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三)稚龄娇女
    “爸,我回来了。”住校的女儿莹莹刚回到家,放下了书包就扑到了我的面前,亲热的抱住了我的胳膊。

    人们常说女儿跟爸爸亲、儿子跟妈妈亲,这个规律在我们家也得到了验证,从懂事起莹莹跟我很亲,为此玲还一度吃过我的醋呢。

    看着眼前体恤衫配牛仔裤、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女儿,我心中却在隐隐作痛,因为完全继承了母亲美貌的莹莹让我总是不自觉的想到玲。虽然莹莹现在只有十三岁,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几年,莹莹也会变成跟她母亲一样漂亮的大美人。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我伸手摸了摸女儿的秀发,柔声道:“莹莹,今儿个怎么回来了?”

    “爸,你是不是过糊涂了,今天是礼拜五啊。”莹莹有些不满的噘着嘴道,将小儿女的娇憨之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我闻言默然,浑浑噩噩的我竟然忘记了今天是周末,我也猛然醒悟我向学校请假的假期也就剩下明后两天了,从下个礼拜开始我就要重新走上讲台了。哦,忘了说了,我还是高中一个班级的班主任呢,这次因为玲的事请了半个月的假。

    “莹莹,你说的不错,你爸爸的确是过糊涂了。”从对门听见动静过来的玉梅姐听到了我和女儿的对话,接过话茬道:“莹莹,你不知道,你爸爸昨天晚上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去喝酒,结果喝得酩酊大罪,差点没把我吓死。”

    “啊——爸,这是真的吗?”望着女儿急切的眼神,我有些羞愧的点点头,都已经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还要让尚在稚龄的女儿来为我担心,我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呃。看到我点头承认了,莹莹噘着嘴不高兴的道:“爸,你怎么能这样做呢?我知道妈妈的突然离去对你打击很大,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啊……我已经失去了妈妈……难道你想让我再失去爸爸吗……”莹莹说着说着,突然扑到我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我一下子慌了手脚,有些手忙脚乱拍着莹莹的后背,柔声道:“孩子……别哭……别哭…… 是爸爸不好……爸爸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你保证?”怀里的女儿抬起了如梨花带雨的娇靥,一边抽泣一边望着我问道。

    “我保证。”我正色说道:“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

    “拉勾。”莹莹向我伸出了小拇指,我不禁哑然失笑,伸出小拇指和女儿拉了个勾。拉完勾后,莹莹脸上的表情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跟她的母亲一样,莹莹一笑也会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看着女儿带笑的娇靥上还带着点点泪痕,我不禁笑着伸手刮了一下女儿的小鼻子,取笑她道:“又哭又笑,小狗撒尿。”

    “爸,你坏嘛,我不理你了。”莹莹露出了一丝害羞的表情,红红的小脸在我胸前的衣服上狠狠擦了一把,然后娇笑着跑到了含笑看着我们这对父女的玉梅姐身边,抱着玉梅姐的胳膊一阵摇晃道:“梅姨,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啊?”

    “那就要看你这个小祖宗想吃什么啦,不如你陪我一起去买菜好不好?”玉梅姐慈爱的摸了摸莹莹的头,笑着说道。说句心理话,自从八年前我们搬来跟玉梅家做邻居以来,玉梅姐就对我们家的莹莹一直很好,这曾经还一度引得玉梅姐自己的女儿若兰吃醋呢。跟我一样,玉梅姐也只有一个女儿,名叫朱若兰,比我们叫莹莹大六岁,现在在外地上大学,只在寒假和暑假时才回来。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走吧。”莹莹显得很高兴,不由分说的就拉着玉梅姐就往外走,这个小妮子啊,还真是让人有些头疼。说来也有些奇怪,莹莹完全继承了玲的美貌,但是却出人意料的没有继承玲的温柔性情,简直就像个假小子似的,做起事来风风火火,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要不是她在我和玲等亲人面前还会经常撒撒娇,我可能会怀疑她是不是个女孩。

    不过话说回来,莹莹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也多少有些责任,要是再往深里追究的话,这个责任应该由我父亲来负。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父亲是我们那个小城市里武术队的教练员,从四岁起就让我每天跟着学习武术;说起来我的童年还真是蛮凄惨的,不过,我却真的非常感谢我的父亲,要不是他对我从小的刻苦训练,我绝对无法拥有像现在这样强健的体魄。后来在大学期间,我更是拜了一位名师学习气功和散打格斗,受益良多。

