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二十八)真实的谎言
    “爸,你等等我们啊…”莹莹气喘吁吁的在背后叫着,我却恍如没有听见般依旧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脑海中还一直浮现着从报纸上看到的那个让我触目心惊的新闻标题:「凶残匪徒财迷心窍丧失人性,柔弱女子血染街头生命垂危。」

    让我感到心惊的不仅是因为事件的本身,更是因为事件中的女主角就是晓燕的母亲梁婉卿,那个身材娇小的柔弱女子。

    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它总是在不期然间将不幸带到你的身边。虽然现在的我对于人的生老病死和人生的各种际遇已经有着一份异于常人的超脱,但是发生在梁婉卿身上的不幸却还是让我怎么也接受不了。

    我无法理解命运为什么会如此的不公,为什么像梁婉卿这样柔弱善良的女子会遭受如此的不幸;我更加不能理解为什么贪婪竟可以让人丧失人性若斯,以致为了区区的几万块钱而对一个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疯狂的挥起了手中的屠刀。

    从报纸上的报道来看,事情应该是发生在昨天的上午十点半左右(差不多正好是我们一家人到达「梦幻山庄」度假村的时候),身为市印刷厂会计的梁婉卿到工商银行取了一笔准备用来给工人发放工资和年终奖金的款子,在她走出银行不久就遭到的飞车抢包贼从侧后方的袭击。

    由于她背包的带子缠住了她的胳膊,匪徒没有能一下子将包抢走,而梁婉卿也被摩托车给带倒在了地上。倒在地上的梁婉卿大声呼救,同时死死的抓住背包带。抢包的青年开着摩托车拖着梁婉卿的身体前行了一段距离,见并没有如预想中将背包到扯断,就穷凶极恶的取出了藏在身上的凶器,对倒在地上的梁婉卿连砍数刀,梁婉卿身负重伤,倒在了血泊当中……

    匆匆向护士小姐问清楚了梁婉卿的病房号后,我就急匆匆的向住院部赶去,身后的众女早已是气喘吁吁,她们要一路小跑才能跟上我的脚步。

    梁婉卿的病房位于住院部的一楼,当先走进大楼的我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走廊尽头的晓燕,她正趴在一间病房的窗户上,双肩还抽动不已,显然正在哭泣。

    整个住院部大楼显得非常安静,空旷的走廊里除了晓燕之外也看不到别人,从我站立之处望去,形单影只的晓燕显得是那么的孤苦无依,一瞬间我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好像看透了晓燕那被无尽的悲伤和强烈的无助感所充满的心灵,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难以言谕的伤感。

    “爸……”晓燕终于发现了我们这群不速之客,隔着老远她就带着哭音向我奔来;当我看到她那红肿的双眼和如梨花带雨般的娇靥时,我的心中不由一阵揪痛。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发现了一个救生圈一样,晓燕飞扑到了我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搂着我失声痛哭起来:“爸……我妈她……”

    “好孩子,快别哭了,我们都知道了,你妈她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轻轻的拍着怀里痛哭的晓燕,心中感觉很不好受。看到晓燕伤心欲绝的样子,身边的众女也不禁黯然神伤,尤其雅诗和晓燕这两个小丫头更是差点陪着晓燕掉起眼泪来。

    因为刚才从护士的口中我们已经知道梁婉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身体还非常虚弱,所以我们就没有进病房里去。隔着几乎透明的窗玻璃,我们看到梁婉卿静静的躺在雪白床单的病床上,因为被单遮盖的缘故,我们无法看到她身上的伤口包扎情况,只能从鼓起的被子形状猜测一二。看上去她的神情很安祥,但是脸色却跟身下雪白的床单似的,苍白得有些吓人。

    “晓燕,你妈妈醒来过吗?”我一边替仍在抽泣的晓燕擦着脸上的泪痕,一边柔声的问道。

    晓燕轻轻摇了摇头,带着哭音回答我道:“妈妈从昨天到现在都还没醒过,医生说她失血过多,身体太虚弱了……爸,我好怕……”

    “好孩子,别怕,你妈妈那么好的人,她一定会挺过来的。”玉梅把晓燕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柔声的安慰着。

    一旁的雅诗也牵着晓燕的手,安慰她道:“晓燕,你别太担心了,伯母她会慢慢好起来的……”晓燕红着眼睛轻轻点了点头,渐渐停止了抽泣。

    看看楚楚可怜的晓燕,再看看躺在病床上的梁婉卿,我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为这对母女的命运多桀而叹息不已。

