了香味,“少爷,”一抬头,刚刚还站着他旁边的人不知啥时候已走到门边,“哎,少爷,干啥去?”

    “去看看三郎做啥吃的。”说完打开门扬长而去。

    东来东宝面面相觑,“少爷贪嘴的毛病怎么还没改掉?”一路上没见主子嫌弃吃的不好,以为吃对他没多大吸引力了。

    “他压根就没改。”俩人嘀咕一会,看着从隔壁飘来缕缕炊烟,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主子以前干的奇葩事。

    话说相府小公子,身高颜俊,四个姐夫两位兄长皆在朝为官,父亲是当朝宰相,有才有势,为何至今未婚,还被他大哥一计发配到离京千里的桃源县,这事说来话长。

    京城那些官二代要么在朝为官,要么游走在官商之间为家族和自己谋福利。那些不济的要么斗鸡走狗,要么□□狎妓,可小公子干了些什么?

    小公子出生时,他的哥哥姐姐们已接近成年,对于最小的弟弟,甄家姐弟自是万般疼爱。由于他们年龄大,不知道该怎么和弟弟相处,便变着法子给弟弟弄好吃的,一不留神就把白嫩嫩的小包子养成小猪。

    直到甄夫人发现制止住他们疯狂投喂,如今的甄县令才得以保住风度翩翩的形象,而不是大腹便便的蠢样。

    可那些美味佳肴还是给小公子留下深刻印象。他六岁那年,在自家门口玩耍,就差点被拐子用个鸡腿拐走。打这以后,甄家人便不敢让小公子跟仆人外出。

    这时他的哥哥姐姐已娶妻家人,小公子没有玩伴,甄家男人们怕他孤单,每当甄庆明所在的书院沐休家人总会把他带出去放放风。

    有次甄家姐夫带着甄庆明刚到酒楼,被仆人告知大理寺少卿找他,甄姐夫想把妻弟送回去,一对上甄庆明可怜巴巴的小脸,甄姐夫不忍心,干脆把他带到大理寺。

    进了国家单位,甄姐夫放心把妻弟扔在大理寺,自己和同僚商量事去了。

    赶巧有个少卿审案,甄庆明搬张小板凳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自此同龄人读书斗蛐蛐,他逮着空便抱着糕点跑到大理寺看人家查案断案。

    那时甄相亦然是太子太傅,大理寺官员非但不敢把甄庆明赶出去,还给他搬张凳子奉上茶水。

    既然人家已经这么给面子了,你就老老实实的看呗。他偏不,遇到不懂的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正在问案,直接问出来。遇到似懂非懂的,他又开始指手画脚。

    大理寺少卿拿这祖宗没办法,上朝的时候找到太傅,小心翼翼向他表达,你家小公子对典狱之事感兴趣很好,但能不能去督察院或者刑部。

    太傅不乐意了,护犊子的脾气一上来,哼!不就是大理寺!你不欢迎我们,我儿还不爱来呢。

    回到家便说,“儿砸,不是喜欢看人家办案破案么,爹这里有几本关于典狱的书,学会上面的知识,爹送你去刑部!”

    金玉朝的刑部比大理寺的逼格高多了,甄庆明喜上眉梢,自此以后再也没去过大理寺。

    可护犊子的甄相做梦也没想到,肚子里有点文墨的老来子到了刑部反而爱上仵作那行当。

    为了研究死人骨头,不惜对厨娘死缠烂打,非要厨房给他用面粉做具人骨架,他端着一盘骨头,一边吃一边研究。

    甄相不巧看到,愣是吓得三天没敢吃面食。等甄庆明长大一点,甄府众人不担心他被美食拐走,得以自由的甄庆明就上街找个雕刻师傅,让人家用木头雕一副骨架,从此以后,他卧室便成了甄府禁地。

    这还不算,石膏骷髅头,石膏胳膊腿等等在甄庆明院里随处可见。甄相被骷髅头吓晕那次,不止一次后悔,拐子为什么不把小儿子拐走。

    甄家大少爷也受够了小弟,写信向端王讨主意,端王说桃源县有个空缺,甄大少一不作二不休,把弟弟丢的远远的,省的他晚上都不敢陪妻子出来看月亮看星星,就怕一不小心看到个模型手指或者脚趾头什么的。

    不过甄家众人宠甄庆明宠习惯了,怕他离家后受到委屈,姐弟六人一人给东来东宝两千两银票,加上甄相给的,甄庆明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揣着一万四千两银票上路了。

    三郎接过东宝给的十两银子,说句“有点多”,也是他真心话。因为他曾听王峰讲,知县每年的俸禄只有三十六两。

    面对东宝那副钱不够尽管说的德行,三郎后知后觉发现,他真真攀上了财主,这不,听到甄庆明的声音,三郎双眼一亮,放下面团出去迎他。

    “大人,你怎么——”三郎突然戛然而止。看到一身青衣长袍,腰系青色玉带,头戴玉簪的男人昂首阔步从晕黄的灯光走出来,眼神闪了闪,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他昨天咋就没发现,甄县令如此俊美咧。

    那时甄县令一路风程仆仆,头发有些凌乱,多日赶路导致整个人精神不是很好,加上三郎那时候忙,当然没注意他。

    昨天下午三郎再次见到甄庆明时,他累了一天,顶着黑眼圈和发黄的脸,再俊美的人也失去了原本光彩。当他休息一夜,又闻到美食的香味,容光焕发的人像个发光体,直到他走到三郎跟前,三郎才反应过来,有点不太敢看他正脸,“大人,有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