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十四)母女同乐
    “咦?这是在哪里,怎么我的手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嗯,什么东西靠在我身上,软软的、香香的?”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还没来得及睁开眼,从身体上传来的触感让我迷惑不已。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咦,怎么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过了半晌,我的眼睛才适应了黑暗的环境,我试着往左右看了看,差点没把我的心脏给吓出来了,我竟然是睡在一张床上,而且左右臂弯里都睡着一个人,从触感和嗅觉来判断,是两个女人,我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嗯,发生什么事情了?”随着一个女人慵懒的声音响起,灯也亮了起来,眼前的场景让我瞪大了眼睛,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我竟然跟刘玉怡、林雅诗母女睡在同一张床上,我的身上除了一条短裤之外再无寸缕。

    而被我惊醒的母女二人都坐起来揉着眼睛,显然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她们的上身都只穿着一件小背心,连奶头的形状都清晰可见,下面都是穿着一条花内裤,我只觉血往上涌,下体已经有了反应。

    “干爸,你醒了?”雅诗的眼睛适应了光亮之后,才注意到我惊愕莫名的样子。

    母女两人在我身后塞了个枕头,让我靠坐在枕头上。刘玉怡还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柔声问道:“要不要喝点水?”

    我脑中一片空白,木然的点了点头。

    一杯水下肚,我的神智才清醒过来,我不敢看母女二人的身体,低下头呐呐的道:“大姐、雅诗,你们可真糊涂,这要传出去的话,你们还怎么做人?”

    “干爸,你说什么啊,我们怎么就不能做人了?”雅诗靠在我的怀里,幽幽的道:“干爸,你对我们家的大恩大德,我和妈妈早就想找个机会报答你了,但我们又想不到该怎么报答你,想来想去也只有用我和妈妈的身体来报答你了。干爸,其实昨晚我和妈妈是故意让你喝那么多酒的,而且我后来给你倒酒的时候,还趁你不注意把一片安眠药捏碎放进了你的酒里,为的就是让你留下来过夜…”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听到雅诗的话,我惊讶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想不到她们母女竟然是处心积虑的想要「算计」我,难怪我并未觉得自己喝醉就不明不白的失去了知觉,原来是安眠药在做怪。

    就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刘玉怡也将身体偎入了我的怀中,仰起脸幽幽道:“玉麟,大姐没有读过多少书,但知恩图报的道理还是懂的,我和雅诗都是心甘情愿的把身子交给你……若是你嫌弃大姐的身子不干净,那就只让雅诗陪你吧,她还是个黄花闺女。”

    “大姐,你越说越离谱了,雅诗是我干女儿,我怎么能对她做这种事情?”

    我有些生气的道:“大姐,你的心意我能明白,但是你们的做法也太离谱了,我要回去了。”

    说着我作势欲起,但是母女二人紧紧的抱住了我,让我动弹不得。

    雅诗更是泪眼朦胧的哀求道:“干爸,雅诗不让你走,雅诗并不仅仅是为了报恩,雅诗是真的爱上了你啊。”

    “傻孩子,我是你干爸,咱们是不可能的。”那日在教学楼的顶层我就亲耳听到过雅诗的心声,所以此刻她面对面的向我告白我也并不感到吃惊,我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道:“你还小,还不明白什么是爱,干爸怎么能害你呢?”

    “干爸,我不小了,连莹莹妹妹都知道什么是爱,我又怎么不明白呢?”雅诗将头靠在我的胸前,幽幽的说道:“干爸,莹莹妹妹把什么都跟我说了,所以我也会像她一样,不会逼您表态的,但是爱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你无法阻止我爱您。”

    “唉,你这丫头,我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我微微叹息了一口气,摇摇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心思,国庆放假前的那天你和晓燕在教学楼顶层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当时我正在上面吹风,你们两个都没有发现我。”

    “啊?干爸,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你真坏…”雅诗的小脸羞得通红,一个劲的往我怀里拱,口里还小声的道:“怪不得你那么痛快的就认了晓燕做干女儿,原来你早就知道晓燕也在暗中喜欢你,嘻嘻,她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

    “你这丫头,五十步笑百步。”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雅诗,我一直是把你和晓燕当作自己女儿来看的,所以爸爸不能害了你们。我知道有些男孩子会把自己的女老师当作性幻想对象,同样的,你们女孩子也会把自己喜欢的男老师当作性幻想对象,其实这并不是爱情,这只是青春萌动期一种很自然的反应。等你们长大之后,你们会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到时候你们才会明白真正的爱情是什么。”

    “干爸,或许你说的有道理…”雅诗沉吟了一会,然后抬起头道:“不过,我的心意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我也知道要让干爸这时候接受我是很困难的,我也不勉强干爸你。不过,我希望干爸今晚能接受妈妈,这应该不存在任何的伦理道德障碍吧?”不会吧,让我和刘玉怡在雅诗面前欢好,这怎么可能呢?

