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十一)仇人相见
    国庆七天长假,本来是一家人出去旅游的大好机会,而且很早我就答应过莹莹这个国庆要带她出去玩的,只不过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我哪还有心情出去玩啊?

    莹莹也很懂事,没跟我提出去玩的事情,我本来担心她会闷,不过看来我是白担心了,因为林雅诗、梁晓燕、姚嘉妮和她的同学林婉真都来我们家玩,就连张怡菁也关了酒吧到我们家串门(因为国庆期间没什么生意),大大小小的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然后一起去逛逛街什么的,倒是也不错。其实话说回来,这个时候出去到外面旅游,到处都是人,玩也玩不好。

    七天的时间说快也快,一晃就过去了,几个丫头通过几天的相处变得很融洽了,尤其是林雅诗和梁晓燕这两个姑娘,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暗中较劲了。我心中有事,基本上没出门,自己窝在屋里想心事。

    玉梅姐一直默默的陪在我身边,因为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她知道我的心事。也许正因为有温柔娴静的玉梅姐和那些可爱的丫头们,我心中的恨意少了不少,人也冷静了下来,要不然我恐怕真的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了。

    国庆过后,一切又好像恢复了平静,但是我的内心却一刻也没有平静过,为玲报仇的想法一直在我脑海当中萦绕。如果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话,我可以想出一千零一种报仇的方法,但是现在我却连一种方法都想不出来,抛开玉梅姐的因素不说,我也不能让莹莹在失去了母亲之后再失去父亲。

    转眼又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莹莹和玉梅姐都到省城去了,莹莹是去参加一个英语的演讲比赛,而玉梅姐则是去参加一个会议,两人都是要去个好几天才回来,搞得我只剩下一个孤家寡人。

    不过梁晓燕和林雅诗那两个小丫头经过玉梅姐一段时间的教导之后,厨艺都大有长进,所以玉梅姐不在的这几天,我的温饱问题都由两个丫头负责解决。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号,对于中国和全体中国人民来说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在这天早晨的九点钟,中国人用自己的宇宙飞船「神舟五号」把中国的第一个宇航员杨利伟送入了太空。

    这天中午吃过午饭后,梁晓燕和林雅诗两个丫头先回教室去了,我一个人在客厅里看中央台的新闻节目,了解「神舟五号」的最新状况。就在我看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我放下电视遥控器,起身去开门。

    “你是……”打量着站在门口的漂亮姑娘,我有些疑惑的问道。她看上去十八、九岁,身穿一身休闲服,手里还提着个大包。我在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看着我,只是她的表情好像很悲伤,一双大大的眼睛好像也失去了光彩,显得空洞无神。

    “柳叔,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若兰啊。”漂亮姑娘樱唇微启,有些耳熟的声音飘入我的耳膜。

    我猛地一拍脑袋,叫道:“是若兰啊,我都差点没认出你来,你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回来了,是不是没有家门的钥匙,你等等……”

    说着我就转身去取对面玉梅姐家的钥匙,真没想到,玉梅姐读大学的女儿朱若兰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回来。

    “来、来、来,快进来吧。”我给朱若兰开了锁,并且帮她把手上的大包拎了进去。

    “柳叔,我妈呢?”朱若兰进屋就开始问起来了,我一边关上门,一边回答道:“你妈到省里开会去了,可能两三天后才能回来。对了,你怎么这个时候突然跑回来了?”

    “柳叔,我被学校开除了……”

    朱若兰坐在沙发上就开始哭起来了,我吃了一惊,忙安慰她道:“别哭、别哭,快跟你柳叔叔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边说,一边将手边的纸巾筒递到了她的手中。

    她哭了一会,然后才用纸巾擦了擦眼泪,哽咽着道:“国庆放假期间,我们寝室里有个女生的钱包在宿舍里不见了,她怀疑是宿舍里的人偷了,大家就打开各自的抽屉让她找,结果……结果……钱包在我的抽屉里……可是我从来就没有见过她的钱包,而且我的抽屉一直都是上锁的,我想不通为什么她的钱包会跑到我的抽屉里去,而且她还说钱包里的钱少了……”

    “我百口莫辨,没有人相信我是清白的………后来系里和学校里的老师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让我承认自己偷了钱,然后给我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我不承认,所以学校就开除了我……… 柳叔叔,那个女生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的女儿,她一直就忌妒我的成绩比她好、长得也比她漂亮,我真的没有偷她的钱,这肯定是她搞的鬼,但是我没有证据……”

