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四十五)渴望
    “呵欠”当我醒来的时候,莹莹这小妮子正拿着那始做俑着-一缕柔软的头发对着我笑。“爸爸小懒猪,现在都六点终了,起来吃饭了。”

    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狠狠的打了一下她的小屁股,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爸爸是小懒猪,那你是什么?”

    “恩……”莹莹哼了一声,赖在我怀里,用清凉柔滑的小手抚摸着我的胸膛,红着脸,就是不说话。

    “睡得好吗?”抚摸着她的头发,我轻轻的问。

    “爸,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奇怪的梦”

    “哦,什么梦?”我很奇怪,因为,我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那里有很多的梨花,微风吹起,一瓣一瓣落下来,而……我们……”莹莹忽然不说了。抬起她的嫣红未去的小脸,我深情的说:“我们是不是就躺在梨花铺成的地面,看着树上的鸟儿飞来飞去?”

    “爸,你怎么知道?”莹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可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微笑着解释:“只因为我也做了一个与你一样的梦。莹莹,我爱你!”

    莹莹哭了起来,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对她说这句话,也因为我我们一起做的那个梦,而我心中也一片翻腾,这或者是天意让我们走到一起,究竟是缘是孽,也只有天知道了。

    “唉,两位也亲热够了吧,吃饭咯!”雅诗站在门口说,看到了莹莹的样子,关切地问:“莹莹,你怎么哭了?”

    “没什么”我替莹莹回答道,“诗儿,和晓燕到同学家玩得愉快吗?”

    “嗯,你们快来吧,饭菜已经好了”雅诗说完掩上门出去了。

    吃饭了,玉梅,玉怡,婉卿,若兰,雅诗,晓燕,莹莹和我,自从搬家以来,都是这样吃饭,当然,有时玉清,张怡菁,姚嘉妮她们也来一下。

    大家正聊着一些日常的琐事。

    “莹莹,你身上好香啊!”坐在莹莹旁边的雅诗忽然说。

    她一说,大家都感觉到了,空中一直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没想到是从莹莹身上发出来的。

    “什么香味呢,牡丹,茉莉,菊花,荷花,都不是,梨花,是梨花!”若兰说。

    她这么一说,莹莹红着脸向我这边看来,看到我也正看着她,脸更红了,脸都已经低到了胸口。

    ”难道是那梦?”我不禁疑惑起来,不过最近发生奇怪的事情实在太多,这事对我来说也就见怪不怪了,反正是一件好事。但是若兰她们就不同了,这是比美貌更吸引人的东西,就是玉梅她们也不能免俗,因为大家都知道莹莹从没有买有梨花香的化妆品。那是什么原因呢?在大家逼问下,莹莹终于将那梦说了出来,并且将我做了同样的梦也招供了。于是,大家讨论了一下,实在是讨论不出什么原因,就只能归咎于上天注定了。

    第二天,一起来,吃完饭,玉梅她们去上班,雅诗和晓燕去学校拿成绩单,而我放下手中的股票和服务器,去陪莹莹到外面轻松的玩一天。

    没去q市的公园,我们开着雪铁龙c5去了郊外,虽然是夏天,但是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今天空气格外清新,一路上莹莹欢快地唱着歌谣,甭提有多高兴了,不知车子走了多远,只见四周全是一片片的田野,一些人正在田野里辛勤地劳动。看着他们辛苦地身影,仿佛我又回到了孩提时,与父母一起在田野里劳作的日子,曾几何时,他们都已经离我而去,铃也去了,往事如风,想到这,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了。

    “爸,你怎么了?”莹莹在旁边关心地问。

    “啊,没什么”我随口答道,“想起了你爷爷奶奶,我们下车吧”

    离开开着空调的车,一股热浪逼来,已经中午了,拉着莹莹的小手,往田野里走去。

    每个人都已经汗流浃背,每个人都在挥汗如雨,其中又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有二十多的年轻人,有十多岁的小孩,但大多是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这么称呼对不?),依然是以前的插田方式,只不过打谷时算有了机器-柴油机。

    “爸,你看那个小孩!”我顺着莹莹的手一看,原来时一个7。8岁的小孩在插秧,全身几乎全是湿的,脸上还有一些泥巴,头发粘粘地贴在身上,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女孩。

    “爸,我现在才知道我好幸福,好幸福”显然莹莹时触景生情。

    “傻孩子,你是爸爸的好宝贝,爸爸永远不会让你受苦!”我拉着莹莹的手道。

    只好看见一个老伯在放牛,便走过去跟他闲聊起来。互相客套之后,老伯问:“城里来的?”

    “父母都是农民,哪是什么城里人。”我笑着说。“这位是我的女儿,莹莹,向爷爷问好“

    莹莹乖巧的叫了一声爷爷,叫得老伯眼睛都眯了起来,“这女娃儿长的真漂亮,又懂事,不象我的那些孙女一个个调皮捣蛋。”话一转,“不过贤侄啊,你女儿已经十三。四了吧,怎么你看起来三十来岁?”“啊,”一时,我倒不知怎么回答。

    “因为我爸是学美容的,他美容做得可好了,爷爷,要不叫我爸为您做一下,保您年轻二十岁”关键时刻,莹莹想出了好主意。

    “喔,那小娃儿,你身上的梨花香味也是?怪不得……不过小孩子妆化太浓要不得啊……”老伯说的头头是道。我们当然要做洗耳恭听状:“您老说得对,一定改!”“奥,对了,老伯,为什么这里干活的大都是比我大的,那些年轻人呢?”

    “打工去了,说实话,这里几亩地能养活多少人?现在小孩上学贵啊,小学几百,中学上千,大学上万,上不起啊,好多人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去了年轻人出去闯一下的好,赚点钱,也长了见识,比在家打牌打架要好,唉!”老伯叹着气说。

    越来越多的打工者,也造成了越来越多的失业者,农民的出路在哪里?上学?上海东方卫视的记录片《学生村》的镜头又在我眼前恍惚。

    “老伯,城里也一样啊,也有好多人交不起学费,难啊!”我想起了雅诗她们。

    “看遍千山皆不是,小伙子,你是一名老师吧?”老伯说着,又瞧了莹莹一眼,显然看出莹莹没用香水。

    “唉,又能如何呢?”是啊,我以后该怎么做呢?

    “爸,爷爷走了”莹莹叫醒沉思的我,抬头一看,老伯牵着牛,口里唱着歌,蹒跚的走着。一种饱经人世的沧桑,一种看遍万事的从容,那歌,正是90年代红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渴望》的主题曲《渴望》: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著究竟是为什么

    漫漫人生路啊,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诚的生活谁能告诉我啊,是对还是错问询南来北往的客

    恩怨忘却留下真情从头说相伴人间万家灯火故事不多宛如平常一段歌过去未来共斟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