    虽然我一直拒绝相信人的命运是预先安排好的,但是人与人的际遇不同的确有如天壤之别;有些人从一生下来就锦衣玉食,一生安逸享乐;而有些人则是一降临这个世界就多灾多难,一生颠沛流离。

    虽然古语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之说,而且的确有不少人能够历经磨难之后终成大器,但是从宏观上整体来看,这些能够脱颖而出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更多的还是那些遭受磨难而又无力自救的弱势群体,他们往往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命运」强加于他们身上的厄运所带来的痛苦,除非有人能够向他们伸出援助的手。

    “晓燕,你妈妈所在的印刷厂有人来过吗?”低头沉吟了一会,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来。

    晓燕从玉梅的怀中抬起头,望着我点了点头道:“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都有印刷厂的人来看过。”稍微停顿了一下,晓燕又补充道:“哦,对了,我妈的住院押金也是印刷厂给交的。”

    我低哦一声,心中暗自点了点头,于是招呼众人就在走廊里的长椅上坐下,又让晓燕把她妈妈出事之后的事情给我们讲了一遍,发现跟我们从报纸上看到的并无太大出入。

    从晓燕的口中,我们还知道了梁婉卿只差一点就被刺中了心脏,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对此刘玉怡连连感叹道:“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好人的。”我闻言不禁暗自摇了摇头,老天爷要真是保佑好人的话,也就不会让梁婉卿这柔弱女子遭受这血光之灾了。有句古语说得好,「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看来老天爷不是个天生的瞎子就一定是个有目如盲的睁眼瞎,与其指望什么狗屁老天的庇佑,还不如靠自己来得实在。

    看看身边面现疲态的众女都默不做声,我沉吟着对玉梅说道:“玉梅,不如你带着她们回家休息去吧,我留在这儿陪着晓燕就行了。”不经意间想起明天就是大年除夕了,我猛然醒悟今天医院里为什么这么冷清,心情也一下子跌到了谷底,我想恁是谁在这种时候碰上这种事情都会感到很郁闷的。

    “玉麟,还是我留下来陪晓燕,你带她们回去吧。”玉梅想是看出了我心情不好,她一边对我说还一边向张口欲言的玉怡使了个眼色;仿佛是心意相通般,玉怡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

    看到她们姐妹俩之间的这小动作,我心中不禁一暖,悒郁的心情也感觉好受了不少。我不避嫌疑的伸出双手去将玉梅的小手握在了掌心,望着她的娇靥柔声道:“梅,你不用跟我争了,回头咱们要轮流来陪伴晓燕,你还怕没机会吗?”

    玉梅娇靥微微一红,把小手从我手掌中抽了回去,然后望着我轻声道:“那我晚上来换你吧。”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我身边的晓燕就急忙说道:“爸、梅姨,用不着你们这么辛苦来陪我,我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陪着妈妈就可以了。”

    “傻丫头,又说傻话了不是?又不是一天两天,你的身体能坚持得了吗?”

    我微微摇了摇头,爱怜的望着晓燕柔声道:“就算你的身体能够受得了,我们也不放心让你夜晚一人在这空荡荡的医院啊。晓燕,别再说什么了,一切听爸的安排好吗?”

    晓燕红着眼圈点了点头,有些哽咽的望着我和众女道:“爸、梅姨、刘姨,还有若兰姐、雅诗、莹莹,谢谢你们……”

    “晓燕姐,什么时候你变得跟我们这么生份了?”莹莹拉着晓燕的手,娇声道:“咱们可是一家人呃,你干嘛这么客气啊?”

    雅诗也拉住了晓燕的另一只手,附和道:“就是嘛,晓燕,你说这话也不怕爸和梅姨她们听了伤心?”