    “玉麟,你嫌弃我?”刘玉怡看我面露难色,显得很伤心,眼泪都下来了。

    我心中一痛,实在不忍心再拒绝这个可怜的女人,伸手把她搂进了怀中,盯着她的脸说道:“大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非要用这种方式来谢恩的话,那我也只好接受,不过今晚就算了吧,我们总不能把雅诗赶出去吧?”

    “干爸,你还怕我看啦,我和妈妈给你洗澡的时候,早就把你给看光了,连你身上的有几根毛都数清了,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咣当,我只觉得有如5t重的大锤从天而降,一下子将我砸晕了,若真是像雅诗说的这样,那我今晚可真是丢脸丢大了,我的脸像发烧似的,一下子变得通红通红的。

    “玉麟,你害羞的样子好可爱……”带着甜甜的尾音,刘玉怡的樱唇堵住我的嘴,一条香滑的小舌也随之伸进了我的口腔,跟我的舌头玩起了追逐的游戏。

    哦,好美妙的感觉,好香甜的味道,我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变得兴奋起来,积聚了多日的欲火也开始熊熊的燃烧起来了,我有些不可自制的一手从她胸前的小背心下缘伸了进去,抓住她的一只乳房用力揉捏起来,顿时一种柔软中带着坚挺的巧妙感觉传遍全身。

    我的另一只手则顺着她的小腹下探,探进了她的小花内裤边缘,仔细的探索起她神秘的花园。

    哦,细细柔柔的芳草,感觉上并不是特别的浓密;阴阜高高的隆起,像个小馒头似的;小溪当中已经有了湿滑的感觉,好像有液体在不断的产生。

    “呼……呼……呼……”刘玉怡轻轻的推开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起,诱人的小嘴一张一翕;她满脸桃红、媚眼如丝,放射出情欲的火焰,紧紧的盯着我,娇媚的道:“玉麟,让大姐服侍你好吗?”

    我点了点头,她银牙轻咬,坐起身来脱掉了小背心,露出了一对白花花、晃悠悠的奶子;然后她毫不迟疑的褪去了小花内裤,将她神秘的花园暴露在我的面前,已经溪水潺潺的蜜穴开始渗出滴滴玉露,小溪两旁的不少阴毛都被浸湿而伏贴了下来,两片阴唇依然呈现出如处女般娇嫩的粉红色,看上去煞是诱人。

    我的欲火也不可遏制的迅速升腾起来,胯下的银枪已经是高高挺起,将短裤撑起了一个小帐篷。刘玉怡也在暗暗的观察着我的反应,噗哧轻笑一声,低头抓住了我的内裤两边,小心的将它褪了下来。

    看到一旁的雅诗满脸通红、又带着好奇的死死盯着我高高挺起的肉棒,我的脸更红更热了,更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是,雅诗这小丫头还伸手去握了握我的小弟弟,十分惊讶的道:“干爸,你的好粗好热啊,刚才给你洗澡时还没这么大,我现在都一个手握不过来了。”小弟弟受到这异样的刺激,变得更粗更硬了,而我却感到窘迫不已。

    “你这傻丫头,妈妈不是都告诉过你吗,怎么还说这种傻话?”刘玉怡嗔怪的看了女儿一眼,伸手从女儿手中「抢」过了宝贝,然后笑着向雅诗道:“傻女儿,好好学着点……”说着她低头就向我的肉棒含去。

    我吃了一惊,急忙道:“很脏的。”

    “不脏,我洗得很干净……唔……”最后这个唔是因为刘玉怡已经含住了我的肉棒而发出的声音,我只觉得肉棒陷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奇异刺激顿时传遍全身,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实在是太爽了。

