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四一)攘外必先安内(下)
    跟赵佳慧在咖啡厅分手之后,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梅家。对于江瑞香的所作所为,生气倒在其次,让我有些心灰意冷才是真的。我并不是个小心眼的男人,所以对于江瑞香曾经给予我的羞辱我也能够大度的原谅她,但是这次她的行为实在是她过分了,已经超过了我能够容忍的底线。

    “雨晴,你婆婆在吗?”给我开门的是莫雨晴,也许是因为天气渐热的缘故,她穿得很清凉,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t恤,下身则是一条长不及膝的短裙。从她胸前鼓胀的情形来看,她连乳罩都没带,所以两个乳头凸起的形状清晰可见。

    “哦,婆婆在家呢。柳叔,你好久没来了呢。”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是我,莫雨晴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勉强;也许是因为我和江瑞香的特殊关系,她不再叫我「柳先生」了,而是改口叫我「柳叔」。我跟在莫雨晴的身后走进客厅,随着她的腰肢轻扭、莲步轻移,一股淡淡而充满诱惑的香水味不断的从她的身上飘了过来,让我心中不禁有种痒痒的感觉。更要命的是,随着她的摇曳生姿,那白色短裙的下摆也自然的荡起,秀出她那雪白晶莹的大腿,白花花的直晃我眼,搞得我心下不禁有些蠢蠢欲动,尴尬之下只得将目光移向它处。

    “柳叔,你自己进去吧。”莫雨晴将我带到了二楼,指着江瑞香的卧室轻声对我说道。我点点头,正要举步,莫雨晴突然压低声音对我道:“柳叔,婆婆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我希望你能多迁就她一下。”迁就?我难道还不够迁就她吗?我不置可否的朝莫雨晴苦笑了一下,然后举步向卧室门口走去,几乎与此同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叹息,然后就是莫雨晴下楼的脚步声。

    我在门口静静的站了一会,然后轻轻的扭开了门,蹦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坐在梳妆台前的美丽背影。除了江瑞香当然不可能是别人,但是大白天的她身上居然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睡衣,还真是骚到了家。不过这有些放浪的穿着倒也无伤大雅,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是她手指间正升起袅袅轻烟的香烟,因为我对于女人抽烟一向是很反感和厌恶的。

    “晴儿,是你吗?”江瑞香头也没回,有些慵懒的问道,语气中透出一份颓废和落寞。

    “是我。”我沉声答道,虽然心中对江瑞香颇有不满,但我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所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江瑞香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又可气又可怜的女人,看到她现在这副样子,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怨恨、怜悯等多种情绪混合在一起,一时之间是五味杂陈。

    “你……来了……”听到我的声音,我看到江瑞香的身子先是猛的一震,然后一下子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冲向我。虽然她极力的掩饰心中的情绪,但是她颤抖的声音还是暴露了她心底的秘密。一个多月不见,她美丽的面庞略见憔悴,脸上也带着一种浓浓的幽怨之色,我看在眼里,心下也不禁微痛。

    “嗯,我来了。”我面无表情的说道,看着她手指间还在燃烧着的香烟,我不禁皱了皱眉头道:“你怎么还吸烟?这对你不好。”也许是我的语气触动了她的心思,江瑞香眼圈一红,很幽怨的道:“你管我呢?反正你又不肯要我。”

    “你……”我深吸了口气,强压下胸中的怒气,冲动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上次在梁婉卿那儿闹得差点不可收拾的情景还记忆犹新,今天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让自己的情绪平息了下来,然后和声道:“香姐,你明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偏要这么说呢?难道我们非得这样互相伤害对方不可吗?”停下来喘了口气,我继续说道:“香姐,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不怪我?”江瑞香怔怔的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嗫嚅着道,看到她这副心虚的样子,我不禁暗自摇了摇头,心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我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直到她有些受不了的低下头,我才微责道:“香姐,你这次做的真的太过分了,你有什么怨气向我撒都没关系,但是你实在不该把不相干的玉梅她们扯进来。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再多怪你,只要你去向玉梅她们认个错,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江瑞香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但是写在脸上的委屈却是连瞽子都可以看得出来,我叹了口气道:“香姐,如果你实在觉得很为难的话那就算了,因为我不想勉强你去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我也不怪你,要怪的话也只能怪我们是有缘无份。”

    “你……不想要我了?”听到我的话江瑞香再也忍不住的站了起来,夹在纤细的手指间的香烟也因为心情的激动而掉落在地上,美丽的大眼睛也被泪水所充满,嘴唇也有些哆嗦的道:“你说过的话难道不算数了,你可是答应过我的,难道你想玩过就算?”

