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85.终章
    张正看到将军很生气,连忙说他来送粮。夫夫二人互看一眼,心想张正不可能自作主张开仓运粮

    桃源县储存的粮食多,但三天两头下雪,万一年后颗粒无收,仓库粮少,届时会很麻烦。

    饶是叶将军希望他手上粮草越多越好,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打下属粮仓的主意。张正跟随他几年,即便称不上将军肚子里的蛔虫,叶将军所思所想他也知晓一二。

    “回禀将军,是三郎让属下送来的,对了,还有五缸花生饼。”张正郑重地说。

    端王和叶将军同时迈开步子,大步流星走到门外,看到沿街百姓对一辆辆马车指指点点。

    叶将军见那缸上裹着一层油布,“饼在里面?”

    “是的,还热乎呢。”张正一顿,“将军,你看,这些花生秧是从三郎家里拉来的。”随即又拆开封布,拿一块饼递给他,“也不知道吴三郎怎么做的,可酥脆了。”

    端王将信将疑地接过半块,咬很小很小一口,还没尝出味,叶将军的半块就进肚子里了,“你们来的真及时!”叶将军边吃边乐,好像晌午没吃饭。

    见他这么丢脸,端王黑线,“叶子,先进去吧。”在大门口开吃,惹得来往行人驻足不前,小叶子也是够了。

    小叶子嘿嘿一笑,揽着端王的腰肢,在他耳边低声道,“我这个兄弟不错吧。”

    “是不错。”此情此景,出身皇家,养了二十多年的硬心肠也被嘴里淡淡的花生香软化了。

    而有了现成的干粮,叶将军稍稍收拾一下就带着他的兵前往京城,这一去便是一年。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皇帝安详驾崩,谢家人不知何故得了疯病,谢老头紧随着皇帝入了谢家祖坟。

    太子失去一条臂膀,叶家军发力,端王外祖援兵支持,加上端王和二王爷做交易,拿下京城后太子交予他处理,多方合作,一年而已,端王登上皇位,叶将军水涨船高,成了万人之上,一人之“下”。

    而三郎和甄庆明依旧呆在桃源县,一个到处查案,一个街边卖饼,一个坐镇公堂,一个回家烧饭。

    自从吴梁氏夫妇俩住到县里,天下平定后三郎也没让他们回去。两人是闲不住得主,早晚帮他卖饼,晌午就推着三郎给他们弄的小火炉,去县里最热闹的地方**蛋饼和葱油饼。

    三郎不指望他们赚多少钱,而是希望他们多和人交流,明白事理些,眼界不再局限于吴家村那么豆腐块大的地方。

    事实也没让三郎失望。

    甄庆明坐镇桃源县,县里没有官逼民反的事,在京城动荡不安时,桃源县因环境和平,很多南来北往的客商便不吝啬在桃源县逗留一段时间。

    别看只有一年,县里的人均收入比三郎刚来那会儿高了三成之多。

    而县里那些爱八卦的人们,多数家里都有点小生意,人家除了偶尔八卦,平时和吴梁氏聊天,那也是言之有物。

    吴大明和吴梁氏听的多看的多了,见识也慢慢上去了,除了必要的节日回吴家村一趟,阴天下雨也不误两口子拎着小马扎去人家店里串门子

    这天下雨,三郎做好饭还不见他们回来,四妹摇着小脑袋无奈道,“咱爹娘越来越会享福了。”顿了顿,“我去喊他们来吃饭。”

    “我去吧。”孙婆子从锅门前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木屑道。

    三郎披着撑起油纸伞,从堂屋里拿出几个蓑衣,“我去。”

    “你去干么?”甄庆明从隔壁过来,身披蓑衣,衣服鞋也被雨水打湿了,不想三郎再弄一身水,夺过蓑衣,“我去接阿琛和小五放学,顺便喊岳父岳母。”

    四妹盯着甄庆明的背影,再次摇头晃脑,“三哥,哥夫对你真好。”

    “跟谁学的怪称呼。”三郎哭笑不得。

    “人家都这么叫啊。”四妹理所当然说,“对了,早几天娘问我,等大人任期满了,你是不是和大人一块走,我说不知道,没说你会带上我和小五。”

    这个妹妹养值了。三郎揉揉小姑娘的脑袋,“如果爹娘舍得下家里的四亩地,咱们全家人一起走,孙婆婆,届时也跟我们走吧。”