    这是我第一次享受女人的口交,而且刘玉怡的口技好像也很不错,虽然我的肉棒粗得让她的小口几乎无法容纳,但是她还是熟练的吞吐着,还时不时的停下来用舌头在我的龟头顶端轻舔着,让我几乎忍不住就要当场缴枪。

    我舒服的半眯起眼睛,靠坐在枕头上静静的享受着。刘玉怡虽然生活的操劳很辛苦,但是身体保养的还真是不错,除了双手因为干活而长了粗茧之外,其他部位都还是细皮嫩肉的。

    随着「噗滋」、「噗滋」的声响,刘玉怡低头在我胯间吞吐不休,她的嘴角也流出了一些香涎,脸上也流露出了一种淫靡的气息,头发也披散了下来,遮住了她的半边脸。我看得心中冒火,伸手将她脸上的秀发拨开,刘玉怡一边低头忙着,一边不忘给我一个甜甜的媚笑,我有些忍不住的道:“大姐,你转过身来,我帮你抠抠……”

    刘玉怡听话的将身子转了一百八十度,将雪白的大屁股趴到了我面前,螓首仍旧伏在我的胯间吞吐、舔舐着。

    一条滴着玉露的粉红色肉缝从她的股间突出,跟雪白的屁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心神荡漾,伸手将她的大阴唇分开,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嫩肉,还有隐藏在顶端的小小阴蒂,我伸出手去轻轻的捻着那小小的阴蒂,刘玉怡的身体立刻颤抖了起来,口中因为含着我的肉棒,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没多一会儿,我就感觉那小小的阴蒂变得挺立了起来,同时她的蜜穴里也涌出了大量的玉液,她的娇躯也像筛子似的抖了起来,我知道她已经情动了。

    “呜……玉麟……大姐……受不了了……”刘玉怡吐出了我的肉棒,从我的身上爬了下来。

    我故意调笑她道:“大姐,你的口技不错嘛,怎么停了下来?”

    刘玉怡娇媚的白了我一眼,舔了舔嘴唇道:“还不是你故意使坏,让人家没法再继续下去了。

    说来你也许不信,这还是大姐第一次用嘴呢,所以这嘴还算是处女之身,为了这一天,大姐可是拿汽水瓶练习了好久呢。”

    “大姐……”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想不到这个可怜的女人为了讨我欢心,竟然拿汽水瓶练习这种淫秽的事情,单就这份痴心,就让人不得不爱怜她啊。我托起她的臀部往胯下放去,有些哽咽的道:“怡姐,你坐上来吧……”

    “你叫我怡姐?”刘玉怡的眼里也漾出了泪花,手却伸到了胯下握住了我的肉棒,牵引到了她的蜜穴口,然后身体猛的往下一坐。随着她的一声闷哼,粗壮的肉棒一下子充满了她的整个阴道,让她感到一阵火辣辣的胀痛,银牙也一阵紧咬。

    “怡姐,我弄痛你了?”我爱怜的问道,双手在她饱满的胸前活动起来,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同时低头去亲吻她有些发白的樱唇。

    刘玉怡看我低头要去吻她,却将头一偏,让我吻在了她的脸颊上,我不由一愣,刘玉怡羞涩的瞟了我一眼,幽幽道:“我还没漱口呢。”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没事,只是好久没有过了,而且你的家伙又太大了,让我一下子有点不太适应。”

    我心中激荡,低头含着了她胸前的饱满,舔舐吮吸起来,刘玉怡的身体也开始反应起来,口中嗯嗯哼哼起来,在将胸部用力向前挺起的同时,她的双手也抱着我的头压向她的胸前。渐渐的,她的腰部也开始扭动起来,刚开始的时候上下的幅度还很小,好像是怕肉棒滑出来吧。经过一段时间小心翼翼的摸索,她的动作变得熟稔起来,上下起伏的幅度也大了起来。

    “啊……玉麟……好粗啊……啊……顶到……怡姐…的花心了……啊……”

    刘玉怡的动作变得狂野起来,像匹野马似的在我身上驰骋着,我的嘴不得不放弃了对她的胸部的恋恋不舍,改由双手抓着她上下跳动的双乳揉捏起来。

    一个火热的胴体突然从侧面贴到了我的身上,同时雅诗娇柔中带着羞怯的声音也在我耳边响起:“干爸,我好难受啊……”

    我扭头一看,可不是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我们忘在一边的雅诗竟然也脱得光光溜溜的了:

    胸前的小馒头已经相当可观了,虽然还赶不上她母亲那么丰满,但是形状也相当的优美;尤其是顶端的那两粒粉红色的草莓,晶莹剔透,煞是诱人;再往下看,光滑的小腹,漂亮的玉脐,修长的玉腿,翘起的小屁股,一切都是那么让人着迷。

    当然最让人向往的还是隐藏在她两腿之间的那神秘宫殿,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正凝注在她少女的私处,雅诗满脸羞红的将双腿分开,将她少女神秘的宫殿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阴阜微微隆起,像个小包子似的显得很可爱;稀稀疏疏的芳草很整齐的对称分布在两边,一条紧紧闭合的粉色肉缝从中穿过,带给我无比强烈的震撼。哦,这就是雅诗处女的蜜穴啊,我快要发疯了。

    “干爸,你好坏,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带着少女娇软的尾音,两片芬芳的软唇盖在了我的嘴上,哦,这是少女的樱唇啊,我顿时感觉口齿生香,舌根生津,鼻子里也满是少女的体香。

    也许是雅诗的初吻吧,她的动作显得很生涩,我的双手不得不从刘玉怡的胸前收了回来,抱住了雅诗的螓首痛吻起来。

    我的舌头轻轻的抵开了雅诗的防线,伸到她的口腔中一阵搅动,雅诗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回应又怕咬着我。我心中暗笑,耐心的挑逗着她、指引着她,渐渐的,雅诗像是摸着了一点门道似的,伸出小舌头跟我纠缠在一起。哦,有什么能比少女的香舌更美妙的呢,如果不是下体传来更加强烈的快感,我几乎要迷失在雅诗的小嘴中。

    “哦……玉麟……你好硬啊……啊……顶死姐姐了……啊……”刘玉怡银牙紧咬、美眸紧闭,口中娇吟不已,有些近乎疯狂的上下颠动着自己的娇躯,双手也移到了自己的胸前,代替顾此失彼的我照顾起她自己的双峰来。当然我也并非全然没有出力,我的腰部也配合着她的套弄尽力向上挺动着,让龟头能够一次次的直接砸在她柔嫩的花心上,带给她无与伦比的快感。

    与此同时,我和雅诗的纠缠也发生了新的变化,几乎要窒息的雅诗不得不推开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并且将她刚刚发育的稚嫩胸部挺到了我的面前。

    当她那粉红的葡萄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理智完全丧失了,什么伦理道德都被我抛到了脑后,嘴一张就含住了她的一只小乳房,舔舐吮啮起来。两只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盖住了雅诗另一只缺少照顾的乳房,揉捏捻弄不已;另一只手则兜住了她的小屁股,在她那翘挺的屁股蛋上抚摸揉捏着。

    上下受到夹攻的雅诗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头,满脸通红的轻声娇吟起来:“嗯…干爸……感觉好奇怪啊…啊…别咬啊……嗯……哼……干爸……嗯……”

    少女含羞带怯的娇吟让人血脉贲张、不可自制,而少妇的浪吟则让人血液沸腾、如痴如狂。

    在女儿雅诗被我逗得娇吟连连的同时,她的母亲刘玉怡却已呈现出强弩之末的态势,口中的浪吟让人销魂:“啊……玉麟……好弟弟……姐姐要不行了啊……你怎么还不射啊……啊……还这么硬……啊……好像更粗了……胀死姐姐了……啊……姐姐……要被你顶死了……啊……”

    伴随着她的浪吟的是「噗滋」、「噗滋」的抽插声和「啪」、「啪」的撞击声,再加上我粗重的喘气声和雅诗含羞带怯的娇吟声,构成了一曲完美的淫乱交响曲。

    我从来没有想到,与一对母女同床联欢会带给我如此强烈的冲击,那种超越伦理的禁忌快感让我激动的快失去理智了,她们母女两人让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享受,满足了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某些黑暗的欲望,这种欲望在每个人的内心当中都会存在,只是一般人都不大可能会有机会去实践。今天可以说是在刘玉怡、林雅诗母女的「阴谋」之下,我的这种黑色欲望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

    “啊……啊……玉麟……姐姐……不行了……啊……啊……顶到了……啊…

    要来了……啊……来了……啊……啊……“

    伴随着刘玉怡最后的深深一坐,我的肉棒也狠狠的顶在了她的花心嫩肉上。

    她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惊叫,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花心涌出,正浇灌在我的龟头上,我只觉得脊梁一酥,肉棒就像机关枪似的,「噗」、「噗」、「噗」

