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三十六)醋海微波
    虽然身体反应敏捷的我侥幸躲过了第一击,但是接踵而至的第二击却还是没有能躲过;他奶奶的,还真是流年不利,小弟弟才刚遭无妄之灾,现在脑袋又挂了彩,正应了一句古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还真tmd的晦气啊。虽然知道自己的额头已经流血了,但是我却没有时间伸手去摸,因为我要面对的不是一般的流氓混混。对方一共有四人,都是手持木棒的青年,年龄都在二十多岁,刚才攻击我的则是离我最近的两个,另外两个身形更威猛的则站在稍远的地方没有立刻加入战局,一副看戏的表情。从刚才两人对我的攻击来看,我面前的这些人绝对是受过严格训练的职业打手,一击必中、毫不留情、残忍歹毒是他们最大的特点。

    我几乎还来不及看清面前两人的面容,两根有我小臂粗的木棒呼啸着又向我的脑袋招呼过来,这次要是再被打中,估计我不死也得残废。tmd,老子是睡了你们老母还是玩了你们老婆,你们要置老子于死地?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怒火在我心中熊熊燃烧了起来。

    “小心……”在张怡菁和梅玉清的惊呼声中,两根木棒一前一后,一个击向我伸手挡架的左手小臂,一个直奔我已经受伤的额头。还在车中没有下来的梅玉清见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抑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大喊:“不要……”汹涌而出的泪水瞬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仿佛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眼前也仿佛出现了脑浆迸裂的血腥场面,泪如雨下的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也瘫软在座位上。

    “咔嚓。”清脆无比的声音听在梅玉清的耳中,让她的心彻底的沉入了深渊,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生命都仿佛离她而去,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空了似的空空荡荡。而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面前的两个打手脸上却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他们的心里也许已经在想着完成任务之后老板将会赏赐给他们的金钱和美女了;但是他们未免高兴的太早了,碎裂的不是我的手臂和骨头,而是那粗如小臂的木棒。

    看到断成两截的木棒,面前的两人都是不由一呆,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转瞬即逝的良机。趁着对方愣神的一瞬间,早已看准对方来势的我,在木棒就要击中我头部的一刹那,右手准确的抓住了木棒的末端。剧烈的疼痛从手掌心传来,我知道右手虎口肯定被震裂了,而左臂刚才承受了那猛烈的一击,也已经发木了,但是现在根本没时间取看。几乎就是右手抓住木棍的同时,我的左脚顺势踢出,目标直指面前之人的裆部。

    “啊……呀……”被我踢中小弟弟的家伙松开了手中的木棒,双手捂着小弟弟又蹦又跳,疼得直叫唤:“你……这……混……蛋……哎……哟……疼……死……我……了……哎……哟……”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出脚有多重,估计就算没踢破他的卵蛋也足以让他从此不举。不过这也怨不得我狠心,刚才一棒让我头破血流的就是这个家伙,我脚下当然就不会再留情了。

    “你小子找死啊?”木棒在手,我刚想教训一下那个还握着断成半截的木棒发呆的家伙,原本站在旁边看戏的两个肌肉发达的打手反应极快,已经挥舞手中的木棒向我攻来。我心中不由一凛,这两人一出手我就知道他们比刚才的两个家伙更不好对付,而且两人出手的时机和角度拿捏配合得很好,逼得我不得不向后退去。「梆」、「梆」、「梆」、「梆」,棍棒交击之声接连响起,我勉力挡住了对方两人的连续四击,人也往后退了四步。这两个家伙的蛮力是很大,震得我差点丢掉手中的木棒,这当然不是我真实的实力,虎口的受伤让我现在根本无法握紧手掌的木棒,所以我只能且战且退。

