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三十三)最后的王牌
    三月,对于q市的人们来说意味着动荡和不安,但对于已经历了两年寒冬的中国股市来说,却是久违的春天终于来了。随着沪指一举突破一千七百点的大关,中国股市终于一扫长久以来的阴霾,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生机。既然股市的大盘都是这么强劲,手握股神的我自然是无往不利,投入股市中的资金也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到三月底的时候已经超过五千万了,说起来够吓人的,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看来什么东西多了都会腻啊,连钱也不例外。

    虽然在股市上所向披靡,但是程玉蓉的事情却搞得我们一家人心里都不痛快,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我们都把程玉蓉当成了是自己的亲人吧。在得知自己母亲被移送司法机关的消息之后,程玉蓉的女儿吴素馨也从省城赶了过来,她和校长常玉珍两人到处托人打听程玉蓉的消息,但是却都徒劳无功,因为相关的当事人都怕在这种敏感的时刻惹火烧身,谁都不愿意透露更多的细节。

    在吴素馨提出跟自己母亲见面的要求被有关部门驳回之后,我们以吴素馨的名义为程玉蓉聘请了一名律师,然后向司法机关提出了对程玉蓉取保候审的申请。虽然不出我们意料的取保候审申请被驳回,但是没想到连律师申请会见程玉蓉的要求也没有成功,倒不是有关部门故意为难,而是程玉蓉自己拒绝了见面请求,这让我们颇感意外;不过程玉蓉也透过工作人员的口向我们转达了「她现在一切都好」的信息,让我们多少也安了些心,惟有吴素馨对于自己母亲的行为还耿耿于怀,在回来的路上还直埋怨:“我妈也真是的,她到底想什么啊,怎么连我们都不肯见啊?”

    “会不会是蓉姨她……不好意思见我们?”一直低头沉思不语的若兰突然插了一句,大家闻言都是一愣,吴素馨有点怀疑的道:“不会吧?”虽然她是怀疑的口气,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暴露了她内心真实的想法,显然她也没有自信。

    除了那位我们聘请的方律师已经先行离开之外,陪吴素馨一起去见她母亲的还有我、若兰和校长常玉珍,本来常玉珍是满心希望能见程玉蓉一面的,所以才暂时抛开了繁忙的校务陪我们一起去见程玉蓉。但她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让她的心情颇有些郁闷,一路上都是一言不发,此刻听到二女的对话,她皱着眉头接过话头道:“素馨,我看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你妈那个人很好强的,她肯定不愿意让我们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

    吴素馨沉默了一会,很苦恼的说道:“那她也不能这样啊,我可是她的女儿啊,她不应该连我也不见啊,难道说她怕我们不相信她?”看到这个靓丽的少女陷入了无尽的苦恼当中,我忍不住劝道:“素馨,别瞎猜了,虽然我跟你妈只见过几面,但我相信她不会是因为面子问题而拒绝跟我们见面,我想她一定有她的道理。”

    “哦?柳叔,你为什么这么说呢?”吴素馨精神一震,急急的望着我追问道。视线从她那与乃母颇为相肖的美丽面庞上掠过,我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道:“素馨,你仔细想一想,如果说你妈真的是被人陷害了,那受了冤屈的她这个时候应该最希望见到自己的亲人,她怎么会因为微不足道的面子问题而拒绝跟我们见面,除非她真的做过那些事情……”

    “这不可能。”吴素馨大声叫了起来,惹得路人都向我们投过了异样的目光。吴素馨话才出口,也觉察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她俏脸微红,有点不好意思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声说道:“柳叔,我不相信我妈会做出那些事情,那些污七八糟的谣言打死我也不相信……”

    “不光你不信,我们大家也都不相信。”我点了点头,给了吴素馨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低声道:“所以我才说你妈一定另有打算啊,原本我还非常担心你妈的处境,现在我倒不是那么担心了,从你妈的反应来看,她似乎对自己的处境并不担心……”

    “柳叔,你是说?”吴素馨面现一丝惊喜,望着我追问道。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我相信在场的几人都明白了我想说什么。原本我心里还有一丝怀疑,程玉蓉怎么说也是省纪委的一面旗帜,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被自己的对手给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现在看来事情似乎还并没有糟糕到不可挽回的境地,程玉蓉手里似乎还有牌可出,只是不知道她最后的王牌会是什么?

