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九)有客来访
    时间一晃又是几天过去了,虽然凭空多了一个「女儿」林雅诗,但是每天的生活并未因此发生任何变化。雅诗和莹莹两人非常投缘,好得就像亲姐妹一样,我和玉梅姐看在眼里,也是非常高兴。说句心里话,雅诗这孩子又聪明又懂事,谁见了都会喜欢她的,这不玉梅姐就收她做了干女儿嘛?就为这事,莹莹还小小的吃了回醋,说玉梅姐偏心,唉,真是个长不大的丫头。

    这天已是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五号的下午,我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同事孙老师就对我说道:“柳老师,您回来得正好,刚才传达室的王大爷打来电话说学校门口有人找您,您快去看看吧。”

    “谢谢啊。”我道了声谢,放下教案就出了办公室。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找我,但是我隐隐感觉可能跟车祸有关,于是匆匆下了教学楼,穿过操场朝校门口跑去。在学校门口的传达室,我见到了要找我的人,是一个面容秀丽、丰乳肥臀的美丽少妇,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吧;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粉妆玉琢般的小女孩,非常的可爱。

    “我是柳玉麟,请问您是找我吗?”我有点不太确定的问道,脑海中对眼前的母女实在没有任何的印象,那就是说以前并没有见过咯。

    美丽少妇向我伸出纤纤玉手,声音也是柔柔的:“柳老师您好,是我找您。 我叫苗玉秀,这是我女儿姚嘉妮。嘉妮,快叫叔叔。“

    “叔叔好。”小女孩清脆的童音显得悦耳动听,圆圆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我。

    我低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着夸奖她道:“真乖。”

    小女孩显得有些怕生,躲到了她母亲的身后,偷偷的看着我。苗玉秀爱怜的摇了摇头,然后对我说道:“柳老师,这里说话不是很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哦,好的,您请跟我来。”我满腹狐疑的领着母女俩回到了家,这时候家中自然没有人。

    我请母女俩坐下之后,我去给她们倒水,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小女孩姚嘉妮对她的母亲说道:“妈妈,就是这位阿姨……”我心中一震,猛地回头,只见母女俩正站在挂在客厅墙上的玲的照片下,在仔细的打量着玲的照片。

    就在我奇怪的时候,母女俩「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大吃一惊道:“你们这是……”

    「咚」、「咚」、「咚」,母女俩对着相片磕了三个头后爬了起来,转过身子面对向我。对着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的我,苗玉秀低声道:“柳老师,您现在应该知道我们今天来是为了什么吧,就是为了来拜祭您的爱人许老师,正是您的爱人在半个多月前救了我女儿的命。”

    “夫人,您说是这孩子就是我爱人救的那个女孩?”我指着小女孩姚嘉妮,心中的震惊难以用言语表达出来。

    苗玉秀点了点头,拉着小女孩来到我面前,声音中带着一丝悲伤:“不错,嘉妮就是您爱人从车轱辘底下救出来的那个小女孩。那天嘉妮是哭着跑回家的,我被吓了一大跳,追问之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她当时被吓坏了,除了知道是一位阿姨把她推开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多方打听也没弄明白到底是谁救了我的女儿。一直到昨天晚上我看报纸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您刊登的寻人启事后,才知道您的爱人就是那位救我女儿的恩人。在来学校之前,我还不知道您爱人已经去世了,直到刚才我问传达室的大爷才知道。柳老师,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请您接受我们母女的一拜吧。”

    “你这是干什么,快请起。”苗玉秀母女硬是跪着给我磕了个头才肯起来,我请她们重新坐下之后,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了一会后,苗玉秀轻声问道:“柳老师,那个肇事的司机找到了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苗玉秀有点不相信的道:“怎么会这样呢?”

    我叹了口气道:“因为上面有人发话,所以交警队把这个案子给压下了。”

    说到这儿我心中一动,望着小女孩嘉妮道:“嘉妮,你告诉叔叔,你还记得当时撞向你的是辆什么样的车子吗?”

    苗玉秀也以鼓励的目光望向自己的女儿,姚嘉妮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后,有些怯怯的道:“我当时被吓坏了,只记得车子好像是红色的,至于是什么牌子的,我没看清。”红色的?红色的车子可太多了,唉,小女孩当时肯定被吓坏了。

    “哦,没关系,叔叔会有办法查清楚的。”我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柔声问道:“读几年级了?”