    而我的女儿莹莹呢,虽然不像我从四岁就开始学习武术,但是也只比我晚两年而已,她是六岁开始跟我学习武术;而也正是因为她学习了武术的缘故,从小她就爱打抱不平,久而久之渐渐就养成了比较火爆的性格。

    玲为此曾颇有微词,但是因为莹莹从来不主动去惹事,所以我和玲也拿她没有办法,只得听之任之。不过,我倒是并不为此担心,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 嘛,到了时候她自然会改变的,何必我这做爸爸的来瞎操心呢?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这时候突然响了,我有些疑惑的拿起了话筒:“喂,您找谁啊?”

    “柳老师,您还记得我吗?”从听筒那边传来一个年青人的声音,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还没等我想出来到底是谁,听筒里接着传来那个声音:“柳老师,我是向问天呐……”

    “是你啊,向大侠。”我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微笑,这个向问天是我以前的一个学生,人很聪明,但是有点喜欢调皮捣蛋;他的名字恰好跟金庸先生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魔教长老的名字一样,而他为人又很讲义气,在男学生当中颇有威信,所以大家都笑称他为「向大侠」。

    “呵呵,柳老师,您还记得我的外号啊?”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我想得出来他此刻挠头苦笑的样子。稍微停顿了一下,向问天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了起来:“柳老师,我是昨天才知道许老师的事情,真是没想到像许老师这样的好人会遭到这样的不幸……”

    “问天,谢谢你能打电话来。”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呐呐的说声谢谢。问天在那边沉默了一会,才接着说道:“柳老师,我今天打电话来,其实是有件事情想告诉您……”我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问天的下文。

    过了好一会儿,问天才接着说道:“柳老师,您可能不知道,我的父亲就是交警队事故调查科的,我正是从他的口中知道许老师出了车祸,而且他还告诉我这件案子被上面压了下来,不准再调查……我父亲没有具体经手这个案子,但是他偷偷看过这个案子的卷宗,结果发现卷宗已经被人做过手脚……”

    “谢谢你,问天,我知道了。”挂上电话之后,我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过去了这么多天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撞倒玲的肇事司机,原来是有人替他摆平了。

    我想起了交警队那接待室墙上挂的「三个代表」的标语,心中不由冷笑道:“三个代表?代表什么?代表有钱的人的利益?代表有权的人利益?还是代表有后台的人的利益?想这样就让我放弃?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那个夺走玲的生命的凶手,不管他有什么样厉害的后台,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我发誓。”

    过了一会,莹莹和玉梅姐买菜回来了,两人都没有发觉我有什么异常,说说笑笑的进了厨房。

    玉梅姐的厨艺非常棒,玲跟我认识的时候厨艺还非常糟糕,但等到跟我结婚的时候却已经是厨房里的一把好手,这都是拜玉梅姐所赐,是玉梅姐手把手教会玲的。历史总是这样惊人的相似,现在轮到莹莹嚷着要跟玉梅姐学两手了,听到厨房里传来的二人的对话,我不禁暗自摇了摇头。

    “梅姨,是不是这样?……现在该放盐了吧?……还不行?……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你这个小妮子,这么心急怎么能进厨房,以后谁要是娶了你这个小妮子,那可有苦头可吃咯……”

    “梅姨,你坏嘛,又来取笑人家,我不依嘛……”

    “好、好、好,呵呵,梅姨不取笑你,你倒是翻啊……菜都要糊了……”

    “啊呀……真的糊了……梅姨……这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就只有吃糊的咯。”

    果然,不久之后莹莹满脸羞红的端着一盘还散发着糊味的红烧茄子出来了,我心中暗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道:“哦,是红烧茄子啊,我来尝尝。”

    我笑着夹起了一块往嘴里放去,暗中却注意着女儿的神色,看到女儿一脸紧张的样子,我心里真是笑翻了天。

    “怎么样,爸?”女儿看我尝了之后没发表什么意见,惴惴不安的望着我问道。

    “唔,还不错。”我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女儿惊喜的道:“真的?”

