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七)柔情蜜意
    “爸,你好像不太高兴呃?”回到家中,玉梅姐和莹莹已经做好了晚饭等着我,看到我的脸色不太好,莹莹关切的问道。

    我没好气的道:“跟人打了一架,你说我高兴得起来吗?”

    “啊?怎么回事?”莹莹和玉梅姐都凑到了我的身边,关切的望着我。我感觉心中暖暖的,伸手将一大一小两个我现在最重要的亲人揽入了怀中,柔声道:“没什么,不过是出手教训了几个小流氓。”

    我将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莹莹听完之后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后道:“原来这位姓张的姐姐身手这么好啊,那我一定要找机会跟她切磋切磋才是。”

    “胡闹,你以为你那两下子是人家的对手啊?”我又好气又好笑的在女儿脑门上敲了一下,笑骂道:“你这小丫头,我现在都有些后悔当初教你练武了。”

    “练武有什么不好,至少不会被别人欺负。”莹莹噘着嘴道。

    我闻言不禁默然,心中暗道:“是啊,若是那位张小姐没有学过空手道,只怕她开这酒吧少不了要被人欺负啊。”可是转念又想:“中国人以前被称为「东亚病夫」的时候,人民是穷不潦生、饥寒交迫,现在虽然百姓的生活是好了,身体上是摆脱了「病夫」的帽子,可是骨子里还是没有摆脱崇洋媚外、软弱无能的本性啊,就算人人都练武也没有用啊,真要有外族入侵的时候,恐怕还是会有不少人当汉奸……”

    “爸,你在想什么?”女儿的声音将我从沉思当中惊醒。

    我摇摇头道:“没什么,哦,对了,我的肚子有些饿了,我们吃饭吧。”女儿娇哼了一声,对我的敷衍显然有些不太满意。善解人意的玉梅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拉着有些不太高兴的女儿去厨房端菜。望着女儿娇小玲珑的背影,我心中暗道:“乖女儿呃,你哪能体会爸爸此时的心情啊,等有一天你走入社会之后,你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黑暗面的。”

    “爸,那位张姐姐长得漂亮吗?”小女孩的情绪变化得还真快,莹莹刚才还噘着嘴不高兴,现在却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笑吟吟的向我问起了张怡菁的情况。

    “你这孩子,怎么尽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玉梅姐有些诧异的插了句话。

    莹莹嘻嘻一笑道:“这怎么是稀奇古怪的问题呢,这可是很重要很重要的问题。”

    咦?我和玉梅姐对了一下眼神,满腹狐疑的看着精灵古怪的女儿,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看着我们两个不解的样子,莹莹嘻笑道:“如果那位张姐姐很漂亮的话,那爸爸的见义勇为不就是「英雄救美」了吗?搞不好那位张姐姐会以身相许,那我不是多了位后妈吗?当然咯,如果那位张姐姐不漂亮的话,那我这担心就多余了。”

    “你这小丫头,什么「英雄救美」,什么「以身相许」?我看你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我忍无可忍的在女儿的小脑门上重重敲了一下,没好气的骂道。

    小妖怪装出一脸委屈样,捂着被敲痛的脑门可怜兮兮的向玉梅姐求援:“梅姨,你看我爸,人家又没有说错话,干什么要打人家嘛?”

    “玉麟,这就是你不对了,动不动就打孩子不是一个好习惯,而且我觉得莹莹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哇哩叻,她们两人什么时候结成了攻守同盟,我哭笑不得的看了看正得意的朝我做鬼脸的女儿,苦着脸道:“大姐,你怎么也跟着小丫头起哄,我算是怕了你们两个了。”

    玉梅姐嘻嘻一笑道:“你还没有回答莹莹的问题呢,那个张小姐到底长得怎么样?”

    唉,女人啦,还真是够奇怪的,连个不相干的人的长相也要关心,真不知道她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们一眼,故意说道:“这位张小姐啊,非常漂亮,都快赶上年轻时候的阿玲了。”

    “哦,真的吗,妈妈年青的时候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莹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有点不太相信的望着我道。

    玉梅姐若有深意的望着我笑了笑,然后对莹莹说道:“这还不简单,回头你自己去亲自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嗯,梅姨说得对,我还要去找这位张姐姐切磋切磋呢。”莹莹好像打定了主意似的,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丫头啊,让她自己去碰钉子好了,也让她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敢肯定她不是张怡菁的对手,不过我还是预先打了一阵预防针:“我不管你,只要你到时候别输了哭鼻子就是。”