    “六年级。”苗玉秀有些爱怜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用略带担心的口吻道:“这孩子以前很活泼好动的,自从经历过这次车祸之后,好像变得胆小了许多,唉……”

    “夫人,你也别太担心,等时间一长她就会忘了的。”我安慰着忧心忡忡的母亲,心中暗自咒骂那个该杀千刀的肇事者,他不仅残忍的夺去了玲的生命,而且还在眼前的这个小女孩纯洁的幼小心灵当中留下了可怕的记忆,当真是百死莫赎。我望着有些怯怯的靠在苗玉秀身上的姚嘉妮,柔声道:“嘉妮,叔叔给你拿饮料喝好不好?”

    “好。”嘉妮看了一眼妈妈之后,在得到妈妈鼓励的眼神之后,娇声应了声好。我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椰汁递给她,小女孩这时候才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谢谢叔叔。”

    “真乖,喝吧。”看着小女孩开心的喝着饮料,我的心情也感觉好受了些,继续逗她说话:“嘉妮,告诉叔叔,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我没有爸爸。”嘉妮瘪着嘴不高兴的说道。

    我诧异的望向她的母亲苗玉秀,苗玉秀面现凄色,目光望着地板,幽幽的说道:“嘉妮她父亲在她只有一岁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说是去外面做生意,结果一去就再没回来。我曾经托人打听过他的消息,有人说他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我们母女都当他死了。”

    “又一个。”我低声喃喃自语道,因为我想到了开酒吧的张怡菁,她们母女跟眼前的苗玉秀母女的遭遇是如出一辙。

    苗玉秀可能是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有些不解的望着我问道:“柳老师,您刚才说什么?什么又一个?”

    “哦,我是想起了前一阵认识的一个女孩,她的父亲也是在她很小的时候丢下了她们母女,现在这个女孩子在离学校门口不远的地方开了个小酒吧,也许你们刚才来的时候还从酒吧门前路过呢。”

    听到我的解释之后,姚嘉妮瞪大眼睛道:“叔叔,你说那位开酒吧的大姐姐跟我一样没有爸爸?刚才我和妈妈还向那位大姐姐问过路呢。”

    “哦?这么巧?”这倒真是无巧不成书。

    苗玉秀感慨的道:“看来这天底下负心的男人还真不少啊?”话出口她才觉得不妥,有些脸红的向我道歉:“柳老师,我不是说您……”我笑了笑,表示理解。苗玉秀看了我一眼,接着问道:“柳老师,你是想自己找出那个肇事的司机吗?”

    “是的,我不能让玲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去了。”我点点头道:“当时在现场目击的人肯定不少,我想总有办法找到线索的。”苗玉秀闻言点了点头,刚要张口,这时候突然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她的话也就没有说出口。

    “咦,玉麟,你怎么在家?这两位是……”原来是玉梅姐回来了,看到我和苗玉秀母女,玉梅姐显得很惊讶。在知道了苗玉秀母女的来历之后,玉梅姐拉着姚嘉妮上下打量一番,唏嘘不已。

    几人又闲谈了几句,苗玉秀母女起身告辞,玉梅姐拦住道:“妹子,你干脆留下来吃了晚饭再走吧,一会玉麟的女儿就放学回来了,你不想见见她?”

    “那好吧,那我们母女就多有打扰了。”苗玉秀听说我女儿莹莹一会就回来了,她就不急着走了。

    “有什么打扰的,说起来我们也是有缘啦。”玉梅姐俨然像个女主人似的,吩咐我道:“玉麟,你再去买点菜回来,我陪妹子说说话。”

    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当然是无条件的服从,不过临出门的时候看到有些闷闷的姚嘉妮,我笑着问道:“嘉妮,你要不要陪叔叔一起去买菜?”