    “我……”晓燕的嘴唇动了动,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眼角里也闪动着激动的泪花。

    一直没有说话的若兰突然望着晓燕柔声道:“晓燕,你不用解释什么,你的心情我们都理解。”

    微微停顿了一下,她又说道:“晓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是孤单的一个人,因为我们会陪伴在你身边,和你一起面对所有的困难。”

    “若兰姐,谢谢你,谢谢你们所有的人……”晓燕十分感动的说道,她强忍着才没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我微感诧异的看了一眼若兰,以前我怎么没注意到这丫头其实还蛮懂得揣摩人的心理嘛。

    也许是注意到了我注视的目光,若兰娇靥微微发红,别过头去躲避着我的视线。嘻,这丫头还害羞了,我心中暗自好笑,扭头又看了看围坐身边的玉梅众人,我心中的那份郁结之气顿时消除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暖暖的感觉。

    我的脑海中不期然间想起那个关于蜘蛛与佛主的故事,说的是佛主和栖息在寺庙前横梁上的蜘蛛关于「世界什么最珍贵」的对话,蜘蛛最初的回答是:“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但后来它投胎到人间亲身经历一番之后,它却有了另外一个答案:“这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

    第一次看到这故事的时候,我是很不以为然的,因为我觉得它有种劝人「安于现状」的颓废感,而且我内心中也一直认为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但是在经历过像阿玲的突然离去以及我自己劫后余生这样的诸多变故之后,我对这个故事的内涵又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与其在失去之后才后悔,为何不从现在开始就好好珍惜呢?与其整天沉溺于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白日梦当中,为何不脚踏实地的从现在开始努力呢?人不能生活在幻想和美梦当中,也不能生活在回忆和悔恨当中,如果我们只是一味的执著于「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而对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都视而不见,那我们的生活还有什么快乐和幸福可言呢?

    “玉梅,你们回去吧。”我收拾起情怀,催促玉梅她们回去休息。玉梅点了点头,和若兰、玉怡一起站了起来。

    这时候却听莹莹说道:“梅姨,你们回去吧,我和雅诗姐要留下来陪陪晓燕姐。”

    玉梅带着询问的目光望向我,我轻轻点了点头,玉梅于是转头对若兰和玉怡道:“那我们就先回去吧。”向我们打了个招呼之后,玉梅她们三人就转身离开了医院。

    看着轻声软语安慰晓燕的雅诗,我心中不禁生出了许多感慨,眼前不禁浮现出在学校顶楼发生的那一幕,感觉上好像是昨天才刚发生的事情,但实际上却已是物是人非,雅诗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清纯可爱、含苞待放的少女了,在她的身上已经多了几分少妇的风情。靠在我身上的莹莹见我又在发呆,轻轻捅了捅我道:“爸,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回过神来的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叹道:“我是在想人的命运真是很难捉摸,冥冥中好像有只看不见的手在暗中操纵着一切,它时而翻手为云,时而又覆手为雨,把我们这些普通的凡夫俗子玩弄于股掌之上。”

    也许是有感于在梁婉卿昏迷不醒的时候自己只能束手无策的枯坐死等,我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很强的无力感,言语之中也不禁流露出一点颓废悲观的味道。

    莹莹听了我的话之后微微一愣,大眼睛眨了几眨,正要张口说话,却听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柳叔,你说这话也未免太悲观了吧?”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们都是一惊,抬头望去,却发现这不速之客原来是医院的护士林婉玉,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有些面生的姑娘。

    莹莹站了起来,跑向了林婉玉:“婉玉姐,是你啊,这位姐姐是……”

    “我来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表姐赵佳慧……”林婉玉将她身后的姑娘拉到了自己面前,向我们介绍道。

    我眯起眼睛,上下打量起这赵姑娘,她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身材丰满而修长,一身休闲的牛仔装将她凸凹起伏的身体曲线表现得更加突出;她面目姣好、容颜秀丽,一头柔顺的秀发染成了耀眼的金黄色,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小巧漂亮的浅红色眼镜,显得很新潮时尚又活力十足。

    “柳叔,您好,我是「都市生活报」社会新闻版的专栏记者,我老早就听表妹说起过您的传奇经历…”在我打量她的同时,赵佳慧也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大方的向我伸出了她的纤纤玉手。

    记者?我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声,出于礼貌的站起身来和她握了一下手,口中敷衍道:“赵小姐恐怕搞错了吧,我一个平民百姓,哪会有什么传奇经历?”

    “我都叫您柳叔了,您还跟我打马虎眼啊?”赵佳慧微微一笑道:“柳叔,我可是早听表妹说起过您英雄救美的事迹,你还想不承认啊?说实话,我对您昏迷一个月之后能够清醒过来而且奇迹般的康复的事情很感兴趣,有机会的话我想采访您一下,您该不会拒绝吧?”