    “梅姨,你瞧我爸他现在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要是那位张姐姐真成了我后妈,还有我说话的份吗?”莹莹这小妖怪还真会作怪,挤眉弄眼的朝玉梅姐说道,惹得玉梅姐娇笑不已。

    “呃,我说你有完没完,怎么老拿不相干的人来开这种不合适玩笑?”我有些恼了,狠狠的瞪了一眼莹莹,看来我真是太纵容这个小丫头了,以前玲还在的时候她肯定不敢这么放肆,因为玲对她各方面的要求一向很严,所以她是很怕玲的。

    “爸,你别生气,人家跟你开个玩笑嘛。”莹莹伸手抓着我的胳膊摇晃着向我撒娇,我的脸是无论如何也板不下去了,不禁笑骂道:“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都怪我以前太纵容你,现在你这丫头是越来越放肆了,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爸,你别这样说嘛,人家以后不这样还不行吗?”看到女儿噘着小嘴撒娇的娇媚样儿,我是彻底的败下阵来,苦笑着直摇头。

    一直含笑不语的玉梅姐突然叹了口气,看到我和莹莹不解的望向她,玉梅姐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是突然想起了我们家的若兰,她这孩子太好强,而且心很重,什么事情都喜欢藏在自己的心里,让人总是感觉有些不放心。”

    “大姐,我觉得你未免太杞人忧天了,若兰都已经成人了,我相信她能够自己处理好各种问题。”我宽慰道。

    玉梅姐点了点头道:“我也知道儿女大了是要走自己的路,但是为人父母者总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一帆风顺,看来我也不能免俗。”

    “梅姨,这怎么能说是俗呢,这应该是「关心则乱」吧?”人小鬼大的莹莹突然插话道。

    玉梅姐先是一愣,然后笑着道:“你这小丫头倒是懂得不少,看来的确是我想多了。好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换个轻松的话题吧?”

    “轻松的话题?”莹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然后一脸诡异的望着玉梅姐问道:“梅姨,你昨晚一定没睡好吧?”

    “咦?”玉梅姐不禁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及至看到莹莹满脸的诡笑她才会过味来,玉脸绯红的瞪了莹莹一眼,笑骂道:“你这小丫头,居然开起你梅姨的玩笑来了。”

    “嘻嘻,梅姨,我哪敢开您的玩笑。”莹莹嬉皮笑脸的看了看我,然后笑着对玉梅姐道:“梅姨,我告诉你,我爸他昨晚也没有睡好呢。”我闻言不禁瞪了莹莹一眼,她却仿佛没有看见似的,继续对俏脸绯红的玉梅姐道:“梅姨,今晚我到您那儿去睡,好不好?”

    “你要想跟梅姨睡就来呗,梅姨还正想找个人说说话呢。”玉梅姐会错了意,以为莹莹是想跟她一起睡。

    莹莹看了看我,抿嘴笑道:“梅姨,您弄错了,我的意思是让您今晚留下来陪我爸,我去您那儿睡。”

    玉梅姐闻言不禁大羞,本来就有些发红的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红得都快能滴出水来了,呐呐道:“你这孩子,怎么…怎么……”玉梅姐羞涩的低下了头,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她的耳根都红透了。相比之下,我的脸虽然也有些发烧,但是脸皮毕竟要厚得多,所以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嘻嘻,梅姨,你和我爸都那样了,还害羞啊?”莹莹这小丫头还真是会作怪,明知道玉梅姐害羞,她还不依不饶的道:“嘻嘻,梅姨,你要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你这孩子……真是的……”玉梅姐的表情似羞似喜,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唔,我吃饱了。”莹莹放下碗筷,站起身朝我挤挤眼道:“爸,家里的墨水快用完了,我下楼去买瓶新的。”

    我当然知道她的用意,向她点了点头,笑着目送她出门,然后才收回目光,投注在仍旧含羞低头的玉梅姐身上:“大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玉梅姐抬起通红的俏脸瞟了我一眼,含羞道:“你让我说什么啊,你还不知道大姐的心吗?

