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三十七)四海之王
    唉……一个人睡还真是不习惯呐……”我苦笑着摸着有些发僵的脖颈,哈欠连天的走出了卧室。玉梅她们都已经上班去了,只有若兰正斜靠在沙发上看时装杂志,看到我委靡不振的样子,她噗哧一声娇笑了起来。问道:“叔,怎么啦,昨晚睡得不好吗?”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呐。”我摇头晃脑作痛不欲生状,惹得若兰娇笑连连,并作呕吐不止状。

    “丫头,讨打啊。”我佯怒着坐到了她身边,伸手将她玲珑剔透的娇躯搂了过来,顺手还在她的翘臀上轻拍了一记。若兰轻啊了一声,强忍住了笑意,俏脸却憋得通红。望着她桃花般艳丽不可方物的笑颜,我忍不住赞叹道:“兰儿,你真美。”

    “叔,怎么突然说这种话,人家会不好意思的。”若兰俏脸更红,发自内心的喜悦却是掩饰不住的荡漾了出来。我低头在她的娇靥上轻轻一吻,手上微微用力,将她的娇躯搂得更紧,然后轻叹一声道:“兰儿,没有你们在我身边,我还真有些不适应。”若兰也是轻叹一声,纤手轻轻的抚过我的面颊,眼中充满了怜惜。我把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摩挲着,静静的享受这份难得的温柔滋味,心中也倍感充实。

    自从我上次受伤之后,玉梅和玉怡就以「我的身体需要静养」为由颁布了一条「柳氏家规」,内容就是在我身上的伤完全好之前禁止众女陪我睡觉。如果说仅仅是不让众女跟我做爱交欢,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因为我还不至于无女不欢;但是对于已经习惯了怀里抱着女人睡的我来说,孤枕难眠的滋味实在是不太好受,一连十多天都没有睡个好觉。不仅如此,因为我的手受了伤,所以每天都是由她们帮我洗澡,这下可好,可怜的小弟弟每天都被她们玩得「火冒三丈」却不能发泄,这种欲火焚身的滋味远比之孤枕难眠的滋味更不好受得多,我也总算是领教了女人吃醋的杀伤力。

    玉梅这样做无非是要给我一个小小的惩戒。对于我和江瑞香之间发生的事情,玉梅和玉怡心里还是有些不太痛快,因而或多或少也有些迁怒于我。记得古龙先生有句妙论,不吃饭的女人或许有,但是不吃醋的女人绝对没有。虽然玉梅和玉怡对我的荒唐一直都是给予了最大程度的宽容,甚至某些时候还在鼓励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们已经完全忘记了女人的吃醋天性,这次江瑞香的事件终于将她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醋意给激发了出来,我这个「罪魁祸首」自然首当其冲成了炮灰,这个江瑞香还真是害人不浅呐。

    当然,我心里很清楚,玉梅和玉怡并不是因为我的女人又增加了一个而吃醋,而明白这点的我也颇为自责,自己居然让一直以无比温柔和宽容的情怀包容我的玉梅和玉怡都忍不住吃起醋来。或许我太在意那份可以解救程玉蓉于危难的证据,或许我对江瑞香太过忍让和宽容,让我几乎完全忽略了玉梅和玉怡她们的感受,这也就难怪她们会生气了。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怎么后悔也是于事无补的,眼下最让我头疼的是怎么弥合江瑞香和玉梅她们之间的裂痕;所谓家和万事兴,如果几个女人之间暗地里较起劲来的话,那这个家肯定也别想安宁了,所以我必须要想办法将不和谐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不过事情并没有说起来这么简单,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直到目前为至我还是一筹莫展。

    不仅是江瑞香和玉梅她们之间的芥蒂让我一筹莫展,梁婉卿的事情也让我颇有些踌躇;前段时间因为程玉蓉的那档子事而让我暂时将儿女之情放下了,但玉梅她们透过晓燕的口多次请梁婉卿到家里来作客,她却都没有来。我原本以为她知道我受伤之后应该会来看我,但是没想到连苗玉秀和嘉妮母女都来看我了,她却偏偏没来,甚至连让晓燕带句问候的话都没有。梁婉卿的反应让我有点琢磨不透,难道是我上次的举动把她给吓坏了不成?