    等待,永远是一件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事情,但很多时候除了等待你几乎不能够做什么,我们现在就处在这种境地当中。虽然经过我们大家的开导之后,吴素馨的心情不再那么沉重,但是她却怎么也不肯回省城,而是不顾自己的学业滞留在了q市。四月一日这天下午,我正一个人在家里盘点上个月在股市里的收获,吴素馨找上门来,进了屋她开门见山的对我道:“柳叔,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我微感讶异的说道,一时猜不到她想让我帮什么忙,但是她的回答马上消除了我心中的疑惑:“柳叔,我想请你带我去看看梅家的人,我想代我妈跟她们道声歉,你觉得合适吗?”对啊,梅家,我心中不禁一动,我怎么把梅家给忘了?说不定能从她们那里找到线索呢。我点了点头道:“你去见见梅家母女也好,但愿她们别听信了那些传言……”

    “请问你们找谁?”虽然只来过一次,但凭着印象我和吴素馨还是很顺利的找到了梅家的别墅,但给我们开门的却是一位有些面生的美丽少妇,看上去她似乎还不到三十岁,身材却极为惹火,无论是高耸的乳房和浑圆的臀部,还是性感的红唇和白皙的肌肤,都给人一种天生的诱惑。在我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冷冷的打量着我和若兰,眼神里充满了戒备。

    “小姨,是谁啊?”随着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梅玉清美丽的娇靥也出现在我们面前,多日不见,她姣美的面容似乎有些许憔悴,看来家庭发生的剧变对她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当她的视线看到我的时候,梅玉清的眼睛陡然一亮,略带惊喜的道:“是你?”

    “玉清,你们认识?”少妇带着审视的目光盯着我,口中却向梅玉清问道,从刚才梅玉清对她的称呼来看,她应该就是江瑞香的妹妹,也就是这次跟梅氏父子一起遇害的那个童自刚的妻子江瑞珠。还真看不出来,她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身材保养的还真好。

    “小姨,这位就是我常跟你说起的那位柳……柳老师啦……”在向江瑞珠介绍我的时候,梅玉清显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停顿了一下才说了个「柳老师」,仔细想想好像除了最开始有几次她是用「柳老师」这个称谓来称呼我之外,其他大多数时候她跟我说话时并没有使用任何称谓。

    “柳玉麟,不过不当老师已经很久了。”望着江瑞珠那美丽却没有一丝笑容的脸庞,我伸出了手。在伸出手的同时,我突然想起自己说话的口吻就像「英雄本色」当中的那句台词:「阿sir,我不当老大已经很久了!」心中不禁有种想笑的感觉。江瑞珠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伸出纤纤玉手跟我礼节性的握了一下手:“江瑞珠,玉清的小姨。”

    “吴素馨,我一位朋友的女儿。”我指着身旁的吴素馨向梅玉清和江瑞珠两人介绍道,三女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就彼此盯着对方打量起来了。感受到三女之间那微妙的气氛,我不由暗自摇了摇头,心说:“难道女人看到漂亮同性的时候都是这般深怀戒心吗?”

    “柳先生,吴小姐,请进吧。”江瑞珠首先回过神来,招呼我们进屋。请我们在大厅坐下之后,梅玉清忙着给我们倒茶,而江瑞珠则上楼去叫江瑞香、莫雨晴婆媳。趁着梅玉清给我们倒茶的当儿,吴素馨好奇的四处打量着屋里的摆设和布置,而我则在考虑呆会怎么跟梅氏母女点明吴素馨的身份,同时我还很想了解一下有关梅氏父子的事情,但是不知道能否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来,请喝茶。”一身休闲装的梅玉清将手中的两杯茶分别递给我和吴素馨,有钱人家还真是不一样,这茶杯接到手里,我已经闻到了一股淡雅的茶香,头脑也为之一清。说了声谢谢,我迫不及待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哇,好苦啊,我差点没把嘴里的茶水给吐出来。看到我的反应,梅玉清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笑着解释道:“这是上等的「苦观音」,刚入口的时候很苦,但再回味时却是香甜无比。”其实不用她说,我已经体会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香甜感觉在口腔中蔓延开来,这倒真是契合了「苦尽甘来」之意境。