    只不过让莹莹这孩子这么闹,让人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这孩子啊,都是我惯坏了。”我伸手过去握住了玉梅姐的手,望着她柔声道:“大姐,等过一段时间,咱们就去登记好吗?”毕竟玲才走了没多久,于情于礼现在都不是正式确定我和玉梅姐关系的时候,但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责任心,我必须要给予玉梅姐一个肯定的承诺。

    玉梅姐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微微摇了摇头道:“玉麟,我之前不是就跟你说过吗,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并不需要你负什么责,而且那种形式对于儿女都大了的你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我知道你是担心别人说闲话,但是说句心里话,我一点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们在一起又不违法,别人根本管不着。”

    稍微停顿了一下,玉梅姐又道:“而且,我也不知道若兰那孩子知道后会怎么想,也许她并不希望自己突然多一个后爸。”我闻言不禁默然,若兰那孩子的态度的确知道考虑。

    “好啦,别再为这种事情烦恼啦,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玉梅姐突然面现忸怩之色,望着我有点羞涩的道:“还真被莹莹这孩子给说中了,昨晚我还真没睡好;说起来都是你这坏家伙害的,老是在人家眼前飘来飘去的……”

    “大姐……”听到玉梅姐这足以让人发狂的情话,我只觉得浑身一阵发热,周身的血液都好像要沸腾似的,带着满腔的柔情和爱意深情的凝视着玉梅姐,仿佛要将这个生命当中的第二个女人的形象永远的铭记在心灵的深处。

    好像不堪我的凝视似的,玉梅姐俏脸酡红的低下了头,小声道:“你怎么这样直勾勾的看人,好像不认识人家似的?”

    我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去搂玉梅姐的腰,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是她居然站起来躲开了,让我颇有点诧异,也颇有些委屈:“大姐,你……”

    “莹莹就快回来了,让她看见了不好。”玉梅姐有些语重心长的道:“莹莹这孩子虽然已经接受了我,但是在她面前我们还是要注意一些,免得刺激她。”

    我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她的顾虑的确是有道理的。看到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的蠢样,玉梅姐「噗哧」一声笑了,有如花朵绽放般,让人目不可移。

    夜深人静,我裹着被子靠坐在床头,低头凝视着伏在我胸前的玉梅姐,心中充满了柔情,口中不由自主的唤道:“大姐……”

    玉梅姐仰起有些发红的娇靥,蕴含着如海深情的目光凝注在我的脸上,殷红的小嘴微微开启,泻出了有如天籁之音的音符:“你叫我大姐都叫了十几年了,还没叫够吗?”

    我低头在玉梅姐那诱人的樱唇上啄了一口,轻笑着问道:“那我叫你梅姐好吗?”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玉梅姐已经成功的在我的心中占据了一个位置,看来我的确不是一个好男人,玲才走了没多久,我的心中就已经出现了第二个女人的影子。

    “随便你怎么叫我都喜欢。”玉梅姐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面庞微微仰起,将殷红的小嘴送到了我的面前。一股温热的气体从她小嘴中喷到了我的脸上,我心中一阵激荡,低头封住了她的小嘴,同时舌头也侵入到了她不设防的小嘴中。

    玉梅姐热情的反应着,香滑的小舌也伸到了我的口中,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她搂着我脖子的双手也由松而紧,丰满的胴体隔着薄薄的睡衣紧紧的贴着我的胸膛,两座高耸的玉峰就像是燎原的星星之火,一下子点燃了我全身的欲火。

    一番热吻之后,性急的我翻身将玉梅姐压在了身下,伸手就去解她的睡衣。

    玉梅姐静静的躺在床上任我手忙脚乱的替她解除武装,美眸放射着情欲的光芒凝视着我的面庞,双手插入我的头发当中温柔的摩挲着,轻笑着道:“瞧你,这么猴急做啥,我又不会跑了。”

    她的口吻就像是一个慈祥的母亲在埋怨心急的孩子,让我急切的心情一下子平复下来,手底下的动作反而更利索了,很快她的睡衣就离她而去,只有一条黑色的蕾丝三角裤还保护着她神秘的宫殿。

    我并没有急着脱掉她最后的遮掩,而是将精力放在了她的胸前;我低头含住了她的一只奶子,轻轻的吮吸起来,玉梅姐闭上了美眸,双手抱着我的头压向她的胸前,小嘴中发出了似有若无的轻吟声。我一手盖住了她的另一只乳峰,揉捏搓弄起来;而另一只手则顺着她光滑的小腹,插进了她的三角裤中,摸上了她被黑色森林所包围的小溪。