    “想偷袭?得问我同意不同意。”张怡菁的喝声刚传入耳中,紧跟着身后就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我不用看也知道是张怡菁把想偷袭我的发呆男给摔在了地上,她可是空手道高手啊。追打我的两个男子显然被我身后的场面分了心,挥向我的木棒同时一滞,虽然只是短短的那么一瞬间,但是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大喝一声,毫不顾忌对方向我身上招呼的家伙,猛地踏前一步,手中的木棒迅猛无比的打向左边那个家伙的脑袋,一副拚命三郎的架式。

    “x你妈的。”两个家伙被我不要命的举动吓了一跳,惊怒交加的破口大骂起来,不过两人毕竟不是普通的混混,反应也是极快。左边的那个家伙看我气势汹汹,也不得不暂时放弃了攻击我的举动,收回手中的木棒迎向我的攻势;而右边那个家伙则是手腕一转,手中的木棒变了个方向,朝我脑袋的侧后方急速落下。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我不顾自己门户大开的攻向其中一人,就是为了引诱另一人向我发动攻击,这一招「声东击西」虽然很老土,但是在很多时候还是非常有用的。

    “哎哟……x你妈的……”气急败坏的叫骂声中夹杂着咣噹一声,却是我突然回马一棍,正敲在右边那个男人的手腕之处,他立刻惨叫着丢弃了木棒。手腕、脚踝、下阴都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在敌众我寡且已经受伤的不利形式下,任何的妇人之仁都可能是致命的,我惟有一击就让对手丧失战斗力才能避免自己受到更大的伤害。

    “我x……哎哟……”我反手一棒,如法炮制,将还有些发懵的另一个家伙的手也给废了。在木棒接触到他手腕的一刹那,我甚至听到了他腕骨碎裂发出的清脆声响,他这辈子算是别想再拿棍子了。所谓玩火自焚、玩水自溺,他以前用手中的木棒不知道伤害了多少人,现在自己也终于遭到了报应。说起来好像很长,但其实从我遭袭到现在反客为主,不过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情。

    而在另一边,张怡菁已经拳打脚踢把那个倒霉蛋给打的七晕八素,今天她的火气好像很大,手脚底下是毫不留情,把那个家伙打得鼻青脸肿。她一脚狠狠的跺在那个倒霉蛋的脚踝上,满脸怒气的喝道:“说,是什么人派你们来的?”

    “啊……啊……我的脚……我的脚……”倒霉的打手抱着脚疼得在地上直滚惨叫着,连眼泪和鼻涕都出来了,嘴里也不得不向张怡菁求饶了:“大姐……别打我……我说还不行嘛……是许祖雄……让我们来的……”

    “许祖雄?那个人渣?”张怡菁不由一愣,她还不知道我和许祖雄之间的瓜葛呢,不过她显然也没有兴趣知道。稍微一愣神后,她脸上的怒气似乎更浓了,对着那个倒霉蛋又是一阵拳打脚踢:“那个混蛋让你们来你们就来啊?那他让你们把老母送去做鸡你们是不是也照做?你们这帮混蛋,就会帮着像他那样的人渣欺负别人,今天我就好好教训一下你这混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做这种坏事……”原来是许祖雄那个混蛋啊,我本来还怀疑是那股黑暗势力呢,我心中暗暗舒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怀里的光盘,完好无损。

    “大姐……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刚跟男朋友吵了架的关系,张怡菁好像有满腔的怒气没有地方发泄似的,打得那个倒霉蛋是抱头鼠窜、哭爹喊娘。不过对于这种人渣,是根本不值得有丝毫的同情的。对于张怡菁的发飚,她那个一直站在旁边的男朋友是看得目瞪口呆,不光是他,就是三个被我打伤的打手也是呆若木鸡,他们想不到自己的同伙居然被一个女孩子打得这么惨,显然他们为自己同伙的无能感到有些无地自容。