    旁边的吴素馨听到我和梅玉清的对话,有点不相信的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感受了一翻苦尽甘来的滋味之后,忍不住赞叹道:“真是好茶。”梅玉清微微一笑,正待说什么,却突然转头朝楼梯口方向望去,我和吴素馨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转过了头。

    出现在楼梯口的是江瑞香、江瑞珠和莫雨晴三人,江氏姐妹走在前面,而莫雨晴跟在两人身后。这是我时隔近半年之后再次见到江瑞香,看上去她曾经光彩照人的娇靥似乎略显憔悴,秀眉轻颦,似乎笼罩着一种浓烈得化不开的哀怨。在我望向她的时候,她也正向我看来,我们的视线在空中一触即分,在那一瞬间我注意到了她躲避我的眼神和她微微发红的娇靥:“原来是柳先生呐,今天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啊?”

    咦?江瑞香说话的这口气不对啊,在场众人听着都是一愣,这哪像是招待客人的口气啊,分明是在怪我没早来看她们嘛,我和吴素馨都不禁愕然站了起来。也许是察觉到了不妥,她马上又掩饰的说道:“你们快请坐,我是开玩笑的,我是想说前两天你不是让若兰和莹莹来看过我们吗,今天怎么还自己亲自跑来?还有这位小姐是……”她指着吴素馨问道,虽然她掩饰得快,但她洁白如玉的俏脸上已然染上了一层红晕。站在她身旁的江瑞珠也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些许讶异和好奇的成分。

    “你是瑞香阿姨吧?我叫吴素馨。”吴素馨跑到了江瑞香的面前,很乖巧的说道,还真看不出来她还有这么乖巧的一面。江瑞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牵着吴素馨的手向我们走来,同时口中还称赞着吴素馨的美貌:“真漂亮,今年多大了?”

    “二十。”吴素馨被称赞得有点不好意思,小脸也有点红了。以我的观点来看的话,现场的五个女人都可称之为美女,但要真分出个高下的话,还是吴素馨和江瑞珠两人要更胜一筹;吴素馨的高人之处在于不仅拥有天使般美丽的相貌,更在于她继承自乃母的独特气质,让人感觉是天生丽质;而江瑞珠则完全是另外一种类型,成熟、丰满、性感、惹火,给人的感觉是天生尤物;相比之下,江瑞香、梅玉清、莫雨晴虽然也都是不多见的大美女,但比之吴素馨和江瑞珠两人还是显得略逊一筹。

    宾主各自落座寒暄了一番之后,江瑞香首先忍不住问起了我此来的目的:“柳先生,看你魂不守舍、心不在焉的样子,你们今天恐怕不是专门来看我们母女的吧?”我苦笑了一下,摸着鼻子道:“大姐,你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这「柳先生」三个字听着实在太别扭了,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噗哧」一声,是一直没有开口的莫雨晴首先忍不住笑出了声,跟着梅玉清、吴素馨、江瑞珠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的吗?”江瑞香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微微一笑道:“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小柳好了。”小柳?饶了我吧,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被人叫成小柳,那感觉别提有多别扭了。看到我的脸都快变成苦瓜了,江瑞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少有的微笑,她轻笑道:“跟你开个玩笑呐,玉麟,你现在该可以跟我们说了吧?”