    “叔叔相信你,你不是那样的人。”若兰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还能不知道她的为人嘛,很显然是有人故意陷害她。

    我伸手拍拍她的肩膀道:“若兰,不要哭了,很显然是有人在故意陷害你,天底下哪有那么傻的小偷会偷了钱包之后还放在自己的抽屉里,把里面的钱取出来了随便把空钱包往什么垃圾堆里面一扔不是死无对证了吗?我想你们学校的那帮老师也并不都是糊涂蛋,不会看不出这么大的破绽,问题的关键是在于那位女生是你们副校长的女儿这一点啊。孩子,你是好样的,没有屈服于那些人,叔叔都为你感到骄傲。”

    “柳叔叔,你真的相信我吗?”若兰抬起泪眼朦胧的面庞,有些楚楚可怜的望着我问道。我点了点头,坚定的道:“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相信我的眼睛。

    虽然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失去读大学的机会连我都觉得心有不甘,但是只要你不要因此而灰心丧气,在付出了自己的努力之后,你一样可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柳叔,谢谢你能够相信我。”若兰很感激的对我说道,擦了擦眼泪又道:“我怕我妈她… …”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怪你的,你就放心好了。”

    我柔声安慰她道:“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不用了,柳叔,我现在什么都吃不下。”若兰伸手拦住了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在玲去世后的那几天里,我何尝不是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了。我黯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好吧,你坐火车也一定很累了吧,要不你就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下,晚饭的时候叔叔再来叫你好了?”

    “柳叔,谢谢您了,我下午想去看个老同学,可能不回来吃晚饭了,您不用管我了。”

    “那样也好,不过你要答应叔叔,千万别做傻事。”对于若兰现在的状态,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柳叔,你放心吧,我若是因为这样就轻生,岂不是让那小人更加得意?有朝一日我还要回去找她报仇呢,我怎么会想不开呢?”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过去了。”在为她带上了门之后,我不由得摇了摇头,心中涌起一股忿忿不平之意,因为「神舟五号」而带来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

    我恨恨的吐了口唾沫,这是他妈的什么世道,连被喻为象牙塔的大学里居然也会有这种龌龊黑暗的事情发生,这不得不让人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深深的忧虑。

    如果连国家里最干净的地方「学校」都被污染了,那整个国家还有什么希望?

    下午没有我的课,我有些心神不宁的在办公室里备课、改作业,心情是差到了极点。放学的时候,梁晓燕和林雅诗这两个丫头还特地跑来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把若兰的事情跟她们说了,两女听后也是义愤填膺,把那个背后害人的小人骂得狗血淋头。本来二女是想去见见若兰的,我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别去打扰若兰的好,于是打发她们早点回家去了。

    回到家后,我先到对面看看若兰在不在,发现她并不在家,想起她跟我说过要去看老同学的,我就暂且不去想她,自己到厨房把中午剩下的饭菜热了一下,胡乱的填饱肚子,然后打开电视收看起「神舟五号」的消息,心情也稍微好了一点。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八点,外面的天已经很黑了,我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竖起耳朵留心着对门的动静,心里总还是对若兰有些不太放心。

    “咚、咚、咚。”敲门声让我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以为是若兰回来了,跑着去开门。

    但是当门打开之后,看着站在门前的人儿,我一下子当场愣住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儿,全然不知道自己面目狰狞、仿佛要择人而噬似的。

    站在我面前的是两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妇人的面容姣好,肌肤白皙细嫩,身材丰腴,一袭黑色的套装外套了一条洁白的坎肩,脖子上露出一截金灿灿的项链,拿着黑色小包的手腕上也露出了一截玉镯的形状,整个人显得雍容华贵。

    相比之下,站在她身边的那个跟她面容很相象的少女就给人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一头五颜六色的乱发就让人够眼晕的了,那身衣服就让人更不敢恭维了,虽然同样是黑色,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天壤之别:上身是黑色的体恤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下身则是一条长度及膝的黑色皮裙,脚上则穿着一双黑色的套筒靴,高度快接近膝盖了,整个就是一个辣妹。

    “请问,您就是柳玉麟柳老师吗?”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现在就是这种状况。可能是被我要吃人的表情吓了一大跳吧,那位妇人是不自觉的退了一步,然后才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

    “不错,我就是,进来说吧,梅夫人、梅小姐。”我强忍住心中的怒火,侧过一边请两人进来。这两人我就是烧成灰都认得,因为她们不是别人,一个就是「腾龙集团」老板梅腾龙的夫人江瑞香,另一个就是她的女儿梅玉清,也就是我认定为撞死玲的凶手。

