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五)捉奸在床
    “爸……梅姨……你……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超过百分贝的女高音将我和玉梅姐从梦中惊醒,我们抬头望去,只见莹莹正站在卧室的门口,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们,抬起的手还在发抖。我只觉得头嗡的一下就大了,莹莹这个时候应该在同学家才对,怎么会这么早就回来了?

    “你……你们……太过分了………”莹莹带着哭音喊了一声,然后扭头跑开了。

    “莹莹……莹莹……”我和玉梅姐都是吃了一惊,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不过我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们并没有听到开门声,相反的却是听到了从客厅中传来压抑的哭声,我和玉梅姐相视苦笑了一下,同时吁了口气。要是莹莹受不住刺激一下子跑出家门,那可真就惹出大麻烦了;若是她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和玉梅姐真是无颜去见九泉之下的玲了。

    “你躺着别起来了,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情吧。”玉梅姐伸手制止了准备穿衣的我,将我推回了被窝。

    我无言的点了点头,让玉梅姐跟莹莹亲自去谈或许比我出面要更好一些。看着玉梅姐穿好衣服向外走去,我伸手拿过床头的香烟,点上一支抽了起来。客厅中传来玉梅姐和莹莹轻不可闻的对话声,看样子她们是有意不想让我听见她们的对话内容,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自自责。

    想不到我昨夜才跟莹莹信誓旦旦的说和玉梅姐绝无可能,今天我就跟玉梅姐上了床,而且还被她当场捉奸在床,真是糗到了家。在莹莹的心中,她一定对我这个爸爸感到很失望吧?

    我也对自己很失望,玲的尸骨未寒,我就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情,难道我们男人真的是像女人所说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不是这样的,我和玉梅姐之间的确是有感情作为基础的,我暗自辩解道,虽然这种感情并不完全等同于爱情。

    一支烟抽完了,我又点上了一支,我的思绪也随着这飘飘荡荡的烟雾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玉梅姐的柔情虽然让我受伤的心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但是我是不会忘记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那就是找出那个夺去玲的生命的凶手,这个凶手到底会是什么人呢?我陷入了沉思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从手指处传来的痛感让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我忙不迭的将已经烧到了头的香烟扔进了烟灰缸,然后靠坐在床头继续着我的思路。

    “咦?怎么有一股烟味?”玉梅姐推门走了进来,用力的吸了几下鼻子,皱着眉头说道。

    我没有回答她,目光向她的身后望去,只见莹莹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

    就在我满腹疑惑的时候,玉梅姐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冲了过来,瞪大眼睛望着我道:“你抽烟啦?”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玉梅姐秀眉微蹙,用略带埋怨的口味说道:“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抽烟对身体多不好啊。”说着她就拿起烟灰缸向外面走去,同时顺手‘没收’了我的香烟和打火机。

    我苦笑着目送玉梅姐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然后收回目光望向低头站在门边的莹莹,不禁心中一痛:“莹莹,你怎么啦?怎么站在门边不进来?”

    “爸……”莹莹喊了我一声,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的蹭了过来。看着站在床边跟我好像一下子生分了许多的女儿,我的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说不清是什么感受。我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摸了摸莹莹的小脑袋,有些苦涩的道:“爸爸一定让你失望了吧?”

    “不……”莹莹仍然低着头,用轻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道:“在我的心目当中,爸爸永远都是最棒的,没有人能够比得上。”

    “那你怎么……”我满腹疑惑的望着自己的女儿,不知道她跟玉梅姐到底谈了些什么。

    “你啊,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倒完烟灰回来的玉梅姐突然插口道:“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小莹莹爱上了你这个天底下最棒的爸爸,而我却突然从半路里杀出来抢先上垒得分,所以我们的小莹莹才会一下子有些难以接受啦……”

    “啊?”我傻住了,张大了嘴望向满脸通红的女儿,吃惊得差点晕过去。

    “梅姨,你好坏,你答应过我不说出来的,你耍赖,我不理你了……”莹莹羞红着脸跑出了卧室,我呆呆的转过头望向笑语盈盈的玉梅姐,脑子像短路似的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玉梅姐‘噗哧’一声,嫣然笑了,有如牡丹绽放,让我目眩神迷。

    “瞧你这傻样?”玉梅姐坐到床边,伸出兰花指在我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

    她这一下倒是点醒了我,我伸手拉过她的一只胳膊道:“大姐,你都跟莹莹谈了些什么啊,我都快要被你们弄糊涂了,你们这到底唱的是哪出戏啊?”