    张怡菁的情绪感染了我,让我也有种想发泄的冲动,这种冲动最直接的来源是昨晚在江瑞香那里受到的「羞辱」。虽然我曾经暗自发誓要好好报复一下江瑞香,但是对于女人就是无法狠下心来的致命弱点让我最终还是心软的放过了江瑞香,不过因为受到江瑞香的羞辱而产生的愤怒却并没有完完全全的消失。在这种情况下,我又遭到了这些打手的突然袭击,让我心头本来已经要熄灭的怒火又熊熊的燃烧了起来。虽然对于女人我很难狠下心来,但是我并不是一个迂腐的滥好人,对于眼前的这些人渣,我的心比铁还硬。

    “来啊,快来打我啊,怎么不打了啊?”我用左手抹了一下脸上的血,带着痛打落水狗的无比快意,挥舞着手中的木棒向面前还捧着手腕疼得龇牙咧嘴的两个打手走去,满是血污的面目显得有些狰狞可怖。两人打手有些惊恐的向后退着,眼睛里却放射出怨毒无比的目光,好像要择人而噬似的。但非常可惜,目光并不能杀人,他们现在已是被拔了毒牙的毒蛇,已经彻底丧失了害人的能力,只能任余怒未消的我尽情的蹂躏。

    “我让你们打我,我让你们打……”我恶狠狠的挥舞着手中的大棒,追打起手无寸铁的打手来,而就在这时,警笛的声音也在远处响起。两个手腕受伤的家伙相视看了一眼,然后毫无义气的丢下那个因小弟弟受到重创而行动不便的同伙以及那个被张怡菁打得抱头鼠窜的倒霉蛋,撒腿向停在我们的车后面的那辆面包车跑去,然后坐着车仓惶逃离现场。就是这辆面包车从梅家的别墅外一直跟踪我们到了这儿,可惜心里有事的我和梅玉清都没有注意到后面有车跟着,而且无巧不巧的是,张怡菁和她男朋友的出现更是完全吸引了我和梅玉清的注意力,让我在刹那间完全忽略了来自身后的危险;可以说,我这一棒挨得还真冤枉,要不是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都碰到了一起,我完全有可能不被打到的。

    “大哥……别打了……饶了我吧……”跑了两个打手,另外两个打手自然成了我和张怡菁的出气筒,我是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怒气发泄到了打手的身上:“饶你?你这王八蛋让我破了相,我他妈打死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做这种害人的事情。”

    “我不敢了……大哥饶命……”我面前的打手被余怒未消的我打得无处可逃,只能抱着头向我求饶。这时候满脸还带着泪痕的梅玉清跑到了我的身边,抱着了我握住木棒的手:“快别打了,警察马上就要来了,你还在流血呢……”说着她就取出手帕为我擦起脸上的血污来,从我刚才自己摸到的情况判断,我头上的伤口不大,只是开了个小口子。不过看到梅玉清一脸痛心、满脸泪痕的样子,我也只得悻悻的丢掉了手里的木棒,这时候梅玉清也注意到了我的手也在流血:“你、你的手也在流血?快给我看看。你这人,怎么搞的,自己手在流血还打他干什么?”梅玉清嗔怪的语气让我心中一暖,看到她紧张的样子,我心中不由暗叹了一声,想起了答应她母亲的条件。

    “怡菁,别给自己找麻烦,快住手吧,你看他都被你打成什么样了?”张怡菁的男朋友终于忍不住走到了她身边,想让她住手,但是张怡菁并不领他的情,冷冷的甩开了他的手:“我不用你管,我没见过像你这么胆小怕事的男人,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刚才没见到你放个屁,现在倒跑出来充滥好人,你知不知道,就是你们这种胆小怕事的人太多了,才会让这些流氓地痞横行霸道、为非作歹。”张怡菁的男朋友被说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很是尴尬,当然尴尬的不止是他一个,还有那些刚才远远的站着看热闹,而现在却已经围到了我们身边的那些好奇心很强的人们。

    “怡菁,住手吧。”看到110的警车已经呼啸着开了过来,我忙劝住了还没打过瘾的张怡菁。今天还真是奇怪,110的速度是少有的迅速。两个警察从警车上下来,一高一矮,矮个的二十多岁,而高个的四十多岁。看了看现场,小个子警察指指地上躺着的两个还在呻吟的家伙,问我道:“你打的?”