    不过事情也并非都是让人心情不快的,至少有两件事情让我心情很愉快。一是我最近在忙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而另外一件事情则是关于程玉蓉和q市的腐败案的。在光盘交出后不到一个礼拜,中纪委的特别调查小组就在上周四(4月15日)悄悄来到了q市,介入了反腐案的调查。在从那位拿走光盘的老先生嘴中得到这条消息时,我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虽然常言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我一直认为就算黑恶势力再大,他们也不可能一手遮天。何况我也是做了第二手准备的,即便万一光盘落入了对方的手中也还有补救的机会,所以我能够比较安心。不过在程玉蓉的冤情被平反和在那些贪官都被绳之以法之前,我还无法完全放下心来,所以我也一直密切关注事件的进展。

    “叔,你在想什么?怎么半天都不说话?在生我妈的气?”看我半天都不说话,若兰很关切的问道,语气中也透着一份担心。我从沉思惊醒,望着若兰那柔情脉脉的美眸,柔声道:“怎么会呢?我是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哦?”若兰凝视着我的面庞半晌,仿佛是想从我脸上找出点说谎的蛛丝马迹来,但是她显然失望了。沉默一会,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要从我身上站起来:“叔,我都忘了,你还没吃早餐呢,我这就去给你准备。”我抱着她的手并没法放松,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吃了。”

    “叔,你没事吧?”若兰很担心的望着我道,我不禁有些好笑,伸手在她可爱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道:“兰儿,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好得很,怎么会有事呢?”想了想我又问道:“兰儿,你上午没有什么安排吧?”

    “没有,叔,怎么啦?”若兰有些诧异的问道,我微微一笑道:“我想让你陪我出去办点事,你有没有兴趣?”若兰一怔道:“我当然有兴趣了,对了,叔,你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老是往外面跑而且还不告诉我们你在干什么,今天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了?”

    “瞧你说的,好像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我忍不住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俏脸道:“我不是跟你们说过等时机成熟我就会告诉你们的吗?呆会你就全都知道了,不过现在还得委屈你做一会闷葫芦。”若兰噘起了红嘟嘟的小嘴,像个小女孩似的扭着娇躯向我撒娇起来:“叔,你也太会吊人家胃口了,你就先告诉人家一点吧,好不好吗?”

    像这样嗲声嗲气的撒娇出现在若兰身上还真不多见,她的娇媚之态看着我的眼里,让我心中不由一荡。不过我马上想到还有正事要做,强忍住心中的激荡轻轻在她的樱唇上一吻,轻笑道:“兰儿,你真的想现在知道吗?我可原本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哦。”

    “惊喜?那……那你还是别说了。”若兰犹豫了一下后道,说完她又有点不甘心的道:“叔,我还真忍不住想现在就知道。”看着她那患得患失的表情,我忍不住想笑,我笑着将她从怀里扶了起来道:“去换身衣服吧,我等你。”

    “换衣服?”若兰有点迟疑,人也站着没动。我笑着推了她一下道:“还不明白?我是让你去换件更漂亮点的衣服啦。”其实她穿什么衣服都很漂亮,只是我觉得穿牛仔裤显得有点不够正式,所以我才叫她去换身衣服。若兰恍然大悟,略带羞涩的瞟了我一眼,嘟囔道:“早说嘛。”

    趁着若兰换衣服的时候,我往外打了两个电话,将事情安排妥当。其实也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之前我早就跟若兰说过的,准备弄个小公司让她玩玩。那次刚好从张怡菁的口中听到了她兼职的那个软件公司的情况,我就暗暗留下了心,前些天我专门去这家名为「四海科技」的软件公司了解了相关的情况,并跟他们老板进行了几次谈判,最终以600万人民币的价格达成了收购协议,而今天就是正式签署收购合同的日子。

    600万人民币,说起来不是一个小数,如果是放在一年以前,我简直想都不敢想,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了。在进入四月份之后,沪深股市都出现了一些异常和波动,德隆系、托普系、st春都的事件也让很多股民提心吊胆,这里面尤其是德隆系的「三驾马车」在短短数月之内缩水近百亿让股民是心惊肉跳,不少股民都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不过这些事件和传闻都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有股神在手的我在股市上依旧是所向披靡,资金像滚雪球似的直往上蹦,如果按照当前股市行情来估算的话,我手上的资金已经超过了15000万了,这说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就是活生生的事实。