    “不错,我是答应过你。”我点点头道:“但是,我不想看到自己的女人争风吃醋整天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的,我更不想自己成为八卦绯闻的主角和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香姐,如果你无法做到和玉梅她们和睦相处的话,那我也只能做个食言而肥的无耻小人了。”我想我的话说得不能再明白了,我想她也应该明白了,如果要我在玉梅和她之间做出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玉梅而不是她。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或许有些残忍,但是为了以后的家庭和睦和避免后院起火,我不得不这样做。

    “人家……人家都听你的还不行?”咬着嘴唇呆呆想了半晌,江瑞香才委委屈屈的噘着小嘴道,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我看得有些好笑,心中对她的态度也有些讶异,本来还以为会大费周折,没想到事情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居然「不战而屈人之兵」。看到她那幅委屈受气的样子,我走上前轻轻的将她拥在了怀里,顿时一股幽香直往我鼻子里窜。

    江瑞香将自己那丰满无比的娇躯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举起粉拳在我胸口轻轻捶了两下,然后仰着头望着我无比幽怨的道:“你好可恨,就知道欺负我,到底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这辈子要受你这样的欺负?为什么你对别的女人那么好,却惟独对我这么无情,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一眼不说,一来还说不想要我了,难道我真的让你这么讨厌?”

    “嘿,你还有理了?瞧你干的这些破事,我要不迁就你的话早跟你掰了,你去打听打听,有几个男人能像我这样对你这么容忍,你知足吧你。”说着我不解气的在她丰满的臀部狠狠的来了一巴掌,然后警告她道:“你给我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你要是再敢乱来,我可不饶你。”

    江瑞香臀部受袭,不禁娇哼了一声,娇靥上也飞起了一朵红云,嘴里却还不肯认输的道:“要不是你薄幸无情的话,我又怎么会做那些事情呢?”看到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才悻悻的住口。我抱着她在床边坐下,然后问道:“你是怎么认识那个叫赵佳慧的记者的?又怎么会跟她讲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不认识她。”江瑞香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女孩一般怯怯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嗫嚅道:“那些事情也不是我跟她讲的,而是我妹妹跟她讲的,我是后来才知道的。玉麟,对不起,都是我妹妹喜欢多管闲事,她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你欺负,所以才找到那个记者瞎说了一通。”

    我倒是无所谓,但是对玉蓉姐就太过分了,虽然你老公和妹夫的死跟她是有关系,但是你们也不能这样造她的谣、败坏她的名誉啊?以前关于她的那些传言我想你们也多少听说过一些,好不容易昨天她的冤屈得以昭雪,今天你们又这么来一下,你说别人会怎么看她?众口铄金,积销毁骨,这下她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请呢,你说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虽然不想再苛责她,但是对于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还是有必要让她认识清楚,要不然她以后冷不丁的再来这么一下,我可受不了。

    “对不起嘛,人家已经骂过妹妹她了。”江瑞香仰起香唇亲了我一下,然后拉着我的手伸进了她的睡衣,覆盖上了她饱满的酥乳上。虽然还隔着一层乳罩,但是触感跟直接接触差不了多少。看到她这样讨好我,我也不忍再责备她,而且手掌心传来的美妙触感也让我的心活动了起来,再加上从她的身上传来的阵阵肉香,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覆盖在她酥胸上的魔手也开始活动了起来。

    “嗯……哼……”江瑞香眯着眼睛,红红的小嘴微张着,不断发出小猫似的娇哼,显得很享受的样子。看到她这副媚态,我心中的欲火也慢慢升腾了起来,我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而是从她的睡衣下摆处伸了进去,按在了她那圆滚翘挺的美臀上忽轻忽重的揉捏起来。