    “去京城么?”孙婆子这辈子没出过桃源县,难得遇到三郎这位不拿她当仆人的主子,心里打定主意,只要三郎用得着她老婆子,无论去哪里她都跟着。

    三郎想一下,“不出意外会去京城。”

    “大人说他不清楚,三哥咋那么肯定?”其实不止吴梁氏问四妹,阿琛和小五也向她打听过,毕竟两个孩子去了书院,每天和三郎呆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是四妹。

    三郎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这一年来他陆续往军中送了上万斤花生秧,两千斤花生渣,一千斤花生油,还有两万斤粮食,桃源县的富户见他这么支持端王,有时也会让家中奴仆给将士们送衣鞋,细细算下来,端王可收桃源县不少东西,明年该见成效了。

    千里之外的京城,太子一脉被悉数拿下,官员大幅空缺,最严重的顺天府尹居然找不到合适的人,就在这时,叶将军提到了甄庆明。

    已成为皇帝的端王有些犹豫,“顺天府尹乃三品,他一个小小的桃源县县令直升那么多级,列为臣工会有意见的。”

    “顺天府尹掌管京城民政、司法,民生要务,务必执法严明,清正廉洁,还要能体察民情,治理京畿,前一任顺天府尹是太子的人,王谢两家的子弟横行霸道他也不管,京城被他弄得乌烟瘴气,你说该让何人来担此要职?甄庆明没去桃源县之前也在刑部呆了好多年,相爷致仕,如今闲赋在家,他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可以去请教相爷。”

    皇帝细细一想,也是这个理,难得见一向不耐理朝政的人说这么多,嘴角一弯,“要不要给你弟弟弄个职?”

    “弟弟?”叶将军没反应过来,看到他眼里的促狭,恍然大悟,“三郎不喜欢做官,他就喜欢捣鼓吃的。”说得好像他很了解三郎一样。

    “他来到京城总不能还买烧饼吧?”皇帝忙问。

    叶将军耸耸肩,“他对别的事也不感兴趣,兴许呢。再说了,卖烧饼又不丢脸,要不是三郎的烧饼,谢皇后他爹能死那么快?”

    皇帝听到这话笑了,“那我回头给他写块金字招牌,曰:三郎烧饼,美味无穷!对你弟弟够好吧。”

    爱人的好意叶将军收下了,“你还可以对他更好点。”

    皇帝想到爱人的帅才,可不会低看三郎,“只要你弟乐意,他可不会缺钱。”

    “但他急缺一处宅子,等他们来到京城,你这位上司兼哥夫,总不能让弟弟弟夫跟甄相挤一块。”看来,三郎这个弟弟,叶将军是认定了。

    端王想到三郎这两年送来的粮草,接着便命人去找一处三进出的院子,第二日议政时,就下旨令甄庆明火速进京。

    传旨钦差到达桃源县那日,春花烂漫,三郎和甄庆明带上三个孩子正在城外游玩。听到衙役急慌慌来报京城来人了,甄庆明以为他家里出了什么事。

    到了县衙,接到圣旨,甄庆明暗幸虚惊一场,一点也没有连升几级的兴奋。

    传旨钦差见此,眼神一暗,不亏皇上看重的人,今日唤作是他也不能如此淡定,而就是他这么淡定,钦差忍不住多一句嘴,“甄大人,顺天府尹多日空缺,皇上希望大人立刻进京。”

    “今天?”甄庆明眨眨眼,“有这么急?”

    连跃那么多级,这位大人听到这话不该放下圣旨即可去收拾行李么?钦差忍不住扶额,“大人也可以慢慢的过去,不过,我来时听说顺天府积压了上百件大案要案。”

    “......”甄庆明看他一眼,“恕本官失陪。小五,四妹,阿琛,去收拾你们自己的东西,三郎,喊岳父岳母,东来东宝,把马车赶出来......”

    吴梁氏和吴大明一听说今天就去京城,身子一僵,“我,我们也去?”

    三郎正从柜子里往外掏衣服,听到这话连头都没回,“我们都去京城,爹娘留在这里做什么?舍不得爷爷奶奶一家?”