    “若兰,你到底好了没有?不就是换件衣服嘛,怎么这么半天还没换好?”对于每一个亲身经历过的男人来说,等待女人换衣服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饶是心理上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的我,在耐心等待了二十多分钟之后,终于也忍不住对动作慢吞吞的若兰抱怨起来了。

    “叔,你别催人家嘛,人家总要挑选比较一下吧?”面对若兰理直气壮的反诘,我惟有无奈苦笑的份。又等了差不多五分钟之后,若兰终于在我的千呼万唤中走出了房间,当看到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的呼吸都差点停止,她实在是太漂亮了。一袭雪白的连衣裙将她纤细修长的身材和玲珑剔透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粉嫩诱人的肌肤让人遐想联翩,白璧无瑕的娇靥上那抹淡淡的微笑更是让人沉醉,再配合着那如瀑布般自然垂下的披肩长发,浑身散发出一种优雅动人、清新脱俗的独特气质。

    “太漂亮了,实在是太漂亮了。”足足眩晕了十几秒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对她啧啧称赞起来。在我的印象里,若兰一直是疏于打扮的,穿衣服也是比较随便的,但没想到今天这么刻意打扮之下,竟让我有惊艳莫名的感觉。

    “真的吗?”若兰娇靥微红,脸上的欣喜和满足却是写的明明白白。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笑着道:“真看不出来,你这么一打扮都快让我认不出来了,以前怎么很少看到你打扮自己?”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嘛。”若兰嫣然一笑道:“如果没有人欣赏,我打扮来干嘛?”

    “说的也是,好花也需要懂得欣赏的赏花人。”我点点头,然后笑着对若兰道:“不过兰儿,我原本只是想让你换件衣服而已,哪想到你搞得这么夸张,打扮得跟要去选美似的,这让我都不敢带你出门了,我怕自己被大街上那些忌妒发狂的男人给吃了。”

    “油腔滑调。”若兰红着脸羞啐了一口,娇羞的道:“叔,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若要真论漂亮,素馨姐可比我要漂亮得多。”凭心而论,单就容貌和气质来说的话,吴素馨的确要比若兰要强上一点,但是已身为少妇的若兰另有一种成熟的风韵,却是尚待字闺中的吴素馨所没有的。

    “谁说的?在我眼里,谁也比不上我的亲亲兰儿漂亮。”对于女人来说,甜蜜的情话是永远不会嫌多的。

    “肉麻。”若兰红着脸羞啐了一口,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像鲜艳的花朵一样绽放了开来,将她内心的真实感受完全出卖了。娇媚的瞟了我一眼,她笑着又道:“叔,你身上的这身衣服是不是也应该换一换?”说完她就不顾我的反对,将我拉进了房间。一番折腾之后,看到镜子中西装革履的自己也人模狗样的蛮像回事,我不禁也感觉有些惊异,暗自在心中问着自己:“这真的是我吗?”

    “叔,你现在的样子好帅哦,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奔四十的人了。”站着我身边的若兰也痴痴的望着镜中的发呆,眼睛里满是跳动的红心。我有些好笑的转过头来,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一把,笑谑道:“别发花痴了,我还约了人见面呢,再不走的话人家该急了。”若兰被我取笑得俏脸绯红,羞笑着要来扭我:“啐?谁发花痴了?”

    ※※※

    “冯先生、方律师,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我忙不迭的向站起身迎接我和若兰的「四海科技」老板冯先生和帮助我办理相关合同事宜的方律师(就是聘请作为程玉蓉律师的那位老兄)道歉,因为若兰换衣服耽误了时间,我们比约定见面的时间晚了差不多快半个小时。

    “没关系,快请坐,这位就是朱小姐吧?”若兰的漂亮让冯老板和方律师都是眼前一亮,两人都是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冯老板跟我的年纪差不多,我曾经跟他提起过我的打算(就是准备把这家公司交给若兰打理),所以他很容易就猜到了若兰的身份。若兰微微一怔:“您怎么知道我姓朱?”说着又很疑惑的望着站在冯老板身边的方律师,讶然问道:“方律师,你怎么也在这儿?”