    “当然是唱的‘西厢记’咯,我就是那戏中的红娘。”玉梅姐嘻嘻哈哈的态度,让我不禁有些恼火,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说俏皮话。

    我不禁有些怀疑,这还是那个以前温柔贤惠的大姐吗?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赌气的偏过头去不理她。

    “哦~~还真生气了啊?”玉梅姐将我的脸扳了过来,然后低头在我的嘴上亲了一下:“好了,别像个小孩子似的,动不动就赌气,大姐现在不正要跟你说嘛。”我哼了一声,脸上仍旧没有什么好脸色,玉梅姐嘻嘻一笑道:“你们父女俩啊,还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脾气都这么倔。”

    三番五次的被玉梅姐取笑,就是泥人也会起火性,我有些恼怒的伸手一抱一揽,就把她给压在了身下。玉梅姐先是发出一声夸张的惊叫声,然后就咯咯的娇笑不停,哇哩叻,难道女人真的都像孔老夫子说的那样,近之则逊,远之则怨?

    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句哲言:“让一个女人发生改变其实很容易,只要让她爱上一个男人就可以了。”

    “别生气嘛,来,姐姐给你消消气。”玉梅姐仰起了微微有些发红的俏脸,红嘟嘟的小嘴噘了起来。送上门来的点心,我没有理由拒绝,于是低下头痛吻起那诱人的樱唇。口齿芬芳,玉舌生津,让人流连忘返。我像一个贪吃的孩童,一遍又一遍的挑逗着玉梅姐的香舌,吮吸着她有如甘露般的津液,直到……舌头感觉有些发麻才悻悻作罢。

    “你啊,真像个贪吃的孩子。”玉梅姐柔情万千的望着我,纤纤玉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拂过,让我差点产生玲又回来了的错觉。玉梅姐伸手拉着我躺下,然后把她的娇躯偎入了我的怀中,我没有催促她,只是轻轻的搂着她。沉默了一会,玉梅姐才幽幽的道:“玉麟,对不起,我没有能够说服莹莹,我的意思是指莹莹她爱上了你这件事情。”

    “怎么会这样?”虽然结果我早已经猜测到了,但是我还是有些困惑,从刚才发生的事情来看,倒是好像玉梅姐被莹莹说服了似的,这才是我困惑的原因。

    “现在的孩子啊,早熟的让人感到害怕,哪像我们那个时候啊……”玉梅姐感慨的说道:“莹莹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也是别人无法阻止的’,就这一句话就让我哑口无言,因为这句话就像是说到了我的心里去了。爱上自己的父亲固然是伦理道德所不能容许的,但是十多年前我这个有夫之妇爱上你同样也是社会所不能接受的,将心比心,我实在没有理由阻止莹莹爱你。”

    “那你的意思就让她随便胡来?!”我不禁有些急了,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

    “当然不是。”玉梅姐柔声向我解释道:“莹莹向我保证过,她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所以只要你能把持住,我想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等过了几年,莹莹长大之后,她会遇上她真正喜欢的人,到时候自然就会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不过,莹莹也要你做出保证,不能故意疏远她,我代你答应了。”

    “什么?你怎么能答应这样的条件?这要是万一………”我惊得差点跳了起来,让一个如鲜花般娇嫩的女儿整天腻在身边,不出事情才怪?今天早上要不是玉梅姐的敲门声惊醒了我,说不定就已经出事了。

    以前玲在的时候还好,我绝对不会有这种念头,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玲已经不在了,而且我还知道了女儿对我超出父女之情的畸恋,万一我一时冲动把持不住,那我怎么有脸去见九泉之下的玲呢?