    “嗯~~不过糊味太重了点。”我哈哈一笑道:“这一定是你的杰作吧,哈哈……”

    “爸……你好坏哦……”莹莹发觉被我戏弄了,立时娇羞不已的在我背上一阵乱锤,嘴巴都快翘上天了。

    这时候玉梅姐也端着菜出来了,看到我们父女的样子,忍不住取笑莹莹道:“莹莹,你还真是孝顺你爸啊,居然知道替你爸捶背……”

    “梅姨——”莹莹的嘴噘得更高了,都快能挂上油瓶了。

    玉梅姐微微一笑道:“好了、好了,阿姨不逗你了,过来吃饭吧。”

    我也笑着将她拉到身边坐下,拍了拍她道:“好了,别使性子了,爸爸刚才是逗你的,其实你这「红烧茄子」味道真是不错。”

    “是啊,你第一次进厨房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非常不错了。”玉梅姐也笑着夸奖道。

    “你们啊……”莹莹转颜笑道:“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我一个,我除了投降还能说什么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抬头向玉梅姐看去,恰好她也正向我望来,我们的视线在空中交织的那一刹那,我看到玉梅姐浑身一颤,然后飞快的低下了头。她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我还是清楚的看到了爬上她脸颊的那一抹朱红,哦,上帝啊,我该怎么做呢?

    “咦?你们怎么都不说话?”莹莹发觉了我和玉梅姐的异样,有些诧异的看看我,又看看玉梅姐。

    “食不言、寝不语,吃饭就吃饭,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拿出了做父亲的权威,板着脸道。

    “哼。”莹莹娇哼了一声,赌气的低头猛往自己嘴里扒饭,把自己的小嘴塞得满满的。

    “你这孩子慢点吃,小心噎着。”玉梅姐爱怜的看着赌气的莹莹,笑着道:“你这小妮子,小姐脾气还真大,你爸不过随便说了你一句,你何必赌气呢?”

    “嗯,还是梅姨对我好,爸爸最坏了,动不动就板着脸训人。”小孩子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在玉梅姐的劝慰下,莹莹立刻又恢复了活泼的性子,朝我做了个鬼脸。这个小妮子,还真是长不大啊。

    不过这话说得也有点不大对,因为她从十二岁上初中就开始住校,只有周末和放假的时候才回来,在如今都是独生子女的社会,像她这样这么小就开始学习独立生活实在不多见。

    “好、好、好,是爸爸不对行不行?我算是怕了你这个大小姐了。”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样子惹得玉梅姐和莹莹都娇笑不已。俗话说「有女万事足」,看到天真活泼的女儿和她脸上纯真的笑容,我的心情也好受了不少,我在心中暗暗祷告:“玲,你一定要保佑我们的女儿,让她永远幸福快乐啊。”

    一场秋雨一场寒,气温的骤然降低还真是让人一下子难以适应啊,我裹着被子靠在床头吞云吐雾,心中却在想着向问天在电话中告诉我的事情。

    本来我就没对交警队的那帮孙子抱多大的期望,现在则是完全彻底死了心,看来只有想法找到那位被玲救的小女孩或是找到那位送玲到医院的好心大嫂才能获得线索,但是怎么样才能找到她们呢?

    医院我已经去过好几次了,但是那天参与救治玲的医生和护士都说记不清那位大嫂的相貌了,而想要找到那个小女孩更是有如大海捞针,我该怎么办呢?

    浴室中传来唏哩哗啦的水声,是女儿莹莹在洗澡,说真的,莹莹跟她的母亲真像,看到莹莹我就像看到了玲。我不知道如果没有莹莹,我会怎么样?也许我会就此一蹶不振。但是莹莹的存在,让我意识到我不仅是一个丈夫,我还是一个父亲;也许正是因为父亲的强烈责任感,我才没有沉溺于失去爱人的痛苦而不能自拔,但是这种痛苦永远也不会消失,它将永远的埋藏于我的内心深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独自的默默品尝这刻骨铭心的痛苦,直到生命的尽头。

    “爸,我要跟你一起睡。”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女儿莹莹抱着被子和枕头站在门口,刚刚洗过澡的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一头的秀发还湿漉漉的,荡漾着水的光泽。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卧室灯光的影响,女儿洁白的脸蛋上好像涂上了一层粉红的颜色,白里透红,煞是可爱。

    “我的傻女儿呃,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能跟爸爸一起睡呢?”