    “朱小姐,你……”方律师很疑惑的看看若兰,又看看我。我微微一笑向他道:“我还没跟若兰说呢。”待大家都坐下之后,我向身边满脸疑惑的若兰解释道:“我已经准备把冯先生的这家软件公司买下来,法律合同方面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所以就请方律师来帮我办理相关事宜,而且我已经决定聘请方律师作为公司的法律顾问,以后有什么法律方面的事情你找方律师就行了。”

    “呃?叔,这就是你说的惊喜?你该不会要说把这家公司交给我打理吧?”若兰这才反应过来,也许是因为有些突然,她好像还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笑着点点头道:“当然是交给你打理啦,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嘛?”

    “叔,谢谢你。”若兰惊喜莫名,忘情的抱住我并且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有外人在场,我可不敢跟她亲热,忙不迭的把她推开:“你这丫头,还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这时候若兰才醒悟过来,俏脸立时羞得通红,螓首也羞涩难当的低到了胸前。我转头向看得目瞪口呆的冯老板和方律师解释道:“这丫头兴奋过头了。”两人醒悟过来,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一副「我了解」的表情。

    我暗自摇了摇头,也懒得去管他们会怎么想,望向方律师道:“方律师,你看合同文本方面还有什么问题吗?”方律师脸色一整,摇摇头道:“柳先生,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装着合同文本的文件夹递给了我。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接过合同文本快速浏览了一遍,然后抬头对冯老板道:“冯先生,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可以签字了?”

    “哦,当然。”冯老板也是个很干脆的人,很爽快的说道。不过当他在最后一份合同文本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手中的签字笔却是久久都没有放下,好半晌才望着我们苦笑道:“说句心里话,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要不是因为……唉……不说这些了……”他摇着头站起了身,我们都能够体会到他此时的复杂心情,所以谁都没说什么。

    在把合同文本递给我后,冯老板握着我的手很诚恳的道:“柳先生,「四海科技」在我手里并没有能够走向四海,但是我衷心希望有一天您能够做到这点。”一种从未有过的豪情和自信在一瞬间充盈了我的全身,我想也没想的就答道:“冯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四海科技在我手上名扬四海。”这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承诺,在感受到冯老板对四海科技的那份特殊的感情之后,原本只是准备给若兰随便玩玩的我也有了更长远的想法。我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够让这家公司名扬四海,但是只要我努力去做了,那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好,看来我没有看错人,把四海科技交给你这样的人,我也很放心。”冯老板紧紧的握着我的手,眼睛里仿佛有泪花在闪动。我心中也颇为感动,用力的回握着他的手。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对于一手创办这家公司的冯老板来说,这家公司也许就像他的亲生儿女一般,我从这些天跟他打交道的过程中能够深深的体会到这一点。

    “柳先生,那您是不是现在就跟员工去见个面呢?”在情绪平定下来之后,冯老板向我建议道。我点点头道:“也好。”冯老板带着我向隔壁的一个大房间走去,那里面就是四海科技的员工办公的地点,之前我已经看过了。我回头看了一眼走在我身后的方律师和若兰,看到若兰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我的心也好像变得年青了很多。虽然刚刚走入社会的若兰现在各方面都还显得很稚嫩,但是我相信只要给她磨炼的机会,她一定能够很快的成长起来,我对她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一直以来,我其实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我的这些女人都能够自由做她们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一直鼓励若兰、玉怡她们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因为我不想她们只是我的附属物。就拿玉怡来说,她当售货员的工作非常辛苦,但每天的工资不过区区三四十元而已,对于身家已经过亿的我来说,她辛辛苦苦挣这点钱有意义吗?如果简简单单从数字上来看,当然没有意义,但对于玉怡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格来说,却是非常的重要,所以虽然我很心疼玉怡的辛苦,但是却从来没有阻止过她出去工作。