    “柳先生,你怎么会认得我们的?”江瑞香人甫进屋,就急急忙忙的问道。

    我顺手关上门,顾不上回答她,而是盯着那个噘着嘴偷偷打量我的梅玉清冷声问道:“告诉我,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撞死了我的妻子,你说啊?你怎么不说啊?”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吓人,梅玉清脸色变得惨白,有些胆怯的躲到了她的母亲身后。

    “柳先生,您等一等。”软软的声音让我被怒火和仇恨冲昏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一会,我将目光凝注在江瑞香的面上。

    也许是无法承受我灼灼的目光,江瑞香低首敛眉幽幽道:“本来我还想该怎么跟您开口,现在看来不用了,我想您现在已经都知道了,当日撞伤您夫人的就是小女玉清,而送您夫人去医院的正是我?”我怒视了躲在江瑞香身后的梅玉清一眼,恨恨的点了点头。

    江瑞香微微叹息了一声,然后继续道:“事情发生之后,玉清她父亲动用关系让交警队将这个案子压了下来,我不知道您是如何查到小女玉清的,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老实说,自从事情发生以来,我和玉清就没睡过一天好觉,每当闭上眼的时候眼前就会浮现当日的情景,我说这些不是想求得您的谅解,我知道我们对您和您的家庭造成的伤害是用什么都无法弥补的,今天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们觉得无法再逃避下去了。”

    “哦,要面对现实了是吧?那你们倒是说说看,打算怎么办啊?”我面色铁青,语带讥讽的冷冷说道。

    “柳老师,我知道失去亲人的痛苦是用什么都无法弥补的,用金钱当然也不能,但是除了钱之外,我不知道能为您做些什么。”江瑞香一脸歉意的说道,然后从她手上的小包中取出了一张支票递给我:“柳老师,这里有点钱,希望您能够接受,除了让小女去坐牢这点我不能答应外,您如果还有其他什么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您的。”

    “哦?两百万啊?你们梅家人出手果然大方啊?在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眼里,一条人命就值两百万吗?我不要钱,我要你们把玲还给我。”我冷笑着看着面前的母女二人,仇恨的怒火让我有些丧失理智了,我一甩手将支票扔在了江瑞香的脸上。

    “你不要太过分了……”梅玉清看到自己的母亲受辱,也被激怒了,一下子横到了她母亲和我中间,冲着我骂道:“又不是我妈撞死你老婆的,你冲我妈横什么横?你有种冲我来。瞧你这副德性,不是我瞧不起你,你教一辈子书也挣不了两百万,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说起来你得谢谢你的好老婆,要不然你哪里挣这两百万去?”

    「啪」的一声脆响,忍无可忍的我狠狠的给了梅玉清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真是酣畅淋漓、痛快之至,手掌与脸颊接触时发出的声音也是清脆悦耳,余音袅袅。看着捂着脸怔怔的望着我的梅玉清,我的怒火更加不可遏制。

    “我没钱怎么啦,我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不偷不抢、坦坦荡荡,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你们家是有钱,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那钱又不是你挣的,你神气什么?要不是仗着你老爸的几个臭钱,你她妈早当鸡了,哦,我说错了,就你这副德性,做鸡都不会有人要。”连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一向谦和的自己居然也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来,这还是那个在那个为人师表的柳玉麟吗?

    “你混蛋……你……”梅玉清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了,然后猛地一跺脚,转身拉开门掩面跑了出去,江瑞香在后面叫她的名字她也没有停下来。

    “唉……”江瑞香叹了一口气,面现凄苦之色的望着我道:“柳老师,我不怪您,这一切都是小女玉清造成的错。唉,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想告诉您玉清其实并不像您今天看到的这样,她其实是个好女孩,只是这件事都快把她逼疯了。”

    “说起来那天也是合该有事,我要她陪着我去买衣服,哪想到会在商店里碰上她哥哥跟小蜜在一起,玉清这孩子平时就看不惯她哥哥冷淡她嫂子,所以当场就在商店里跟她哥哥吵了起来。

    吵完之后她就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我怕出事跟着也赶出来,结果后来真的还是出事了。”

    “其实玉清事后也非常懊悔和内疚,这一个多月也没敢再开车。柳老师,今天真是很抱歉,请您多担待。我担心这丫头出事,所以今天不能跟您多说了,改日我会带丫头再来向您赔罪。哦,差点忘了,我给您留个电话,有事您找我…”