    “是啊。”我冷冷的答道,这个人模狗样的家伙让人看着就不顺眼。小个子脸色一变,上来就要来抓我的手臂:“小子,你还挺拽,跟我们走一趟吧。”旁边的张怡菁正因刚才没打过瘾而暗自不爽,本就有一肚子的气,现在看这个小个子不由分说就要带我走,气是不打一处来,伸手拦住小个子警察质问道:“你凭什么带他走?”

    “凭什么?你刚才自己不都听见他承认了,他把人伤成这样,已经涉嫌触犯刑法。”小个子振振有辞道,这家伙还真会狐假虎威啊。张怡菁怒极而笑道:“你们连事情的经过都不调查,就不由分说的要拿人,难道你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吗?难道你没看见他也受了伤,还是你的眼睛长到屁股上?”

    “这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嘛,还有什么可调查的?”小个子警察脸上有些挂不住,色厉内荏道:“我警告你,快点给我让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抓。”张怡菁哪吃他这一套,冷笑道:“抓我?好啊,我还告诉你,地上的这个家伙就是我打的,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胆子抓我。”

    “你打的?”那个小个子警察吃了一惊,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及至听到人群中传来的哄笑声,他涨红了脸跨前一步道:“你打了人还挺横的,我有什么不敢抓的?”说着伸手就伸手去抓张怡菁,却见张怡菁伸手一拨,就把他给拨得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上,惹得四周围观的人群又是一阵哄笑。

    “你……你……敢拒捕?”小个子警察的脸红得像猪肝,别在腰间的手铐也拿了出来。不过他好像有些胆怯,不敢再上前去,这时候四周围观的人群可就炸锅了,纷纷议论了起来:“这到底是警察啊,还是土匪啊?坏人不抓抓好人?”

    “这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你没看过电视上的报道?现在是警匪一窝,官匪一窝,那些黑社会跟警察和当官的都是一个鼻孔出气,只是苦了我们这些老百姓。”

    “是啊、是啊,这个小姑娘还不知厉害自己往枪口上撞,这下恐怕就没有好果子吃了。”围观人群的议论声不断传入小个子警察的耳朵当中,让他感到更加难堪,他有些恼羞成怒的对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发话的另外一个警察道:“老胡,你给所里打个电话,就说这里有人打架闹事,让多派几个人来。”

    “够了,别再胡闹给我们警察脸上抹黑了。”这个被称为老胡的警察大约四十多岁,他一直是冷眼旁观的看着小个子警察的举动,显然他对小个子警察的举动也很不耻。周围那些人的议论声他显然也听到了,所以脸色很是难看,这时候听小个子说让他再多叫几个警察来,他终于也忍不住了。

    “老胡?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小个子没想到老胡根本不买他的帐,脸色也是一变,说话的口气中也带着威胁的口吻。被称为老胡的警察脸上抽动了一下,冷冷的看了小个子一眼,小个子被他像刀子一样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毛,悻悻的闭上了嘴,但是眼中怨毒的目光却是有增无减。从刚才两人的对话当中,不难揣摩这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看来这个老胡应该是比较正派的。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胡不再理那个小个子,转而询问起我来。梅玉清看到我和张怡菁的口气都很冲,生怕我们再口出不逊而惹来麻烦,赶紧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老胡问完之后,又仔细询问了那两个还躺在地上的家伙,因为四周围观的人很多,这两个家伙倒也不敢信口雌黄,也只得老老实实的交待了自己所做的事情。

    问完我们和躺在地上的两个家伙之后,老胡又找了几个围观的群众询问了一遍,并都一一仔细记录之后,才转头对我们道:“柳先生,张小姐,整件事情的经过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你们的行为基本上属于正当防卫,所以现在我不会拘留你们,不过如果以后还有事情要找你们进一步了解的话,还希望你们能够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