    不仅如此,玉梅她们的这次不同寻常的吃醋还让我有了更深的认识,温柔贤惠的女人是绝大多数男人都喜欢的,但是温柔贤惠并不简简单单的等同于对自己的男人百依百顺而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这样变味的「温柔」也许刚开始会让男人受宠若惊,但是时间一长也会习以为常进而腻味甚至反感。不知不觉当中我已经对玉梅她们的温柔贤惠习以为常,甚至是视而不见,这是一个极端危险的信号,还好这次江瑞香的事件让我及时的警醒;也正因为这样,这些天我虽然在生理上备受折磨,但是我对玉梅她们却没有丝毫的怨气,相反我在内心中还暗暗的感激她们。

    不过现实中似乎还有很多女孩并不明白这点,我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这样的情景:满脸泪水的女孩哭着责问要抛弃自己的男友:“你还有没有良心,我什么都给你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对你比对我父母都好,你为什么还要抛弃我?”为什么?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也许连上帝都无法给出,假如真的存在上帝的话,不过有个可能的答案,那就是因为你对他太好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女之间的感情也许是这世界上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事情了。

    “各位同事,都停下手里的工作过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冯老板大声的招呼着自己的员工过来,很多人脸上都是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我们,当然若兰的漂亮吸引了最多的眼球。我也看到了久违的张怡菁,她正跟一个青年在讨论着什么,听见冯老板的话她抬头看了一眼,结果看见了站在冯老板身边的我和若兰,马上很惊讶的跑到了我们的面前:“柳叔,若兰,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菁姐,你怎么在这?”若兰也很惊奇的反问道,她并不知道张怡菁就在这里兼职,同时她也注意到了我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所以也跟张怡菁一样满腹狐疑的望向了我。我看公司的员工们都放下手里的工作围了过来,所以到了嘴边的话也就咽了下去,只是朝她们笑了笑,示意她们少安毋躁。两女虽然心里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但是看看情况,还都很听话的站到了我的身边。

    “诸位四海科技的同事,今天我有几句心里话想跟大家说说,我知道你们对我都有意见,我不怪你们,因为是公司对不起你们,是我冯某对不起你们。”冯老板有些动情的说道,但是对于他的这番话,下面的那些员工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这也难怪这些年青人,他们都已经两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心里有怨气也是很自然的。

    “不过请大家放心,我冯某绝对不会坑了大家……”冯老板话锋一转道,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听一个员工说道:“老板,你这话我们都听了很多遍了,我们现在只想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领到工资。老板,我们也知道公司很困难,但是我们都要养家糊口啊。”

    “是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领到工资啊?”好几个员工一起叫了起来,焦急的心情溢于言表。

    “你们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不过请你们先暂且忍耐一下,听我把话说完。”冯老板等员工们的情绪平静了下来之后,才继续说道:“在场的诸位都是为四海付出了很多心血的同仁,我一直都是心存感激的,今天我这个不称职的老板要在这里跟诸位真心的说声谢谢。”冯老板还真是位性情中人,朝员工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这些员工大都是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看到冯老板的举动,是又惊讶又迷惑。

    “诸位同事,这是我最后一次以老板的身份跟你们说话了,你们马上将会有新的老板,就是站在我身边的这位柳玉麟柳先生,下面就请柳先生跟大家讲几句话。”冯老板将我推到了员工的面前,骤然听到这个让人吃惊的消息,员工们都是神情一呆,然后低声窃议起来;而站着我身边的张怡菁也是张大了嘴,一脸的震惊。

    “大家好,我想大家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吃惊,同时我也知道你们也一定非常关心公司拖欠你们工资的问题,所以我首先跟大家说的就是这件事情。”因为事先已经对四海公司的情况做过详细的了解,我非常清楚这个公司现在的状况,所以我一上来就直奔主题:“我向大家保证,公司拖欠大家的工资将会在最短时间内发放到大家的手中,最迟不超过明天。”我的话音刚落,下面就是一阵哗然,员工们都纷纷议论了起来,有些人更是鼓起掌来,不过也有半信半疑的,这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很清楚。