    江瑞香满脸潮红,丰满的娇躯如棉花一般软绵绵的紧贴在我的身上,水汪汪的美眸里也放射出情欲的光芒,小嘴里不时发出两声轻哼,逗得人心痒痒的。我的双手在她的胸前和臀部活动着,不时的低下头在她诱人的小嘴上轻啄一下,江瑞香仰起螓首迎合着我的亲吻,鼻息也渐渐粗重了起来。突然,她红唇轻启,幽幽道:“玉麟,你和那位美丽的书记到底做过没有……啊……”

    这最后的「啊」是我惩罚性的狠狠捏了一把她胸前的小樱桃,让她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我又好气又好笑,这种时候她忽然还没忘了程玉蓉,看来对于我和程玉蓉之间的事情她还是很上心的。我重重的在她的臀部拍了一记,笑骂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蓉姐是很漂亮不错,但还不至于漂亮到让我为她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吧?”

    “你说的好听,我看是人家看不上你才是真的,人家可是有身份的人呃。我劝你还是别费心思了,你就是赴汤蹈火人家恐怕也未必会放在心上,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江瑞香张开小嘴在我肩头轻轻咬了一口,然后醋意决然的道:“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把你迷住的,她不也跟我一样是个寡妇吗,只是脸蛋稍微漂亮点罢了,我就不信我和玉清加起来还比不上她一个人,但是为什么你肯为她那样牺牲,而对我和玉清都爱理不理的?”

    “你啊,醋劲还真不小。”我在她丰满的臀部用力捏了一把,然后语重心长的道:“香姐,我为什么要帮蓉姐我想你也应该清楚,只是你非要往歪里想吧?诚然,男人看到美女如果不动邪念那就不是男人了,我虽然也姓柳,但是也不是柳下惠,动动邪念也是很正常的,但这只是人的一种生理本能罢了,跟我帮她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香姐,你要总是喜欢这么乱吃醋的话,我可不敢把你带回家,要不然我好好的家不被你搅得天翻地覆才怪。”

    “你要是对人家好一点,人家又怎么会乱吃醋呢?”江瑞香有些幽怨的道:“要我拉下脸去向你的其他女人低声下气,你以为这种滋味好受吗?”我叹了口气道:“香姐,我知道你感到委屈,其实玉梅她们何尝又不委屈呢?这都怪我,是我害了你们……”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你这个害人精。”江瑞香在我背后「温柔」的掐了一把,然后媚眼如丝的道:“你这个坏东西,占了人家的身子之后就把人家丢在一边不管,今天无论如何你得留下来陪人家,而且心里不能再想别的女人。”

    “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恐怕不是要我陪,而是要我兄弟陪吧。”我的魔手在她胸前狠狠掏了一把,然后笑谑着道。江瑞香娇媚无比的横了我一眼,羞嗔道:“鬼才稀罕你那坏东西,要是我上次把它给咔嚓了,你现在还神气得起来吗?”她口中虽然这样说,纤手却是探向了我鼓曩曩的下体。

    “你这小淫妇还敢说,上次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帐呢。”我有些气恼的狠狠的在她的肥臀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双手握着她睡衣的衣襟向两边一扯,她那薄如蝉翼的睡衣顿时「嗤啦」一声给从中扯成两半,算是彻底的报销了,而她那只遮住三点的丰满胴体也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乖乖,她还真不是一般的骚呃,窄的不能再窄的丁字裤根本无法遮掩住她水草丰美的阴户,有不少阴毛都露在外面,大方的向我打着招呼。

    “你这小色鬼,这么猴急做什么,把人家的衣服扯坏了你得赔。”江瑞香似怨实喜,媚态横生的挑逗着我的神经。“你这个小淫妇,谁让你挑逗我的?”我笑骂着在她股前摸了一把,然后将她美丽的螓首压向了我的胯下:“你不是要我赔你嘛,那我就赔你一根丈八蛇矛好了。”

    “啐,驴脸不知马脸长,你真以为自己是亚洲巨炮啊?”江瑞香羞啐了一口,乖乖的将我的小弟弟从裤子里解放了出来。经过了近两个月,原本寸草不存的小弟弟已经重新长出了半寸左右的阴毛,也许是想起了自己的「丰功伟绩」,江瑞香「噗哧」一笑道:“真可爱。”边说还边用纤手轻轻的拨弄着我的小弟弟。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有些恼怒的打了她一下:“你这小淫妇,还……哦……”她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妖精,居然趁我说话的时候发动偷袭,将我已经有些摇头晃脑的小弟弟含在了嘴里,然后熟练的吞吐起来。