    “真要是万一……的话,那也只能说是命中注定的吧,就像你我能有今天一样。”玉梅姐瞟了我一眼,然后幽幽的说道:“而且我也不能不答应莹莹,她跟我说,如果你故意疏远她的话,还不如叫她去死,到时候她在外面胡搞乱搞,看你怎么办?”

    “啊?这死丫头竟然敢威胁我?”我骨碌一下子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莹莹这丫头的脾气我是了解的,若真是把她给逼急了,还真说不准她会干出什么事来?

    唉,我真想狠狠的打这鬼丫头的屁股一顿,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造成今天的这种局面又不完全是她的错。

    要追究起来的话,这一切都是那个肇事的司机做的孽,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

    “玉麟,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太苦恼了,大姐相信你能处理好的。”玉梅姐看我半天不说话,也坐起身来,关切的望着我。

    “大姐,你是不知道,我现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我苦笑着将今天早上的事情和盘托出,如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让她明白事情比她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也好。

    玉梅姐听完之后果然皱起了眉头,沉吟了一会之后才问道:“这事莹莹还不知道吧?”

    “这是当然的啦,我怎么能跟她说这些?”我苦笑着挠了挠头道:“玲的突然离去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失去了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的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要不然今天我也不会禁不住诱惑,跟大姐你做出那种事情来……”

    “怎么啦?你后悔了?”

    面对玉梅姐的诘问我摇了摇头,有些自嘲的道:“我做过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后悔,我只是有些恨我自己……”

    “什么都别说了,大姐能明白你心中的苦。”玉梅姐温柔的捧着我的脸颊,柔声道:“一切顺其自然吧,真要是你和莹莹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能够理解。

    只是莹莹年纪尚小,可千万不能有了孩子,要不然她可真就毁了。“

    “大姐,怎么你……”我没想到玉梅姐居然说出这番暗含鼓励的话来,这实在是让我太吃惊了。

    望着我嫣然一笑,玉梅姐柔声道:“怎么啦,不认识我了?你难道忘了,我跟阿玲一样都是教外语的?在大学期间,我看过不少西方的原版小说,其中就不乏涉及家庭内部禁忌恋情的内容,跟我们视之为洪水猛兽的观点不一样,他们更多的是从人性和情感的角度来分析,基本上是很宽容的。在希腊神话里,有个俄狄浦斯杀父娶母的故事,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俄狄浦斯毕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铸成大错的,这跟我和莹莹的情况可完全是两码事,而且我们是生活在有着几千年传统文化的中国……”

    “你说的也对,不过咱们的老祖宗也并非都是圣人,像杨贵妃不就是唐明皇儿子的妃子吗? 再拿‘红楼梦’来说吧,大观园里那偷鸡摸狗的事情还少吗?”

    玉梅姐拍拍我的肩膀道:“玉麟,我没有鼓励你的意思,只是劝你别太过执着了。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中央台前不久放过的一个电视剧,剧中的男主人公跟你面临的情况差不多。”

    玉梅姐的让我心中一动,记起前不久中央台的确放过一个涉及‘恋父情结’的电视剧,讲的是一个医生收养了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女孩,并且想尽各种办法为小女孩治病,小女孩长大之后怀着报恩的心理,一心想嫁给收养自己的医生。

    虽然剧中的父女并非亲生父女,但是跟我和莹莹的情况的确有相似之处。看到我陷入沉思的样子,玉梅姐劝慰道:“你也别想太多了,问题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但愿如此吧。”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

    我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老古董,也愿意接受新观念、新事物,对于如今社会当中的‘老夫少妻’现象也能接受,但是要让我跟自己的亲生女儿产生恋情,我实在无法接受。

    “呃,莹莹,你不是去给同学过生日了吗,怎么下午就回来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怎么啦,还在怪我惊醒了你们的鸳鸯梦啊?”莹莹这丫头的嘴还真毒啊,一句话说红了两张脸。