    “妈妈,我可不可以去?”姚嘉妮看样子是很想去的,不过她还是先征询了一下自己母亲的意见。

    苗玉秀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道:“你去是可以,不过要听话哦,别给叔叔添麻烦。”

    “妈,我知道啦。”姚嘉妮蹦蹦跳跳的跑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道:“叔叔,我们走吧。”

    带着小丫头下了楼,迎面碰上同事老文,他见我手里牵着嘉妮,开玩笑道:“老柳,去买菜啊?这个小姑娘不会又是你认的干女儿吧?”林雅诗认我做干爸的事情不知怎么在学校里很快就传开了,所以搞得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不是,这是我一位朋友的女儿。”我走近他的身边,低声道:“这就是阿玲救的那个女孩。”

    老文哦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番姚嘉妮,嬉皮笑脸的神色也一扫而空,他拍拍我的肩膀,叹口气道:“老柳,还是想开点吧,回见啊。”

    “回见。”等老文走了之后,我才注意到牵着我手的姚嘉妮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我,我有些诧异的问道:“嘉妮,怎么啦?”

    “哦,没什么。”看到眼前小女孩的反应,我心中暗自吃惊不小,因为我发现这个小女孩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单纯,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早熟得可怕啊。我心中一动,转而问道:“嘉妮,家里除了你妈妈,还有什么亲人啊?”

    “没有了。”嘉妮摇摇头道:“以前我和妈妈是跟小舅舅住在一起,小舅舅很疼我的,可是两年前小舅舅结婚了,小舅妈好像不喜欢我和妈妈。我曾经看见妈妈和小舅妈吵过架,不久后妈妈和我就搬了出来,现在我们是在外面租的房子住。”

    “哦,那你妈妈是做什么的?”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姚嘉妮显得很自豪的说道:“我妈妈可能干了,她自己开了间服装店,除了卖衣服之外,她还自己设计服装。叔叔,你看我身上穿的衣服好看吗?这都是我妈妈自己做的。”

    “哦,很好看,你妈妈真能干。”我发自内心由衷的说道,一个女人独自抚养一个孩子长大,这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听到我肯定的回答,姚嘉妮笑得很开心,歪着小脑袋道:“我长大后,一定也会像妈妈一样能干的。”

    “我想会的。”我笑着问道:“嘉妮,你喜欢吃什么?”

    “我喜欢吃鱼。”

    “那好,咱们这就去买鱼。”

    买完菜回到家,给我们开门的却是林雅诗,她笑着从我手上接过装菜的塑料袋:“干爸,交给我来处理吧,今天我来蹭饭,怎么着也得出点力不是?”

    “你这丫头倒是鼻子尖,知道今晚上有好吃的。”我开玩笑道:“小心点,别切着手了。”

    “放心,我又不是娇小姐,也不是第一次下厨房,不就是切个菜、杀个鱼的嘛?”林雅诗哼着小调,自去厨房洗菜杀鱼去了。这丫头手很勤快,自从她来了之后,玉梅姐就轻松多了,相比之下,我那个女儿莹莹就比她差远了。

    “妈,我们回来咯。”姚嘉妮笑着跑向卧室,玉梅姐正和她妈妈苗玉秀在卧室里说着话。姚嘉妮跑到她妈妈身边,抱着她妈妈的胳膊咯咯笑道:“妈,刚才在路上,有个叔叔说我是柳叔叔的干女儿,真好玩。对了,刚才那位姐姐才是柳叔叔的干女儿吧?”

    “哦,那是你柳叔叔的一个学生,你说的不错,她是你柳叔叔的干女儿。”

    玉梅姐笑着逗嘉妮道:“那你想不想也认柳叔叔做干爸呢?”

    嘉妮没有回答玉梅姐的问题,而是转头问走进卧室的我:“柳叔叔,我认你做干爸好不好?”

    我还没说话,苗玉秀已经开口对我道:“柳老师,嘉妮的命是您爱人救的,而且她也没有爸爸,您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收她做干女儿吧?”

    “我当然不嫌弃了,这么可爱的女儿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呢。”我笑着说道。

    这时候突然有个声音接道:“哦,那我这个女儿就不可爱了?”是莹莹这个丫头回来了,我扭头一看,果不其然,莹莹满头大汗的出现在门口,浑身的衣服都汗湿了,我诧异的问道:“咦?

    莹莹,你怎么满头大汗的?”