    “哦……嗯……哼……嗯……”玉梅姐小嘴中发出了令人血脉贲张的娇吟,胸部也用力的向上挺起,同时一双玉腿也有些不知所措的交叉蜷起、放平。我用中指在她的蜜穴中抽插着,同时不时的用拇指去摩擦她的阴蒂,玉梅姐口中发出了如泣似诉的呜咽声,同时蜜穴中也涌出了大量的蜜液,将我的手指都浸湿了,看样子她已经动情了。

    “玉麟……别逗我了……难受死了……”玉梅姐秀眉轻蹙,银牙轻咬,娇媚中略带幽怨的声音让我本来就高涨的欲火更炽,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

    我停止了双手的爱抚,发现她雪白的肌肤上已经泛起了一层艳丽的桃红色,于是不再迟疑,伸手去脱她的黑色三角裤。玉梅姐俏脸微红,臀部微微抬起,让我顺利的将她的三角裤从她的腿间褪了下来,我笑着向她展示了被她的蜜液沾湿的手掌,然后在她羞涩嗔怪的目光当中用她的三角裤将手擦干净。

    “玉麟,让我帮你。”我正要脱掉自己腰间的累赘,玉梅姐突然坐起身来,红着脸对我说道。

    我微微一笑,从床上站了起来,急于发泄的小弟弟将内裤顶起了一个鼓包。

    玉梅姐略带羞涩的跪在我的面前,伸手拉住我的内裤两边慢慢往下扯,被解放的小弟弟腾的一下弹了出来,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的直晃。玉梅姐羞涩的敲了面露狰狞的肉棒一下,然后一把握住,笑骂道:“真是个淘气的坏家伙,让人又想又怕。”

    听着玉梅姐诱人的小嘴中说出这样大胆的情话,本来就粗壮的肉棒更形坚挺粗大,我挺着一柱擎天的肉棒笑道:“梅姐,你都生过孩子了,还会怕吗?”

    玉梅姐羞涩的斜睨了我一眼,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都已经两年没有过了,昨天被你那么一弄,下面感觉火辣辣的,今天才感觉好些。”

    “哦,对不起,那是我昨天太粗暴了,今天我一定温柔一点。”我心中略感歉疚,想起来昨天自己的确是有些过猛。

    玉梅姐轻轻的套弄了几下,羞涩的道:“没事的,姐姐我能够受得了的。”

    说着一顿,仰头望着我问道:“阿玲有没有用嘴帮你弄过?”

    我摇摇头道:“没有,阿玲在床上是比较传统的,她嫌用嘴脏,我也从不勉强她。”

    “姐姐虽然也没有用嘴的经验,不过今天愿意为你尝试一下……”玉梅姐说着就低头朝我的肉棒含去,但是被我给制止了,玉梅姐愣道:“怎么啦,怕姐姐做不好?”

    我微微摇了摇头,跪坐了下来,搂着她的娇躯柔声道:“其实我也不太习惯口交,梅姐不必勉强自己。”说着我就吻住了她的嘴,玉梅姐热情的反应着,抓住我小弟弟的手却依旧没有放开。

    “玉麟,来爱我吧。”玉梅姐抱着我向后倒去,玉手牵引着我的肉棒来到了她已经泥泞不堪的蜜穴口。我点点头,腰部微一用力,肉棒已经进入了一个温热的所在。因为她的蜜液分泌得很充分,所以我的肉棒很顺利的就一下子深入她的蜜穴内部,顶在了一个温软的肉上。玉梅姐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一双玉腿紧紧的缠在了我的腰部,同时双手也圈着我的背部贴向她的身体。

    “梅姐,你抱得我太紧了,我动不了。”我发现玉梅姐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箍住了我,让我根本动弹不得,无奈之下只好向她抗议。

    玉梅姐满脸潮红,红红的小嘴亲了我一口,然后媚声道:“先让它在里面泡一会,咱们还有的是时间。”

    我有些好笑的道:“那梅姐你不怕它被泡软了,到时候可怪不得我哦。”

    玉梅姐闻言噗哧一笑,然后笑骂道:“要是你就这点本事,那姐姐我就一脚把你踹下床去。”

    我嘿嘿一笑,趴在她胸前逗弄起她的两颗紫红色的乳头来,我又搓又捻,又吮又咬,不一会儿我就感觉两颗乳头直直的挺了起来,同时玉梅姐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我心中暗笑,故做不知,仍旧一如既往的挑逗着她的情欲,直到她酥麻难耐的出声求饶:“好弟弟……别逗姐姐了… …你动一动吧……”