    在刘玉怡的蜜穴深处一阵扫射,将她再次带入了高潮当中。

    “啊……啊……玉麟……你射得好多……好汤……射死……姐姐了……啊…

    死了……“刘玉怡颓然瘫倒在我的身上,我绷紧的身体也无力的落在床上。

    “妈、干爸,你们身上流了好多汗,我帮你们擦擦。”雅诗光着身子就下了床,用暖瓶里的热水打湿了毛巾,回到床上来帮我们擦汗。

    我爱怜的用被窝把她包住,微责道:“小丫头,小心着凉。”

    偏过头亲了我一下,雅诗甜笑着道:“没事,这炉子在屋里烧着,屋里暖烘烘的。”

    刘玉怡像只小猫一样偎依在我怀里娇喘着,我爱怜的为她将额头散乱的秀发拨开,柔声问道:“怡姐,累坏了吧?”

    轻轻的摇了摇头,刘玉怡的螓首紧贴在我的胸口轻声道:“我都快三年没尝过这滋味了,而且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次,玉麟,你快活吗?”

    我点了点头,柔声道:“怡姐,我也很快活,我也很感激你,尤其是你不嫌脏的用口服侍我,这也是我第一次享受到这种滋味,以前我都是有点排斥的。”

    “真的?”刘玉怡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的神采,略带羞涩的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做呢,我还怕做不好,所以还拿汽水瓶练习了好久,你不会笑话我淫荡吧?”

    “怡姐,我明白你的心思,我怎么会笑话你呢?”我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柔声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你是怕我嫌弃你是已经结过婚的,所以想用嘴来讨我欢心,其实你根本不必这样委屈自己,让我都有些心酸酸的。”

    “我没有感到委屈,我是心甘情愿的。”刘玉怡的脸上荡漾着喜悦笑容,轻声说道:“我听人说后面那个洞也是可以用的,你想不想试试,我特地洗干净了的。”

    “怡姐,你真傻。”我不由得把怀中的玉人搂得更紧,刘玉怡也静静的偎依在我怀里,静静的享受着这分云雨之后的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雅诗幽幽的叹息声,我和刘玉怡才猛地惊醒过来,抬头望去,只见雅诗一脸幽怨的望着我们,眼睛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刘玉怡轻轻的推开我坐了起来,望着我轻声道:“玉麟,要了雅诗吧,我给她吃过避孕药,不会有事的。”听到刘玉怡说出这样的话,我心中暗自苦笑不已,想不到她们连这种事情都想到了。

    我伸手将有些楚楚可怜的雅诗搂了过来,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傻丫头,哭什么啊,干爸不是不喜欢你,干爸只是不想害你。”

    “干爸,你不会害我的,我也想像妈妈一样,享受一个做女人的快乐。”雅诗盯着我说道,眼睛里闪动着坚定的目光。我不由大感头疼,因为我实在不想就此破了雅诗的身子,虽然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黑色欲望想我这样做,但是我实在下不了手,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脑海中,我的理智与欲望在做着激烈的斗争,蓦地,一个念头飞快的闪过,我有主意了。

    我回过神来低头望向怀中的娇娃,只见雅诗正一脸幽怨的噘着小嘴望着我。

    我心中不禁一荡,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雅诗小脸一红,美眸一闭,红嘟嘟的小嘴噘了起来,我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雅诗立时火热的反应了起来,激情的回吻着我。一番口舌之交后,我放开了娇喘微微、媚眼如丝的雅诗,将她放倒在了床上,雅诗四肢大张,满脸通红的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此时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的,我从雅诗的额头吻起,她的眼睛、小鼻子、红嘴唇、雪白的粉颈都留下了我激情的热吻;在她诱人的胸部,我的嘴唇做了短暂停留,舔、扫、咬、吮等诸般武艺一一使出,雅诗立时口中嘤嘤有声,娇躯也轻轻颤抖了起来,一双玉腿也无措的蜷起、又伸直、再蜷起……,双手也无助的抓紧身下的床单,显得很激动。刘玉怡跪在一旁,轻轻的在雅诗的一只玉臂上抚摸着,殊缓她紧张的情绪。