    “你这死丫头,这样总该能堵住你的嘴了吧?”玉梅姐被说得满脸通红,羞急的夹起一个鸡腿塞住了莹莹的小嘴。莹莹笑嘻嘻的啃着鸡腿,看看我又看看玉梅姐,满脸都是促狭的诡笑,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怕莹莹再说出什么让人的脸红的话来,伸手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

    莹莹调皮的朝我吐了吐舌头,然后噘着嘴道:“都是小真(莹莹的同学林婉真)她姐说要去逛什么街,然后还说晚上要去唱卡拉ok,我哪有心情啊,所以在小真家吃过午饭就回来咯,哪想到一回来……”

    “呃,你这丫头还有完没完啊?”我看玉梅姐的脸都红得快滴出水来了,忍不住给了莹莹一个爆栗。

    “爸,会痛的耶!”莹莹捂着被敲的地方,表情很夸张的叫痛,惹得我和玉梅姐都忍不住笑了。

    玉梅姐笑着嗔道:“你这小妖怪,还真会作怪,来,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作怪不是?”

    玉梅姐把好吃的直往莹莹的碗里夹,或许在她心里,莹莹就跟她的亲生女儿没什么两样吧。

    “爸,你也多吃点。”莹莹也学着玉梅姐的样,直往我碗里夹菜。看着女儿人小鬼大的样子,我的心中泛起了一丝苦涩,要是玲在的话,我们一家三口该是一种怎样的温馨场景?虽然眼前的场景同样给我一种‘家’的温馨感觉,但内心深处却有种怪怪的感觉,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哟,莹莹啊,你还真孝顺你爸啊。”玉梅姐笑着打趣莹莹。

    莹莹却并不以为意,嘻嘻一笑道:“梅姨,这你也吃醋啊?”

    “鬼丫头,别胡说。”玉梅姐红着脸瞟了我一眼,面带娇羞的嗔道。莹莹仿佛打了个胜仗的将军似的,得意的朝我做了个鬼脸,然后满脸嘻笑的开始解决面前的食物。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朝玉梅姐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示。

    一顿饭倒也吃得其乐融融,一切收拾干净之后,玉梅姐陪我和莹莹闲聊了几句之后就回去了。

    我知道她是不好意思留下来过夜,尤其是今天刚被莹莹撞破了‘奸情’,所以我也没有留她。

    倒是莹莹送玉梅姐出门后,回来问我道:“爸,梅姨是脸皮薄不好意思说,你怎么也不开口让梅姨留下来呢?”她一边问,一边坐到了我身边,并且伸手抱住了我的一只手臂,同时她的娇躯也靠在了我的身上。

    “莹莹,爸爸问你……”我低头望向靠在身上的女儿那天真无邪的面庞,正色问道:“莹莹,你真的一点也不在意我和你梅姨之间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莹莹微微摇了摇头,闭上了她有如秋水般的美眸,将她的娇靥贴在我的胳膊上,如梦呓般的幽幽道:“以前妈妈还在的时候,我都还忌妒妈妈占去了你大部分的爱,现在梅姨突然一下子插足进来,我怎么可能一点也不介意?”

    “莹莹,我们是父女,你那种糊涂想法是没有可能的。”听到女儿近乎赤裸裸的心声,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但是又不能对她恶言恶语,只好耐心的向她讲道理。唉,如果这时候有外人闯进来看到我和莹莹这副景象,一定以为我们这对父女在谈心聊天呢,殊不知我们讨论的却是极端禁忌的话题——父女之恋。

    “爸,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接受,但是就像你无法阻止梅姨暗恋你十几年一样,你也无法阻止我……”莹莹的声音显得非常的坚定,看样子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睁开了眼,仰头望着我道:“爸,梅姨把什么都跟我说了,她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女子,所以我希望爸你不要伤害她。我知道爸爸的心目当中一直只有妈妈一个,但是我还是希望爸能够把自己的心分出一点来接纳梅姨和… 我……“

    说到最后一个‘我’字的时候,莹莹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羞红,但是她还是大胆的跟我对视着。

    噢,我的天啦,我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大胆无忌的女儿?