    “一定、一定。”这个老胡给我们的印象很不错,我和张怡菁自然一口答应。看看好像没什么事情了,梅玉清指了指我问老胡道:“那我们能不能走了?他的头和手都受了伤,我们要马上去医院。”老胡点了点头,有些抱歉的道:“瞧我,我都差点忘了这茬了,你们快上医院吧,这两个混蛋就交给我来处理了。”

    “老胡,你怎么能这样就放走他们?”小个子在一旁听老胡就这样让我们走,有些急了。

    “小王,你要搞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你现在是警察,不要老是给我们警察抹黑。”老胡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显然他对小个子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但是同样显然的是,这个小个子一定是有某种背景的,所以让他是既气愤,又无奈。

    “好、好,你有种。”小个子忿忿的说了句,然后骂骂咧咧向警车走去,看到他这副痞样,老胡和围观的人群都是直摇头。而这个时候我们三个也坐上了梅玉清的车,看到张怡菁也坐了进来,我有些讶然的道:“怡菁,你跟着来干什么?你不管你男朋友了吗?”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早就分手了。”张怡菁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神情很是落寞的答道。我不禁吃了一惊,看她不像是说气话的样子,不禁惊问道:“为什么?我看那个小伙子长得挺帅的,脾气好像也挺好的,刚才你那么说他都没有生气,是性格不合吗?”

    “柳叔,你别问了。”张怡菁痛苦的摇了摇头,我暗叹了一声,也就不再追问下去,毕竟这是她的私事。一个月前我生日的那天,她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当时的情绪就很不稳定,看来很有可能那时候她和她男朋友之间就已经出了一些问题;不过从今天那个男孩的表现来看,他还是想尽力的挽回这段短暂的恋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张怡菁会这么的决绝。我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张怡菁在感情上已经受到过一次很大的伤害,看来这次短暂的恋爱只怕会让她再次受伤,但愿她能挺住,毕竟感情的事别人是无法插手的。

    “头还很痛吗?”开车的梅玉清回头看了我一眼,柔声问道。我微微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张怡菁却已经忍不住冷冷的道:“你好好开你的车就行了,假惺惺的有什么用?如果我猜的不错,柳叔恐怕也是因为你才会惹上许祖雄那个人渣吧?真不知道柳叔前世欠了你什么,碰上你总是倒霉。”真不知道张怡菁是怎么了,怎么像吃了火药似的这么冲?从反光镜里我看到梅玉清紧紧的咬着嘴唇,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

    “怡菁,你冲玉清发什么火?这又不关她的事。”我忍不住对张怡菁微责道,没想到她却朝我一瞪眼,嘲讽的道:“怎么啦?心疼了?”锐利的目光凝注在我的脸上,她摇了摇头道:“柳叔,你真是让我失望。早上我碰到了莹莹,她说你一夜都没有回来,柳叔,你难道真的忘了玲姨是怎么死的吗?”

    “怡菁,别胡说八道,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看到前面开车的梅玉清身体都轻颤了起来,我只得板起了脸,她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点也不给梅玉清留面子。看到我的反应,张怡菁似乎也非常不满意我的态度,冷哼了一声,把头转向窗外不再理我,车内立时陷入了让人感到难堪的沉默当中。严格来说,张怡菁这话并没有说错,只是她不该在梅玉清面前说这话。

    右手缝了四针,额头缝了两针,左臂上青紫了一大块,再加上轻微的脑震荡。这个结果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冷不丁的挨了那么一棍,这样的结果应该值得庆幸了。本来医生出于保险起见建议我在医院再观察两天,但被我拒绝了,自己的事自己知,我感觉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在医院的走廊里,我们迎面碰上了林婉玉那个小妮子,看到我身旁的二女和我身上的伤痕,她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在经过我身旁时,她压低声音轻笑道:“柳叔,你还真吃香啊。”对于她肆无忌惮的调侃,我惟有苦笑的份。

