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章 县令验尸
    “大人一尝便知。”县丞用公筷为他夹快肉,“不是下官夸口,别看三郎年龄不大,还是个后生仔,那手艺,酒肆里的师傅都比不了。”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来到此地总共没一个时辰,他已经听到不下十人夸那个烧饼郎,甄庆明不想信,但看在王县丞的面子上,不得不吃下碗里的猪肉。

    “咋样?大人,味道怎么样?”随着甄庆明的嘴一动一动,王县丞不禁跟着他咽了咽口水。

    “唔,不错!”在王家父子希冀的眼神下,甄庆明想说违心的话都觉得羞愧,干脆话锋一转,“县衙里有未处理的案件么?”

    “嘎?”王县丞措手不及,楞了一下,“县里半个月前发生一起凶案,下官能力有限,至今未能破案,请大人恕罪。”

    “破案本不是你职责所在,何罪之有。”甄庆明神色淡淡地说着,手下动作不停,一看碗里只剩汤汁,甄县令眼皮一动,强装从容地问,“死者的尸体在哪里?”

    王县丞仿佛没看出他不自在,放下筷子接道,“下官怀疑是他杀,尸体暂时寄放在义庄。”

    “带本官去看看。”说着很自然地夺回东来手里的烧饼,“去,把我的东西拿来。”

    王县丞想问东来手里拿的什么,怎么去义庄还带一包行李。当他走进停尸房,扑面而来的尸臭熏得王县丞呼吸困难,顿时什么好奇心都没了。

    就在此时,见东来打开包裹,东宝利索的为甄庆明穿上一见白倒褂,接着又见甄庆明用一块白沙蒙住嘴和脸,没等王县丞回过神,他又戴上一顶白帽子。

    “大人,您您这是要干么?”县丞再也忍不住了。

    甄庆明揭开尸体上面的布,“验尸!”说的很是干脆。

    他的话音刚落,东来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一套笔墨纸砚,壮着胆子跟来的王峰看到这些一愣又一愣,“这,这就开始了?”

    “不然呢。”说着甄庆明看向东来一样,东来冲他点点头,随即几人就听到,“死者,女,年龄,约三十四五岁,双拳紧握,指尖有污泥,肚腹鼓胀,”抬手冲死者腹部轻拍一下,“拍击有响声。由于尸体是从水中打捞出来的,初步估计是他杀,但也不排除自——不对!”甄庆明猛然睁大眼。

    “大人,怎么了?”县丞见他突然一动不动,赶忙走到他跟前。

    甄庆明盯着赵夫人的肚子,“那谁,”书着转过身,“王峰是吧,赶紧把县里最好的大夫找来!”

    “出了什么事?”王县丞紧张他可比他紧张尸体紧张多了。

    “死者的肚子不对。”大夫没到,甄庆明不敢妄下结论。

    “不对?”县丞看不出什么,不禁嘟囔,“里面难道不是水?”

    甄庆明神情一震,“你把死者的具体情况说一遍。”

    “啊?好!死者是城东赵员外的夫人,家中有三个女儿,今年三十四岁,桃源县有名的母老虎。上个月赵员外要纳妾,希望在有生之年有个儿子,自此赵夫人和惧内的赵员外便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街坊四邻都在议论是不是赵员外把赵夫人推进河里的。不过,下官认为赵员外没有杀人动机。

    “继续。”

    “是!赵夫人如果实在不同意赵员外纳妾,赵员外完全可以休妻。还有,在死者落水前有人看到赌鬼马六曾见过赵夫人,不过,马六离开时赵夫人还没跳河。”

    “提审马六了么?”

    “马六说他是在城外偶然碰到赵夫人,因为他曾在赵府做过短工,碰见旧主就过去打个招呼。赵夫人的尸体打捞上来时,县里的仵作说死者遇难的时辰大概是酉时初,而城门守卫也证明马六未时三刻就进城了。”

    “中间相差半个时辰。”

    “是的。下官没有确凿证据证明马六有嫌疑,于是就把马六放了。”

    “马六现在何处?”

    “下官告诉他此案未结,还会提审他,严令他不准出城,现在不在赌场便是在家里。”王县丞话音刚落,看到王峰拽着大夫进来,“大夫,这是咱们桃源县的知县大人。”

    “草民拜见大人。”说着大夫双膝跪地。

    “大夫快快请起,本官有个问题想问你。”

    “大人请讲。”大夫恭敬的说。

    “你能看出这位妇人有没有身孕,怀孕几个月了么?”

    “啥?大人怀疑赵夫人有孕?”王县丞忍不住插嘴,“不可能!如果赵夫人有孕,那赵员外不可能纳妾。”

    “王县丞,还是先听听大夫怎么说吧。”甄庆明也不能肯定。

    “小人敢问大人为何这样问?”

    “死者的腹部乍一看像喝了很多水,如果里面全是水,我刚才拍打时应该啪啪的响,但现在,你们听,声音很小。还有,正常情况下溺水,肿胀的应该只是肚子,而这位妇人的小腹也凸起来了。”

    “小人看看。”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死者虽然已没有知觉,根据老大夫多年来的经验,“小人能保证死者生前已有身孕,但不能看出有几个月了。”

    “王县丞,麻烦你把赵府的人和马六带入公堂,本官要一一审问他们。”

    “好的!不过,下官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甄庆明想都没想就示意他可以畅所欲言。

    “赵府的人和马六都没有作案时间和动机,可杀死赵夫人的人又是谁呢?”

    “这也是本官好奇的地方。我粗略估计,赵夫人如果是被人直接推入水中的,她腹中的胎儿要换成水,才合理。”

    “大人是说,赵夫人是先被人杀害,然后推入水中,由于赵夫人落水时还有生命迹象,在挣扎过程中,手指甲上才会染上泥沙,腹中才有积水。”

    “是的。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猜测。经过死者家属同意后,本官为死者相细验尸后才能确定。”

    “爹,那还等什么,我去找马六。”王峰一见新来的知县只是看看尸体便解开了父亲苦思冥想半个月而不得的难题,说着就往外跑。

    王县丞被儿子这么一说,立马就回县衙派衙役去赵府。

    两班衙役“威武”一停,惊堂木一拍,新来的知县开堂审案,“来人!把马六给本官重打四十大板!”

    “大人冤枉!大人冤枉啊!”马六身子一激灵,往地上一瘫,瞬间尿湿一片。

    “大人......”王县丞轻呼一声,欲言又止的看向他,无声地说,“怎么能上来就打人,连审都不审,问都不问。”

    甄庆明回看他一眼,“马六,据本官所知,你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何会突然有二十两银子,不从实招来,再加二十大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