    “采访我?你没搞错了吧?我有什么好采访的?我又不是什么明星大腕。”

    我微微摇了摇头,苦笑道:“再说你是负责社会新闻的记者,应该是要报道那些跟社会民生有关的新闻才对,可是我刚才听你那口气,倒有点八卦的味道……”

    “柳叔,这可是你理解错了,我们搞社会新闻的记者就是要反映社会底层普通大众的生活状态和生活经历,我报道柳叔的见义勇为难道也不对吗?”赵佳慧很平静的望着我说道,但是语气之间却隐露锋芒。

    我心中暗自忖道:“这个小姑娘看来不是个省油的灯,还真有点难缠呐。”

    想了想后我觉得还是让她死了心算了,于是就直截了当的说道:“赵小姐,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我是不会接受你的采访的,因为我不想自己变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表姐,我早就跟你说过,柳叔是个很低调的人,他肯定不会接受你的采访的,你非不信,看吧,碰钉子了吧?”一旁的林婉玉也许是怕赵佳慧面子上挂不住,所以打起了圆场。

    不过她显然多心了,因为对于我直截了当的拒绝赵佳慧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也没有一丝的尴尬,反而是微微一笑道:“柳叔,你知道我们当记者的脸皮都很厚,所以我是不会这样就轻易放弃的。不过今天我并不是为您的事情而来的,我是来看看这位晓燕姑娘的母亲梁阿姨的…”说话间,她指了指面有凄色的晓燕。

    “哦,是这样的,表姐昨天听我讲了梁阿姨的事情之后,连夜写了一篇关于这个事件的报道,就发表在今天出版的「都市生活报」上……表姐今天是特地来看梁阿姨的,也顺便来了解一下更多的情况…”林婉玉看我们都面露疑惑之色,连忙向我们解释道。

    “哦,「都市生活报」上那篇「凶残匪徒财迷心窍丧失人性,柔弱女子血染街头生命垂危」的新闻是你写的?”我不禁微感讶异,当时也没注意写这篇新闻的记者是谁,想不到原来是出自眼前这个有点难缠的小姑娘之手。

    “不错,是我写的。”赵佳慧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今天的报纸出版之后,我们报社编辑部上午就收到了不少热心观众打来的电话,他们或是关心梁阿姨的伤势,或是询问捐款帮助梁阿姨的事宜,所以报社领导让我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同时决定对这个事件的后续发展继续做追踪报道……”

    “哦……”我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听说还有人主动提出要捐助,我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要是这事发生在民风还很淳朴的二十年前,那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但是在如今这个道德沦丧、拜金主义甚嚣尘上的年代,有人能够主动提出捐助还是很难能可贵的,这倒也说明了不管到了什么时代,这世上总不乏心地善良肯乐于助人的好人,这一点对整个社会来说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我不知道如果自己生活在一个谁都对别人的死活漠不关心的冰冷社那会是种什么样的情景,但是我知道每个人生活在社会这个大家庭当中都难免会遇到困难挫折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所以当你看到身边的人需要帮助的时候,请不要吝惜伸出你的手。

    “赵姐姐,谢谢你来看我妈妈……”晓燕很懂事的说道:“虽然我妈妈她还没有醒过来过,但是医生说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我已经知道了……”赵佳慧透过玻璃静静的望着病床上的梁婉卿好一会,才回过头轻轻抚摸着晓燕的秀发道:“晓燕妹妹,我有一个不算好的消息,你想听吗?”

    晓燕想都没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我想听,是什么?”

    赵佳慧苦笑了一下,然后有些无奈的道:“我来医院之前,去了一趟市公安局,询问了一下你妈妈这个案子的进展情况,情况好像不是很乐观……”说到这里,她低头望着晓燕问道:“晓燕,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案子不能及时侦破,那意味着什么吗?”晓燕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瞪着赵佳慧有些发呆。

    赵佳慧抬头看了一眼大家,然后盯着晓燕继续说道:“今天上午我也抽空去了一趟市印刷厂,采访了他们的领导和几个工人,你猜他们是怎么说的?”晓燕摇了摇头,赵佳慧继续说道:“他们除了对你母亲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外,更加担心公安局无法及时破案追回公款,因为这意味着那些工人就无法在过年之前拿到他们的工资和奖金了,这对那些工人家庭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

    “那…那也不能怪我妈妈吧?我妈妈她为了保护公款差点连命都丢了……”

    晓燕脸色一变,急声分辨道。

    赵佳慧点了点头,很平和的说道:“没有人会怪你妈妈,但是你妈妈一定会责怪自己的……

    我在印刷厂采访的时候,也顺便了解了一下你母亲的情况,这次的事件虽然不是她的责任,但是我想依你妈妈的性情来看,她多半为归咎自己…我本来想是否可以号召大家来捐款,但是时间上也来不及……“