    “老板,你该不会是骗我们吧?”有个员工小声的说道,我笑了笑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们以后就知道我柳玉麟是个什么样的人。”说着我又指指身边的若兰道:“我跟大家介绍一个人,我侄女朱若兰小姐,从今以后她将以四海科技公司的经理身份正式主持公司的工作。”不好说什么别的关系,只好拿侄女来充数。听到我宣布若兰为公司经理,下面又是一片哗然,而且员工们的吃惊程度比之刚才更大;张怡菁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和若兰,那表情就好像是撞鬼了似的。

    “啊?不会吧?”“谁知道呢,反正能拿到工资也不错啦。”我听见员工们在小声的议论着,于是扭头对若兰笑道:“若兰,你跟大家说两句吧。”

    “嗯。”若兰点了点头,还深吸了口气,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看到她走到我身边,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往后退了一步,让她去独自面对员工们充满好奇和怀疑的目光。其实我的心里也很紧张,如果第一次跟员工见面就搞砸了的话,那她以后就难在员工面前树立威信了,所以我也在心中暗暗的替她捏了一把汗,不过看来我是白担心了。

    “大家好,虽然名义上我是经理,但是大家刚才已经听到了,我只是代替我叔叔管理这个公司而已,所以我并不是你们的老板,而是你们的同事,我跟你们一样都是给我叔叔打工而已,所以我衷心希望以后能跟大家合作愉快。”若兰这妮子还真会说话,一下子就拉近了跟员工们的距离。扫视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员工,她继续说道:“我初来乍到,对公司的情况很不了解,而且我也没有多少经验,但是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只要我在经理这个位置上坐一天,公司就绝不会再出现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而且我会努力营造一个公平的环境,让大家能够跟公司一起发展和成长。”

    “经理,如果我们现在要离开公司的话,公司会不会为难我们?”有个人问道。

    “不会。”对于这个有些尴尬的问题,若兰倒是显得很从容:“强扭的瓜不甜,公司绝不会强留任何一个想离开的员工,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一点,公司也绝对不会亏待为公司做出了贡献的员工,我会让每一个付出了的人都会得到公平的回报,在这里我也衷心希望大家能留下来跟我和公司一起成长。”她这番话非常得体,让我有些要刮目相看的感觉,而且有些员工自发的鼓起掌来,显然对她这番话非常的认同。

    “好了,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的话,大家就先回去做事吧。”若兰今天的表现相当的不错,看到员工们各自散开了,她才回头朝我吐了吐舌头,惹得方律师和冯老板都笑了。我笑着看了看还有些发呆的张怡菁,转头对冯老板道:“冯老板,麻烦你带若兰熟悉一下公司情况吧,她还什么都不了解呢。”

    “哦,好的,朱小姐,请跟我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公司的大体情况。”冯老板带着若兰去了,我转头对方律师道:“方律师,我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了,你先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有事我会让若兰打电话给你。”

    “那好,柳先生,那我就先回去了。”“嗯,程书记的事情也还要麻烦你多用点心。”

    “柳先生,这我知道,你就放心吧。”“好,那就回头见了。”

    送走了方律师,我回头对一脸于思的张怡菁笑道:“怡菁,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柳叔,我在想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发现我真的完全不了解你了,你最近做的这些事情实在是太让我吃惊了。”张怡菁苦笑一下,皱着眉头道:“柳叔,你把公司交给若兰,你能放心吗?”

    “人做事都有第一次嘛,谁也不是天生的企业家。”我微微一笑道:“咱们也别站在这里说话了,到隔壁的办公室去谈吧,我还有事情想问你呢。”

    “好吧,我也有事正想问你呢。”张怡菁皱着眉头道:“柳叔,这件事情你花了多少钱?应该不会少吧?而且你怎么突然想到要买这家公司,是不是因为听了我上次跟你说的话?”

    “钱不算多,六百万。”我边走边答道:“怡菁,我的确是听了你上次跟我说的话之后,才起了把这个公司买下的念头,不过要买个或者自己开个公司的念头却是早就有了的。”说话之间,我们已经走进了隔壁的经理办公室,虽然这以后将是若兰的办公室,但是我暂时借用一下应该不算鹊巢鸠占吧?