    “让我动的是你,不让我动的也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口中调笑着,腰部开始轻轻的动了起来,荒芜已久的蜜穴虽然经过我昨天的开垦,但是依然显得紧窄无比,四周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快感不断的从肉棒传到我的全身各处。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沉得住气,但是随着快感逐渐变得强烈,我也有些控制不住了,双手把住玉梅姐的柳腰大力鞑伐起来。

    “嗯…顶的好深……啊…好棒……啊…好粗啊……胀死姐姐了……啊……”

    玉梅姐明显放得更开了,口中的淫词浪语也渐渐多了起来。她的双手抓着我的臂膀,腰部随着我的冲刺用力的向上挺动着,让我的肉棒能够更深的刺入她的蜜穴深处。「啪」、「啪」、「啪」的撞击声有如急促的雨点般在室内响起,混合着粗重的喘气声和让人销魂的娇吟声,构成了一曲「义勇军进行曲」,不断的充斥着我的神经,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冲刺、再冲刺。

    “啊……啊……啊……玉麟……啊……太棒了……啊……姐姐……要快活… 死了……啊…啊……“玉梅姐的臀部急骤的挺动着,仿佛安装了电动马达似的,我想此刻就是换作「电臀天后」coco来也不会比她更高明吧。

    “啊……玉麟……大力爱姐姐吧……姐姐……都是你的……啊……又顶到… 花心了啊……啊……啊……再大力一点……姐姐……爱死你了……啊……“玉梅姐满脸酡红,满头的秀发随着她螓首的剧烈摆动在枕头上飞舞起来,有不少秀发散落在她的脸上,遮住了她的表情。

    一想到玉梅姐平时端庄贤淑的模样,再看看眼前这副媚态横生的景象,我的欲火就烧得更旺,浑身就像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似的,肉棒飞速的在她的蜜穴中出没着。随着「噗滋」、「噗滋」的水声,肉棒带出的蜜液四处飞散,溅得床单上到处都是,但是沉溺在无边的快感当中的我们哪有心思去管这些小事。

    “啊……不行了……啊……要去了……啊……”玉梅姐的腰部猛的挺起,然后又慢慢的落下,与此同时,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蜜穴深处喷涌而出,正浇在我的龟头上。一股强烈的快感瞬间传遍全身,我没有刻意的压抑自己的快感,只觉腰间一麻,肉棒抵住玉梅姐的花心,「噗」、「噗」、「噗」,滚烫的阳精猛烈的喷射而出。

    “啊……好烫……又泄了啊……”受到阳精的猛烈冲击,还处在高潮余韵的玉梅姐居然再次达到了高潮。随着阴精再次喷涌而出,玉梅姐绷紧的身体也软了下来,如同一条死鱼般瘫倒在床上,小嘴大张着呼呼直喘气,双目迷离,神情恍惚,整个人仍旧沉浸在刚才的快感当中。

    我静静的趴在玉梅姐的身上,倾听着她的心跳,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她的心跳渐渐恢复正常,她也终于从高潮的余韵当中清醒过来,不住的吻着我道:“刚才我差点死过去了,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次。”

    “梅姐,以后我会让你更快活的。”我回吻着玉梅姐,心中涌起一种幸福的感觉。曾几何时,玲的突然离去让我以为幸福永远的离我而去了,但没想到这么快我就重新体味到了幸福的滋味。

    这一切都要拜眼前这个温柔多情的女人所赐,我充满感激的在她的脸上、脖颈、胸前留下一串激情的热吻,而玉梅姐也同样激情的在我的身上留下一串唇印,而欲火再次充满了我们的心扉。

    “玉麟,来吧。”在我的要求下,玉梅姐趴在枕头上,将雪白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芳草萋萋的小溪,在这种姿势下更加的突出,我看得心中冒火,用手握着摇头晃脑的肉棒抵住了玉梅姐的蜜穴,然后双手抱着她丰满的臀部用力向前一挺。「嗯」的一声,随着玉梅姐的一声嘤咛,她的身体也被我顶得向前一晃,而与此同时,我的肉棒也狠狠的顶进她的蜜穴。

    我一刻也不停歇的用力撞击起来,胯部与臀部相接,发出更加响亮的「啪」

    「啪」声,在寂静的夜空显得格外的清晰。随着肉棒的急速出入,玉梅姐的阴唇也被卷起翻出,连里面鲜红的蜜肉都露出来了,然后又被下一次的插入挤进去,如此循环往复,轮流冲刺,被带出的蜜液顺着玉梅姐的大腿往下低落,将床单搞得一塌糊涂。