    我点点头,朝吴素馨使了个眼色,有些怯怯的看了我一眼,吴素馨有些吞吞吐吐的朝梅氏众女道:“瑞香阿姨、瑞珠阿姨,还有雨晴姐姐、玉清妹妹,今天是我让柳叔带我来的,一来是看看你们,二来是想代我妈妈像你们说声抱歉。”

    “抱歉?你妈?”梅氏众女都是一愣,江瑞珠首先忍不住问道。吴素馨好像有点缺乏勇气跟对方对视似的,低头呐呐答道:“我妈叫程玉蓉,就是现在已身陷囹圄的那个调查组组长。”

    “什么?”梅氏众女都是大吃一惊,江氏姐妹更是一下子站了起来,众女的目光也一下子全聚集到了吴素馨的身上。一瞬间,室内的温度好像一下子就降到了冰点似的,连我都感觉有些凉飕飕的,刚才还融洽无比的气氛如今已经是烟消云散。看到吴素馨咬着嘴唇一副受气包的样子,我忍不住对江瑞香说道:“大姐,我不知道你们对外面的那些传言是怎么看的,但是我相信你们梅家的人绝对不是素馨她母亲干的,我想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的。”

    听我这么一说,梅家众女脸上的神情缓和了许多,梅玉清像是在给我帮腔似的:“说句心里话,我也不太相信外面那些传言,我想一个纪委副书记还不会笨到干出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就算她真的想置我爸他们于死地,也完全用不着把自己给搭进去。”

    “是啊,我也相信素馨她母亲是被人陷害的。”看到梅玉清帮我说话,我趁热打铁的道:“今天我带素馨来看你们,一是素馨她想代她母亲跟你们说声抱歉,二是我想问问你们是否知道什么线索,看能不能对素馨她母亲现在的处境有所帮助,我想你们也一定希望早日弄清楚事实的真相吧?”

    “哦,我说你怎么今天这么好心来看我们,闹了半天你原来是来帮那个害得我们家破人亡的女人做说客的啊?”听了我的话之后,脸色已经趋于正常的江瑞香脸色不禁大变,冷笑着对我说道:“对不起,柳先生,您和这位吴小姐还是请回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呃,她还毫不留情面的向我们下逐客令了,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吧?说完她看也不看我们,转身就向楼梯口走去,莫雨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向江瑞香追去:“婆婆……”江瑞珠脸上带着一种颇堪玩味的表情瞟了我一眼,也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去,留下我、吴素馨和梅玉清三个人面面相觑。

    “这……这是怎么啦?我说错什么啦?”我有些莫名其妙的道,梅玉清苦笑了一下,对我们道:“对不起,我妈她最近的情绪有点不太稳定,我也不知她是怎么了,也许她还无法面对爸爸和哥哥遇害的现实吧?算了,我送你们出去吧,真不好意思,让你们白跑一趟。”

    “玉清妹妹,你真的相信我妈是清白的吗?”在门口吴素馨拉着梅玉清问道,梅玉清点点头又摇摇头道:“这个案子里面的疑点实在太多了,只是事情的发展太匪夷所思了,我听说你妈她自己已经承认了,所以才会这么快的就立案了,反正我现在无法分辩哪些事情是真的,哪些事情是假的。”吴素馨默然了,她何尝不是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供认不讳,打死她也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干出那样的事情来。

    “玉清,你回去吧。”在别墅门口,我们和梅玉清告别。虽然今天我主要的目的只是带素馨来跟梅家母女见见面,并未对找到什么线索抱多大期望,但是出现这样的结局还是让我始料不及,我没想到江瑞香会突然翻脸,而且是这么毫不留情面。

    低着头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才猛然想起,已经很久没听见吴素馨说话了,我扭头一看,却见她正歪着脑袋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我,我疑惑的问道:“素馨,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吴素馨微微一笑,咬着嘴唇轻声问我道:“柳叔,你跟瑞香阿姨之间是不是曾经发生过什么?”