    “六百万还不算多?柳叔,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梅家不就才给了你两百万吗?”对于我在股市上的斩获,张怡菁并不知情,所以她才会如是说。我微微一笑道:“哦,你不知道,我在股市上大赚了一票,要不我哪有钱来干这事。”张怡菁哦了一声,又道:“柳叔,你既然想买这家公司,怎么预先也不告诉我一声,搞得我今天像个傻子似的。”

    “怡菁,这可怪不得我,我还正想问你呢,这段时间你都在忙些什么,说要来看我的也没来看,我到酒吧找了你好几次但酒吧都关着门,我到这里也有好几次,但也一次都没有碰到你,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干了呢。”我双手一摊,很无辜的说道。

    “哦,那是我错怪柳叔了。”张怡菁做出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苦笑着对我道:“这段时间我在家陪我妈呢,她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我微微一怔道:“看你的表情,好像你妈的问题还很严重似的,到底是什么病,让你这么愁眉苦脸?”

    “柳叔,你想错了,我妈她身体没什么大毛病,我不是担心她的身体,而是我受不了她的唠叨。”张怡菁苦笑着道:“这几天我耳朵都快生茧了,柳叔,你是不知道,我妈对我的终身大事比我自己还要上心,到处托人给我介绍对象。哦,对了,上次的那个人也是她托人给我介绍的,我也是实在躲不过了,本来想敷衍敷衍就过去了,没想到最后闹得大家都不高兴。就为这事,我妈现在是从早到晚在家数落我,我都快被她的疲劳轰炸给逼疯了。”

    “怡菁,这事柳叔得说你一句,终身大事怎能敷衍,你抱这种心态去跟人家交往,怎么可能有好结果?”从我的观感来看,她的那个男朋友应该还不错,所以我有点打抱不平起来。张怡菁摇了摇头,苦笑道:“柳叔,你不了解情况,算了,咱们别说这个了。柳叔,你刚才不是说有事要问我嘛,不会就只是想问问我为什么没去看你吧?”

    “当然不是。”看到张怡菁不想在自己的感情问题上纠缠下去,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虽然我是一番好意想关心她,但是我深知好心有时候也会办坏事,尤其是涉及到男女感情的事情,所以我很知趣的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问下去,转而跟她谈起了正事:“我这几天一直找你,就是想问问你,你想不想成为四海公司的正式一员?以我对你的了解,我觉得你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经营酒吧上也实在太浪费了,你难道真的就准备一直这样过下去?”

    “柳叔,你是知道我的情况的,我又能怎么样?正正经经的上班固然是不错,也比较符合我的兴趣,但是现实一点说,每月挣的工资可能还不如我开酒吧呢。”张怡菁无奈的耸耸肩道,她说的也是在情在理,但是我也是早有打算,我笑着道:“怡菁,你没有领会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让你来四海做个普通的员工,我是准备让你做若兰的副手。你也知道的,若兰什么经验都没有,而且对计算机也不太懂,如果有你帮她的话,那我就放心多了。”

    若兰低头沉吟了起来,我知道她肯定是有些心动了,她想了想之后道:“柳叔,那你自己为什么不来管理公司,而把担子全部交给若兰呢?”我微微一笑道:“我没有兴趣。”看着张怡菁犹豫不决的表情,我笑眯眯的道:“怎么啦?还无法下定决心吗?那我就帮你下决心吧。怡菁,如果你答应帮助若兰的话,我可以给你四海公司10%的股份作为回报。”

    “柳叔,你开国际玩笑吧?就算我答应帮助若兰,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吧?10%的股份,那不就是相当于无缘无故的给了我60万嘛,你就是愿意给我还不敢要呢。”张怡菁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我说的话。我早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于是笑着道:“怡菁,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我既然说出来了,当然就是真的给你10%的股份,莫非你还信不过我?”