    没过多久,我感觉口中的小乳头挺立了起来,我于是不再多做停留,舌头顺着雅诗的胸部下滑,从她光滑的小腹扫过,途中经过可爱漂亮的小肚脐,然后再到达她微隆的阴阜,经过一溜稀疏柔软的芳草,最后直达那诱人的粉红色沟壑。

    两片粉嫩红润的阴唇紧紧的闭合着,将少女最神圣的花苞紧紧的保护着,我有些口干舌燥,伸手我住她的两条粉腿向两边分开,紧紧闭合的阴唇露出了一条不大的缝隙,我的舌头顺着缝隙伸了进去。

    “啊……干爸……好奇怪的感觉……啊……进去了……”雅诗不可自制的呻吟了起来,一双朝天的玉腿也无助的蹬着。

    我用舌尖轻轻的往里顶着,小心翼翼的探索着少女花房里的秘密。她的花房里已经泥泞不堪了,不住的有玉露渗出,还带着少女特有的幽香。未经人事的处子跟久经风雨的妇人的一大差别就在于,处子的花房是没有任何异味的,而且会有一种独特的幽香,不像妇人的花径通常都会有些让人反胃的异味。

    “啊……干爸……你好会弄……啊……舔得人家……好舒服……啊……再进去一点……对… …啊……好痒啊……啊……再重点……啊……”雅诗无师自通的娇吟起来,小脸上布满了潮红,螓首也难耐的左右摆动起来,朝天的小腿蹬得更急了。

    虽然也是头一次使用舌技,并且也没有像玉怡姐那样事先练习过,但是出于男人的一种雄性本能,我还是显得游刃有余。我有时用舌头轻扫两边的嫩肉,有时又用舌尖向蜜穴深处顶,一边挑逗着雅诗,一边也在寻找她的阴蒂所在。

    哦,找到了,她的小阴蒂已经硬挺挺的了,我用舌尖轻轻的逗弄着她的小豆豆,雅诗立时浑身像筛糠似的剧烈抖动了起来,口中也失声叫了起来:“啊…… 干爸……啊……不要啊……啊……“她口中虽然喊着不要,腰部却用力的向上挺起,好方便我的行动。我如鱼得水,埋首雅诗的胯间,如同一只采蜜的大黄蜂一样,尽情的采着雅诗少女的花蜜。

    “啊……干爸……啊……受不了了……啊……我要去了……啊……”随着雅诗的一声尖叫,我感觉到她的蜜穴里涌出了大量的液体,同时她挺起的腰部也无力的落在了床上。想不到这丫头这么敏感,我只是轻轻的在她的小阴蒂上咬了一口,她就达到高潮了。我放下她的双腿爬起身来,只见满脸通红的她还禁闭着眼睛,脸上还荡漾着一种满足的淫媚神情,显然她还在回味高潮的余韵。

    “来,漱漱口,擦把脸。”接过刘玉怡递给的水杯漱了漱口,她又用毛巾帮我擦了擦脸,这种温柔的滋味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新婚之后的玲每天下班后也是这样拿着热毛巾来温柔的帮我擦脸。

    我心中一热,不由将刘玉怡紧紧的抱住了,她吃了一惊,然后马上释然,羞涩的小声道:“你一定忍得很辛苦吧,让姐姐再服侍你一回吧。”说着她就伸手下探,臀部稍稍抬起再坐下,就已经把我的小弟弟重新纳入了一个温暖无比的所在。

    “不,这样就好了。”我知道刘玉怡是误会我了,我也不多说,抱着她躺倒在床上。

    这时候雅诗这丫头终于从高潮的余韵当中清醒过来,脸红红的从背后抱住了我,小嘴贴在我耳边道:“干爸,你的舌头好厉害啊,我都差点以为自己死过去了。”

    我哈哈一笑,俏皮的道:“嘿嘿,小丫头,这也是干爸的第一次哦,以前我还从来用过嘴和舌头来做这种事情哦。”

    “干爸……”雅诗娇小的身躯从背后紧紧的贴住了我,她的小嘴呼着热气在我耳边道:“干爸,你为什么不真的要了我呢?”

    “干爸这样做已经很不应该了,若再破了你的身子就更不该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睡吧。”

    母女两人同时轻嗯了一声,娇躯紧紧的贴住了我,像三明治似的把我夹在了当中。不一会儿,母女两人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而我却是思绪万千,一会儿兴奋,一会儿自责,带着一种矛盾的心情,不知不觉的沉睡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