    江瑞香的口技实在不赖,我舒服得差点呻吟起来,虽然上次已经享受过她的口技,但却无法面对面的看到她的表情,今天总算有机会能够一补缺憾了。她满是红晕的美丽面庞涂上了一层淫靡的气息,充满春情的脸上带着一种让人发狂的媚笑,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也不断放射出情欲的火焰,让人难以自制。看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在自己的胯间吞吐不已,对于每个男人来说都会感到骄傲,一种征服的快感在我的心底慢慢漾起,我的眼睛里也开始冒火。

    三两下将她已经被扯成两半的睡衣丢到一边,再将她那后扣式的胸罩除下,她那丰满而不见下垂的乳房就被完全解放了出来,随着她的螓首起伏不已,两个雪白的乳房也随之在空中跳动不已,漾起一片乳波,看得我也心跳加速起来。在江瑞香小嘴的服侍下,沾满了口水的粗壮肉棒更形威猛坚挺,尤其前面的紫红色龟头更是油光发亮,显然是已经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江瑞香偏会作怪,小嘴轻轻含着大龟头不时用香舌轻舔着我的马眼,让我一阵阵有种忍不住要发射的冲动。

    “好了,别舔了,趴到床边去,老子要操你。”虽然对她的口技非常欣赏,但是如果被她吸两下就泄了也太没面子了,所以我及时的悬崖勒马。听我说得粗俗,江瑞香俏脸更红,媚态横生的飞了我一眼,果真乖乖的趴到了床边,将雪白肥美的大屁股蹶了起来。看到她这么上路,我心中不由暗乐,三两下将自己身上的累赘解除,然后光溜溜的站到了她的身后。

    “再蹶高点。”我伸手在江瑞香那雪白的屁股上大力拍了一巴掌,然后伸手去扯那条深深陷进她臀缝里的丁字裤。江瑞香似有若无的轻哼了一声,将屁股蹶得更高以方便我的行动,雪白的臀瓣上慢慢浮现出了五个淡淡的指印。虽然我对于女人一向温柔,但看到她那雪白的大屁股,我还是忍不住有种想拍打的冲动。我很清楚是江瑞香勾起了我的这种冲动,正所谓干柴遇到烈火、奸夫碰上淫妇,江瑞香的受虐和施虐倾向也唤醒了我内心中的黑暗欲望。其实不论男女人人都会有轻微的受疟和施疟的倾向,只不过有些人这种倾向更强烈一些,所以才有所谓的sm爱好者。

    “啧啧,你还真浪啊,都湿成这样了。”我举着手中湿答答的丁字裤调笑道,江瑞香被我取笑得满脸羞红,白皙无暇的肌肤上也染上了一层粉红,扭动着臀部娇嗔不依道:“坏东西,就知道欺负人家,快点啦,别逗人家啦……”

    “啪。”我又在她那雪白的肥臀上来了一巴掌,然后笑谑道:“你还真是够骚的,快叫声好听的……”江瑞香的骚劲还真不一般,她将被我打得有些发红的雪白肥臀高高蹶起,让她那还滴着春露的淫荡小穴从两腿之间暴露在我的面前,她还扭头朝我飞了个媚眼,然后媚笑着腻声道:“好哥哥……好老公……别逗香儿了……快把你的大鸡巴给香儿吧……”

    “小淫妇。”我吞着口水骂了句,江瑞香的媚态简直是让人发狂,欲火焚身的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猛地掰开她的臀瓣,雄纠纠气昂昂的小弟弟准确无比的找到了她的桃源仙洞,然后腰部用力向前一挺,一下子充满了她的蜜穴,直抵她的花心:“啊……好满……好哥哥……用力的干死香儿吧……啊……”