    这一年多来,两家几乎没怎么来往,说实话,吴大明刚才真没想到他叔叔婶婶。他们是觉得京城太遥远,说走就走,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有些惶恐。

    “哥,我们的东西收拾好了。”

    小五突然跑进来,一见他爹娘还愣着不动,也没多想,“爹娘是不是不知道咋收拾?我来教你们。三哥说了,有补丁的衣服都不要了,送给左右邻居纳鞋底,家里的旧物件也送出去,咱只带走要紧的.....”小五郎像个话唠,絮絮叨叨把他爹娘拉到隔壁。

    三郎好笑的摇摇头,喊来东来,“吴家村还有我们的四亩地,你去找村长,问他那些地值多少钱,当作我爹给爷爷奶奶的赡养费,如果不够二十年的,二叔还种我家好几亩田,从那里面扣。

    走的时候去找我娘拿地契,把家里的三间宅基地过到吴蔡氏名下,谢谢她这么多年的照顾,隔壁房里的锅碗瓢盆也一块送给她。”

    “那位大婶如果不要呢?”东来见过吴蔡氏一家,对他们感官还不错。

    三郎想一下,“直接和她说我们去京城,东西带不走也是便宜别人她就收下了。对了,可不能让爷爷奶奶知道咱们去京城,至于为啥突然把地给他,她如果不问就算了,要是问,你就拿大人吓唬他。”

    “少爷越来越好用了,对吧?”说着冲他眨眨眼。

    三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倏然红了。顿时惹来东来一顿大笑。

    在东来的笑声中,三郎雷厉风行,把家里的羊和鸭子全卖了,鸡蛋鸭蛋煮熟,小鸡杀掉煮熟,贵重物品偷偷放到空间里,只留上百两银子在身边,用来路上花费。

    全家总动员,钦差大人晌午头到的,他们申时便收拾好了。

    此时,县衙里的所有人也知道县令大人要走了。

    回想着这两年的好日子,上至王县丞,下到门口的皂吏,皆不舍得甄庆明离去,可又说不出挽留的话。

    甄庆明还未到二十五岁就成了三品大员,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啊。

    三郎看着依依不舍的众人,“京城虽然有点远,但也不是在天上,各位如果想去京城玩,到时候尽管去找我们,我就算没时间,也让小五郎陪你们把京城耍一遍。”

    甄庆明也没料到一向大大咧咧的汉子们有一天会儿女情长,对象还是自己一家,“是呀,三郎刚才还说他到京城会继续卖烧饼,你们要是找不到我们,尽管问谁家的烧饼最好吃。对了,逢年过节,如果有时间,我们也会陪岳父岳母回来看看,又不是一去不回返了。”

    众人被他那句“谁家烧饼最好吃”逗笑了,眼看着时间不早了,钦差大人还等着,甄庆明也同王县丞交代好了,王县丞带头说,“大人,下官祝您一路顺风,节节高升!”

    “借你吉言,希望到京城一切顺利。”甄庆明这才有那么一点衣锦还乡的感觉,“我们天黑前应该能到青州府,青州知府认识我,回头我跟他说一声,也别派什么县令了,王县丞,这县令之位就由你来当吧。”

    “啊?”王县丞愣一下,于主簿推他一把才反应过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下官谢谢大人!”

    “起来,起来,你只是在断案一事上有些短缺,王峰跟我学了一年多,一般案件他都能处理。”说着一顿,“三郎,去把我的断案手札拿来。”

    王峰跟他父亲一块来送三郎,听到这话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甄庆明不在意的笑了笑,“如果有遇到实在破不了的案子,可以写信到顺天府,我会让门人留意的。”

    “大人......”王县丞此刻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甄庆明摆摆手,意思他太多礼了,“于主簿,于伟不喜读书你也不要再强迫他了,当今是明主,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于伟,想做什么就认真,努力去做,总有一天会成为那个行业中的翘楚。”

    “谢谢大人,下官记下了。”于主簿父子两人向甄庆明道谢。

    东来见太阳快下山了,县令大人还唠叨个没完,“少爷,再不走咱们就进去不青州了。”

    “好,诸位留步。”甄庆明登上马车,冲他们挥挥手,县衙门口的四辆马车同时发动。

    沿街的百姓还不有些不明所以,交头接耳,“三郎这是搬家么?”

    等他们走了好一会儿,县里众人散去,沿街的商户拉住他们熟悉的衙役,这才知道甄县令走了......受过他们恩惠,真心佩服他们为人的民众抬脚就去追他们,不能和县令大人说句话,目送他们一程也是好的。

    等他们紧赶快跑追到城门口,甄庆明的马车已经出城了,只留下一地余晖,和多年以后的传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