    “傻丫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好,你能接受你梅姨我很高兴,但是我实在无法……要不然我怎么有脸去见你妈妈?”我苦笑着摸了摸莹莹的小脑袋,对于这个脾气倔犟的女儿,我真是拿她没有办法。或许板起脸来教训她一顿会更有效,但是万一她真的跑去外面胡搞,那不是更糟吗?

    “爱一个人不是罪过,我想妈妈就是知道了,也一定不会怪我的。”莹莹将头埋在了我的胸前,幽幽的说道:“爸,女儿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女儿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所以女儿不会轻易放弃的。”我摇头苦笑,除了苦笑我还能怎么样呢?

    “爸,我想搬回来住。”沉默了一会,莹莹突然说道。

    “咦?住校住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想搬回来?”为了从小培养女儿的独立生活能力,也因为我这一室一厅的房子实在没法给女儿一间单独的卧室,所以从女儿十二岁上初中开始,我和玲就让她就住校,虽然学校离家并不太远。

    对于女儿突然提出要搬回来住的要求,我的心中可是直打鼓。一方面刚刚与玉梅姐发生了亲密关系,若是莹莹搬回来住,那势必要给我和玉梅姐增添不少麻烦;就像今天这样,若不是莹莹在家,我想我极有可能会让玉梅姐留下来过夜。

    另一方面,我对自己现在的定力可是没有自信,若是莹莹老是要求跟我一起睡,那迟早还不得出事?

    “妈妈不在了,人家想多陪陪爸爸你嘛。”莹莹带着撒娇的口吻说道,看到我没什么表示,莹莹有些着急的摇着我的胳膊道:“爸,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吗?”仿佛怕我不答应,她又接着说道:“爸,你放心,我不会妨碍你和梅姨亲热的,大不了你和梅姨一起睡的时候,我到梅姨家去睡就是咯。”噢,上帝啊,这是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说出来的吗?

    “你这孩子,说这话也不害羞?”说真的我都觉得有些脸红心热,莹莹却像是在说什么很平常的事情似的,好像一点也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本来就会做那种事情的,以前你和妈妈做的时候,我又不是没看过?”

    莹莹的一句话差点让我连下巴都掉下来,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莹莹也醒悟自己一时说漏了嘴,有点不好意思的红着脸道:“是你们自己没关好门,而且弄得那么大声,人家也是被你们吵醒觉得好奇才……才偷偷看了一眼而已……”

    噢,我觉得自己的脸像发烧一样火辣辣的,想不到我和玲的激情场面居然会被莹莹看到,这真让我有些无地自容。本来想一口拒绝女儿搬回来住的要求,但是一想到她执拗的脾气,我还是做出了让步。

    我有些窘迫的将女儿从怀中扶起来,口中微责道:“你这孩子,我都替你脸红……好吧,你要搬回来就搬回来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是学习成绩不能退步。要是你整天胡思乱想,影响了学习,那你就乖乖回去给我住校,知道了?”

    “嗯,谢谢爸爸,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莹莹听到我答应了,高兴的跳起来,‘啧’的一声在我脸颊上种了一棵草莓,然后娇笑着向卧室门口跑去:“爸,我好高兴,我现在去铺床。”

    跑到卧室门口她突然停下来,回头朝我嫣然一笑道:“爸,今晚我要跟你一个被窝,你可不许反对哦,因为昨晚咱们已经睡过了,不是吗?咯咯……”

    “噢,上帝啊,救救我吧……”望着莹莹娇小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门口,我心中暗自祷告道。

    这个鬼丫头好像吃死了我似的,偏偏我又碍于她的‘要挟’(指她跟玉梅姐说的那番威胁的话)

    不敢对她太过严厉,看来今晚是无法睡个安稳觉了,我暗自想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