    “胡说,小孩子别打听大人的事情。”我板起脸一副教训人的样子,只是我却忘了吴素馨早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只听她噗哧一笑道:“柳叔,你可别搞错了,我可已经是成年人了。”说到这里撇撇嘴道:“柳叔,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个两三分。柳叔,我真没想到,你原来是这么花心的人,居然跟瑞香阿姨也有一腿。”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和玉清她妈之间清清白白的。”我有些恼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吴素馨。看到我真的生气了,吴素馨也不敢再说什么,吐吐舌头乖巧的道:“柳叔,你别生气嘛,我不说就是了嘛。”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心中的气恼也消去了不少。仔细想想,我和江瑞香之间虽然没有发生什么越轨的事情,但是要说清清白白恐怕也值得怀疑,毕竟我们几乎是肉帛相见过。

    看到我久久不发一言,吴素馨有点不太确定的道:“柳叔,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我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笑骂道:“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小气?”吴素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俏皮吐吐舌头,想了想又道:“柳叔,那我妈的事情怎么办?”

    “等。”我只说了一个字,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除了等待好像也做不了什么,吴素馨也默然了。回到家,若兰已经上完课回来了,看到我和吴素馨,她有些惊奇的道:“叔,你和素馨姐去哪里了?怎么都是一脸的不高兴?”

    “瞧你说的,我哪有不高兴啊?”我笑着摇了摇头,我倒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即便是江瑞香那样翻脸对我们,谁让我去揭人家的伤疤呢?虽然江瑞香的反应显得有些过度,但想想阿玲去世后的那段时间的反应,我也就释然了。虽然江瑞香和她丈夫之间的感情无法跟我和阿玲之间的感情相提并论,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她还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与妹夫两位亲人。

    “若兰妹妹,我跟你说啊……”两个年龄相若的女孩子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无心偷听两个女孩子的谈话,所以自己走到了窗户前,望着窗外的天空发起了呆。我在脑海里把梅氏父子遇害前后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重新过了一遍,猜想着是谁要除掉梅氏父子。从我们知道的情况来分析的话,几乎可以肯定程玉蓉的调查组里有内鬼,而能够在程玉蓉的身边安插自己的人,这本身就说明了这人的份量,想通这点,我不禁又为程玉蓉的处境担心了起来。

    “叔,你在想什么?”一具丰满的娇躯从背后贴上了我,同时一双雪藕般的柔荑也从背后搂住了我的脖子,不用说除了若兰不可能是别人。我反手搂住她丰满的臀部,随口问道:“素馨呢?”若兰伸出香舌在我的耳垂上轻舔了一下,腻声道:“早走了。”

    我偏头在若兰那吹弹得破、白玉般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柔声问道:“你们两个刚才在说什么,说的那么投机?”若兰俏皮的用牙齿在我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用一种醋意十足的口气说道:“叔,素馨姐刚才向我举报,说你看到梅家那位小姨的时候,眼睛都看直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是不是真的?”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转过身将若兰丰满的胴体揽入了怀中,在她那噘起的殷红小嘴上狠狠亲了一下后笑问道:“兰儿,你吃醋了吗?我可没想到你还会吃醋,素馨这不是在害我嘛。”若兰仰起小嘴回亲了我一下,甜甜一笑道:“我怎么会因为素馨姐的玩笑而吃醋呢,不过……”若兰的脸色一整,很认真的说道:“不过如果叔你见一个爱一个或者是把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家的话,那我可真的会吃醋哦,而且是大大的吃醋哦。”

    “哦?”我抱着若兰坐回了沙发,听她说得有趣,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个大大的吃醋法,说来我听听。”若兰嘻嘻一笑道:“那我就出去找八个,不,十个情人,气死你。”我低头作沉思状,然后一本正经的道:“八个,不,十个,你受得了吗?”

    “噗哧……”若兰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举起粉拳狠狠的捶了我一下,娇嗔道:“叔,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朝她一龇牙道:“谁说的?你看我这满口都是上好的象牙,嘿,牙好胃口就好,吃饭倍香,身体倍棒……”若兰笑不可抑,瘫倒在我怀里。

    笑闹过后,若兰从我怀里抬起头道:“叔,你知道我今天回来时碰到了什么人吗?”我笑着摇了摇头,若兰继续说道:“我碰到了那位赵大记者,我看到她和一个男孩手牵手很亲密的走在一起。”我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上次我们俩不也看见过她和她男朋友互相搂着腰在大街上走吗?”