    “怡菁姐,进来啊。”莹莹没有回答我,而是向身后招呼着。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个人在场的除了玉梅姐没见过之外,其他人都认识,酒吧的老板张怡菁,她也跟莹莹差不多,身上好像也是流了不少汗,好像刚刚才做过什么运动似的。看到我,她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柳老师,您好。”

    “哦,今天真是什么巧事都碰上了,快进来。”我招呼着她们两个进来,张怡菁和苗玉秀母女一照面,都是不约而同的惊咦了一声,姚嘉妮跑到张怡菁身边仰着小脸道:“你不是开酒吧的那位大姐姐吗?怎么也到我干爸家里了?”

    “干爸?”张怡菁和莹莹是大眼瞪小眼,莹莹转头问我道:“爸,什么时候我又多了一位干姐妹,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玉梅笑着接口道:“这不是你们进屋的时候才刚认的吗,你当然不知道了。

    唉,我说你们两个怎么都是浑身是汗,连衣服都湿透了?“

    张怡菁笑着答道:“哦,是莹莹妹妹找我打架来着。”

    打架?苗玉秀母女听得直瞪眼,我笑着解释道:“我这女儿跟我学过武术,她是听说这位张小姐则是一位空手道高手而不服气,今天肯定是去找张小姐切磋去了,我说的不错吧?”

    “还是爸爸聪明。”莹莹嬉皮笑脸的大拍马屁。

    我没好气的道:“你这个丫头,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今天一定吃亏了吧,张小姐就是让着你,你也不是她的对手。”

    “爸,你全说对了,我今天是输得心服口服。”莹莹仍旧是嬉皮笑脸的讨好我。

    玉梅姐笑骂道:“小妮子,别尽讨好你爸了,快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呆会再给你介绍客人。”

    “这位阿姨,还有这位干妹妹,对不住啊,我先和怡菁姐去洗个澡,呆会见啊。”莹莹嬉皮笑脸的向苗玉秀母女告个罪,拉着有些脸红的张怡菁进了浴室。

    我苦笑着对苗玉秀道:“看见了吧,我这个女儿可是调皮得很。”

    苗玉秀笑道:“我倒是希望我们家嘉妮能这么活泼就好了。”

    姚嘉妮腻在母亲身边,闻言有点不满的噘着嘴道:“妈,难道人家这样不好吗?”她这小儿女的神态逗得我们都笑了起来,苗玉秀笑道:“你这丫头,我才说了一句,你的嘴就翘上天了,也不怕你干爸看了笑话。”嘉妮闻言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小脸也羞红了。

    玉梅姐笑着站起来道:“玉麟,你陪妹子聊会,我要去厨房了。”

    “大姐,我去帮你。”

    苗玉秀站起来也要去,被玉梅姐拦住了:“玉秀妹子,今天你来是客,哪有客人下厨的道理?

    以后你要是再来,我就不拦你了。”苗玉秀听玉梅姐这样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玉梅姐走后我陪着苗玉秀母女闲聊了没多会,莹莹和张怡菁就洗完澡出来了。我发现张怡菁的身上穿的是玲的衣服,她们的身材差不多,张怡菁穿倒正合适,不过她好像显得有点不太好意思。

    “张小姐,别客气啊,就当是自己家好了。”我笑着招呼张怡菁坐下,她俏脸微红道:“柳老师,您太客气了。”

    莹莹噗哧一笑道:“爸,你也真是的,你口口声声的张小姐,让怡菁姐怎么把这里当自己家?”

    张怡菁俏脸微红的道:“您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我也不叫您柳老师了,我就叫您柳叔吧。”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你和莹莹都坐下来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客人。”

    我招呼莹莹坐在我身边,然后将姚嘉妮拉到面前道:“莹莹,先给你介绍一下你的这个干妹妹,她的名字叫姚嘉妮,知道为什么她会认我为干爸吗?”莹莹自然是摇了摇头,我微叹道:“因为她就是你妈妈出事那天救下的那个女孩。”

    “啊?”莹莹脸上的笑容一下消失了,神色有些复杂的上下打量着姚嘉妮,嘉妮仰起小脸有些怯怯的问道:“莹莹姐,你不喜欢我?”

    “哦,当然不是,妹妹这么可爱,我怎么会不喜欢呢?姐姐只是想起妈妈,所以有些伤感。”

    莹莹伸手拉过嘉妮的小手,指着苗玉秀问道:“那这位阿姨一定是妹妹你的妈妈咯?”

