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4章 弟妹挨揍
    三郎想也没想抬脚就往家跑,左邻右里见他这么着急,也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摇摇晃晃的跟着他跑。

    而三郎跑到门口看到吴大明两口子一人手里拿个鞋底,两小孩被打的哇哇大叫,众人慌忙扔下鸡鸭去拉架,“好好地孩子打他干啥!”说着把四妹从他手里夺回来站。

    “疼吗?”看着小五脸上的旧伤没好又添新伤,拳王非常心疼,“你为啥打小五?”拳王气的连娘都不叫了。

    “娘嫌我贪吃。”小五找到了主心骨,趴在三郎肩上嗡嗡的说,“哥,我就想吃个白面馍馍,娘为啥不让?奶奶家的白面还是爹送去的,哥......”说着说着三郎肩上湿一大片。

    三郎鼻子发酸,这次不是装的,“爹,娘,双胞胎哪里错了,你们要往死里打他们?”说着扭过头,“婶子大娘们说说,孙子想去爷爷家吃个馍馍也是大罪?”

    她们刚才都劝三郎以后要懂事点,吴蔡氏率先说,“吴大明,你脑袋被驴踢了?你闺女儿子跟你亲还是你叔叔婶子跟你亲?这么大的孩子哪个不贪食,她们就算吃了吴赖氏的馍馍你能逮住打一顿?”

    “就是!有本事打孩子就该有本事让孩子吃上白面馍,没那个本事还拿孩子出气,你们是当父母的么!”

    吴梁氏张张嘴,吴蔡氏不容她开口,“我以前觉得你挺不错的,刚才还跟三郎说他娘不容易,要他好好孝敬你。好么,我话音没落你就打孩子?吴梁氏,是不是觉得给老吴家生对龙凤胎自己很了不起!”

    看到义愤填膺的众人,三郎一手抱着一个弟弟妹妹退到邻居们身后,等众人说的差不多了,爹娘被说哑巴了,三郎才放下小五和四郎,小声说,“满仓,替我跟婶子说声谢谢。”说着冲邻居们的背影呶呶嘴。

    满仓拉着他娘,“别说了,快回家做饭吧。”

    三郎适时地□□来,“婶子大嫂们,都怪我没本事,我明天就去县里找活。”说着看向还在抹泪的小五和四妹,“一定让他俩吃上白面馍馍,不用天天想人家的。”

    “吴大明,听到了么?”吴蔡氏早看他不顺眼了,“三郎都比你懂事!”

    “我.....”吴大明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以前也教训过孩子,啥时候惹来过邻居们指责啊。乍一看到一帮人对他狂喷口水,别说他了,吴梁氏也傻了。

    三郎瞧着他俩那样,心底冷哼,嘴里说,“我爹以前糊涂,他以后会先想着我们再孝敬爷爷奶奶哩。”

    “但愿这样。”吴蔡氏不屑地扫了吴大明一眼,“三郎,有啥事就去我们家找满仓或者找你大叔。放心,我们不会像有的人那样,磨二两白面都给你爷爷送去,让三孩子喝西北风。婶子家里别的没有,一口热汤还是有的。”说完又瞪吴大明两夫妻一眼。

    等闹哄哄的邻居们都走了,鸡鸭被赶入圈里了,吴大明的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二叔来管他借钱而已,以前也不是没借过,怎么一下子整出那么多事!

    吴梁氏听到他问自己,“今天这都是咋回事?”直觉去找三郎,总觉着三郎今天也很奇怪,像换了个人,“我怎么没听你说要翻修房子?”

    对了!吴大明一拍大腿,可不就是房子惹起来的么,

    “三郎,刚才胡说八道什么,咱家啥是啥要修房子?”吴大明见他扫地,一把夺走他的扫把。

    如今三郎可不惧他,淡淡地说,“爹是没说过。那我说错了?还是你想把钱送给爷爷,如果那样的话,我和小五现在就去跳河,干脆死了算了!”

    “你敢威胁你爹!”吴大明扬起扫把要打他,三郎一个闪身躲过去,冲着他爹娘说,“不死活着干啥?连块白面馍都吃不上,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三郎,你是戳你爹娘的心窝子啊。”吴梁氏哭天抢地说,“我知道我们没本事不能让你娶秋花,可你咋能这样说话啊。”

    “娘,和秋花没关系。”说着冲俩小孩喊,“过来!”

    小五和四妹一人抓住三郎一只手,“三哥,你不能撇下我们自己跳河,不然,不然——”四妹词穷了,小五接道,“不然我俩做鬼都不放过你!”