    “可是这次的男孩换了呃,不是上次那个。”若兰没好气白了我一眼道,我微微一怔,然后笑道:“怪不得小玉跟我说,她这位表姐换男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的速度还快,我本来以为她是在开玩笑,现在看来这位赵大记者还真是一位新新人类啊。”

    “叔,那你怎么看待她这种对感情的态度呢?”若兰很感兴趣的问道,我微微一笑道:“这很正常嘛,至少比你和我之间的感情要正常,我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态,但可以肯定的是她还没有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男孩,等到有一天她遇上自己的白马王子,她自然就会停止玩这种爱情游戏。我记得香港有位姓何的女星,年轻的时候什么都追求完美,在十六岁那年一口气结交了42个男友,平均八九天就换一个,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让她动心,而她自己却慢慢患上悒郁症,直到遇到她现在的丈夫,一切才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若兰默默的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突然抬起头望着我问道:“叔,要是……要是有一天我真的喜欢上别人,你会不会伤心?”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当然会伤心,但是我会祝福你们,然后从你的生活当中消失。”

    “为什么?”怀里的若兰娇躯一震,问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爱怜的看着怀中这朵已经为我绽放的鲜花,我轻叹一声道:“兰儿,你看叔都是奔四十的人了,而你还正是花容玉貌年纪,叔能够拥有你一时已经非常满足了,哪敢再奢求拥有你一世。”

    “叔,瞧你说的老气横秋的,好像你真的已经七老八十似的。”若兰嗔怪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俏脸微红的说道:“叔,说真的,我觉得你像越来越年轻似的,一点都不像三十多岁的人。”我微微摇了摇头,低下头在她的额头轻轻吻了一口道:“兰儿,别安慰我了,岁月不饶人呐,任何人也无法消除岁月加诸于人身上的痕迹啊。”

    “叔,我是说真的,难道你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若兰急急分辩道:“不光是我这么觉得,妈妈她们也是这么觉得的。”听到若兰说的这么肯定,我不禁也有一丝动摇起来,难道真的像她说的,我越活越年轻了?那不成了时光倒流了?看到我将信将疑的神情,若兰轻声说道:“叔,我确信在你身上的确发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不仅如此,就连我们这些跟你有过亲密接触的人也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叔,难道你真的一点都没察觉吗?”

    看到我愕然摇了摇头,若兰羞涩一笑道:“你没发现妈妈她们眼角的皱纹都快没了吗?你也没发现我们的皮肤比以前更光滑了吗?”我怔怔的想了想,然后说道:“唉,你这么一说倒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不过中国的道家早就有阴阳和合之说,有男人雨露滋润的女人本来就会变得更漂亮的,你说是不是?”若兰俏脸羞红,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是把发烫的娇靥静静的埋在了我的怀里。

    “兰儿,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干什么?”爱怜的看着像小猫一样窝在我怀里的若兰,我轻轻拍着她的秀背问道。若兰从我怀里仰起了小脸,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后道:“我也没想好,反正我不会每天无所事事的,我要努力让自己过得更充实一些。”

    “哦,没想好?我倒是有个想法。”看到若兰的好奇心已经被我吊了起来,我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道:“你不是正在学工商管理的课程嘛,光有理论没有实践显然是没有用的,你看咱们现在也有钱了,我想要么咱们自己开个公司,要么干脆买个小公司,让你先玩玩,积累积累经验。”

    “啊?这……我行吗?”若兰显得很没自信,但是从她的眼神当中,我看得出她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跃跃欲试了。我有些好笑的道:“你这是怎么啦,这还没开始干自己先就没了自信,那怎么行?兰儿,谁都不是天生的企业家,何况又没人要你非挣钱不可,就是赔钱也没关系嘛,就当是交学费了。”

    “那怎么行,我朱若兰可不能让人看笑话,要是公司赔了钱我还有什么面目见江东父老啊?”若兰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我知道她是认真的,想不到我一句安慰的话倒激起了她的斗志,这倒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若兰看我带着笑谑的眼神看着她,俏脸又是一红,想了想又有点不放心的道:“叔,你不会哄我吧,你说话可要算数哦。”

    “嘿,连我都不相信了啊?”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若兰忙低下头亲了我一口,娇声道:“叔,你别这么小气嘛,人家是太兴奋了耶。”说着她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主意,然后望着我道:“叔,你饿不饿,我到厨房去做东西给你吃好不好?”

