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72章 三郎很生气
    三郎对甄二少说路上该下雪了,他们走出京城地界便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天气太冷,官道上没几个行人,不大一会儿,鹅毛大的雪花就把路盖的严严实实。

    车轱辘走在雪地上发出“可知可知”声,三郎戴着甄老夫人给他赶制的狐皮袖筒,唯一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眨呀眨,扭头看一眼和他并驾齐驱的人,“就咱这速度,年前能到家么?”

    “京城到青州有一千一百多里,怎么也得半个月。”东来呼出一口白气,“唉,早知道求相爷派两个人送咱了。”

    “那也一样冷啊。”三郎在等级森严的古代生活了大半年,却一直呆在规矩并不严苛的小县城,骨子里还有一种别人也是爹娘生的观念,甄相提议派几个把他送到青州再回来,三郎断然拒绝了。

    他和东来都会赶车,何苦兴师动众。而且他们只走官道,不住野外不住小店,越往东走越接近端王掌管的地方路上越安全,贵重物品又被他偷偷收到空间里,别看他俩赶两辆大车,东来车上只是些布匹衣鞋。

    “唉,我随便说的。”东来拿掉身上的蓑衣,整个身子缩进马车里,露个头搁外面,手里的鞭子轻轻一扬,迅速超过了三郎。

    “慢点,你走恁快干啥。”三郎连忙跟上去。

    “赶路。”他们出京那日艳阳高照,转眼间就飘起大雪,温度骤然变冷,三郎估摸着有零下十多度,也难怪一向懂事的东来嘟囔。

    “要不歇会儿?”三郎前世好多年没见过么大的雪了,而东来还说雪下得不密,想到还会有更大的雪,三郎陡然生出一种雪停了再赶路的打算。

    “可别,走快点到天黑前能赶到下个城,如果停下来,万一待会儿不下了,雪化了,路上全是泥就没法走了,咱们还得耽搁在路上,马车里被夫人塞满了,可没有住的地方。”

    三郎也知道这个理,入眼白茫茫一片,心中说不出的凄凉,为啥和他同行的不是甄县令咧。

    甄县令也不好过,秦亮嘴上说会照顾自己,不麻烦甄大人,可像个跟屁虫一样,天不亮就敲三郎家的门,天黑才滚去客栈,县令被他粘的脸比锅贴还黑。

    这不,吃过晚饭,甄县令赶人,“秦亮,早点回去休息吧,天黑了路上不好走。”

    “不好走你就留我住一晚呗。”秦亮看一眼旁边的雕花大床,“床那么大,再加两个我也睡得下。”

    “你不能睡这里。”小五突然站起来,“这是我哥和大人的新床,你要睡就跟我睡。”

    甄庆明本不想搭理他,这几天,秦亮不止一次要在三郎家留宿,他最初还会劝两句,不过当他表示自己该去隔壁住,留三个孩子在这边时,甄大人便开始无视他。

    “不就一张床么,又不是什么宝贝。”秦亮不敢强行扑倒甄庆明,碍于面子又不想上杆子表白,以致于吃货县令只觉得秦亮烦人,连东宝都看出秦亮对他有意思,当事人愣是不懂。

    “既然不是宝贝,那秦少爷干么天天要睡我家咧。”小五郎第一次见他就不喜欢,即便秦亮天天给他们买好吃的好玩的,三个半大孩子,该吃吃该玩玩,来者不拒,对待秦亮依旧像阶1级敌人。

    三郎对他在乎的人掏心掏肺,甄琛才来多久,就被三郎养熟了,“小五儿,你咋恁笨,昨天就教你一个词别有用心,你咋还没记住?”

    “我知道啊,,可是和他有关么?”小五眨眨眼问,“秦少爷,难道你不想睡我哥的床?那你想睡啥?”

    “小五,说什么呢。”甄庆明越听越不对,眉头一挑瞪他们一眼,希望他俩闭嘴。

    甄琛嘿嘿笑道,“睡小叔呗。”

    很轻的几个字,甄庆明浑身一激灵,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火,面无表情的看向对面的人,半晌,才问,“秦亮,是吗?”

    秦亮手足无措,“我,我,他们瞎说。”饶是他胆子大,追人这种事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他没有三郎能豁的出去,又没有三郎会照顾人,最重要的他不会做吃的,甄庆明才没想到秦亮缠他是因为喜欢他。

    见他脸通红,甄县令有点不可思议,他和秦亮认识没几天,这人就喜欢他,也太,太轻浮了,“我已经定亲,不日就成亲了,你别在我身上费工夫。”

    窗户纸被捅破,秦亮想着该怎么办,乍然听到这话,“你啥意思?谁在你身上费工夫了?少自作多情”说完转身就走。

    “……难道我看错了?”甄庆明不禁发散思维,东宝看不下去,少爷又把他破案那套用在这上面了,“你没看错,只是伤了人家莫须有的自尊心。”

    “我哪有伤他自尊?”甄县令非常不解,“我又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东宝忍不住捂脸,情商低成这样,怪不得上天派三郎来弥补,“你拒绝他就相当于伤害了他。”

    “我不拒绝他总不能接受他。”甄庆明看他像看白痴一样。

    三个小的也不明白为什么拒绝就是伤害,“东宝,你是不是想让他嫁给大人?他给你啥好处了?”四妹问。

    小五说:“你要敢这么想,以后都别来我家。”

    甄琛更绝,“东宝,你去跟秦亮吧,他以后就是你的新主子了。“

    东宝好想哭,他招谁惹谁了,实话实话也成了判主,一群情商低的家伙,这日子没法过了......三郎啊,你咋还不来啊

    三郎听见了他的呼唤,加快速度,十一月十一这天赶到青州,进城后直奔端王府。听到门卫问他是谁。三郎翻个白眼,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甄庆明没跟来就不认识他了,还让他在外面等着。

    “三郎在哪呢?”端王夫夫听说他来了,脸上的惊喜一霎而过随着侍卫走出来。

    “我在这儿。”

    话音落下,端王面前多出个圆滚滚的东西,“你是三郎?”