    “我们各睡各的被子,有什么关系嘛?而且,我也不想再睡折叠床了,再说……”听到女儿的话,我心中也不禁惨然,莹莹从六岁起就跟我和玲分开睡了。

    因为只是一室一厅的关系,这仅有的一室是我和玲的卧室,而莹莹则一直在客厅睡折叠床,算起来她已经睡了七八年的折叠床了。

    “再说,我一个人睡在客厅,看着墙上妈妈的照片,我有些害怕……”莹莹有些楚楚可怜的说道,我心中不禁一酸,强忍着才没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强颜笑道:“那好吧,你过来跟爸爸一起睡吧,你睡里边,爸爸睡外边。”

    “爸,你真好,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莹莹娇笑着跑了进来,扬手将手中的被子和枕头丢进床的里边,突然「咦」了一声,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香烟并在烟灰缸里弄熄,然后娇嗔道:“爸,妈妈才刚走,你就又抽烟又喝酒的,妈妈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不高兴的。”

    “知道啦,小管家婆,我算怕了你。”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的大小姐,快点进被窝里去吧,小心冻出病来。”

    “爸,你好罗嗦呃。”莹莹口中虽然这样说,却还是乖乖的爬上床,躲进了自己的被窝。我爱怜的伸手摸了摸女儿露在外面的小脑袋,柔声道:“莹莹,早点睡吧。”

    说着伸手关了灯,室内一下子陷入了漆黑当中,而且因为今天是雨天,外面也是黑漆漆的一片。

    “爸,你转过来好不好,我想跟你说说话。”莹莹的声音从背后幽幽传来,我微感诧异的转过身去,柔声问道:“莹莹,你想跟爸爸说什么?”

    “爸,我想问你一件事情……”莹莹沉默了一会才小声的说道,黑暗当中看不见她的脸,但是感觉上她的头跟我的头靠得相当的近,因为我感觉到她呼吸吐出的热气喷到了我的脸上,让我有着痒痒的感觉。我想不出是什么事情让一向大大方方的女儿这么吞吞吐吐的,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事情啊?”

    “爸,你会和梅姨结婚吗?”女儿的一句话让我差点没跳起来,我吃惊的差点说不出话来:“莹莹……你怎么会这么想的?”

    “爸,你别瞒我了,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我看得出来梅姨和你之间有些不单纯,要不然刚才在饭桌之上你们不会对我的话那么敏感。爸,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喝醉酒之后跟梅姨……”

    听到女儿的话,我心中暗叫了一声「天啦」,现在的小孩还真早熟啊,十三岁的小女孩子就这么人小鬼大,那再大了还得了?好在现在是在黑暗中,要不然我该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莹莹,你胡说些什么,我跟你梅姨之间清清白白的。”我严肃的说道:“何况我的心中只有你妈妈一个人,再容不下别的女人啦。”

    “那我呢?难道女儿在爸爸心中也一点位置都没有?”女儿的问话让我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但马上我又自嘲自己多心了,于是笑着答道:“乖女儿啊,你说什么傻话啊,你当然是爸爸心中最最重要的人啦,这跟我刚才说的是两回事啊。”

    莹莹没有答话,可惜我现在看不到她的表情,要不然也许我能猜测出她在想什么。想起我和玉梅姐之间的胡涂帐,我心中一动,说道:“莹莹,既然你刚才提到了你梅姨,那爸爸问你,万一有一天梅姨真的成了你后妈,你会怎么样?”

    莹莹沉默了一会儿,才幽幽说道:“爸,我不知道。”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我可以感觉到莹莹内心中的那种困惑,她到底在困惑什么呢?我有些不解的问道:“咦,你不是很喜欢你梅姨吗?”

    “是,我的确很喜欢梅姨,但是如果要把爸爸让给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真的很矛盾。”

    莹莹的话让我吃了一惊,我心中涌起一种不安的情绪,语气尽量保持平稳道:“傻女儿,你说什么傻话啊,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啊……”

    “爸,我累了,咱们以后再说好吗?”女儿有些突兀的说道,她的反应让人感觉奇怪。

    “好吧,晚安。”我轻声说道,女儿的反常表现更加深了我内心中的不安。

    “晚安,爸爸。”女儿轻声向我说道,翻身将背朝向了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