    “是的,我是嘉妮的妈妈。”苗玉秀代为答道,然后朝莹莹招了招手道:“莹莹,过来让阿姨看看。”

    “妈妈,你要看什么啊?”嘉妮不解的拉着莹莹走到了苗玉秀的身旁。

    苗玉秀伸手把莹莹拉到自己身边,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抚摸着莹莹的秀发柔声问道:“好孩子,你跟阿姨说句心里话,你真的不怪你嘉妮妹妹吗?”

    莹莹摇了摇头道:“又不是嘉妮妹妹的错,我怎么会怪她呢?我想当时那种情况,不管是谁看到了,肯定都会像我妈妈那样做的,我为有这样一个妈妈感到骄傲。”

    “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苗玉秀叹息一声,又问道:“孩子,阿姨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你自己说吧,你希望阿姨做些什么?”

    莹莹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眼珠一转,调皮的笑道:“阿姨,既然嘉妮妹妹认了我爸爸做干爸,那我也不能吃亏,我要阿姨做我的干妈,阿姨你答应吗?”

    “答应、答应,阿姨怎么会不答应呢?”苗玉秀高兴的抱住了莹莹,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有你这样漂亮的女儿,阿姨高兴都来不及呢?”

    “恭喜妹妹啊,有了新妈妈。”张怡菁笑着打趣莹莹,莹莹一瞪眼道:“怡菁姐,你要是看着眼红,你也认个干妈好了。”

    张怡菁尚未答话,嘉妮在一旁闻言笑道:“莹莹姐,大姐姐有自己的妈妈,还要认干妈干什么?倒是大姐姐跟我一样没有爸爸,应该认个干爸才是?”

    张怡菁浑身一震,很惊讶的问道:“呃,小妹妹,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爸爸? 而且你怎么也没有爸爸?“

    “是我告诉她的。”我接过话头道:“嘉妮跟你一样,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爸爸就离开她们母女了,跟你的情况很相似。”

    “哦,这还真是够巧的啊。”张怡菁笑着拉过嘉妮,伸手摸摸她的脑袋道:“想不到小妹妹和我是同病相怜啊,不过你比我幸运,现在有柳叔做你干爸。”

    姚嘉妮笑着答道:“大姐姐不用羡慕我啊,你也可以认我干爸做干爸啊。”

    唯恐天下不乱的莹莹咯咯笑着接道:“怡菁姐,嘉妮妹子这建议不错啊,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闻言不禁好笑道:“你们这两个小妮子,还真会替人找干爸,你们也不想想,怡菁都已经二十多了,我能有她这么大的女儿吗?”

    张怡菁也觉得有些好笑道:“倒也是,让我喊您干爸还真喊不出口,还是喊您柳叔顺口些。”

    苗玉秀、莹莹、姚嘉妮等人也觉得好笑,都跟着笑了起来。这时候林雅诗走了进来,笑着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说得这么高兴?”

    莹莹站了起来,笑着抱住了她道:“雅诗姐,我告诉你啊,我认了苗阿姨做干妈,我又有妈妈了。”

    林雅诗闻言笑着道:“哦,真的吗?那今天的喜事还真不少,呆会可要好好庆贺一番才是。”

    “那当然,哦,对了,雅诗姐,什么时候开饭啊,我的肚子都饿扁了。”莹莹抱着雅诗撒娇道,说真的,她和雅诗越来越像亲姐妹了。

    雅诗闻言笑道:“我这不正是来通知你们开饭的吗?你这小妮子一个劲儿嚷饿,看你呆会能吃多少?”

    “呃……”莹莹朝雅诗做了个鬼脸,皱起可爱的小鼻子嬉皮笑脸的道:“雅诗姐,你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我妈了。”

    “啐,又胡说八道了。”雅诗羞啐了一口,伸手要去拧莹莹,

    莹莹自然不会让她给拧着了,笑嘻嘻的跑开了:“我先去厨房打探一下,你们等我的好消息。”

    说完她就一溜烟的跑向了厨房,然后我们就听到了厨房里传来玉梅姐的笑骂声。

    我笑着向苗玉秀、张怡菁解释道:“这丫头准又是偷嘴了。”面露疑惑的她们才恍然大悟,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阿姨,你做的菜真好吃,真想天天都能吃到。”玉梅姐的厨艺是没得说,不但苗玉秀和张怡菁赞不绝口,就连嘉妮也是啧啧称赞。

    玉梅姐自然非常的高兴,笑着道:“喜欢吃就多吃点,以后你每次来阿姨都会给你做好吃的。”

    嘉妮闻言笑着道:“阿姨,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想住在这里不走了。”说着她偏头望向我,开玩笑似的问道:“干爸,我要真赖在这里不走,你会不会赶我走啊?”