    “爸,怎么办?赵姐姐说的不错,我妈妈这人有点死心眼,她一定会这么想的。”晓燕面现焦急的望着我,声音都有些变了。

    这的确是个问题,连我都忽略了,不过还好只是区区几万块钱的事情,那就不成为什么问题了。我轻轻的拍了拍晓燕的肩膀,安慰她道:“晓燕,你不用着急,这事我来想办法。”晓燕柳眉一扬,还待再说什么,莹莹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晓燕这才不做声了。

    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赵佳慧望着我道:“柳叔,你有什么办法?”

    我不由暗感头疼,这女孩子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也太难缠了吧,什么事情都想打破沙锅问到底,这种女孩子可不大受男孩子的喜欢。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有点不太客气的反问道:“赵小姐,你的好奇心是不是太强了?”

    “我……”赵佳慧嘴一张刚想说什么,一旁的林婉玉早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然后朝我歉然一笑道:“柳叔,我表姐有记者的职业病,您别往心里去啊……对不起啊,我们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她半拖半拉的将赵佳慧给架走了。

    赵佳慧倒是也没有太剧烈的挣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的深深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好像是——挑衅——我的脑海中不知怎么突然冒出这个词来;望着赵佳慧慢慢远去的背影,我的心中突然有种不安的情绪,冥冥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赵佳慧?我在心中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她的出现对于我来说到底是福是祸呢?

    “爸,你在看什么啊?”莹莹白嫩的小手挡在了我的面前,我收回目光低头一看,莹莹这小丫头正鼓着嘴不满的瞪着我,而一旁的雅诗则正抿着嘴偷笑。我先是一愣,继而恍然,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在莹莹的小脸蛋上捏了一把道:“你这丫头想哪去了?小醋坛子一个。”

    “嗯……”莹莹嘤咛一声,投入到了我的怀里,娇羞不依的举起粉拳就是一阵乱捶,她好像是把我的肚皮当成了鼓。雅诗嗤嗤的娇笑着,神情既娇且媚,让我不禁心中一荡;不过眼角的余光却让我注意到了晓燕的存在,只见她悄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然后神色复杂的转过脸去不看我们。这一幕看在我眼里,心情也有些复杂,毕竟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那么一段说不明、道不清的纠葛。

    “啊……我妈她醒了……”晓燕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

    我和雅诗、莹莹凑到窗户边一看,病床上的梁婉卿手的确动了。虽然心里也很高兴,但是我还是很冷静的提醒晓燕道:“晓燕,别太激动,小点声。”晓燕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点了点头,和我们一起走进了病房,她的小脸因为兴奋而一下子胀得通红,眼睛里含着激动的泪花。

    “妈,你醒了?”随着一声轻微的呻吟,病床上的梁婉卿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呈现在她面前的四张脸,她的表情显得有些茫然,好像还没有认出我们来。晓燕也察觉到了,她伸手抓住了梁婉卿的手,急声道:“妈,我是晓燕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晓燕……我怎么……在这儿……”梁婉卿很困难的在枕头上转动了一下头部,她好像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晓燕忙伸手按住了她母亲的肩膀,防止了她动作过大牵动了伤口:“妈,你别动,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呢……妈,你还没想起来吗?”

    “嗯……”梁婉卿皱起了眉头,好像是在尽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我们都静静的望着她,没有出声打扰她。过了好一会儿,梁婉卿突然脸色一变,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挣扎着想坐起来,晓燕忙伸手按住了她:“妈,你别乱动啊,你想做什么跟我说啊?”

    “咳…咳…”梁婉卿忍不住咳嗽了两下,雪白的脸上也添了一抹红晕,她娇喘着道:“晓燕……我都想起来了……我从银行里面出来……碰上了抢包贼……我抱着包不放……他就拿出了藏……在身上的西瓜刀……朝我刺来……咳…咳…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咳……晓燕……快告诉我……我的包到底有…没有被……抢走……咳…那可是……要给工人……发工资……和年终奖金的…“

    “梁姐,你就安心的养病吧,那个歹徒已经被抓住了,你的包也追回来了,里面的钱一分也没少。”我一边回答着,一边在背后伸手捅了一下晓燕,我想聪明如斯的她应该能够反应得过来。

    果然,她马上附和道:“是啊,妈,钱都追回来了,你就安心休养吧……”

    “玉麟,是你啊?哦,还有莹莹、雅诗啊,麻烦你们来看我。”梁婉卿这才注意到我们三个,有些歉然的向我们打招呼。

    莹莹乖巧的凑了上去,亲热的拉着她的手道:“梁姨,咱们说起来也是一家人,你这么客气做什么?晓燕姐,你说是不是?”