    “什么?你下厨房?”我吃惊的连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一脸不可思议的道:“这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吧,我们朱大小姐也会下厨房?”若兰从我身上爬了下来,朝我嫣然一笑,然后转身袅袅走进厨房,一副「你等着瞧好了」的神态。虽然看部落www.cangshu728.c0m见若兰是一副信心爆棚的样子,但是我却还是心中忐忑,暗自祈祷不已。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四月七日这天下午,我突然接到了方律师的电话,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久违了程玉蓉。不过见到她的时候,我、吴素馨和方律师都小小吃了一惊,因为我们见到的是一个一身休闲装打扮,正在轻松的翻阅时装杂志的丽人。吴素馨首先忍不住埋怨乃母道:“妈,你倒真是悠闲啊,却把我们给急死了。”

    “谁让你急的,我不是让人告诉你们我很好了吗?”程玉蓉的一句话噎得自己女儿说不出话来,吴素馨有些气鼓鼓的坐到了一边,看到这对母女的斗嘴,我不禁暗自摇了摇头。向我和方律师分别打过招呼之后,程玉蓉笑着拉过仍旧气鼓鼓的女儿的手,轻轻拍了拍道:“这么不经逗啊,还生妈妈的气啊?”

    “你还说呢,一点都不体谅别人的心情。”吴素馨有些不满的嘟囔道,程玉蓉笑着道:“好、好,是妈不对好不好,别生气啦。”吴素馨当然不会因这小事而生气,她望着自己的母亲很严肃的问道:“妈,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情?”

    听见吴素馨问出这个问题,我和方律师不禁对视了一眼,这个问题同样是我们最想知道的。程玉蓉的目光从自己女儿的脸上移到了我的脸上,然后又从方律师的脸上掠过,最后又停留在了吴素馨的脸上。室内一下子静寂如水,每个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从吴素馨有些粗重的呼吸声中,我知道她现在一定很紧张,我能够体会她现在的心情,她现在是既期待又害怕知道答案。目光在吴素馨的脸上停留了好久,程玉蓉才轻启樱唇,很清晰的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妈,你吓死我了。”吴素馨忍不住抱住了自己的母亲,如释重负的道:“我就知道妈妈不可能干出那些事情的,我就知道……”程玉蓉轻轻的抱着自己的女儿,眼神中透着份溺爱。虽然心中很想知道程玉蓉突然叫我们来的用意,但是看到母女相拥的动人场面,我和方律师都不忍心惊醒她们,所以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良久之后,程玉蓉将女儿从自己怀中扶了起来,爱怜的为她拨了拨额头的刘海,然后才抬起头对跟我站在一起的方律师道:“方律师,能不能请你和小女离开一下,我想和柳先生单独谈谈。”

    “好的。”方律师很识趣的走到了门外,而吴素馨却有点不太高兴了,小嘴也噘起了老高:“妈——”程玉蓉没有跟她解释什么,只是轻轻的瞪了她一眼,吴素馨看看我又看看自己母亲,狠狠的跺了跺脚,不情不愿的起身离去,留下我和程玉蓉独处。看到女儿的背影消失在门户,程玉蓉才收回目光投向坐在她对面的我,她自嘲的笑了笑道:“玉麟,想不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形下见面,让你看笑话了。”

    “唉,我说大姐,你还真沉得住气啊。”对于程玉蓉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再过十天就要开庭了,你还像个没事人似的,我真是服了你。”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大姐,你今天把我们找来,总该不会只是想跟我们聊聊家常吧?”

    “当然不是。”程玉蓉的脸色一整,盯着我道:“玉麟,我这次可真的惹上大麻烦了。”我不禁一震,心中也是一沉,心中也有点恍然刚才她那轻松的姿态可能是做个自己女儿看的了。望着她又恢复了冷艳的面庞,我沉声问道:“大姐,你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了,怎么这次会这么不小心?”