    “听见了吗?他俩宁愿跟我去死也不愿跟你活着。知道为啥?就是因为你眼里心里从来没有我们,我们还活着干啥!”

    “三郎,你咋能这样说你爹咧。”吴梁氏哽咽道。

    拳王不是原主,看到吴梁氏三句话没说完又哭,心里很腻歪,可他占了原主的身体又不能不搭理她,“我说错了么?上次爹去县里买东西回来带了两串糖葫芦,双胞胎从你走就在村口等你着,可你倒好,糖葫芦全给大胖和二胖都不叫他俩见影。

    “大胖二胖多大?快娶媳妇的人了还吃糖葫芦,你当时想过眼巴巴看着你的四妹和小五了么?”这是原主一直想说的话,苦于他惧怕父亲的威严一直没敢讲。

    怕他们发现自己和原主差太多,想到吴梁氏刚才误会自己今天整这出是被秋花刺激的,就说,“我想过了,但凡我有点能耐他丁大壮也不敢打我。今天把话撂在这而,从今往后,双胞胎也不用你们养,你自己做活挣的钱爱给谁给谁,我们不稀罕!”

    “混账!反了天了!”吴大明听到他的话气的肺管子都炸了。

    吴梁氏果然认为三郎今天突变是被丁大壮打的,见吴大明起身找棍,慌忙拦住他,哭腔道,“孩子他爹,你想干啥?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三郎根本不理这夫妻俩,他本来也像蔡氏那样以为梁氏这个娘当的不容易,见小五那么小的孩子被她打的鼻青脸肿,心里莫名地窝火。

    要不是顾忌对方是原主的爹娘,拳王早一拳揍过去了。不能动手,拳王赌气的说,“四妹烧火,我给你们做油饼吃!”说着拉着两小孩进了灶房,三下五除二把锅里的杂面馒头和咸菜收拾出来,就开始刷锅和面。

    吴梁氏和吴大明还在外面掰扯,听到四妹奶声奶气的问,“三哥,啥是油饼?”夫妻俩的争吵声突然停了下来。

    孩子长这么大没吃过油饼,吴梁氏心里堵的慌,一想不对,“三郎,咱家没油了!”

    三郎打开油罐子,“嗯,够做一顿油饼。”

    “你今天用完了明天吃啥?”吴梁氏想上前夺油罐子,可如今的三郎冷冷一瞥,她生生止住脚步。

    “丁大壮不是把礼钱给你了么,没油了明天去县里买呗。”三郎心里堵得慌,就说,“手里有钱不花,早晚也被爹送给别人。”

    吴大明见他挖一块猪油放在锅里,气的浑身乱颤,“让他使劲作!看他能作几天!”

    “爹,娘,你们吃饭去吧。”说着指了指放在案板上的杂面饼,“四妹,小五,以后别吃那些东西了,不然就会像我一样矮,活该被丁大壮揍。”

    吴大明一听,胸口憋的生疼,一口气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啥都没吃转身就走。

    吴梁氏忙问,“你干啥去?”

    “下地除草!”吴大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吴梁氏也被三郎左一句右一句噎的不轻,想说他两句可一对上三郎埋怨的眼神,吴梁氏包起杂面馒头扛着锄头也走了。

    小五听到大门“咣当”一声,怯怯地问,“三哥,爹娘生气了,咋办?”

    “不用管他们。四妹,去把罐子里的铜板拿出来,一个也不给他们留。”拳王一看到四妹的脸肿的像发面馒头,鼻子就不断往外喷火。

    “啊?”四妹闻着从锅里不断冒出来的香味吸溜着嘴,听到他的话一张嘴,哈喇子出来了。

    三郎又好笑又心酸,“听哥的没事!”现在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咸菜里面放点油,然后就着馒头吃,让吴大明吃几顿没油的咸菜,三郎并不觉得过分。

    “三哥,那是咱爹娘。”小五不敢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我又没说把家里的粮食卖了使劲饿他们。”三郎盛出摊好的煎饼,把煎饼一分为二,“快吃吧,我再做。”

    “真香!”四妹擦擦口水,“三哥,这半你吃,我和小五吃这一半就够了,咱别做了。”

    三郎差点哭出来,眨眨眼硬把眼里憋了回去。可当他们吃过晌午饭,三郎剥掉小五的裤子,见他腚上全是鞋底印,自打父母去世后再也没哭过的拳王哭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