    “是、是。”晓燕连声说是,她自然是随声附和了。

    梁婉卿不禁笑了,笑得很温柔,她爱怜的望着莹莹,轻声道:“真是懂事的好孩子,又聪明又漂亮,比我们家的晓燕可强多了。”

    莹莹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小脸微红的忸怩道:“梁姨,瞧你说的,我哪比得上晓燕姐啊。”

    梁婉卿笑了,晓燕笑了,我们也笑了,这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梁婉卿虽然身体还十分虚弱,但是她精神似乎不错,我们原本是让她好好休息,她却要晓燕把她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给她讲一遍,尤其她还特地仔细问了歹徒被抓捕的细节;这下可有些难为晓燕了,不过事到如今也只有睁眼说瞎话了,我也不时的在旁边帮腔,总算才没有穿帮将梁婉卿给蒙过去了。

    虽然我这人最痛恨别人说谎,不过此时情势所迫之下,也不得不说一回谎。

    趁着晓燕在给梁婉卿讲述今天发生的事,我出了病房去解决内急的问题,从厕所回来的时候,我在走廊里看到一对中年男女正向梁婉卿的病房走去,我忙在后面叫道:“呃,你们找谁啊?”

    两人一起站住身回过头朝我望来,男的大约五十上下,女的大约四十出头,而且好像有些面熟。我一边在脑海中回想着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的,一边急步朝两人走去,蓦地,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我恍然大悟眼前的两人是什么来路了,我快步走到面有忧色的二人身前,压低声音问道:“你们是印刷厂的吧?”

    “对,我们是印刷厂的,我是印刷厂的厂长齐国辉,这是财务室的小秦…”

    中年男人主动进行了自我介绍,狐疑的目光却在我身上打转。

    我压低声音道:“我是梁晓燕的干爸柳玉麟,请两位借一步说话可以吗,就两分钟。”两人诧异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满腹狐疑的跟着我走到了一边。

    几分钟后,这一男一女出现在梁婉卿的病床前,看见厂里的领导和自己的同事来看望自己,梁婉卿显得非常高兴:“厂长、秦姐,谢谢你们来看我,工厂里的工人都还好吧?他们的工资和奖金都发下去了没有?”她还真是一个会为别人着想的人,她自己都伤成这样,却还惦记着厂里的工人。

    “小梁啊,你就安心养伤吧,因为明天还有最后的半天班,所以工人们的工资暂时还没有发下去,不过你就放心吧,明天中午之前每个工人都会拿到自己的工资和奖金的,厂里不会少他们一分钱。”齐厂长从我这里得了好处,自然要帮我圆谎了:“哦,对了,厂里的工人听说了你的事情之后,大家都很关心你。本来是有不少人想来看你的,不过怕人来了太多吵了你,所以就由我和小秦作为代表来看望你。你现在就什么都不要想了,安心把伤养好,大家都盼着你早日回到厂里上班呢。”

    “是啊,婉卿啊,你就安心养伤吧,有什么困难直接跟大姐说。”姓秦的女人也很会说话,不过我看她不像是那种特别实诚的人,所以我也无法猜测她这话里到底有几分诚意。

    不过对于梁婉卿来说,她肯定不会像我这么想了,她很感动的道:“谢谢你们,也代我谢谢大家,我一定争取尽快康复。”

    齐、秦两人和梁婉卿又闲谈了一会,就起身告辞出门。等他们走了一会后,我才向梁婉卿说道:“梁姐,我有事要先回家一趟,一会再和梅姐她们一起来看你。”

    梁婉卿自然不会有什么怀疑,连忙说道:“你有事就先忙去吧,不用麻烦来看我了。”

    “哦,那怎么行呢?”我一边随口说着,一边吩咐雅诗和莹莹两人好好陪着晓燕。走出医院门口,我看到之前一步离开的齐、秦二人正站着医院门口的报刊亭前,两人的脸上都有些焦急的神色。看到我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两人都是面色一喜,我忙走了过去说道:“别的话也不用多说了,咱们走吧。”

    “好。”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和我一起向街道对面走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