    在医院门口,我对梅玉清和张怡菁二女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梅玉清显然知道我要去干什么,闻言没有说什么,张怡菁却忍不住道:“柳叔,你要去干什么啊?反正我也没事,不如让我陪你去吧?”不等我出言反对,她又加了一句:“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这丫头,简直就是不让人有拒绝的机会嘛,不过想想让她跟着去也没什么不可以,于是我就道:“你这丫头,你要跟着就跟着吧。玉清,那你先回去吧。”

    “好。”梅玉清的目光在我和张怡菁的脸上游移了一阵后,神情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我看得出来,她和张怡菁之间已经产生了一些小小的芥蒂,这都是张怡菁刚才说话有些过火所致。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必须尽快把手中的光盘交到相关人的手中。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我和张怡菁钻了进去,不待出租车司机开口,我就直截了当的道:“往前开。”出租车司机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闷声不响的发动了车子。

    “柳叔,咱们这是去哪儿啊?我们都绕着大街遛了两圈了。”出租车司机都没开口,张怡菁却沉不住气了,也许是误会我在耍她,她显得很生气。我也懒得向她解释,目光依旧盯着反光镜上,再三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我才向出租车司机说出了真正的目的地。十几分钟之后,出租车停在了一栋居民楼面前,我对满腹狐疑的张怡菁吩咐了两句,让她在车里等我,然后自己下车走进了居民楼。

    “我可以相信你吗?”在将手中的光盘递向面前的老者手中时,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很傻的话。老者接过光盘,很慈祥的笑道:“玉蓉一定没有告诉你吧,我一直把她当女儿看待。”说着他看了看我头上的伤处,很关切的问道:“你的伤要紧吗?”

    我微微摇了摇头,向他告辞道:“东西我已经交给您了,能不能救出玉蓉就全看您的了,我不耽误您的时间,我先走了。”老者点点头,送我出门,在门口他对我道:“你就放心回去好好休息、专心养伤,玉蓉她不会有事的。”

    “嗯。”告辞老者出了居民楼,却看到张怡菁正焦躁不安的在出租车旁边走来走去,看到我出来,她忙迎了上了:“柳叔,你到底来见什么人啊?”我阻止了她继续发问,轻声道:“怡菁,别问了,我现在跟你也说不清楚,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柳叔,你今天怎么怪怪的?这么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啊?”重新坐上了出租车之后,张怡菁还喋喋不休的说着。有点受不了她的聒噪,我就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于是我就问道:“怡菁,你兼职的那个公司怎么样了?”

    “不太妙,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到现在员工二月份的工资还没发呢?”张怡菁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现在公司里是人心浮动,很多人都在考虑离开公司,我也打算做完这个月就不做了。”我心中微微一动,追问道:“公司里的这些人素质怎么样?”

    “柳叔,你问这个干什么?”张怡菁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答道:“我记得我好像跟你说过一次,除了个别人之外,绝大部分都是非常不错的年青人。说真的,这几个月我跟他们还真学了不少东西,要不是公司现在这个样子,我还真不愿意离开呢。”

    “哦。”我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心中却暗暗起了个念头。可能不想在这个让她感到不愉快的话题上继续下去,张怡菁话题一转,追问起我和许祖雄结怨的经过来。我简单的将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张怡菁听后撇撇嘴道:“我说什么来着,果然是由那个梅家丫头引起的。”

    “怡菁,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老是要跟梅玉清过不去似的?”听出张怡菁话中的火药味,我苦笑着道:“连我现在都看开了,难道你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吗?”张怡菁微微摇了摇头道:“我倒也不是因为玲姨的事情而排斥她,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她们梅家的人给我的感觉就不好。”感觉不好?这话又是从何说起?我暗自摇了摇头。

    “对了,柳叔,你今天的反应怎么那么迟钝,让人欺近到身后都没有发觉?我一个劲的大声提醒你,你怎么还是被人打中了头部?”张怡菁突然问道,我苦笑道:“我坐在车里根本听不见你喊的什么,只看到你又是挥手,又是大喊,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我以为你有什么急事,所以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你身上,哪里还会想到背后会有人偷袭?”