    “不小心?”轻轻摇了摇头,程玉蓉面带苦笑的反问道:“玉麟,你知道人类的什么行为是最不能让人原谅的吗?”看到我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她轻轻点了点头,有些悲愤的道:“不错,就是背叛。”稍微停顿了一下,她轻声继续道:“第一次来q市碰到杀手后,我就知道纪委内部出了内鬼,所以这次组成调查组的人员都是我亲自挑选的,但是我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自己最信赖的人,一个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也被大家公认为很有前途的纪检干部,却在我的背后狠狠捅了我一刀,你说我还能埋怨谁?我有目如盲,竟然对自己身边的内鬼一无察觉,相反还对他信任有加,弄到如今这个地步也是咎由自取。”

    “那位新来的纪委副书记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被收买了?”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程玉蓉的俏脸突然一红,冷声道:“别提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提到他我就想吐,真不知道我们纪委里面怎么会出现他这种败类。”看到我一脸的不解,程玉蓉歉意的笑笑道:“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了。”从程玉蓉的口气和反应当中,我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看来这位姓牛的纪委副书记一定做过什么让人感到恶心的事情。

    “玉麟,你肯定感到很奇怪吧?为什么上次你们来看我,我却没有见你们吧?”程玉蓉看我没说什么,主动换了个话题。我轻轻点了点头,等着她继续往下说,只听她道:“其实很简单,因为那时候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当中,我怕你们不明究竟之下乱说话,所以就没跟你们见面。”听到她的话,我不禁本能的看了看四周,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监视器之类的东西。看到我的举动,程玉蓉显然也明白了我的用意,她轻声道:“你不用看了,这里没有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感到很奇怪是吧?”程玉蓉好像是猜到了我的心思,不过她并没有正面解答我的疑惑,而是冲我笑了笑,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这世界总有阳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反之亦然。”简单的一句话,却解答了我心中许多的疑惑,我心情轻松了些,低声问道:“大姐,那你们到底掌握了对手的多少罪证呢?”

    程玉蓉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些自责的道:“本来我们的确是掌握了很多线索,但当时出于怕打草惊蛇的考虑,所以我们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准备把网张开然后一网打尽。后来我察觉到对方有除掉梅氏父子的企图,所以当机立断的申请逮捕了梅氏父子,原本是想保护梅氏父子这重要的线索,但是没想到我这招却正好中了敌人一石二鸟之计,等于是自己伸出脖子让人砍。”稍作停顿,她继续说道:“后来看情势非常不利,我只好出来承担了所有的罪行,以便能给自己的同志争取调查的时间。不过由于出卖我们的人对我们掌握的情报太清楚了,因此很多线索都被对手给掐断而无法继续调查下去,对手这招还真高啊,只靠安插在我们身边的这个人,就给予了我们致命的打击……”

    “那……那你们难道一点罪证都没掌握?”我的心不禁一沉,从程玉蓉低沉的语气当中,我感到了事态的严重。程玉蓉微微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轻声道:“那当然不会,但我们手里已经掌握的证据还不足以让对手遭受致命打击,对方的主要认为在需要的时候还可以采用「丢车保帅」的策略脱身,而一旦让对方的老帅脱身,那我们可真的就万劫不复了……”

    “那……那你们岂不是非常危险?”虽然内心非常不情愿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我还是说了出来。程玉蓉点了点头道:“不错,如果我们不能掌握更有力的证据,那我们的确会非常危险,而我更将是首当其冲遭到对方最猛烈的报复,不过……”她话锋突然一转,紧紧盯着我道:“不过我们并不是没有机会,我们手里还有最后的一张王牌。”

    “最后的王牌?”我浑身一震,情绪也一下子上来了。程玉蓉的眼神里突然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她盯着我道:“不错,最后的王牌,想知道我手中的这张王牌是什么吗?”看到我点了点头,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就在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笑的时候,她突然伸手一指我,一字一顿的道:“最——后——的——王——牌——就是——你——”

    “啊?!”我毫无形象的大张着嘴,脑中也陷入了一片空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