    “柳叔,你这也太慷慨了吧?完全没有理由啊?”张怡菁一个劲直摇头:“给我个理由先。”

    “其实理由很简单,这个公司本来就是我买来让若兰锻炼的。虽然600万说起来不是个小数目,但是因为我这钱都是从股市上来的,来得太容易,自然也就不心疼。”我笑着解释道:“再说了,虽然我给你的是10%的股份,但是却并不等于给了你60万。”

    “呃,这话怎么讲?”张怡菁有点不明白,很疑惑的问道。

    “从现在来看,10%的股份的确相当于60万,但是你却不能立刻拿到这笔现金,你可能需要工作至少三年之后才能将股份兑现成现金,这就跟那些大公司里的股权差不多。”我笑着解释道:“你的工作要干得好,三年后公司的价值可能就不止600万,当然你这10%的股份也就不止60万了;但是如果你的工作干的不好,三年后公司亏本了甚至破产了,那这10%的股份也就不到60万了,甚至还可能是负的;所以这10%的股份到底相当于多大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公司的发展状况,而这又取决于你们的工作状况,我这么说你总明白了吧?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柳叔,其实你不用掩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逮谁谁会不乐意啊?”张怡菁凝视着我的面庞半晌,然后轻声道:“柳叔,如果换做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还会这么慷慨吗?”我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道:“当然不会,我又不是脑袋秀逗了;再说了,要是别人我也不放心若兰啊。不过你就不同了,你懂计算机,正好可以弥补若兰的不足;而且你跟若兰也很合得来,我想你还不至于去害她吧?如果有你帮助若兰,那我就可以乐得轻松,可以很放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看起来好像是你单方面得利了,其实对大家都有好处,你说是不是?”

    “哦,闹了半天,原来是要我来当保姆啊,柳叔,你还真够奸的。”张怡菁开玩笑的道,她这个说法倒是很形象,其实某种程度上她还真就是充当若兰的保姆角色,帮助若兰拿一些主意。我笑着道:“怡菁,那你到底做不做呢?你不用现在回答我,我可以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

    “柳叔,我不用再考虑了,我答应你。”张怡菁好像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很干脆的说道。我自然也非常高兴,笑着道:“那这事咱们就算说定了,回头我会让方律师拟个协议,把那10%的股份用法律文本的形式明确下来,也免得你担心我耍赖不认帐。”

    “柳叔,您就别提那10%的股份了,你还当真了啊?”张怡菁摇摇头道:“我现在使用的电脑还是您送给我的,我脸皮再厚也不敢腆着脸接受这10%的股份啊。柳叔,你要是非要给我这股份,那我就只好让您另请高明了。”

    “你这丫头,别人想还想不到呢,你却是送上门都不要。”我摇摇头笑着道:“也罢,这10%的股份就当是我先替你保管的吧,以后等你出嫁的时候,就当作你的嫁妆好不好?”我这话也是半真半假,听起来像是开玩笑,其实是我的真心话。

    “什么嫁妆?叔,菁姐,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张怡菁口一张刚要说话,这时候若兰却闯了进来,很好奇的向我们发问。我发现冯老板并没有随她一起进来,于是问道:“冯老板呢?”

    “哦,他在跟员工们话别,我不想打扰他们,所以就先过来了。”若兰笑着走到了张怡菁身边,搂着她的肩膀道:“菁姐,我好像听到你们在说什么嫁妆的事情,是不是你要嫁人了?”这丫头还真会联想,张怡菁哭笑不得的道:“你这丫头的想象力还真丰富,我真服了你。”

    看到一脸迷惑的若兰,我笑着道:“若兰,我刚才已经跟怡菁说好了,让她做你的副手,帮助你管理整个公司,你觉得怎么样?”

    “真的吗?那当然太好了。”若兰很高兴的道:“我正求之不得呢,如果有怡菁姐的帮助,那我心里也就有底了。”说着她眼珠一转道:“叔,那咱们也不能让怡菁姐白干活吧?”

    “那当然了,我刚才正跟怡菁说这事呢,我本来想给她10%的公司股份,但是她却不要。”我耸耸肩很无奈的道:“没办法,我只好先暂时保管这些股份,准备等她出嫁的时候当作她的嫁妆咯。”

    “叔,这个主意好。”若兰拍着手笑道,张怡菁却很不高兴了:“柳叔,你要再说这种话,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好、好,我再也不说了,你别生气。”一看张怡菁真的要生气了,我赶紧打住了,看来对于感情的事情她还非常的敏感。我当然明白她是因为曾经受到的伤害而谈虎色变,心中不由暗暗叹息,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为什么偏偏在感情上屡遭挫折,一再的受到伤害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