    “是我啊。”帽子拿掉,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叶将军吓一跳,“你,你咋那么瘦?走,进去。”

    三郎古怪的看他一眼,这位叶将军怎么突然对他恁热情?管他呢,一想到待会儿就见到甄庆明,三郎不愿多呆一刻,往周围扫一眼,见没啥人,“王爷,麻烦让他们退后一些。”指着两人身后的护卫。

    叶将军往后摆摆手,“你想说什么?”

    三郎更加奇怪,这位爷是不是觉得拉他的东西没给钱,良心过不去才对他这么热情,“不知王爷知不知道相府被围一事?”

    “知道,怎么了?难道你想把驴肉方子送给本王?”端王以前听叶将军说三郎和他一样特殊,真没觉得三郎比他家小叶子厉害。就在他暗搓搓准备救甄相时,京城来报,皇帝好了。细查之下,只因一盘驴肉,而贡献者就是眼前这位瘦骨嶙峋的主......他再也不以貌取人了。

    “驴肉好吃因为里面加了莺粟,没什么特殊方子。”端王既然连驴肉都晓得,三郎也就不打算瞒他,见叶将军瞠目结舌的样子,三郎眉头一挑,“叶将军知道?”

    “知道,知道莺粟我当然知道。”叶将军连连点头,三郎果然有前世的记忆。

    “什么意思?”端王博览群书,却不懂莺粟和驴肉有啥关系。见他俩打哑谜,自己隐隐被排除在外,又是那个前世么?哼,要不是这个吴三郎定亲早,他绝不放过这小子

    “我回头再给你说。”叶将军问,“三郎就要说这个?”

    “不是。”三郎看向端王,却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心思真深,“相爷为百姓为朝廷,鞠躬尽瘁几十年,却不像别人饲养暗卫高手,王爷,相爷自此遭难皆因他不投靠太子,你是不是该保他家人安全?”

    “他也没投靠本王。”听到这番话,端王再也不信三郎是个农家小子。

    “我如今也是甄家人,帮你对付了谢家,还不能代表甄家的诚意么?”三郎问。

    “你人都回来了,还怎么对付谢家?”他的探子可说了,谢家如今好的不得了,谢胖子出去吃霸王餐都带四五个人,他们根本无从下手,而三郎,端王看他一眼,开什么玩笑,瘦成这样,谢胖子一屁股能坐晕他。

    “我从莺粟里提出一种毒物,人初食没事,时间一长便会疯癫,可喜的是一般大夫查不出来,而那东西进了谢家厨房,不出三个月就会看到结果,王爷,现在可以派人保护相爷他们了么?”

    “三个月?你说我就信啊?三个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端王察觉到他家小叶子身体一僵却没有开口,便知三郎所言非虚。而谢家倒霉,他算是最大受益人,心里暗乐就和三郎耍起无赖来。

    “你”三郎气的想骂人,管他是不是王爷,可一瞧见叶将军嘴角的笑意,“还钱还我的花生钱”

    情况急转,端王被不按理出牌的搞傻眼了,叶将军也不偷笑了,“......多少?”

    “一百两”三郎怒道。

    “一百两银子能买三万斤粮食,你咋不去抢?”端王炸了,“你当花生多精贵”

    叶将军见两人像斗鸡一样,不得不提醒爱人,“粮食不能榨油,三郎说的总共一百两,包括花生秧。”

    端王登时像泄了气的气球,三郎被他气昏了头,也忘记他是王爷,冲他嗤笑一声,“还钱”

    “还你就是”说着摸出荷包,见里面只有几小块碎银子和几块黄金,也不管多少,“就这些,多了没有”

    “你打发要饭花子?”三郎脱口而出

    叶将军忙掏出一张银票,“好了,好了,别气了,我们忙忘了。”换成别人知道三郎和他一样,可能会弄死他,而叶将军前世便是个非常正直的年轻将军,对三郎除了亲切,无形中还带点维护之意。

    “这还差不多。”三郎抬手接过来。

    端王瞧得清清楚楚,他看了银票一眼才伸手,想到探子查来的消息,这小子不识字?骗甄县令还差不多。

    “保护甄相”

    “不用你说”端王打断他的话,“你我两清了,滚蛋”

    三郎白他一眼,还是个王爷呢,就这素质,让他滚,以为他多愿意呆,转身上车走人

    “你看看他”端王被他的无礼气倒了,叶将军好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底细,能从莺粟里提出毒粉,三郎以前也不是普通人。”边说边把他拽回王府。

    在他给端王解释莺粟为何能使人疯癫时,三郎火速前进,到了县衙车没停稳就从车辕上跳下来,“大人,大人,我回来啦。”

    甄县令扔下公文,拔腿往外跑,“三郎?”眼前一黑,怀里多了一团。

    “你是何人,放开甄大人”

    怒斥声突然响起,三郎搂着甄庆明的脖子来回看,“谁呀?”这么没眼色。

    “在你身后。”甄庆明万分头疼。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