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卖烧饼最新章节列表 > 第63章 三郎生病
    三郎本想把他会骑马和武功的事推到空间上,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挑挑眉,“让我去吗?”

    甄大人头疼,“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虽然知道三郎威胁他,可三郎的灵魂太调皮,万一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还上哪儿再找个三郎啊。

    “好啦,别担心啦。”三郎把电视机弄出来,“偷偷告诉你,这玩意放到那个小楼里,可以通过它看到白雾外面的世界,“其实,我的武功就是在那里学的。”

    甄庆明神情微变,“烧饼也是跟人家学的吧?说什么无形中就会了,你当我和你一样傻?”

    三郎想到他漏洞百出的话,不禁脸红。甄庆明只当自己猜对了,“还有什么,老实交代”

    “没有啦。”多说多错。

    “没有?”甄庆明叹气,“油泼面炸酱面千层面鸡蛋煎饼,这些都是跟人家学的吧?”

    “.......”三郎看向他,非常诧异,甄庆明觉得自己又猜对了,“你通过那个地方能学会那么多东西,干啥还拿人家的金子啊。”

    三郎又一阵无语,不亏是京城最有名的判官,这脑洞,他服了

    “把这收起来。”甄庆明指着不明物。

    三郎:“你要不要看看,这东西很奇怪,好厉害的。”

    甄大人扫一眼,便直接无视电视机,“再厉害也和我们没关系,三郎,不告而取就是偷,何况你趁着人家主人不在,把人家的地方当成自己的,想去就去,这比偷恶劣多了。”甄庆明语重心长的说,“以后想学什么就跟我说,我找人教你。对了,你还不会骑马吧?”

    三郎叹气,可不敢说他会,于是就大言不惭道,“不就是骑马么,有啥难的。”

    甄庆明被他自大的样子闪了下眼,拉着他出去,抬手关严门,“走,我教你骑马去。”只是到底没忘了把银票换成金子。

    三郎和东来去京城的路上,想念甄大人就拿出甄庆明给他的二十两黄金来回看。东来不知道这里面的故事,误认为金子是甄庆明给三郎路上用的,“少爷人好吧?”

    何止好,正直的甄庆明说出那番正直的话,三郎觉得他再去自己空间里拿东西都自己真成了小偷了。

    两人一到京城,还没进去,便发现周围的气氛很不对。东来拦下一个行人,“出什么事了?”

    “皇上病重,太子说防止有人趁机作乱,严查每个进城的人。”说着对方的身子不自然地抖一下。

    三郎和东来相视一眼,“除了这个,京城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随即盯着对方的眼睛。

    “听说太子不准丞相上朝,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你们别再问我了。”说完甩开东来的胳膊快速闪人。

    “他咋了?我们也没问啥啊?”东来看着周围神色匆匆的行人,止不住担心,“老爷不会有事吧?”

    “相爷能派人往外送信,说明他暂时是自由的。”

    “什么叫暂时?”东来鬼叫。

    三郎指着不远处的城门:“看见没,每个进城的人都要交一小块银角子,那个人可能没交够,被守门的士兵揍一拳。太子看似为了京城安危严查每个人,其实借此敛财,顺便收拾可疑人物。”

    “他们怎么能这样?”东来见有个老翁被推倒在地,“就不怕御史参他?”

    三郎从刚才那人眼中看到极度恐慌,太子在城内胡乱抓人,造成京城百姓人人自危,想一下,“端王虎视眈眈,其他王爷皆不安分,太子可能终于意识到自己要倒台,所以行事才恁张狂。”

    “那我们该咋办?”东来听到这话好着急,“太子如果疯了,相爷首当其冲啊”

    三郎:“别急。”他本来想先找个客栈洗漱一番,以最好的姿态去见岳父岳母,如今见他和东来头发凌乱,浑身上下很是邋遢,“先把马寄放在百姓家里,咱走着进城。”

    三郎已和甄庆明定亲,再过两个多月就成亲了,东来把他当成主子,三郎说什么就是什么。

    因为两人交钱爽利,身上又很脏,守门的士兵嫌弃的挥挥手,示意他俩赶紧滚蛋。三郎好像很害怕,拉着东来就跑。

    进城就找个面善的年轻人问,“听到皇上不准丞相上朝,咋回事?”

    对方本来不想搭理他,一听事关甄相,“上面有人看甄家不顺眼呗,说甄大少玩忽职守,还把他抓进大牢里,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甄大少出来了,皇上却让甄相闭门思过。不知道是不是皇上……”青年看到迎面走来一群官兵,余下的话猛一下咽回去,然后疾走几步,和三郎离开一点。

    三郎压下心底的怒火,神情淡然地退至街边给官兵让路,等他们走远了才问,“大人在京有没有知交好友?”