    “嗯……哼……嗯……哼……嗯……哼……”玉梅姐银牙紧咬,小嘴随着我的冲刺有节奏的娇哼着。她的双手撑在枕头上,臀部配合着我的冲刺用力向后顶挺着,她的上身一会向上挺起,一会又趴伏下去,秀发披散,香汗淋漓,透过床头衣柜上的镜子,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秀丽的面容,有如桃花般艳丽的面庞上流露着沉醉、娇媚、淫靡的气息,显得明丽不可方物。

    “啊……好弟弟……你要干死……姐姐了……啊……啊……受不了了……”

    强烈的快感让玉梅姐失声浪吟起来,既娇且媚的声音听在我的耳中有如给我打了一剂强烈的兴奋剂一般,我喘着粗气狂抽猛插着,全身大汗淋漓也丝毫不绝。

    也许是因为刚才已经发泄过一次,这次我持续的时间特别长,玉梅姐开始尚能攻守有据,但是很快她就有些支撑不住了:“啊……玉麟……姐姐……又不行了……啊……又要来了……”

    在我的大力鞑伐下,玉梅姐一次又一次的被我送上高潮,她的身体也变得软绵无力,要不是我双手抱着她的腰,她估计会像一滩烂泥般倒在床上。玉梅姐趴在枕头上,银牙咬着枕巾,发出如泣似诉的娇吟,任由不知疲倦的我尽情的鞑伐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把玉梅姐送上了几次高潮,终于,我喘着粗气在玉梅姐的娇吟声中在她的蜜穴深处再次爆发,整个人也软软的倒在玉梅姐的背后。也许是因为体力付出得太多的缘故,我和玉梅姐都是疲惫不堪,就这样相拥沉沉睡去……

    “爸、梅姨,你们还在睡啊,太阳都晒屁股啦。”女儿莹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我向四周看了看,发现莹莹是隔着房门在客厅中叫喊,这才长吁了口气。这时候玉梅姐也醒了过来,视线与我在空中不期而遇,出乎我意料的是她俏脸一红,有些羞涩的将脸偏到了一旁。

    看到玉梅姐露出小儿女般的羞涩之态,我心中暗笑,伸手将她的娇躯抱在了怀中。玉梅姐轻轻挣了一下,见没有挣脱,也就认命般的将螓首贴向我的胸膛。

    我低头亲了她一口,凝视着她秀丽的面庞问道:“怎么样,昨晚睡得还好吧?”

    玉梅姐羞涩的瞟了我一眼,玉手在我的胸前轻轻的抚摸,螓首贴着我的胸膛轻声道:“你昨晚太猛了,姐姐现在还感觉腰酸背疼呢。”稍微停顿了一下,不待我开口,她接着又道:“不过,我喜欢,我感觉自己好像年轻了二十岁。”

    “哇噻,梅姐,你现在看上去就够年轻的了,若是再年轻二十岁,那岂不是要变成小女孩了?”

    “贫嘴。”玉梅姐被我夸张的言词逗乐了,伸手打了我一下,然后嗔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油嘴滑舌的,甜言蜜语都能够哄死人。”

    “嘻嘻,梅姐你没看出来的多了。”我嘿嘿笑着,低头在她耳边小声的道:“梅姐,你肯定没看出来吧,我的小兄弟火力够猛的吧?”

    “老不正经,当心让莹莹听到了。”玉梅姐满脸绯红的羞啐了我一口,玉手也悄悄的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疼得我直龇牙咧嘴。看到我有些夸张的反应,玉梅姐又好气又好笑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笑骂道:“别耍宝了,你看看墙上的挂钟,再不快点今天咱们两个上班都得迟到。”说着她就用睡衣裹着身体下床,进入浴室当中洗漱去了。

    “梅姨、爸,你们还没亲热够啊,我可不管你们啦,我要去上学了。”客厅中再次传来莹莹的声音,这丫头还真是嘴不饶人。

    “知道了,小管家婆。”我没好气的答道,拉过一片狼藉的床单裹住身体,心中暗道:“两个星期没见那些可爱的学生了,还真有点怪想他们的。嗯,我要振作起来,开始新的生活。”我伸手拉开厚厚的窗帘,明媚的阳光一下子充盈了整个卧室,我的心情也仿佛一下子亮堂了起来,那种久违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身上,以前的那个柳玉麟又回来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