    “傻丫头,干爸的家也是你的家啊,干爸怎么会赶你走呢?”我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道:“不过真要是你住在干爸这儿,只怕你妈不乐意了。”

    “我有什么不乐意的?”苗玉秀闻言笑道:“说真的,平时我没有多少时间管她,左邻右舍又没有与她年龄相仿的小伙伴跟她一起玩,每天放学回来她只能一个人闷在屋里看电视,我倒是希望能有一个像莹莹这样的姐姐陪她玩。不过话说回来,她的学校离这就太远了,每天上学就太不方便了。”

    “是啊,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姚嘉妮显得有些苦恼的道。

    我笑着安慰她道:“那你也不用这样垂头丧气的啊,你可以周末到干爸这里来啊,不但可以跟莹莹一起玩,还可以吃到你梅姨做的饭菜,一举两得,不是也不错吗?”

    “哦,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姚嘉妮高兴的跳起来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抱着我的胳膊娇笑道:“干爸,你真好。”

    苗玉秀看到女儿娇憨的样子,不禁笑骂道:“丫头,你都这么大了,还是一点都不懂事,小心惹得你干爸嫌弃。”

    “妈,你老是说人家坏话,干爸才不会嫌弃我呢。”嘉妮嘟着嘴坐回座位,她的小儿女之态惹得我们都笑了起来。不过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我们说笑的时候,张怡菁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落寞的神情,显然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父爱的她是触景生情了。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苗玉秀、姚嘉妮母女和林雅诗吃完饭后不久就告辞了,张怡菁却被莹莹给留下来过夜。她们两人住在玉梅姐家,而玉梅姐则被鹊巢鸠占的莹莹「霸道」的赶过来跟我一起睡,这让玉梅姐还颇有些不好意思,这当然是因为有张怡菁这个外人在的缘故。不过我却不管那么多,关上门就急急的拉了玉梅姐上床,因为昨夜被莹莹那小妮子「性骚扰」了一夜,我憋得有些难受。

    “怎么这么着急啊?”玉梅姐看我一上床就急着脱她的衣服,有些脸红的问道。不过善解人意的她还是一边配合着我,一边也帮我脱掉衣服。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我们两人已经肉帛相见,玉梅姐将我推倒在床上,将她的奶头塞到了我的嘴里。我含着她的奶头轻轻的吮咬着,同时手也探入她的桃源仙洞,极尽挑逗之能事。

    很快玉梅姐就满脸桃红,娇躯轻颤的咿唔起来,桃源仙洞里也开始往外涌出滑腻的玉液来。

    我也感觉到口中的奶头开始硬挺起来,同时另外一只手也轻轻的抓住她的另外一个奶头轻轻捻起来,在我三管齐下的攻势下,玉梅姐媚眼如丝,娇躯如棉的压在我的身上,脸上也露出了期待和渴望的媚态。

    我蓦地感到小腹下突然一凉,原来是玉梅姐抓住我的肉棒套弄起来,无边的欲火顿时从小腹下腾腾升起,迅速蔓延到全身每一个细胞。我有些忍不住了,吐出口中的奶头道:“玉梅姐,你快坐上来吧,我等不及了。”

    玉梅姐娇媚的瞟了我一眼,玉手又套弄了肉棒几下,抓着肉棒抵住她已经滴着玉液的蜜穴口轻轻摩擦了两下,然后猛地往下一坐,坚挺的肉棒就陷入了一片温软的肉壁包围当中,强烈的快感让我差点呻吟出声。玉梅姐一坐到底之后,也是长吁了口气,稍作停顿后臀部轻轻抬起,让肉棒退出一截然后再猛地坐下,如此反复套弄起来。