    “呃……”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扬起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才颓然放下。

    我摇了摇头,心说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苦思冥想了多日也没想出个报仇的办法,不想今日仇人倒是自己找上门来,却让我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和方寸,唉。

    我怏怏的关上房门,从地上捡起那张两百万的支票,伸手刚想把它撕掉,脑海中猛地闪过刘玉怡、林雅诗母女的形象,我撕钱的动作也就没有继续下去。

    我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上的这种巨额支票,脑子里空空荡荡的,电视里关于「神舟五号」的新闻我也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不知过了多久,墙上挂钟的敲击声突然将我惊醒了,我抬头一看,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发呆了好几个小时,竟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我猛然惊觉,若兰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一颗心不禁又提了起来,心中暗暗祈祷起来:“若兰啊若兰,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情啊,要不然我怎么像玉梅姐交待啊?”

    “叮……铃……铃……”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将我吓了一跳,然后我马上反应过来,是不是若兰打来的。我迫不及待的拿起电话听筒,那边却传来张怡菁的声音:“柳叔,我是怡菁,你还没睡吧?”

    我不由得泄了口气,有些失望的道:“怡菁是你啊,我还没有睡,有什么事吗?”

    “哦,柳叔,是这样的,有个年青姑娘在我酒吧里喝醉酒后大吵大闹,将我的客人全都赶跑了,而且她口中还喃喃自语着柳叔您的名字,您来看看吧,也许是您的熟人。”

    听到张怡菁的话,我本能的想到是若兰,于是赶紧说道:“怡菁,你别让她走了,我马上就过去。”挂上电话我抓起一件外衣套上就往外跑,刚才绷紧的心弦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当我急匆匆的朝酒吧跑去的时候,老远就看到张怡菁站在酒吧的外面,看到我的出现,她也迎了上来,性急的问道:“柳叔,那位姑娘是谁啊?”

    “哦,是你梅姨的女儿若兰,她在学校被人诬陷成小偷而被学校开除,今天才刚回来。”我简单的向张怡菁解释道,她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跟我一起向酒吧里面走去。

    酒吧里面已经空无一人,除了在一角的一张桌子上趴着的一位姑娘外,我定睛一看,不由得浑身一震,张怡菁就站着我身边,见状低声问道:“柳叔,怎么啦?”

    “她不是若兰。”是的,她不是朱若兰,而是那个不久前才被我扇了一巴掌的梅玉清,她怎么会在这里?张怡菁讶然问道:“啊?那她是谁呢?柳叔,您认识吗?”

    我点了点头,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但是马上又被自己给否决掉了,我抬头问道:“怡菁,电话在哪里,我想打个电话。”

    “哦,电话在吧台后面。”我来到吧台后面的电话旁,从口袋里摸出江瑞香给我留的那个手机电话,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出去。

    几乎就在我拨通电话的同时,那边就传来江瑞香显得很焦急的声音:“喂,您哪位啊?有什么事情吗?”

    “梅夫人,是我。”

    江瑞香在那边显然听出了我的声音,有些着急的道:“哦,是柳老师您啊,您有什么事情请说,我现在都快急死了,玉清那丫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哦,她在学校旁边的小酒吧里喝醉了,您快点过来吧。”我开门见山的说道,因为我理解江瑞香作为一个母亲此时的急切心情。

    电话那边传来江瑞香惊喜的声音:“啊,什么?柳老师,真是太谢谢您了,我马上就开车过去。”

    一个绝佳的报仇机会就这样被我轻易放过了,我挂上电话走到了趴在桌上睡着了的梅玉清身旁,神色复杂的看着她脸上那淡淡的五个手印。

    张怡菁在一旁低声慨叹道:“唉~~~柳叔你看,这个姑娘的脸上的手印还清晰可见呢,下手还真重,怪不得这个姑娘想不开呢?唉,是谁这么狠心下得了手?”

    我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张怡菁,面无表情的从牙缝里蹦出了两个字:“是我。”

    张怡菁不由惊呼了一声,马上就发觉不对,用手捂住了小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我。

    我没有理她,转过头来继续看趴在桌上的梅玉清,心中暗自问着自己:“这难道就是我要的结果?那为什么我并不感到丝毫的快慰呢?”

    张怡菁看我的面色不好,也乖巧的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在一旁好奇的看看我,又看看梅玉清,脑门上写着个大大的问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