    “啪……啪……啪……”臀胯相击发出巨大的声音,此刻一切的技巧都显得多余,我一上来毫不客气的狂抽猛插起来,肉棒插入次次见底,直达她的蜜穴深处娇嫩的花心;而肉棒抽出时又几乎完全退出,使得她的蜜穴内壁的嫩肉也跟着翻出,然后又随着肉棒的插入被挤进去,如此循环往复,直插得江瑞香大呼小叫,浪叫不已:“好老公……你真棒……香儿还要……再快点……”她一边浪叫还一边向后顶挺着肥臀,激烈的迎合着我的冲刺,此刻的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欲海当中,几乎完全是靠本能在反应着。我也完全放开了自己的胸怀,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这快感无比的肉搏当中,因为这种畅快淋漓的放纵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享受的。

    “啊……好哥哥……香儿要被你插死了……啊……又要来了……”在我的猛烈无比的攻势之下,江瑞香的高潮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已经大泄了两次的她已经露出了极度疲惫之态,虽然她的肥臀还高高的蹶着,但整个上身却像面条一般瘫软在床单上,美丽的螓首也埋进了枕头里,只是不时的发出如泣似诉的呻吟。原本洁白的床单现在已经被汗水、淫液、精液等多种液体的混合物搞得一塌糊涂,乍看上去就像是一幅泼墨山水画,战况之激烈由此可见一斑。

    “呼……呼……”经过大半小时毫不停顿的冲刺,我也是大汗淋漓,不住的喘着粗气。而江瑞香比我更不济,雪白的肌肤已经变成了醉人的桃红,不断渗出的香汗也使得她全身湿透了,浑身湿漉漉的像个水老鼠,将身下的床单也浸湿了一大片。快感在小腹下凝结,我也快到高潮的临界点了,我双目赤红,嘴中不断的呼出灼热的气体,双手搂着她的柳腰一阵疾风骤雨般猛攻,龟头像雨点般一次次击打在她娇嫩的花心,操得她失声娇吟不已:“啊……要死了……顶到人家肚子里去了……啊……要死了……好哥哥……好老公……你要干死香儿了……”

    跟玉梅、若兰她们往往是和风细雨的时候居多,很少像这般暴风骤雨似的猛冲猛打,这两种方式给我的感觉也是迥然不同。跟玉梅、若兰她们,我更多的感受到的是那种水乳交融、合而为一的美妙感觉,是情多于欲,心理上的满足胜过生理上的快感;而像现在这样的狂抽猛插,则更多的是一种生理上的痛快淋漓的发泄,是欲多于情;虽然生理上的满足感更加强烈,但是心理总感觉还是缺少点什么。

    “啊……死了……飞上天了……”江瑞香终于支持不住,花心大开,大泄特泄起来,蜜穴内部的嫩肉也剧烈的收缩起来,就像有无数只小手紧箍着我的肉棒用力挤压一样,那种感觉就跟挤奶差不多。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我本就到底高潮的边缘,先是被她蜜穴深处的阴精当头浇在了龟头上,再被她的蜜穴嫩肉这么一收缩挤压,顿时脊梁一麻,精关大开,滚烫的阳精像机关枪子弹似的在她的蜜穴深处一阵连发扫射,烫得她高声尖叫了起来,敏感无比的花心再度大开,又大泄起来。连续两次的高潮几乎没有任何间隔,强烈到无法忍受的快感竟然让久旷的江瑞香爽晕了过去。

    肉棒在江瑞香的蜜穴内抽搐了良久,终于最后一滴阳精也被榨了出来,我也有些疲惫的瘫倒在她的秀背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不久。良久之后,慢慢平静下来的我才从她的蜜穴内拔出了渐渐发软的肉棒,随着肉棒的拔出,一股黄白色的混合液体也从她的蜜穴流了出来,顺着她的大腿流到了早已一片狼藉的床单上,在已经变成山水画的床单上又重重的加了一笔。

    我将陷入昏迷状态的江瑞香轻轻的搂到了自己的怀里,轻柔的爱抚起来,在我的爱抚和亲吻之下,陷入假死状态的她才慢慢清醒了过来。看到我关切的眼神,她羞笑着亲了我一口,然后将螓首藏进了我的怀里,羞笑着小声道:“我以前只听说过女人兴奋到顶点的时候会乐昏,但是没想到我今天自己亲自体验到了一回,玉麟,谢谢你带给我这么美好的体验,我以后真的离不开你了。”

    “香姐,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再让你感到孤独和寂寞。”我亲吻着她的秀发,心中的怜惜又增几分。纤手在我还沾满汗水的胸前游移着,江瑞香幽幽道:“玉麟,你别哄我了,我知道在你的心中,我是永远不能跟你的那些女人相比的。玉麟,其实我也明白你对我的宽容已经是很难得的,我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但是我就是无法拉下脸去向你的那些女人低头认错。玉麟,你会怪我吗?”