    “有几个,咋了?”

    三郎:“先去找他们打听具体情况。”

    “……到了如今这地步,他们不一定会见咱们啊。”进了城,东来发现情况比他们想象的严重,以往人声鼎沸的街道,现在只剩下人们的脚步声。再一想到刚才听到的,“我们回府吧。”

    “不行,千万不能回去,谁知道有没有人监视相府。”三郎听到沿街的小贩低声问他买不买东西,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大战欲来的感觉,“没有一个人愿意吗?”

    东来使劲想一下,“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只能是刑部侍郎的独子廉大人了。不过,廉大人性格很冷,别看他和少爷从小就认识,又一直在一块读书,也没见他和少爷多说几句话。可少爷却说他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甄庆明能看上自己,说明他家县令的眼光不差,“那位廉大人平时喜欢去哪儿?”

    “啊?我们真去找他?”东来打个冷颤,“廉大人很冷的。”

    “心热就好了。”说着推他一把,“带路。”

    “少爷还在京城时,廉大人喜欢和他一起去醉仙楼吃饭,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东来暗恨自己以前胆小,怕被廉大人身上的冷气伤到,离他能多远就多远。

    “我们去醉仙楼。”三郎一锤定音。

    “哦,好,不过,这时候不是饭点,咱们可能要等一会儿。”

    “没事,我们边吃边等。”说着走到醉仙楼,三郎就让跑堂小二把招牌菜都端上来。

    人家看他那一身灰头土脸的装扮,有些犹豫,三郎把甄大人给的金子往桌在上一拍,顿时惹来一群人侧目。

    最近朝堂上实在太乱,廉大人身为御史懒得上朝也没人在意,他听到小二的惊呼声,随意一瞟,突然定住,“甄庆明这家伙怎么回来了?”仔细一看,不对,东来身边的人不是那个怪物。

    想到这里,廉大人起身走过去。

    东来只觉得身子一冷,就听到,“东来?”

    “廉,廉公子?你咋在这里?”东来赶忙站起来。

    “这话该我问你吧。”廉大人面无表情的说。

    “对”东来下意识往三郎身边站了站,“这,这位是我家少爷的朋友,来看老爷。”

    “廉公子,你好,我叫吴三郎。”三郎说着话看向他,从对面人眼中看到,“难道甄家那怪物在桃源县也摊上事了?”

    要不是三郎能读心,真难看出他担心自家县令。而就这一点,对三郎来说已足够,于是移开视线,不再窥探人家的**。

    “廉公子,你可知甄大哥为什么会被抓进大牢里?”

    “小甄大人为官多年,不可能一点错也没有,他们翻旧账,朝廷里没有一个人能幸免。”廉大人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

    东来趁机问,“老爷会不会有事?”

    “甄相无碍,不过,甄府你们是进不去了。”

    三郎忙问:“为啥?”

    “十天前,太子派东宫侍卫把相府围住,只准采买的人进出。”说着廉大人见两人变脸,“你们也不用太担心,甄府众人没有性命之忧,最多受点皮肉苦。”

    “可是,老爷夫人恁大年龄......”东来说着眼里一个个掉。

    “叶家一直按兵不动,太子心底还有一丝希望,所以他不会一下子把甄相得罪死,把天下士子的心拱手让给端王。”

    “还有文人士子支持太子?”东来不信。

    “太子既是嫡又占长,那些老古董希望正统皇子继位,还对太子心存幻想。”

    三郎暗松一口气,“皇上的身体怎么样?”

    “沉迷酒1色,身子早被掏空,如今有个头痛脑热就成大病。听说最近食欲不振,以致于整天半死不活的,有四天没上朝了。”

    三郎挑挑眉,这位廉公子不亏为御史,说话还真不客气。正想着,三郎打个喷嚏,一定是他家大人想了。

    “三郎,你生病了?”东来非常紧张。

    “没。”三郎摇头。

    “你的脸怎么那么红?”东来一直担心甄府众人,现在才发。

    而三郎同样担心岳父岳母,东来这么一说,他伸手扶额,“我可能发烧了。”

    “那赶紧去医馆。”东来扶着他站起来,“廉公子,我得送”

    “我和你们一起去。”廉大人见他这么紧张三郎,便猜三郎是甄庆明非常重要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就是他朋友,“走吧。”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