    “这么说是怪我咯?”张怡菁有点不高兴的道;“我看到那辆面包车停在了你们后面,紧跟着就出来了四个拿大棒的家伙,看他们的架式就是冲你们的车去的,我好心提醒你们反倒错了?”我微微一笑道:“你别多心,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刚才还多亏你帮忙呢。”

    “是吗?”张怡菁听我这么说,脸色好看了不少。想了想,她又问道:“柳叔,你说那个人渣会不会再找你的麻烦?”我冷笑一声道:“我还没找他的麻烦,他还敢再找我的麻烦?哼,就算他不再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会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的。”看见前面的司机竖起了耳朵,好像在偷听我和张怡菁的对话,我伸手敲了敲的座椅后背:“老兄,好好开你的车。”

    张怡菁却是看都没看他,而是关切的望着我道:“柳叔,那个家伙的老爸在q市蛮有势力的,你可不要冲动。”我微微一笑道:“蛮有势力?哼,还不是权钱交易?不过钱并不是万能的,他们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怡菁,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柳叔,你为什么说的这么肯定?”张怡菁很疑惑的问道,我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她,而这时候出租车也停在了学校门口。下了车之后,我对张怡菁道:“要不要到我家去坐会,若兰这会肯定在家。”张怡菁想了想道:“不了,柳叔,我一会还得去公司一趟,过两天我再去看您吧。”

    “那就随你。”跟张怡菁在学校门口分手后,我独自向学校里走去。在宿舍楼下,我看到了梅玉清的车子,看样子她跟我们在医院门口分手之后,就来到了我家等我。不过我还忘了一个人,等我推开家里的门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三个姑娘时,我才想起了还有吴素馨这个让人头疼的任性丫头。

    “叔,你回来了,伤口还疼吗?”若兰抢先迎了上来,温柔关切的声音让我感到了丝丝的暖意,不过她那不避嫌疑的亲昵却让吴素馨瞪大了眼睛。我摇摇头示意她我没事,然后跟吴素馨和梅玉清两人打了个招呼,待我坐下之后,吴素馨向我道歉道:“柳叔,对不起,昨天是我太任性了。”咦,这丫头也懂得向人道歉,我看了一样旁边的梅玉清,有些恍然道:“玉清,是你跟她说了些什么吧?”

    梅玉清点点头道:“嗯,我告诉了素馨姐一些事情。”我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吴素馨却望着我问道:“柳叔,我妈她真的会没事吗?”虽然自己并没有任何把握,但看到吴素馨那患得患失的表情,我还是毫不迟疑的点点头道:“你就放心吧,你妈很快就会没事的。”

    “柳叔,谢谢你。”吴素馨很诚恳的对我说道,我坦然的接受了她的道谢。望着她那与程玉蓉极为相像的绝美面容,我突然有种非常奇特的感觉,感觉就像是冥冥中有只可以翻云覆雨的手特意安排一般,把我和她母亲的命运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兰儿,叔真对不住你啊。”在送走了吴素馨和梅玉清两个丫头后,我毫无保留的向若兰和盘托出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一方面,纸是包不住火的,梅玉清好像已经在我回家之前对若兰透露了些什么,即便我有心想瞒显然也是瞒不住的;另一方面,我也不想欺骗若兰和玉梅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因为我一直认为欺骗是感情的毒药,不管是以前对阿玲,还是对现在的若兰她们,我都不想有任何的欺骗,我想以后我也不会欺骗她们。

    “叔,你别这样说。”若兰仰起头轻轻在我的嘴上亲了一下,她的动作很小心,生怕一不小心触到了我的伤口,她的这份温柔让我心中的愧疚更增几分。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若兰幽幽道:“叔,虽然我做梦都想有一天能和你真正走进婚姻的殿堂,但是我很清楚一旦我们的关系被公开之后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我想我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被别人戳脊梁骨的现实。也许,我们可以搬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甚至我们可以出国,那样就不必承受千夫所指了,叔,不瞒你说,我真的产生过这种念头。”