    “香姐,我能理解你的感受。”我有些心痛的去吻她,却被她伸手挡住了:“玉麟,你听我说完,这些天其实我也想了很多,虽然我不甘心,但是我明白有些事情是丝毫勉强不得的。从你的眼中,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怜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玉麟,我不怪你,因为当初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强迫你跟我发生关系的。”说到这里,她仰起头望着我道:“玉麟,我也没有太多的奢求,我也不想强行进入你的生活而让你感到为难和困扰,我只要你能时不时的来陪陪我就心满意足了。”我默然了,因为江瑞香说的是事实,对于她我的确是怜惜的成分更多,真正的男女之情实在是谈不上多少。

    “你不用感到歉疚,都是我自己太傻,把你给吓跑了。”江瑞香苦涩的一笑,神情中有几许的落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紧紧的搂着她,如果当初她不是采用那样一种方式对待我,或许我和她的故事真的可能是另外一种版本,但是历史永远不会有如果。

    “对不起,我又让你感到困扰了。”看到我的神情有些严肃,江瑞香仰起殷红的小嘴亲了我一口,然后轻笑道:“玉麟,虽然从相貌上来说你并不算是很出色,但是你让人感到很有安全感,而且在床第之上你也是一个绝佳的情人。虽然对于不能真正在你心中占有一席之地这点我还有些遗憾,但是能够成为你的性伙伴也让我可以聊以自慰了,至少这样我也能够经常体验到那让人难以忘怀的快感。”

    对于江瑞香此时我也无法做出进一步的承诺,我只有暂时将这个问题放在了一边。感受她情绪上有些许的失落,我笑着在她饱满的胸前掏了一把道:“香姐,抛开别的不说,你在床上的战斗力也不赖嘛,咱们还真是奸夫对淫妇,也算是天生的一对了。我很好奇,这些天来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你难道不难受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我不好意思说嘛。”江瑞香露出了少有的娇羞之态,红着脸不肯说,可是这却更加重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追问道:“香姐,咱们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男女自慰是很正常的,你还怕我笑你不成?”

    “我怕了你了……”江瑞香扭扭捏捏半天,才将小嘴凑到我的耳边,悄悄的告诉我真相,原来她是和自己的儿媳莫雨晴互相用嘴和手来满足对方。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一想到莫雨晴平时那端庄大方的模样,就有点怪异和好笑的感觉。看到我脸上露出了笑意,江瑞香羞红着脸捏了我一把,然后小声的道:“我妹妹有时候也会过来,我们偶尔也会三个人一起玩,说起来这把戏最早还是妹妹教我的呢。对了,玉麟,你恐怕不会想到,上次那么整你也都是妹妹出的主意,要不然我可想不出那种损招。都怪我耳根软,听从了她的主意,要不然现在恐怕你也不会对我避之如蝎。”

    “香姐,你说的也太夸张了,我哪有躲你的意思。不过你那个妹妹也太损了,以后你可别再听她的话闹出什么事情来才好。”闹了半天原来这些事情都跟那个性感风骚的江瑞珠有关,怪不得上次我总觉得江瑞香有些怪怪的感觉,跟我以前对她的印象大不一样,原来都是因为那个江瑞珠在其中捣鬼。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人家现在也后悔听了她的鬼话,都是她说什么「对男人不能太好」,又说什么「男人都是贱骨头,你越不给他好脸色看他就越像苍蝇似的叮着你」,哪想到你这家伙根本不吃这一套。”江瑞香一副知错就改的样子让我对她的好感增加不少,应该说江瑞珠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并非个个男人都是贱骨头,至少我对那些自命清高的女人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玉麟,你有没有兴趣,我想让晴儿陪你。”沉默了一会,江瑞香突然抬头望着我道,我吃了一惊道:“香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还嫌给我惹的麻烦不够多啊,难道你存心想让我后院起火看我笑话啊?”江瑞香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撇撇嘴道:“狗咬吕洞宾,不是好人心。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我只是说让晴儿跟我一样做你的性伙伴而已,又没说要你负责,你怕什么?”