    “梅姐……太棒了……再快点……哦……”无比舒爽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同时双手也分别盖住了玉梅姐胸前的双乳揉捏起来,随着玉梅姐身子的起伏,她的一双丰满的乳房也不断的在我手中变换着形状。

    玉梅姐双手抓着我的手臂,飞快的套弄着,口中也娇吟有声:“啊…玉麟…

    你怎么……这么硬……啊……还有……今天……怎么……这么急……啊……“

    “还不是……莹莹……那个……小丫头……闹的……昨晚……被她……骚扰了……一夜…… 我……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梅姐……你真是…

    个……合格……的骑士……“我在下面也没有闲着,除了要照顾她的奶子,我的腰部也配合着玉梅姐用力往上挺,让肉棒的前端能够每次都顶到玉梅姐的花心。

    “啊……每次……都顶到……花心……啊……真让人……受不了……啊…… 啊…顶死……人家了……“玉梅姐有些狂乱起来,娇躯像抖筛子似的上下扭摆,满头的秀发也披散开来,随着她剧烈的晃动而在空中飘散着,更增加了几分野性的味道。随着「噗滋」、「噗滋」的抽插声,蜜穴里的玉液像唧筒似的被挤了出来,大部分顺着我的大腿根部往下流到了床单上,也有小部分被带得四处飞溅。

    “啊…累死人了……啊……要不行了……啊……”玉梅姐的体力毕竟有限,快速颠弄一阵后就显得有些体力不支了,速度也慢了下来。才刚刚尝到了一点甜头的我自然不满意,搂着玉梅姐一个翻身,将她的娇躯压在了身下。我捞起玉梅姐的一双玉腿架在了肩上,让她的蜜穴更加突出,然后我就一刻也不停留的猛烈抽插起来。

    “啊……啊……啊……太深了……啊……啊……”强烈的快感让玉梅姐失声娇吟了起来,她的螓首在枕头上左右摇摆起来,一双玉手也紧紧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单,雪白的肌肤上也泛起了一层诱人的桃红色,显得晶莹剔透、分外妖娆。我如疾风骤雨般的狂抽猛插着,胯部用力的一次次撞向她的耻部,「啪」、「啪」 的撞击声急促而响亮。

    “啊……啊……不行了……啊……死了……啊……”伴随着玉梅姐的尖叫,她的蜜穴深处涌出了大量的阴精,她的蜜穴肉壁也开始剧烈的收缩、痉挛起来,本来就已经快感连连的肉棒受此挤压,再也无法坚守阵地,噗噗就在蜜穴深处猛烈的迸发了。

    “瞧你,又满头大汗的?看来你是真的憋坏了,莹莹那丫头也真是害人。”

    玉梅姐将我搂在怀中,温柔的替我擦去脸上的汗水,娇声道:“不过你啊还真能忍,恁是没动莹莹,不过姐姐我可就遭了无妄之灾,这还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唉,我真拿这丫头没办法,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我苦笑着摇摇头道:“梅姐,也只有辛苦你来当消防员给我灭火了,唉,我这个爸爸当的也真够窝囊的。”

    “这不是窝囊,这是爱。”玉梅姐的玉手在我的胸前划着圈,满怀神情的凝视着我,柔声说道:“你还不是不怕伤害了莹莹吗?”说着话锋一转道:“不知道怡菁和莹莹这两个丫头现在在干什么,哦,对了,你刚才吃饭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怡菁脸上的表情?”

    我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道:“我当然注意到了,唉,她也是个可怜的姑娘。”

    “唉,可怜的人又何止她一个?苗家妹子不同样也是个可怜的人吗?”玉梅姐有些伤感的道:“一个单身女人要把一个孩子带大,是何等的不容易啊。”说着她低头亲了我一口,柔声道:“相比起来,我比她们幸福多了,我已经很知足了。玉麟,你知足吗?”

    “我当然不知足,我还要从梅姐身上得到更大的快感呢。”我邪笑着将玉梅姐又压在了身下,胯下银枪也已经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

    感受到我雄性坚挺的玉梅姐俏脸一红,羞嗔道:“你这人,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又来胡搅蛮缠。”

    “人伦大事还不正经吗?”我轻笑一声,腰部用力的抽动起来,动人的娇吟声也再次在室内响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