    “兰儿,我……”我刚开口嘴就被若兰伸手掩住了,只听她柔声道:“叔,你听我说完。这种想法是在我还没有献身给你之前的幼稚想法,并不代表我现在的想法。虽然这种想法非常有诱惑力,但是却是太自私了。一方面,你不只属于我一个,你属于我们大家;另一方面,我有种感觉,你以后将会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若为了我的一点私心而让你陪我一起隐姓埋名,我想我也不会开心的。当然,这些都是不重要的理由,最重要的是因为我现在明白了,两颗心真正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有没有那样一张法律意义上的契约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幸福并不是靠契约带来的。”

    “叔,玉清是个率真的好姑娘,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非常爱你。”若兰的螓首靠在我的胸前,幽幽发香沁人心脾:“叔,或许你现在对于她的感情比较复杂,但我能够感觉到你其实是有点喜欢她的。叔,我想跟你说的是,我希望你能把对江阿姨的承诺忘掉,而真正用心去尝试爱她。”

    “兰儿,你真是个傻得让人心疼的傻丫头。”如果没有其他女人和我的纠葛,我和若兰也许会是非常幸福美满的一对,但是人是永远也不可能走回头路的,已经发生的事情是谁都没法去改变的,我能做到的只是用我的爱去呵护她们。我爱怜的在若兰那似火的樱唇上亲了一口,柔声道:“兰儿,为什么这么不遗余力的帮玉清说好话?”

    “也许因为我们之间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吧?”若兰轻笑一声道:“叔,我和玉清真的很谈得来的,那种感觉就像是两个多年的老朋友般,我是真心欢迎玉清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的,我想我妈还有莹莹、雅诗她们也一定很欢迎玉清的,唯一的障碍可能就是叔的心魔。常言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叔的心魔因她而起,当然也只能由她来解开了,这大概就是佛家所谓的「因果」吧?”

    阿玲被梅玉清撞死,然后梅玉清又成了我的新夫人,若事情真的照这样演变下去,那就真的成了一个轮回了,难道人世间真存在所谓的轮回吗?我在心中暗自咀嚼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也慢慢从心头升起,本来是一连串的偶然和巧合,回过头来看一切却又仿佛像是冥冥中刻意安排好的。正如若兰刚才所说的,我对江瑞香的那个承诺其实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我是否能够完全放开胸怀毫无芥蒂的接纳梅玉清,不然就算我真做到了对江瑞香的承诺,那也只会给梅玉清造成伤害。

    “叔,我得提醒你一句,对于江阿姨的行为,妈和刘姨恐怕会很不满。”心思灵慧的若兰好心的提醒我,我微微一怔,讶然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那你自己对这件事情又是怎么看的呢?”面对善解人意的若兰,即便谈论的是让我感到最糗的剃毛之事,我也并没有感到太尴尬。

    “我也感觉江阿姨有点过分,不过我多少能体会她当时的心境,所以我不会怪她。”若兰嘻嘻一笑道:“不过妈和刘姨她们的想法可能就跟我不同了,叔,你只要用心想一想,就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不禁恍然大悟,心中也不由得暗赞她的心思细腻。

    “她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作贱人?”玉怡一边为我擦洗着寸草不存的小弟弟,一边忿忿不平的道。而为我擦洗着后背的玉梅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十分难看的脸色也已经表达了她的态度。因为我的右手受了伤,所以洗澡之事就由二女代劳。一切正如我和若兰想象的那样,对于梅玉清的事情众女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对江瑞香的剃毛之举,却是反应各不相同。莹莹和雅诗两个小丫头毫无心机,对于我的「受辱」是善意的取笑;而对于玉怡和玉梅两人,却是非常的不满,对于二女的不满,我心中是暗自叫苦,心说:“江瑞香啊,江瑞香,你还真会给我找麻烦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