    “香姐,雨晴还年轻,你为什么不让她找个人嫁了呢?”我皱着眉头问道,对于像江瑞香这样的半老徐娘我不会有任何的顾忌,但是对于像莫雨晴这样的年轻姑娘,我多少还是有些顾虑的。江瑞香叹了口气道:“我又何尝没想过,晴儿嫁给鹏儿之前曾有个相好的,但后来晴儿迫于家庭的压力而嫁给了鹏儿,两人也就因此反目。说起来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做父母的总向着自己的儿女嘛,当初晴儿不愿嫁给鹏儿的时候,是我去给她父母做的工作,当时晴儿的双胞胎妹妹正因为要出国的事情而和家里在闹矛盾……”

    江瑞香没有再往下说,但是我已经能够约略猜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停顿了一下,她继续道:“原本我以为鹏儿成家之后他会收收心,没想到他依然在外面花天酒地,只苦了晴儿。唉,都是我的一点私心害了她啊。上个月的时候,有次闲聊的时候无意中谈起过去的事情,我就鼓励晴儿去看看她以前的相好,因为我知道晴儿其实一直都没有忘了他,而对方到现在也还没有成家。听了我的话,晴儿真的去了,不过她去的时候是满怀憧憬的,而回来的时候却是哭着回来的,她以前那个相好骂她是「贪慕虚荣的婊子」,还骂她是「不要脸的破鞋」,你说这让晴儿怎么受得了?要不是我一直小心安慰照顾,晴儿只怕会做出傻事来呢。”

    伤心的人到处都有,看来莫雨晴也逃不脱爱情女神的捉弄,由她我很自然的想到了张怡菁,虽然两人的经历并不太一样,但是最后的结果却都是差不多。想了想之后,我说道:“香姐,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你还要她来陪我,那不是在她的伤口上再撒把盐吗?”

    “不,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人在心灵受到创伤的时候往往会在生理上寻求发泄和满足,所以很多人会在心灵受伤后放纵自己。晴儿现在是心若死灰,也许只有这样极端的方式才能让她摆脱心灵的阴影,重新燃起对生活的信心。”

    “香姐,我总觉得这样不好,你可别乱来。”对于江瑞香的话我还是深表怀疑,江瑞香斜睨了我一眼,笑谑道:“呵,你紧张什么啊,我只是这么一说罢了,也许晴儿根本就瞧不上你这个小老头呢。”嘿,又被她给耍了,我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我和江瑞香下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大厅里的四个人正在吃饭,除了梅玉清和莫雨晴外,还有那个风骚的江瑞珠,以及一个我没见过的女孩,大概十四五岁。从容貌上来看,她跟江瑞珠颇有相似之处,看来她应该就是江瑞珠的女儿,也就是梅玉清曾经跟我提到的表妹。看到我们下楼,众女脸上的神情都是似笑非笑,梅玉清起身招呼我们道:“我还以为你们没这么快下来,所以就没等你们。”

    江瑞香自然明白女儿话中的暧昧之意,红着脸狠狠剜了自己女儿一眼,赶紧找座位坐下,而我则被梅玉清拉到了她身边的座位,并且还顺便向我介绍了她的表妹童雨寒。她的热情还真让人有些受不了,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过她自己却似乎没有丝毫的觉悟,一个劲的往我碗里夹菜:“你吃吃这个,很好吃的,而且大补……”

    “噗哧。”首先忍不住笑起来的是江瑞珠,然后一直有些落寞的莫雨晴也忍不住轻笑起来,只有小姑娘童雨寒似懂非懂,在我们几人脸上瞟来瞟去,好像并未完全明白我们在说什么。听自己女儿说得这么露骨,江瑞香脸羞得更红,红着脸一个劲直骂「死丫头」,惹得小姑娘好奇的问道:“姨妈,表姐又没说错话,你为什么骂她?”她天真的话自然又是惹得众女一阵娇笑,而我除了老着脸皮呵呵傻笑之外又能说什么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